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從法輪功到全民 施害中共官員面臨制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明慧記者英梓綜合報導)對法輪功長達二十二年的迫害,讓中共政法系統形成「第二個權力中央」,迫害延伸到更大範圍的民眾。自二零二一年開始,中共從中央到多省市政法委書記相繼落馬、換人或不知去向,他們幾乎都曾是迫害法輪功的主力。

二零二二年年初,從強制疫情清零、壓制香港自由媒體,到異議教師「被精神病」……專家表示,這一整套踐踏國民人權的持續性迫害機制,是中共二十二年來打壓法輪功的過程中形成的。參與迫害的官員在中國境內和海外都面臨清算。

中共的全民迫害機制源於對法輪功的迫害

關注中國人權的專家、律師都發現,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二年的迫害導致中國的法律體系不斷惡化,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法也被擴展到全體普通民眾身上。例如大規模肆意拘押,大規模監控(網格化監控、人臉識別、監視系統等),正常人「被精神病」,先抓捕後「定罪」等已經成為中共打壓異議人士的慣用手段。執行迫害的人群是相同的──中共各地的政法系統、「維穩」人員。

加拿大卡爾加裏的紀錄片製片人凱蘭﹒福特(Caylan Ford)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近日聯合撰文《專家:睜大眼睛看中共的鎮壓機器》表示,中共為消滅法輪功而建立的打壓民眾機器已經成為其踐踏人權的持續性的機制。

這包括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對虔誠的基督徒的迫害,中共採取的策略與幾十年來針對法輪功的策略相同,包括:大規模監禁、酷刑、強迫勞動、洗腦轉化,還有活摘器官。


圖:法輪功學員被注射毒針(美術作品)

例如把正常人關入精神病院,已經成為中共打壓異議份子的慣用手段。據明慧統計,截止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至少有865名法輪功學員曾經受過精神病院迫害,遍布中國二十九個省市自治區。例如: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陝西省寶雞市原寶平路五星村法輪功學員張彩霞,在她上班的渭濱醫院被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到市精神病醫院(王家崖,掛牌名叫「康復中心」),讓寫「三書」(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才放人。她丈夫去要人,又威脅她丈夫讓其寫「三書」,否則把她丈夫也要抓走。

麥塔斯:中共不斷樹敵以證明其權力的合法性

麥塔斯近日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共通過不斷地樹立不同的敵人,來證明自己掌握權力是合理、合法的。

麥塔斯說,「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國家的獨裁政權從打擊真實的威脅,退化為打擊幻想的威脅。這有一個戰略原因,獨裁政權需要通過確定敵人來動員支持自己的力量,無論多麼魔幻,以證明自己掌握權力是合理的。」

他表示,從毛澤東時代最初的敵人──企業家、資本家、地主、殖民主義者、西方人,到法輪功。「法輪功因為修煉人規模大、無處不在、又不是共產黨內的團體,因而成為中共後期選定的敵對目標。」「與中共需要創造某種外部敵人以證明自己掌握權力的必要性有關。」

他表示,中共打壓的理由通常都是不可信的。這種不可信性給獨裁政權帶來了雙重問題。一是很難獲得支持;二是,那些意識到權力不合法的當權者越來越害怕,並因此加劇鎮壓。

無視對法輪功的打壓 讓中共迫害擴大化

福特和麥塔斯在文章中稱,法輪功受迫害在中國近代史上影響巨大,但對此了解或關注的程度卻遠遠不夠。

他們強調,基於真、善、忍價值觀的法輪功是一種平和的修煉,但中共通過迫害將其政治化,並將其視為最強大對手。「雖然法輪功不是中共宗教打壓的唯一目標,但迫害法輪功在範圍、持續時間和強度上都是獨一無二的。」

他們認為,世界各地政府、媒體對法輪功受迫害的漠視讓中共的壓迫機器轉移,成為持續打壓民眾的機制。

「那些幾十年來無視(中共)殘酷打壓法輪功的人,現在不能說自己對此(中共暴行)感到驚訝。」

中共政法委官員成高危職業

政法官員已成為中共官場上最高危職位。據明慧網曝光,二零二一年,六十八名中共各級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政法委官員遭報落馬,有的被判刑、有的跳樓自殺、有的投案自首、有的被抓、被查,有的殃及家人入獄。

從最高級別的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中共公安部前黨委委員、副部長孟宏偉;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長、國保局局長孫力軍,前中共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到上海原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龔道安、重慶市原副市長兼公安局長鄧恢林等。

據中共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網頁、公安部新聞通報等稱,中共政法系統從二零二一年二月底開始所謂「整頓」,向民眾開通舉報熱線。最高法院公布了「公檢法幹警專屬罪名」;最高檢察院網站稱,對違法辦案者「過篩子」、「倒查」,二零二一年搞「倒查二十年」。

中共中紀委國家監委駐司法部紀檢監察組在二零二一年九月一日發文稱,該年前七個月,中共政法系統(含原任)廳局級及以上領導幹部被查處的人數超過一百人,同比顯著上升。

二零二一年落馬的中共政法委書記包括江蘇省委政法委原書記、公安廳廳長王立科;黑龍江省政法委原副書記何健民;河南省政法委原副書記、司法廳廳長王文海;黑龍江省委政法委原副書記沃嶺生;廣東省委政法委原專職副書記陳文敏;安徽省委政法委原常務副書記許剛獲刑十三年六個月;江西省九江市政法委原書記葉國兵被「雙開」;山東省威海市政法委原書記劉茂德被「雙開」;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政法委原書記李鶴被查;吉林省四平市政法委原書記田野被查;吉林省農安縣政法委原書記張凱楠被查。

而這些落馬的政法委高官幾乎都曾親自組織、指揮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監控、綁架、關押、勞教、判刑、洗腦、酷刑等滅絕人性的迫害。

根據明慧網的統計,從二零二一年中國大陸各地區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人次統計可見,政法委書記遭惡報人數多的省份如廣東省、黑龍江省、遼寧省、四川省等地也是迫害法輪功嚴重的地區。

為迫害法輪功 中共扶持第二個權力中央又擔心被其取代

為調集全國所有資源來鎮壓,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澤民從中央到各省市都成立了類似納粹蓋世太保的特務機構──610辦公室。

該機構成為中共的秘密最高權力機構,從中央到地方的政法委書記一般都同時兼任當地610辦公室負責人,這樣一來,中央分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的實權比其他常委都大。

政法委對中共在財政、軍事和外交上三位一體的控制。610辦公室的一切都由江澤民躲在背後操控,並由政法委作為執行機構。繼羅幹之後,周永康掌控中共政法系統十餘年,在政法系統黨羽遍布。

自此,政法委的權力走向頂峰,形成了中共「第二權力中央」。

麥塔斯表示,610辦公室是中共黨內平行的權力結構。中共扶植了610,但是只要負責610的政法系統獨立於中共極權的運作,中共高層就無法確保其不取代自己。「因為孩子長大了可以代替父母。610系統是中共的孩子。因此,它必須將其納入中共的主流,才能避免其過於強大。」

他表示,610政法委體系成為打擊目標,並不是中共想減輕對法輪功的迫害,而是使迫害更主流化。中共黨內發生的很多事情都是盲目的權力鬥爭。

法網恢恢 三十六國接惡人名單

明慧網報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前後,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三十六國法輪功學員,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新一批惡人名單遞交本國政府,要求依據《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等法律,實施制裁。

麥塔斯在採訪中建議用五種法律途徑在中國境外將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繩之以法。除了「利用《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禁止移民、扣押資產和起訴那些公開姓名的嚴重侵犯人權者,在實施該法案國家的犯罪名單中添加這些罪犯的名字」外,法律途徑還包括:

1)利用普遍管轄權立法對危害人類罪提起刑事訴訟;

2)倖存的受害者對肇事者提起的損害賠償民事訴訟;

3)要求國際刑事法院以迫害導致逃往法院條約締約國的管轄權為依據起訴肇事者;

4)鑑於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而被大規模殺害,那些立法允許起訴活摘器官同謀者的國家應積極努力實施該立法,那些沒有這種立法的國家應該制定相應的法律。

目前,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以及歐盟(二十七國)均通過《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該法案授權政府制裁侵犯人權的罪犯、貪腐官員及惡意網絡行為者,制裁方式包括凍結相關官員、機構或團體在相應國家的資產,並禁止相關人士入境。

丹麥外交大臣Jeppe Kofod在就法輪功學員提交惡人名單一事的回覆中寫道:「我想強調的是,(丹麥)政府對於法輪功學員被抓捕和虐待的信息感到非常擔憂。丹麥政府將與其它國家一起,繼續就宗教和少數群體的(處境)問題與中共進行批判性對話,並繼續支持對促進(改善)宗教與少數群體在中國(人權)狀況的工作。這也適用於法輪功修煉者的權利。」

二零二一年四月,歐盟之外的挪威通過了《國際制裁實施法》用以制裁人權迫害者。日本政府可援引現有的有關外國交流與貿易的法律,對人權迫害者施以凍結財產、禁止入境的制裁。

此外,五眼聯盟等西方國家之間也互通人權迫害者的信息。美國、加拿大及英國在這方面已有密切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