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有多少美好時光可以重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人到中年,意味著成熟,等待著收穫,標誌著攀登,充滿著喜悅,是人生絢麗美好的時光,大部份人是在這個人生時光裏完成了科研,創下了令人羨慕的事業,或者走上了更重要的工作崗位。

然而,山東蒙陰縣擁有會計和法律兩個專業方面知識的劉乃倫的中年時光,幾乎都是在冤獄中度過的,他曾經被當地公檢法構陷一次勞教三次判刑,累計刑期是十八年半之多,至今他仍然在獄中受難。這使他的前程一片黯淡,他的人生悲苦淒慘,而他的遭遇令人凝噎潸然。

劉乃倫,現已五十四歲,生於蒙陰縣界牌鎮西界牌村,是原蒙陰縣生產資料公司職工,助理會計師,擁有會計和法律兩個專業,頗有才華,是本單位和當時社會精英人士。

一九九七年,法輪功正在當地弘傳開來,盛極一時,城鄉百姓紛紛學煉,頗具善根的劉乃倫立即認識到這是難得一遇的機緣,便沒有任何猶豫走進了修煉,並身心受益,夫妻和睦,剛出生的女兒也幸福的成長。他工作勤懇,誠實待人,得到同事、朋友、鄰里的認同。

心中有了對真善忍的信仰,加上他的聰明才幹及許多社會人脈,人們有理由相信,無論劉乃倫從事哪個行業崗位,幹甚麼工作,命運回報他的應該是精彩的人生和收穫的喜悅。但人們想不到的是一場巨大的變故改變了他的人生,使他跌落到了人生穀底,這場巨大變故就是中共發動的迫害法輪功的巨大政治災難。

迫害發生時,劉乃倫剛過而立之年。二十多年裏,他就是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多次被綁架,一次非法勞教,三次非法判刑,累計刑期十八年半多,被單位無理開除,導致家庭破散,骨肉分離,父母冤逝。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迫害初期,劉乃倫先後兩次進京上訪討公道,遭到蒙陰縣生產資料公司經理宋增元、保衛科科長褚樹剛、閆慶彬等囚禁毒打,惡人們把劉乃倫當成練拳腳的靶子。後來劉乃倫遭到縣政法委邪黨書記李枝葉、縣「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頭目類延成、邢獻英、房思民、胡昌紅、孫克海等惡徒們的多種酷刑折磨,包括被野蠻鼻飼、手銬腳鐐鎖銬在「死人床」上,並於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將劉乃倫非法勞教三年,單位隨之將他開除。那年,妻子因生活艱難被迫領著女兒離開了他。

劉乃倫從勞教所出來後,家已非家,身無分文,此時的他,心情沮喪,為了謀生,他隻身到臨沂河東區打工,期間和當地同修取得了聯繫,得知正法修煉已經進入新的進程,在中共強加的巨難中,法輪功學員不能一味的承受苦難,而是以和平方式主動反迫害,喚醒世人,救度眾生。劉乃倫非常興奮,立即投入到新的歷程,深感重擔在肩,在生活比較艱難的情況下,他仍然堅持向民眾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

這期間,他和一位同事建立了戀愛關係,打算重新組建家庭,爭取在工作上有個新的發展。共同救度世人,共同制止迫害,這樣,他的人生再次燃起了希望。

但天下烏鴉一般黑,外地和他的家鄉同樣充滿了中共的謊言和迫害,同樣充斥著中共的陰謀和暴政,同樣會有意想不到的厄運降臨。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劉乃倫與同伴楊麗芬、褚延其、孫慶紅、宋佑芬到河東區鳳凰嶺鄉潘家湖村發放真相材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告發,他們五人被鳳凰嶺鄉派出所劫持。五人被用三副手銬銬在一類似錨的長形粗鐵管子上。二十四日深夜被綁架至臨沂看守所,遭到獄警和犯人的歹毒折磨。

後來,臨沂河東區檢察院徐尚勤卑鄙的提起公訴,捏造的筆錄被劉乃倫撕碎。在零口供的情況下,劉乃倫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關入泰安監獄。在五監區,劉乃倫被監區長劉欣榮、教導員高令山利用的包夾朱寶森、宋振華、程鳳璽、馬新年、楊勇等八名罪犯輪班毒打和酷刑摧殘,生死之間,幾度險象環生。

熬過漫長的四年時間,劉乃倫好不容易走出了冤獄,回到了家鄉。在家中,劉乃倫經過反思認識到,只要迫害還存在,善良人就無法過上平靜日子,更談不上實現人生理想,只要中共謊言還存在,無知的人就還會對善良人犯罪,所以肅清中共謊言,講清真相,必須全面做下去,不能等不能靠。

他還發現,他的家鄉蒙陰縣同修較多,存在著真相資源浪費現象,而臨沂市周邊一些縣區由於同修很少,存在著真相空白區情況,那裏的人亟需救度,他與同修交流後,提出有條件的同修應該走出蒙陰救空白區眾生的建議,他帶著這個願望,第一個身體力行,給真相空白區的百姓送去了光明和希望。

但空白區由於長期受中共謊言的禁錮,當地中共豢養的不法之徒表現的異常邪惡、流氓,對前來救人的劉乃倫以怨報德。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劉乃倫在平邑縣散發真相資料時,不幸被平邑縣鄭城派出所所長赤成田等綁架,後被劫持到平邑縣鵝莊看守所非法關押折磨,期間還不斷威脅劉乃倫的姐姐等。後來平邑縣「610」操控公檢法,偽造證據,對他非法庭審,並將前來作無罪辯護的人權律師暴力趕出法庭,「610」與公檢法黑箱操作,誣判劉乃倫三年半刑期。這樣劉乃倫再次被投進了泰安監獄遭受多種酷刑摧殘。直到二零一四年春天才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回到家。但中共謊言依然在毒害世人,迫害仍然在繼續,他因此連遭迫害。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劉乃倫由外地打工回家途中講真相時,在臨沂車站被一個出租車司機惡告,遭到車站警察綁架,轉交蒙陰公安「610」,警察用背銬等刑具將劉乃倫非法關押於界牌派出所,後轉至蒙陰看守所非法關押共計三十三天。期間,警察企圖劫掠劉乃倫的家人未果,但抄走了劉乃倫女兒的房子裏的電腦等諸多個人物品。那年,多次受到中共驚嚇的老父親,突然病逝。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劉乃倫去北京給做生意的蒙陰縣法輪功學員公丕建處理賬務時,被截訪的蒙陰縣「610」人員孟某、警察王啟明等五、六人綁架至北京南站附近的某地,後再由蒙陰公安局、糧食局、供銷社等人員劫持蒙陰看守所迫害十九天。劉乃倫的手機被警察非法窺伺。那年,長期受到惡徒騷擾威脅驚嚇的老母親出現病危,劉乃倫與哥哥姐姐開始輪流在醫院照顧老人家,不幸的是,老人家在二零一八年夏天,帶著許多遺憾含冤離世。

連遭不幸,痛上加痛,對於一般人來說,其意志會被打擊的低沉消極退縮了,但魔難並沒有擋住劉乃倫走出去救人的決心和步伐,他忍著悲痛處理完了母親的後事,稍息之後,便帶著許多真相資料又出發了,這次他去的地方是非常險惡的地方蘭陵縣(原蒼山縣),因為此地在動亂年代是「西南馬子」(土匪)盤踞的地方,當地中共惡徒傳承了那種邪惡基因,所以令今人想而生畏,去而怯步,但救人心切的劉乃倫沒有顧及這些和自身安危,隻身前往傳播真相。

不幸的是,人們擔心的事再次發生了,大約在二零一八年九月份,劉乃倫被蘭陵縣國保等惡徒以黑社會手段劫持到看守所摧殘審訊,租房內個人財產也被搶劫一空。約在二零一九年九月被悄悄轉押於臨沂河東區看守所,後被蘭山區法院偷偷枉判重刑八年,十一月份被秘密投進山東省監獄加害。

就這樣,由於中共不斷的迫害,劉乃倫這樣一個知識分子,社會精英人士,先後被公檢法構陷一次勞教三次判刑,累計非法刑期是十八年半之多,導致他的中年幾乎都是在冤獄中度過的,至今他仍然在獄中受難。這使他那美好的人生時光頓成蹉跎歲月,他的前程一片黯淡,他的人生悲苦淒慘,他的遭遇令人凝噎潸然。

或許有人說,等他出來後再重新開始吧。但日月如梭,人生易老,有多少美好時光可以重來?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又有多少絢麗事業能為他等待?

還有,朋友們知道嗎?像劉乃倫如此遭遇的大陸善良人不計其數,原因聽起來荒唐荒誕又荒謬,竟然是因為他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才受到當局迫害的,二十多年來,有多少善良人的青春年華因此被付之東流,有多少修煉者的人生前程被化為泡影,又有多少善良者被迫害的家破人亡而無處鳴冤申訴?

在中共強加的殘酷迫害和製造的無盡罪惡苦難面前,促使中國人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這樣一個以整人害人殺人為能事的所謂政府還能要嗎?這樣一個邪惡殘暴的所謂執政黨還允許它存在下去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