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公安局長幫助營救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月二十四日】在中共對法輪功二十多年的迫害中,很多警察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但也有一些良知尚存的警察在法輪功學員的無私無我的善心感召和堅持不懈的講真相下,他們親身體會到了法輪功利國利民、福益眾生的威德,認清了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邪惡的,於是有的警察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尤為難能可貴的是,有的不但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有的甚至還幫助營救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其中不乏一些公安部門的領導。

這些年來,我接觸了不少公安部門的警察,在我給他們講明了法輪功究竟是怎麼回事、共產黨為甚麼要迫害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等基本真相後,他們都表示要對法輪功從新認識,並承諾不再迫害法輪功,有的派出所所長和公安局長還多次幫助法輪功學員。由於他們對法輪大法的正確對待,他們也得到了法輪大法給他們帶來的各種福報。

一、縣公安局長營救被綁架的同修

我們地區的同修比較注重給公檢法司等政法系統的人員講真相。一個同修給縣公安局長郵寄了一封真相信。信中揭露了江澤民的三大罪惡:(1)早年加入日偽漢奸組織和蘇聯克格勃情報組織,他通過篡改簡歷和投機鑽營竊據高位後又簽訂賣國條約出賣大量國土;(2)江澤民及其家族帶頭貪腐淫亂並大量提拔貪官,導致中國舉國上下無官不貪;(3)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心理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造成大量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甚至還慘無人道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江澤民利用共產黨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也直接導致了社會道德急劇下滑、法制倒退等各種惡果。

Advertisement

L局長看了之後,很受震動,知道了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造謠誣陷,中共對法輪功所使用的手段是卑鄙下流的。他到我家對我說:「我看了那封信非常震驚,沒想到事情原來是這樣。」從此以後,他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

我家附近有個J縣來的外地同修,她流離失所到我地已經住了有幾年了。二零一七年,邪黨針對大法弟子搞了個所謂的「敲門行動」。J縣公安局的國保警察找到了這個同修,並在她家搜出幾百本真相資料。在上警車前,同修說要上廁所。在廁所裏,同修用手機給我發了個短信。我得知情況後,立即給國保隊長打了個電話。國保隊長開車把我接到公安局。我在局長辦公室找到L局長,希望他幫忙營救這位同修。L局長爽快的答應了。

L局長把國保隊長叫來,讓他去找J縣國保警察把人要回來。國保隊長很快聯繫上J縣國保,告訴他們說:「根據案件的屬地管轄原則,這個案子是在我們縣發生的,應該由我們來辦理這個案子。希望你們把人留下來,交給我們處理。這也是我們局長的意思。」巧的是,L局長來我縣任職前曾在J縣公安局擔任過副局長,J縣的警察都認識他。J縣國保一聽是老領導出面了,於是就把同修交給了國保隊長。這個國保隊長隨後就把同修放了。

後來公安局新上任了一個國保隊長。他很想通過迫害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他上任後不久就擬定一個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的計劃,被L局長否決了。

二、多次營救同修的市公安局長

迫害初期,我所在鎮的派出所所長Y調任縣公安局國保隊長。他上任後,積極賣力的迫害大法弟子,沒多久就得了一種怪病,手腳像被鐵絲捆住一樣,非常難受。他到處醫治無效後找到我。我告訴他這是迫害大法的報應,只有停止迫害大法才有好病的希望。他回去後不再參與迫害大法,很快病就好了,過了一段時間後申請調到出入境管理大隊當隊長。

市公安局長H患了不育症,久治不癒,全國各地有名的醫院都幾乎走遍了都沒有效果。眼看著歲數越來越大了,他們全家著急的不得了。一個男人沒有生育能力,是很抬不起頭的一件事。如果因此而絕後,他們家更是無法接受。他看到Y隊長那麼難治的病都好了,於是他也找到我,看看我能不能解決他的難題。

在縣公安局長(L局長的前任)的引見下,他來到我家。他說:「我這個病全國各地的有名大醫院我幾乎走遍了,治療不孕不育的名醫和專家教授也找過不少,花了不少錢,但都沒有一點效果。」我告訴H局長:「你這個病是你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報應。只有我們師父和大法能救你,但前提是你今後不能再迫害法輪功了,並且還要退黨。否則誰也沒有辦法。」H局長說:「還是要相信科學喲。」我說:「甚麼是科學?法輪大法就是最高的科學。以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曾經做過調查,發現很多現代醫學科學解決不了的疑難雜症、絕症癌症患者通過修煉法輪功病好了。現在更神奇了,很多人不需要修煉法輪功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退黨退團退隊就能好病。但你們不一樣,你們參與過迫害法輪功的警察除了誠念九字吉言和退黨外,還必須做到不再迫害法輪功。」他想了一會後答應了。

他回去不到兩個月,妻子就懷上了,後來生了一個大胖小子。H局長老來得子,對我很感激,給我送來名貴茶葉等禮品,還主動讓他兒子認我為乾爹,和我結成幹親家。我告訴他:「不要感謝我,要感謝就感謝師父和大法。今後要多為大法做好事,才是對大法最好的回報,你的孩子才能健康成長,不出問題。」

H介紹了很多市內市外的政法系統的同事、朋友、同學來找我看病。這些人基本都是有較高職務的,他們聽我講完真相後都願意退黨。有一次他帶了鄰省和鐵路系統的三個公安局長來找我看病,我都給他們退了。H局長除了協助我給公檢法人員退黨外,更難能可貴的是多次冒著風險制止對同修的綁架和營救被綁架的同修。

有一年,我們地區的同修在參加大組學法時,有六個同修被小區保安報警後綁架到派出所。恰好事發當天,H局長介紹了一個市政法委的朋友找我看病。我讓他回去把情況轉告H局長。當晚,H局長就給我打來電話,問:「親家,今天小李來看病,抓了多少副藥?」我抓的藥一共是十副,但我知道他問的不是這個,是問抓了多少同修。他也知道我的電話是被監控的。我說:「抓了六副。」他一語雙關的說:「沒問題,醫得好。」隨後他就給縣公安局長打電話。很快六個同修就都回家了,國保隊長的抓捕計劃也落空了。

十多年前,我戶口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長把一個堅修大法不妥協的女同修關進精神病醫院迫害,而且還企圖把我的戶口註銷了,想讓我既得不到征地補償,又無法在當地謀生。我到派出所找他說理,他不但不聽,竟然說:「註銷你戶口算甚麼,某某還被我關進精神病醫院了。你竟然還敢到派出所來宣傳法輪功,我馬上就把你抓了。」說著就要喊人來銬我。我說:「你平白無故就把她關進精神病院已經是犯罪了,現在又想來迫害我,你這是罪上加罪。」他懾於我的正念,沒有敢綁架我。

我從派出所出來後,給H局長打電話說了這個情況。H局長問了他叫甚麼名字後,立即打電話要求把這個所長撤職,降為一般警察。幾天後,他酒後開車把人撞死了,後被判了五年。這個所長被撤職和遭報應的事很快傳遍了我縣的公安系統,形成了很大的震懾。

七年前,鎮上的一個同修到鄰縣去貼真相不乾膠被鄰縣國保從家裏綁架。得知同修被綁架後,我打電話把Y隊長叫來,讓他想辦法把同修營救出來。因為當時是九月份,邪黨每年在十月初都會放幾天假,放假期間不辦理釋放手續。為了讓同修少在看守所呆幾天,我要求Y隊長一定要在月底前辦妥。Y隊長回去之後就開始辦這個事,同修在九月三十日回家了。Y隊長怎麼做的,我沒問他,估計他多半是通過H局長才辦成的,畢竟他當時早已調離國保了,並且案件還是在另一個縣。

過了一年,邪黨要開所謂的「十九大」,縣610以怕這個同修又到處貼真相資料,影響他們評優得獎為名,通過市610向鄰縣施壓,要求鄰縣公檢法務必把同修判刑送進監獄。鄰縣檢察院給同修寄來了委託辯護人告知書。我給H局長打了電話,讓他來一趟。第二天,H局長開車近百公里來到我家。他聽我講了情況後,感到很為難,說:「親家,不是我不幫。馬上要開十九大了,中央政法委專門給我們開了會,要求做好維穩工作。尤其法輪功案件又是最敏感的,現在又是敏感時期,這事不好辦啊。我以前已經幫過好幾次了,這次就算了吧。」我說:「你可不要忘了病是怎麼好的啊。師父和大法給了我們那麼多,我們不能在關鍵時刻就忘了師父,忘了大法啊。」

他考慮了一下,說同意幫著營救同修,但不知怎麼幫,畢竟直接叫鄰縣放人終究不妥,因為政法委有規定領導幹部不能插手干預具體案件。我給他出了個主意:「你就以檢查工作的名義去,相機行事。」臨走前,我給了他一本明慧網下載的法律反迫害小冊子。

幾天後,H局長就以他兼任的市610副主任身份到鄰縣檢查工作。他把該縣公檢法的頭頭們都召集起來開會。會上,法院院長主動提出問題說:「檢察院剛交過來一個法輪功的案子,我們請示一下您的處理意見。」H局長趁勢說:「據我了解,這個案子存在刑訊逼供和誘供的問題,根據中央政法委出台的防止冤假錯案的規定,刑訊逼供獲得的口供為非法證據,不能採信。而且新聞出版署50令解除了法輪功出版物的禁令,中辦和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也不包含法輪功。另外,中辦前不久對法輪功也出了個內部文件。這個案子你們一定要慎重對待。」公檢法的頭頭們都心領神會,明白H局長的意思。會後,法院就把案子退回檢察院,檢察院再退回公安局。案子就這樣撤銷了。

過了幾天,縣610的幾個人氣急敗壞的來到我家裏,說:「不用說,我們就曉得這個事情是你幹的。以前我們想判哪個從來沒有辦不成過,沒想到這次被你攪黃了。你看你幹了那麼多法輪功的事,我們都沒有找你麻煩,你為甚麼偏偏要來管閒事?你今後能不能不管其他法輪功的事?」我說:「我們師父說了,大法弟子是整體。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們迫害他就等於迫害我。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我如果只顧自己,那不是自私嗎?那不是白修嗎?你們今後如果迫害其他同修,我照樣要管。」他們只得悻悻的走了。

H局長此後也多次幫助法輪功學員,他也得了福報。他兒子很乖巧聽話,身體很健康,人又很聰明,成績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還擔任班長。我們市公安政法系統歷經幾輪清洗,多名局長、副局長、書記、副書記在官場傾軋中落馬,但他一直穩如泰山,現在調到政法委擔任書記。

隨著法輪功學員不斷深入講清真相,世人越來越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深切感受到了法輪功的美好。從高層到普通百姓,能夠對法輪功正確認識的人越來越多。共產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越來越維持不下去了,最後終將在罪惡中走向解體。能明白真相的世人也必將迎來大法的恩澤。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