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在潛意識裏也不能承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二年七月,我地發生了大規模的綁架事件。一直很沉穩的同修也被敲門騷擾了。與之交流時,她不經意的說:「這也是考驗。」我說:「它們不配考驗。」

後來我就在想這個問題,她為甚麼被騷擾?是不是她在潛意識中承認了:騷擾也是考驗。是不是她根本沒有意識到:騷擾是考驗這一念,是舊勢力強加於她的,不是她自己想的,是讓她默認、許可騷擾的存在,然後邪惡就有空子可鑽了。修煉得有考驗,那我考驗考驗你吧。

我們再往縱深想一想,這一念哪裏來的?騷擾是誰安排的?是舊勢力安排的,是邪惡安排的,絕不是師父安排的。那麼我們修的是甚麼?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是抵制邪惡,才是走師父安排的路。所以我個人認為,在潛意識中把騷擾當作考驗,沒有主意識很強的否定干擾,可能是一些人反覆被騷擾的原因之一。而在我看來:邪惡不配想到我,誰都不配考驗我,更不配進我的家門。這一念要深到生命本源,要強到堅如磐石,要穩到紋絲不動。

Advertisement

其實,我在常人時就膽小怕事,被騷擾、被迫害的場景時常有浮現,苦澀、壓抑等感受也常如影相隨。但是每當頭腦中出現「他們要來你家了」、「用白晃晃的手銬銬你」等假相時,我就不停的背誦:「人不配考驗這個法,神也不配,誰動誰是罪」[1]。

我不停的背誦,直到頭腦中只有法了,沒有迫害幻覺了為止。絕不能順著、隨著潛意識的邪念想下去,要徹底排斥它,這是關鍵。

與一同修鄭交流,她曾經說過:「我進到看守所,一看這烏七八糟的地方,就想這哪是大法弟子該呆的地方啊,過幾天家人就會給我弄出去。」鄭真的很快出去了。在訴江後當警察找到她的時候,她說:我當時心裏的石頭一下落地了,警察終於來了,這個事就可以結束了,要不總惦記是個事。其實她在潛意識中早已經默認警察來找她。本地訴江的同修大都被關押看守所。鄭當時完全沒有想自己會如何,她覺的警察都很可憐,她想不能讓警察迫害我,那警察得造多大業啊。結果警察幾個小時之後就放了她。我們看到:當鄭覺的看守所不是她呆的地方,她就出去了;當她默許警察來找她,警察就來了;當她不允許警察造業,警察就不造業。也就是說,修煉人的所思所想可能就是所欲所求。

有個同修上北京證實法前,頭腦中出來一念:工作太累了,去看守所清淨一下吧。結果被迫害了。還有個同修在天安門打橫幅,喊大法好,並沒有人抓她。這時她腦子裏出來一念:都說警察抓人,怎麼沒人來抓我啊?結果警察就上來了。

這些念頭哪裏來的?出自何處?是我們自己想的嗎?其實所有不正的念頭,哪怕是一絲一毫的有求、懷疑、恐懼,可能都是舊勢力精心安排的,隨著它想下去就是在中計。如果我們沒有否定,其實就是認可舊勢力的安排。如果主意識不清醒,主意識不強,順著舊勢力的安排走,就危險了。

師父說:「你只是心不正才能招來這些邪的。心正誰都不敢來,真的能來,那眾神都不允許。」[2]

修煉中意識到的錯誤,我們可以主動去改正;無意識的偏頗,可能就一直錯下去,也正是舊勢力能抓住把柄之處。所以無意中冒出的一想法、隨口說的一句話,我們都要主意識很強的用法去衡量,用法過濾一下,分清這是外來信息的干擾,還是自己的主觀思想。

對於潛意識冒出的不正之念,最好的否定,就是主意識很強的,堅定的不停的背法,解體一切潛意識中的妄念。

我們修的是主意識。所以要注意兩點:一是主意識一定要清醒,能分清哪些是外來干擾、哪些是法中的正念。還有主意識一定要強,要主動堅定的排斥一切不符合法的思想念頭。

最好把「主意識要強」這段法,背誦下來,常常對照自己。

一點拙見,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