【徵文選登】科學無法證實神不存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五日】神佛到底存不存在?對於希珂爾和塞繆爾這兩名西方人來說,答案是肯定的。為甚麼呢?

今年一月七日,明慧網在一篇題為《染疫垂危 德女子念九字真言康復》的文章中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去年十一月,德國慕尼黑機場女安檢員希珂爾﹒瓦格納感染上了中共病毒,她發燒高達41度,咳嗽的十分厲害,感覺自己「不可思議的虛弱」,「覺得自己快要死了」。於是她問自己的先生怎麼辦,修煉法輪佛法的先生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希珂爾照著做了,不停地念著。就這樣,沒有吃藥打針,病毒離她而去,一切恢復正常的她又回去上班了。

也是在同一天,大紀元也報導了一位感染中共病毒且一度生命垂危的墨西哥城汽車商人塞繆爾﹒阿爾瓦拉多,在被送入醫院幾乎無法呼吸後,他想起了曾修煉過的法輪功,想起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遂不停反覆地念。18天後,沒有插管的他完全康復並順利出院。

這樣的例子在疫情爆發的這兩年在中國國內和國外都並不少見。僅僅念「九字真言」、不用打針吃藥就能戰勝病毒,讓很多迷信科學、相信無神論的人難以置信也不願相信,他們試圖從科學的角度解釋,比如他們實際的情況不嚴重,他們自身的免疫力發揮了作用,等等。

然而,這樣的解釋在親身經歷者面前卻十分蒼白,因為他們清楚自己身體感染病毒後的情況,更明白生命的轉機因何而發生,他們相信這是神跡在人間的展現。曾經是無神論者的希珂爾由此而轉變,開始走入了修煉;同樣見證了神跡的塞繆爾告訴世人一個真機:「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好,你會得到拯救。」

希珂爾由相信無神到相信有神,讓無神論者的「神在哪裏?我看不到,所以沒有神」的說辭變得很可笑。因為你看不到,並不代表別人看不到,也無法證實神並不存在。當一個人切切實實感受到神跡時,他的靈魂一定會從根本上受到觸動,從而在認知上發生改變。

事實上,從古到今,在這個世界上,看見過神、感受過神跡的人並不少,也從不缺少許許多多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中外古籍中都不乏記載。即便在當代,見諸媒體的這樣的例子和現象也是不勝枚舉。

比如二十多年來,無數修煉法輪功的中國人疾病消失、恢復健康的身體;十幾年來,無數誠念「九字真言」的中國人同樣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科學對此難以解釋。

比如近年來在世界各地都發現了大量的耶穌、聖母瑪利亞雕像流淚,甚至流血的神跡,包括科學家、知名人士都曾經目睹。化驗發現,流出的血和淚的分子成分和人類的血和淚成分相同,但是科學家卻無法解釋它們來自何方。有宗教界人士認為,這是神在為人類承受罪過,同時警示人類。

比如二零一一年中國傳統新年期間,瀋陽萬鑫大廈發生大火,兩棟樓幾近被毀,不過大廈內一尊木製佛像卻完好無損。同年三月,日本大地震和海嘯後,在宮城縣名取市,一尊地藏菩薩像巋然矗立在被海嘯摧毀的廢墟上。十一月,紐約遭受颶風,一尊站在聖龕中的慈眉善目的聖母瑪利亞雕像,完好無損地矗立在斷壁殘垣中。二零零五年,在造成了二十多萬人死亡的東南亞特大海嘯中,多地均發現了矗立在斷垣殘瓦上、在滾滾洪流中不倒的佛像。

神佛像在災難中完好無損、屹立不倒,讓無神論者閉口,讓信神者們有所感悟。斯里蘭卡的一名叫蘇馬納(Sumana)的僧侶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說道:「自然界懲罰了這些人,因為他們沒有遵循佛的指引。人們應該從中吸取教訓。」另一個名叫哈夏(Harsha)的斯里蘭卡人也表示認同:「民眾並不認為這只是一場大災難,這更像是上天在告訴他們,是該改進他們的行為的時候了……斯里蘭卡人在海嘯過後都變得更好了。」

比如在古今中外瘟疫中,瘟疫明顯在躲開一些人,即便他們想主動擁抱死亡求速死。還有那些在飛機失事、地震、泥石流、颶風等眾多災難倖存的人們,誰在災難中將他們救下?科學和無神論者同樣無法給出合理的解釋。

至於宇宙中諸多的奧秘,如地球到太陽的距離和地球圍繞太陽的公轉速度,太陽平穩的氫核聚變等,又是誰精準計算和安排的?是誰在推動他們?宇宙的黑洞裏有甚麼?無神論根本不知如何解釋,而真正的科學家發現唯一的答案只能是「神」!

這無處不在的神跡,其實都蘊含著神的慈悲,神亦通過這些點醒世人:神是真實的存在。人要仰望、信賴神佛,並遵循神佛的指引,做一個善良、道德高尚的人,才能得到神的保護。如果背離神佛的指引,並且無度的做壞事,那將必然遭到天譴。

如果說科學和無神論者無法證實神不存在,那麼有神論者卻可以證實神的存在。七百多年前,曾經經歷過神跡的意大利最著名的神學家和哲學家聖托馬斯• 阿奎納(St.Thomas Aquinas),在《神學大全》中就「神存在」之命題從五個方面進行了論證。他的結論是:「任何能使人類認清真理的智慧都是由上帝所先行賦予的。」

在阿奎納來看,人類存在的目標是要與神結合併且建立永恆的連結,這個最終的目標也與人在世時的作為有關。阿奎納指出個人的意志必須被指揮朝向正確的方向,例如慈善、和平,以及神聖,他認為這是達成幸福的途徑。

阿奎納五個論證的方法中的第一個方法是:從事物的運動即變化方面論證。他指出,一件事物,只要是現實的,它就在運動。凡事物運動總是受其它事物推動。一個事物的運動為另一事物所推動,以此類推,但又不能推到無限。因此,必有一個不受其它事物推動的第一推動者,這就是神。

後來的大科學家愛因斯坦和牛頓亦秉持相同觀點。發明了相對論的愛因斯坦認為,「一切都是設計好的!」「宇宙擁有多少星球,而每一星球按照某一軌道運行無間,此種安排運行的力量就是神!」「如果將來有甚麼理論能代表科學的話,那一定是佛法,因為佛法太完美了,已經達到了至善的境界。」

「歷史上最傑出的科學家」、「物理學之父」牛頓在談到自己的科學成就時曾說,他不過是在「追隨神的思想」、「照神的思想去思想而已」。他對無神論嗤之以鼻,認為「這個世界如此絢麗多彩、井然有序,各種運動如此錯綜複雜,只能是出於指導和主宰萬物的神的自由意志。」「在沒有物質的地方有甚麼呢?太陽與行星的引力從何而來呢?宇宙萬物為甚麼井然有序呢?行星的作用是甚麼?動物的眼睛是根據光學原理設計的嗎?豈不是宇宙間有一位神嗎?雖然科學未能使我們立刻明白萬物的起源,但這些都引導我們歸向萬有的神面前。」

不僅僅愛因斯坦和牛頓相信宇宙間有神的存在,還有很多大科學家也都相信。如大天文學家哥白尼、近代力學之父和現代科學之父伽利略、電報之父莫爾斯、火箭之父范伯郎、物理學家居裏夫人、諾貝爾獎創辦人諾貝爾、第一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倫琴、發明無線電通信的馬可尼、發明種牛痘的琴納、發明飛機的萊特兄弟、現代航空之父和火箭之父馮布勞恩、現代實驗科學創始人培根、量子論創始人普朗克、昆蟲學界泰斗法布爾、生物學界泰斗巴甫洛夫……

顯然,如果我們相信世間的一切都是神創造的,神安排的,神在俯視著我們,那麼我們就會對這個未知的世界多了敬畏,就會思考「我們是從哪裏來的,將到哪裏去」的問題,就會相信善惡有報並非無稽之談,就會歸正自己的行為,遵循神的引導,而不是在無神論的影響下,無度地放縱自己,離神越來越遠,從而被神拋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