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破除心理障礙 自己做真相資料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我不懂電腦,文化水平低,修煉二十多年來,向來是從其他同修處獲取真相資料。儘管我們周圍也有大學學歷的同修,他們卻也不會給電腦做系統,也都求外地同修幫忙做。所以我一直就有這樣的觀念:給電腦加密做系統,編排打印真相資料,通過郵箱給明慧網發投稿等等都是技術很高的事兒,根本與我無關。對我這個電腦盲來說連想都不敢想也從未想過的事情。

然而,從二零一九年開始,由於多種原因,逼得我不僅不得不改變自己的這種觀念,而且還得去做!為甚麼?

一、每次去學法小組拿到的真相資料,有的內容不全面;有的太大,對不開車的我們不好攜帶與發放。提出意見,做資料的同修根本不理會,很難與她溝通。拿到手上的真相資料常常讓我很不滿意,因達不到我的要求。

二、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又是封城、封路,又是封小區,拿真相資料越來越不方便。我家離學法小組相隔兩個區,路途很遠。一有甚麼原因不通車了,或小區封閉,就拿不到真相資料了。

因此,我就萌發了自己做真相資料的想法,不能再等、再靠了。

三、會做系統的同修,有的被綁架,有的病業離世。我周圍沒有人會做系統了,只有一位會做資料的同修。我只好向其它學法小組的同修求助:如果誰會為電腦做系統,請來教教我如何複印和怎樣使用Word文檔?沒人回應。

怎麼辦?我太愁了!愁沒用,沒有別的辦法,只有依靠自己!

我有個可以登陸上谷歌的手機,就自己去網上搜些視頻教學,從最簡單的開始自學,也看不太明白,似懂非懂的。看一會兒,腦袋都發脹。於是,我找來電腦,邊看邊摁鍵,試著跟著視頻去做,能明白一點了。

我又通過外地同修尋求做系統的技術,同修給了我一個給電腦做系統的文字教程。可是拿來一看,我就傻眼了,簡直句句像天書!很普通的一句話,我都不明白是甚麼意思。突然想起來我有個沒做系統的電腦,能用簡易的自由門翻牆。

我發現天地行的文庫裏,也有詳細的教程,裏面圖解畫的很細緻。起初,我根本就看不明白。用同修給的教程,再加上去文庫裏找到的技術說明與教程,我就拿著電腦反複試著做……有時卡在那裏,怎麼摁都不行,就只好關機從頭再試著做。

整整一週的時間,我除了睡覺、吃飯,就拿著電腦反覆按,最後終於做成了!問問自己「怎麼做出來的?」我自己都不清楚。我知道,是師父一直在幫助我,給我開啟智慧。通過這一個禮拜艱辛的磨練,我自己覺得我有了很多電腦知識。

我為自己做出這些,後來自己又做了兩次,也不很容易,但是一次比一次略微輕鬆。

今年,我看見同修發明了「工具箱」,可能會更好安裝了。至於把電腦和複印機連接起來,在電腦裏裝上聯接軟件,由於有裝系統的磨練,很快自己也裝上了。關於下載和複印,我也不懂,就去天地行裏查看這方面的資料,試著去做,也是反複試驗,慢慢明白了那些教程到底說的是甚麼意思。

學會了這些以後,我可以在明慧網上選適合我地情況的真相資料下載了;內容不全的,我再選一種或兩種真相資料搭配放在一起。如《明慧週報》和明慧傳真(能引人興趣的現時新聞,但真相不全面),再加上一份單張傳單《給有緣人的一封信》,分別做些小本和大本的,可以便於放在不同的地方。

這時感覺自己能做真相資料真好,不受任何制約。這幾樣機器合在一起,簡直成了孫悟空手上的如意金箍棒,讓它變成甚麼就是甚麼,為我講真相所用。通過這件事的鼓勵,我破除了自己不可能學會電腦的思想障礙,我又學會了很多其它的網上技術,為我在助師正法路上如虎添翼。

通過這件事,我感觸很深:後悔自己不早學,被那些觀念障礙著,就是認為自己不可能學會這些技術。結果是耽誤了好多正事,影響了自己救人的力度和效果。

現在中國大陸瘟疫正在流行,隨時有可能因為疫情嚴重而封城、封路、封小區,所以老指望其他同修提供資料是不行的。我也真誠的勸那些曾經和我一樣等、靠其他人幫助的同修,不要以自己不會用電腦、年紀大為由,老是求其他同修幫忙,不要被「自己做不來這些事」的思想障礙著。

我不是要求你一定會做電腦系統,但是你一定要努力學會自己用電腦或筆記本電腦上明慧網。學會在明慧網裏搜索自己想看的文章、真相資料、大法書籍、大法音樂,學會上大紀元網站發「三退」聲明。

學會如何到天地行裏尋找一些我們需要的技術教程、知識等等,有條件的同修自己可以建立個家庭資料點。只要你用心,不用像我這樣費力自學,在同修的輔導下,很快就能學會。如果家裏有年輕人,更容易找到他們給予指點、幫助。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修煉體會,請同修批評指正。

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非盈利轉載請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標明出處(“據明慧網報導,……”),之後注明明慧網原文連結。商業轉載請與編輯部接洽授權事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