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我和母親從多病纏身到無病一身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十日】一九九五年我在一個親戚家聽說「法輪功」這三個字,親戚說這個功法教功不收費,義務教功,我一聽不收費義務教功,我就覺的這一定是個好功法。我那時才十幾歲,思想也比較單純,我當時在她家還看到了大法的書,那個書上面還有師父一家三口的照片,我看了好長時間,就感覺好,可能是修煉的機緣不到,所以當時沒能看書,我回家就告訴媽媽了。後來媽媽得法了。

媽媽以前身體特別的不好,有非常嚴重的胃病,十二指腸潰瘍、關節炎、腦神經痛,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天天都得吃大量的藥,中藥一大碗一大碗的喝,全身都沒有好地方,從來都不知道沒有病是甚麼滋味,真是苦不堪言,各種辦法都試了,都不見好轉。媽媽有時實在是不行的時候只能躺在床上,掃地的掃帚都拿不起來,地就得我去掃了。有一次我給媽媽端藥壺,因為藥是剛剛熬好的,溫度很高,我捧藥壺的時候就碰到衣服上了,把衣服都燙壞了,我們全家人的心情都非常的不好。後來媽媽去醫院看病時,醫生給媽媽做了胃鏡(就是把一個東西插到胃裏邊做檢查),媽媽痛苦的不行,說做這個就跟上刑似的,遭老罪了,然後醫院就讓媽媽做手術,後來媽媽想到我還那麼小,就這身體狀況要是上了手術台下不來怎麼辦?怕如果我爸給我再找個後媽怎麼辦?所以一想到這,手術就不做了,硬挺著吧。

就這樣,到了九六年的八月份,我媽媽得大法之後,也就是幾天的時間,一身的病就全都神奇般的不翼而飛了,全好了。媽媽說她終於嘗到了沒有病是甚麼滋味了,媽媽全身就好像有使不完的勁,全身輕飄飄的,走路都生風,真的是好像有人推著走。

這個神奇的事情我們都看到了,我們全家高興的不行。但是,因為我從小就是受中共邪黨的無神論的影響,所以當時也是心中有了困惑,這是活生生的事實啊,這怎麼和我學的無神論的東西不一樣了呢?媽媽看到我這樣,就跟我說:「你不相信的東西不等於不存在啊!」就這一句話就打開了我的心鎖,我就想:「是啊!我不相信的東西,我就說它不存在,那我的思想也太固執了吧!我看不見的東西太多了,我不明白的事情也太多了,那我的思想也太封閉了吧!」再後來,媽媽在大法中學到的東西跟我講,我的思想就沒有甚麼障礙了,就相信了。

在我得法前,慈悲的師父就管我了。一九九八年的春天,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的路上正騎自行車往家趕,突然一粒沙子進入了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好難受啊,我到家以後就對著鏡子弄了好長時間,我用了各種我能想到的辦法,用頭髮往外刮,用手弄,用水洗,我都清楚的看到那粒沙子就在我的白眼球上,可是怎麼也弄不出來,流了好多眼淚,也沒弄出來,一個多小時了,我的眼睛就像得了紅眼病似的。我很著急,心裏想這可怎麼辦啊?就在這時我突然想到了李老師(因那時還沒得法,所以師父在我的心目中就是李老師,沒有叫師父),我家那時牆上掛著師父的法像,還有有真善忍三個字的法輪圖形,我就跪在師父法像面前,恭恭敬敬的雙手合十(那時還不太會),心裏對李老師說:「李老師!我的眼睛太難受了,請您幫幫我吧!」我就這樣一想,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我的眼睛一下子就不難受了,也就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吧!我就去照鏡子看了一下,真的太神奇了,剛才還像紅眼病的眼睛居然不紅了,正常了,只有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就恢復正常了。

這是真的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用現代所謂的實證科學解釋不了的事情!真神了!我當時心裏想,這李老師可不是一般人啊!是神啊!這件事情徹底擊碎了邪共對我的無神論的灌輸,我那個興奮激動的心情我真的無法表達了。於是我就找了一本大法書(因為當時不知道應該先看哪一本書),當時拿的是《精進要旨》,我很隨意的一翻就是《真修》這篇經文,我當時很興奮的就把第一段背下來了,第二天背第二段,第三天背第三段的時候就怎麼也背不下來了,現在想想就是因為有干擾了。然後,我在以後的一段時間就沒有看大法書了,但是當我知道母親的功友家播放李老師的講法錄像,我就去看,那天我看的是第六講,我清楚的記的師父講走火入魔是不存在的。但是回家看《轉法輪》這本書的《論語》我都看不完,原因是我一看就頭難受,所以看了兩次就放下了,但是我總想看,我心裏想我怎麼一看就難受呢?第三次拿起大法書《轉法輪》的時候,我就想:「那我就豁出來了,不就是難受嗎?我就要看這本書了,我看怎麼個難受法兒。」結果這一次就沒有再難受了,我一口氣用了半個多月的時間看完了這本寶書。

看完《轉法輪》之後,我終於明白了這本書是教人做好人的書,同時我也明白了佛是存在的,人是可以修成佛的,無神論是騙人的謊言。就這樣我就把當時其他所有大法書全部都看了一遍,這大法書解開了我心中多年的疑問,比如說「人是從哪裏來的?要到哪裏去?天上的星星上有沒有人?這個宇宙是怎麼形成的?地球又是怎麼形成的?這個地球、銀河系、宇宙誕生多少年了?宇宙之外還有沒有宇宙?生命又是如何形成的?……」,就這樣我把大法的書都看了一遍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個披頭散髮的男人手拿著大長刀就衝著我來了,我一看要殺我,我一下子就想起來李老師了,我就喊:「李洪志老師救命啊!」我這樣一喊,那個人轉身就走了。現在我明白了,那個人是來取命的,是師父保護了我。

在之後的幾天裏,師父就給我消業了。因為我想我還沒有煉功,只是看看書,按照大法的要求在做人,我沒想到師父就管我了,有一天我突然就發燒,我想我還沒煉功,就吃藥了,沒有想到神跡發生了,這藥吃了就想吐,可是只吐藥片,水和我吃的麵條一點都沒有吐出來,我挺納悶怎麼回事呢?這要是在以前那連水和飯都得混合吐出來的啊,然後我說如果我再吃一次藥,要是再出現這個神奇的現象,那我以後就不再吃藥了,我就又吃了一次藥,真的又是只吐藥片,連水都沒有吐出來。我這時就知道我沒有開始煉功師父就管我了。

一九九八年十月末的一個星期六的上午,我終於做出了一個我這一生中最對的決定,我決定修大法了,我就在心裏喊著:「我有師父啦!我有師父啦!我成為一名光榮的大法弟子啦!」我就在心裏喊這幾句話的時候,我感到我全身的細胞都沸騰了,那個激動的心情是無法言表的。其實現在才明白,那是我生命明白的那面喊出來的。就這樣我得法了。

修煉之後,我的身體好了。我那時雖然是小小年紀,但是身體卻是非常的不好,幾乎每次的流行感冒都落不下我,常常是這次感冒還沒有好下一次就接上了,長此下去就得了很嚴重的鼻竇炎,鼻子裏邊紅紅的,上不來氣,鼻子經常發乾,用了好多方法都治不好。我還有嚴重的腸炎,胃也不好,經常吐酸水,還肝火盛。中西藥吃了無數,反而身體是越來越不好,最後那藥吃的我見到藥就想吐,我很苦惱,加之我父親的脾氣非常不好,他總是對我發脾氣,我跟父親經常生氣。我就這樣在看不到以後的生活中還有甚麼希望和光明的時候,我非常幸運的得到了這萬古不遇的宇宙大法,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把我從迷茫的人生中救度了出來,從此我的人生路充滿了希望與光明。

在大法中修煉使我們無病一身輕,二十多年來我和母親沒有再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