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被干擾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這天是大集,我上午沿著通往大集的北路講了真相。到了下午,我又來到通往大集的南路。人行道上的行人絡繹不絕,我在道路右邊的人行道上,跟隨著行人邊走邊講。就在我剛記好一個三退名字時,看到一個老頭兒走過來。我剛要上前去講,但感覺心裏「咯登」一下,仔細一看,他面目有些不善。可是,我心裏想師父講的法:「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1]就走上前說:「大叔您好,送您個護身符,希望您得到神佛的保護,瘟疫當中咱平安。」我雙手恭敬的遞上大法護身符。他接過護身符,用手捻著,嘴裏念叨:「法輪功!法輪功!」他語調低、陰、冷。此時,我感覺我的頭和臉「唰」的涼了一下。我感覺來者不善,就沒講真相,就只對他說:「是法輪功,好好看看,希望您平安。」接著我就反方向走開了。

可是,就在我給一個行人講真相走到路口等紅燈時,一輛警車從右側慢慢開過來,在我們的眼前停下。我抬頭一看,副駕駛座位上的年輕人穿著便裝,他們正在往前看。就是說他們並沒有注意到我,我趕緊沉著的把這個人勸退了。這時警車慢慢啟動,在我們面前右拐,向我來的方向慢慢悠悠開走了。我斷定它可能是衝我來的,我立刻離開了。

從我離開那個老頭兒到警車來最多十分鐘。那麼為甚麼警車在我面前停下呢?表面看好像是警察在路口確認前行方向,也許是以這種形式告訴我:「警車來了,注意安全!」其實,在這些年講真相中,師父總是用各種方式在點悟和保護弟子。

回到了家,我就反思自己,近幾年來講真相比較平穩,今天為甚麼被干擾了呢?向內找,名、利、情、色、欲、顯示、妒嫉等都有,也天天都在發正念去掉這些壞物質,但是這都不是根本原因,那麼到底是甚麼原因導致了這次的被干擾呢?沒找到。

睡覺醒來,當即腦中自動想起了小外孫女,我一下知道了,此次被干擾的原因就在於此,我對小外孫女動情了,這是師父的點化。師父說:「我說真的是應該認認真真的在修煉上看看自己。不要把那些個你覺的不是甚麼大事情的那些事看輕了。從修煉的標準上看問題,你看是小問題,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態度上看,它可是不小的。你們覺的有些事情不重要,都往往是用常人的那個標準衡量自己,不是用法!」 [2]

小外孫女,不滿兩歲,大部份時間在我這兒住,二十四小時跟著我。我開心的看著她的每一個成長過程:會翻身、會坐、會站、會跑、會騎幼兒車、會開玩笑。有時,看到她像有他心通功能一樣,我要幹甚麼她就知道了,她就去把工具給我拿來了。大約在一歲半時,有一次,我拿來透明膠,把點讀畫抻平,想用透明膠把畫的碎處粘好,她看到後就跑去把剪子給我拿來了,讓我剪透明膠用。我誇她聰明。她拿茶几上的水果跑到師父法像下,雙手捧著水果一上一下供師父,樣子很可愛。有一天,突然發現她會打坐(單盤),腰挺得筆直,姿態喜人。此後,我想起來就讓她盤個腿看看,還向同修顯示。並且願意逗她開心,願意看她的視頻。自己沒有微信,就看丈夫的手機。有時抱著她情不自禁的就想用嘴去親她的小臉,但我立即意識到這是情,於是就對著她說:「去情,去情,你叫去情,你叫去情,就是去情,就是去情。」

雖然知道這都是情,自己也有所抑制,但是浮皮潦草的就過去了,也沒認真向內找。總之她的哭,她的樂,都牽動著我的心,因此,我已經情不自禁的被她纏上了,對她產生了濃濃的親情。

作為修煉人是否為子女看孩子,這個問題也困擾我很久,後來我悟到是站在甚麼基點上的問題。是出於情要看呢,還是出於證實法要看。我開始看小外孫女時,有一點點不情願,吃苦受累不說,主要是怕耽誤我做三件事。但是,親家不在本市,親家母身體不是很好,親家公還沒退休,所以女婿誠懇的和我商量,希望我給他們侍候月子看孩子,這樣我也就答應了,總不能讓人家說煉法輪功的不給子女看孩子,光自己修煉做事,那樣就走到另一個極端上去了,何況我們的修煉道路也是後人的參照,而且也許這裏也有我要修的東西,隨其自然。可是,日久生情,就對孩子產生了濃濃的情,還不自覺。師父今天是在用重錘敲我,我該醒醒了。

其實,我們是來修煉的,所有的家人,包括父母兄妹丈夫子女,都是我這世來世上修煉所需的必備條件。師父根據我們每個弟子的不同情況安排了不同的修煉環境,就是讓我們從中能夠看到、找到自己的不足從而成就我們的。與我們有關係的每一個人,都可能是對我們的修煉有幫助的人。這也都是師父的有序安排。他們都是眾生,是個體的生命,是為成就我們而來的,沒有偶然的事情。但是,我悟到,不管做甚麼,都要以證實法、洪揚大法為主線,在符合常人的狀態下,把大法放在重要的位置上,把救度眾生放在最前邊,不能被親情所纏所魔,不能在陰溝裏翻了船。用大法來衡量一切,就不會走偏。

以上是我的一點反思和體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