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不燒我家的秸稈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三月十九日】我修煉大法十多年,今天我把我親身經歷的兩件神奇事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一)大火不燒我家的秸稈垛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冬,我們全家為了生計搬到W縣,租用某牛奶場給租戶蓋好的兩間房,還有六畝地,種植青玉米。我投資了二十多萬元買了二十頭奶牛,開始了以養奶牛為生的生活。每天餵牛、擠奶、鍘草、打掃牛棚等,周而復始的繁雜勞動。到秋天,還得儲存冬春的飼料,除了種植六畝青玉米,還得和當地村民買玉米秸稈。

二零二一年,我買了大約七十畝地的玉米秸稈,整齊的垛在自己租的地裏,儲備好今冬明春的飼料。和我們一起租奶場的還有五家,也都地挨著地的垛好了玉米秸稈,黑壓壓的一片,而且每家之間的距離超不過一米,能過個人搬走就行。二零二一年,那幾家買的比往年都多,每家大約有一百多畝的樣子,因為他們養的牛比我多。

當地人有個習俗,到處點火,認為點的火越多,來年生活就越旺,一切興旺發達。鄰居來的都比我早,他們告訴我,以後大家都特別小心,看見火種趕快滅掉,進家或出門都要瞅一瞅,非常留意,只怕意外發生。

一天晚八點左右,我們正在吃飯,聽到院子裏有人焦急的喊:著火了!著火了!快點吧!我和妻子趕快放下碗筷,出門去救火。出門一看,存放秸稈的地裏大火熏天,一片火海,而且風還挺大。趕快跑到我們家的秸稈垛一看,我們家的沒有著,而且在最北邊,是南邊幾家的著了,還刮著由南向北的風,玉米秸稈垛挨的又那麼近,不到一米的距離。

我想,這下完了,火太大,人根本靠近不了,我家雖然沒有著火,可是在下風頭,這怎麼辦?

人們都到了,沒有辦法救火,周邊也沒有水可用,離家還有很遠的距離,也不能從家裏取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垛垛的秸稈垛燃燒。

我試著用棍子撥拉我家秸稈垛與燃燒著的秸稈垛之間地上的玉米葉子,生怕順著玉米葉子火竄過去引著我家的秸稈,可是很難靠近。就這樣,整整燒了幾個小時,我一直守著。

鄰邊挨著的秸稈垛都燒完了,我家的秸稈垛卻安然無恙。我心裏想著,是慈悲的師父在保護我們呢,謝謝師父!因為我和妻子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

第二天,人們一看,最南邊留了一家,最北邊留了一家,就是我們家。火是最南邊第二家著的火,刮的是由南向北的風。人們開始議論,還是人家煉法輪功的,就是和別人不一樣,處在最下風頭,竟然沒有燒著他們的秸稈,真是神奇呀!法輪功就是好!

我和妻子自從修煉以後,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身體健康,家庭和睦,道德回升,處處為別人著想,幹甚麼甚麼順當,在大災大難面前,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二)求師父幫助 滿山大火被強風熄滅

大約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在本縣一個單位上班,在S鄉某村,設了一個值班室,那天正好我值班。

突然刮起一陣大風,不知道從哪裏來的火源,「著火了!著火了!快點救火啊!」距離值班室有三百米遠的村裏的幾十個村民一邊喊著,一邊帶著工具往這邊跑。

我聽見,趕快出門查看,距離值班室大約有五十米的地方,大火已經漫過半山腰。我帶著滅火的工具(我們單位有專門滅火的工具)就往著火的地方跑。到那一看,漫山遍野的大火,怎麼打啊?這裏沒有水源,今年冬季不下雪,又乾燥,山上都是乾草和灌木,火越燒越旺。那天又有風,大火順著風往山頂上竄。

人們一邊喊著一邊打著,我也跟著打,如果繼續往上燒,會波及其它的山林。這裏山連著山,坡連著坡。大火一旦燒過山頂,後果不堪設想。

我一邊打著火,一邊在想,這麼大的火憑人力根本就不會打熄滅,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想求求師父幫助吧。就這麼一想,突然從山頂向下刮來一股強風,滿山的大火一下子全熄滅了,只有幾秒鐘的時間。

眼前神奇的一瞬間把當時打火的人們驚的目瞪口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下大火全滅了,肯定是神給滅的,人們高興的在議論著。

我心裏高興極了。我知道,是師父!是慈悲的師父給熄滅的!是偉大的師父讓人們避免了一場大災難。謝謝您──慈悲偉大的師父!我心裏默默的一遍一遍的念著。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