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陸學員在魔難中實踐真善忍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網記者夏純清綜合報導)明慧網從二零零四年開始,每年舉辦一次網上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今年是第十九屆,從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七日至二十日,共發表了四十二篇交流文章。

交流文章的作者們來自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年齡,最年長的九十二歲。一篇篇文章分享了自己在迫害的環境下,不忘救人的使命,通過各種方式破除中共的謊言、幫世人選擇光明的未來,以及自己如何在生活和工作中堅持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提高心性的體會。

不管遇到甚麼情況 首先修自己
在《在艱難中面對埋怨仍向內找》一文中,一位東北大法弟子分享了兩年來參與營救同修的心路歷程。交流中談到,從看到旁觀的同修對自己個人的意見與批評而產生的各種人心,到做到真正向內找;意識到面對批評的表現,暴露出自己那些執著與人心,刺激到自己那些長久以來被包裹的嚴嚴的、不讓觸碰的物質。

文章中說:「我深切的體會到,不管遇到甚麼情況,都要首先修自己,向內找,時刻不忘自己是修煉人,要求自己心性的提高,而不是去要求別人。只有符合了法,所做的事才會更加純淨,所帶的場才會祥和慈悲,善的力量會使人發生變化。我們達到修煉人的標準,無邊的大法會為我們展現法的威力。」

強大的善心抑制了怕的因素
另一位東北大法弟子在《找警察講真相》一文中也分享了營救同修的體會:在和警察的講真相過程中,「完全是發自內心的為這些可憐的生命著想,我們與警察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所以強大的善心抑制了怕的因素,我越說語氣越善。」

文中並提到自己的經驗是:「注重過程,也不要看結果,以講真相為主,救度與此事有關的世人。我們只管按照法的標準去做,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修正自己,自然就會有好的結果。」

堅持揭露迫害 用心鋪撒真相
在《我們共同走過的路》一文中,作者回顧了二十多年當地大法弟子共同走過的路。文章說:「我感慨萬千,是師尊的無量慈悲看護著弟子走到了今天。」「迫害發生後不久,我利用自己所長,擔當了揭露當地迫害的文字整理工作。」「每次整理完報導,我都讓其他同修看一看,找出不足,我再一遍一遍的修改,爭取使文中的語氣站在常人能接受的角度,像講故事一樣敘述迫害的發生,能吸引人看下去。經明慧網發表後,我們再打印發放,收到的反饋比較好。」

從最初的散發真相傳單,到後來的發放真相冊子,「每次在小區發放真相資料前,協調人都是親自去查看每棟樓、每個單元住戶的情況,數清每個單元的準確戶數;資料點的同修也是不辭辛苦,夜以繼日的趕製資料;同修們得到自己分配的單元後,也都是先去查看現場,發正念清場,然後再穩妥的去做,避免了干擾。」

文章中還談到,二零零八年年底,外市一名同修在當地監獄被迫害致死,而且傳出是被犯人打死的。得知消息後,當時幾乎全市同修都行動起來了,用各種方式揭露監獄的罪惡。當地某檢察院的檢察官說:「法輪功的信,滿天飛啊!」

由於當地同修的整體配合,大大的震懾了這個監獄的邪惡。從那時起至今十多年了,當地再也沒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大大減輕了那裏的迫害程度。

在製作資料和通訊報導中實修
在製作資料和通訊報導中實修》一文也分享了做明慧網通訊員和建立家庭資料點過程中的體會:「在修煉中,師父賜給我很多的智慧和能力。在證實法中,我盡自己的責任。所以,我每天都要保證學法和背法。」

有一次,本地同修需要一篇評論文章。「拿到同修的要求後,我腦中突然想到了一個小說故事,我就用這篇小說故事引出要寫這篇文章的論點,而後依據論點寫出論據。過程中,我思如泉湧,一篇文章半小時內就完成了。發給明慧網後,幾乎沒有修改就發表了。這些神跡,都是師尊的慈悲加持。」

用正念神通制止迫害

四川大法弟子英蓮(筆名)在《師父護我度危難》交流了在面對酷刑迫害,在師父的加持下,用神通反制惡人的經歷。在警察暴打她時,「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請加持弟子,把一切痛都轉移到施暴者身上,讓他們痛,我不痛。』後兩句我是說出聲來的,有意讓他們聽見。這時,一個警察將高舉的拳頭放了下來,問我在說甚麼?我說:『把一切痛都轉移到施暴者身上,讓你們痛,我不痛。』我的話音剛落,就看見他的表情非常痛苦,馬上離開了。」

訴江遭迫害 中院撤訴

在《魔難中越來越堅定 中院撤訴》一文中,作者分享了因參與訴江被綁架後非法關押十九個月的經歷。期間她在看守所抵制迫害,最終收到檢察院的撤銷起訴書、被無罪釋放。

「在我的講述中,(中院)法官一直沉默不語,在認真的聽,助理也安靜下來了。我說:自從我修煉以來,全身疾病不翼而飛……法輪功真、善、忍的理念於國家於民族都百利而無一害。希望你們對待法輪功的案子時,把槍口抬高一釐米。文革結束後,中共殺了一批替罪羊。你們這邊執行密令,那邊是法官終身責任制,你們不要被愚弄了,要為你們自己,為家庭、父母、子女負責任啊!」法官、助理都在認真的聽著。

最後,法官問她:「怎樣記錄?」她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不當。」

「兩個月後,獄警找我談話:『每次與你談話,你都面帶微笑,有甚麼高興的事兒?』我微笑的搖頭。她說:『你的心理素質很好,內心很強大。』她哪裏知道,這是在大法修煉中由內而外修出來的善而散發出來的正念之光。」

無罪釋放之前,其他在押人員從她的言行,認可她是好人,她給他們講真相、勸退,「我(在獄中)勸退了大約二百多人。」

青年弟子體會到救人的神聖感和使命感

在修煉中逐漸走向成熟》一文的作者是一位青年大法弟子,在疫情期間,她對自己說:「我不能被封住,我得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就算是救一個,我也不嫌少。」

她說:「突破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能體會到救度眾生的神聖感和使命感,那種美妙只有自己親身經歷才能感受到的。」

疫情中突破安逸心 加大力度傳真相

在《疫情爆發加大力度傳真相》一文中,一位河北大法弟子也分享了疫情期間救人的經歷。

她說:「中共病毒爆發後,我和丈夫同修更加感到了救度眾生的緊迫。通過交流,決定加大救度眾生的力度。我們準備把方圓幾十里的每家每戶都發一遍真相資料,真正用心的救度眾生。」但能做到這一點,首先是突破了安逸心,她寫道:「我自幼被父母嬌生慣養著長大,幾乎沒吃過甚麼苦,身體很嬌弱,安逸心很重。我平時走路很慢,可神奇的是,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只要發放起真相資料來,就馬上變的健步如飛。」

用大法修煉者的言行證實大法

法輪大法修煉者的風采》一文的作者從事公司的採購結算工作,二十多年中,她每年經手幾十個億的金額。「我始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利益面前,做到常在河邊走,就是不濕鞋。買賣中,做到公平、公正、公開,不損害公司的利益,也不敲詐供應商的利益。」

有位供應商不止一次的說:「世界上找不到你這樣的好人,幫助別人不圖回報。你像一股清泉,顛覆了我對法輪功的看法。你讓我見證了法輪功是甚麼,和原來知道的(中共電視新聞)一點不一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