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法會交流】對錯不重要 重在糾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月六日】現在已接近正法修煉的尾聲,讓世人覺醒明白真相就越急迫。但這也需要堅固的修煉基礎才能繼續往前走,不然就成了拖後腿。

我修煉的心不紮實,這是阻礙前進的一個障礙。下面舉一些自己在克服這一障礙的點滴:

一、修心:被批評時不要消極

我發現自己許多地方不足時就沮喪,否定自己。同修指出我這是從一個極端跑到另一個極端。後來我認識到,其實修煉的基礎是一點一滴累積的,過程中要多思考,要按照大法要求去做才能有實質心性上的提高,而不是在對錯中提高。當碰到矛盾時,自己哪裏做不足被人批評時,首先不要動心,對人要保持和善,把做的不足糾正了就行了。

Advertisement

很多時候批評者是站在自己觀念中衡量好壞。如:我因故在海外親戚家幫忙做家務。起初因為我不會曬衣服,受到了批評。過後當我解釋說我生活的地方不曬衣服、都是機器烘乾的,親戚們才理解,我也學會了曬衣服。那段時間我生活方式上的許多不足也暴露出來了,受到很多批評。開始時我挺沮喪的,因為似乎是修煉人不如常人;但是當我守住心性,糾正自己不足,這一關也就過去了。這個過程也讓親戚們認識到他們自己有觀念,這對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迫害真相做了正面的鋪墊。修煉中也體現了對錯不重要,重要的是修煉人如何守住心性,如何寬容、放下自我、糾正自己的不足,往前進。

二、修心:「生活中的放鬆」就是對「修煉的放鬆」

師父說:「實際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經和修煉一環扣一環的緊緊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對自己的放鬆,實際上就是對修煉的放鬆。」[1]

「生活中的放鬆」就是對「修煉的放鬆」,我體悟到這是自己修煉中要突破的關鍵。我一直有「自己忙了一天了,想早點休息」的念頭,週末時也想放鬆放鬆。看起來沒甚麼,其實作為修煉人,如果能把「放鬆」這一念去掉,如能利用來學習新技能,做一些日常沒時間做的輔助工作,來提高每天大法工作的效率,不是更好利用時間嗎?

越到最後,覺得修煉的挑戰從「人與人之間矛盾」轉移到了如何能多付出、提升效率、提升能力這方面來了,因為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要學習新的技能也很多。所以,去掉「放鬆」,其實就是去掉求安逸的心。安逸心是必須要克服的。

三、修心:把自己的「經驗」都倒出來才能學新東西

在和同修一起做事時,往往體現出自己人的思想觀念包袱很多。比如:當要做成一件事時,容易第一念就排斥別人的意見(不自覺的)。現在我學會在與同修共事中多聽少言,不要有自以為是的心;如果有分歧,要把自己的「經驗」都倒掉。

我們都是不同天體來的,有不同的想法很正常。其實不就是個方法問題嘛,用誰的都一樣,只要努力方向一致、結果是一致的就行了。把自己的所謂「經驗」都倒出去不會使自己一文不值,而是一個擴大容量的過程。瓶子裏的髒東西倒掉了,抵觸思想就會少,就能學新東西,配合更好。

四、講真相:不可忽略基本真相

我對中國大陸了解不多,中共又做了很多表面功夫,這讓我感到在揭露中共謊言這方面覺得有難度。最近通過實踐證明,基本真相(如「自焚騙局」、「1400例造假」)是揭露中共的利器。

我一直不在父母身邊,沒有日常溝通的機會。但我知道,我的父親經常聽評論新聞,每天閒來就從平板電腦上閱讀新聞、聽廣播評論。那些評論可是具有煽動海外華僑熱愛「祖國」情緒的,甚麼中國多好、美國多不好,等等。我該如何揭露那些假相和謊言呢?

我回想起迫害初期,「自焚騙局」的真相讓我震驚。因為我不是在中共的環境中成長的,想不到一個國家的政府竟然能精心布置一個大騙局來欺騙人民,所以「自焚騙局」成了我對中共欺騙性本質的認識的開始。我決定也用這個作為給父母講真相的突破口。結果是,給父母講基本真相的效果很正面,所以我明確認識到,基本真相是需要繼續講的。迫害初期中共造假漏洞百出,這麼多年來我們的真相資料也很全面、豐富。在揭露中共「假、惡、鬥」中的「假」這一特點重點下功夫揭露,喚起人們的善性。

時間有限,先交流到此。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二零二二年明慧部門法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