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使我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我是一個農村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三歲,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前曾患有腎病、疝氣、頭部神經痛、腰腿關節痛等,整個身體沒有不痛的地方。另外,左眼眼底壞死、大腦失憶,由於積勞成疾,身體變形,成了80度的羅鍋。有病亂投醫,身上還招來了附體,三伏天都不敢到房外乘涼。

在這種痛苦的煎熬中,還倚仗擔任邪黨村支書的父親的特權,整日牽條狗橫行村裏,一旦誰惹了我,髒話出口一百句都不重樣。因此,村裏的人都懼怕我,見面會避而遠之。有一次,一個村民惹了我,我竟在他家門口罵了三天,主人出來與我理論,我從廁所裏挖了大便糊到他的臉上,事後我被刑拘十五天。期間,妻子順利得法。此前,我嘲諷刁難她看師父的講法錄像,

回家後的一天,二弟領著城裏的大法學員在我家放師父講法錄像,當時我牽著狗在院子裏溜達,就不想進屋,這時,講法錄像中師父的一句法打入我的耳朵裏:「我在講天目的時候,我們每個人的前額都會感覺到發緊,肉往起聚,聚起來往裏鑽。」[1]這時我的前額處就像有一個東西往裏頂,而且師父講的法震的我腦袋轟轟響,我當時想,這是甚麼功?這個人咋這麼厲害?我得好好聽聽他講,就這樣我得法了。

師尊幫我淨化身體,使折磨我的各種疾病不治而癒,就連我80度的羅鍋都挺直了。師父給我淨化心靈,讓我道德得以昇華,變成一個先他後我,處處能為別人著想的好人。

感恩師尊將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脫胎換骨,蹬上返回天堂的法船。現在回想起來,每個人啥時得法都在師父的有序安排之中。

回顧二十幾年坎坷的修煉道路,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細心保護。我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到各村集鎮散發真相資料,在家中建起了資料點。看是自然,沒有師父法身的護佑,寸步難行。我曾被當地六一零、公安國保非法勞教兩次,綁架關押在看守所三次,多次被抄家罰款,都絲毫動搖不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心。大陸農村人生活本來就困難,家裏又有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孩子的學費,四口之家日常生活的開銷,加上被邪惡六一零、公安國保迫害,家中的生活就顯的更加困難。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下,為講真相救度眾生,確保我家資料點的運作,我們肉可以不吃,新衣可以不買,救人的耗材不能不買。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為我們返回天國做鋪墊。

師父給孫子開智

大孫子由於惡警在抄家時受到驚嚇,思維遲鈍,進學齡班後,學習成績一度跟不上,別的小朋友都能從一百數到二百,而他只能從一數到九,到十就念一。後來轉到了鎮幼兒班,孫子的學習還是老樣子,老師說,你孫子的智力有問題,你們家長回家要多輔導。回到家我就試著教他跟著我數數,數到十時他就說一零,寫字手把手的教都不會,這樣教了三個月,孫子還是學不會。我有些急了,人心也出來了,就動手打他,說他:「你真笨,再學不會,我就天天打你,直到你學會為止。」就這樣我用極端手段促使他學習,似乎有了點起色。可是到加減法時,我再怎麼嚇唬,打也不靈了。孫子說;爺爺,你別再打我了,你就是打死我,我也是學不會。

我開始反思自己。突然悟到,作為大法弟子怎麼能這麼教育孩子呢?師父在《轉法輪》中教導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1]

我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這時悔恨的淚水直在眼眶打轉,我雙手抱住孫子說;孩子,爺爺錯了,爺爺今後一定改。孫子一邊幫我擦眼淚,一邊說:爺爺,我今後要做個師父的小弟子,好好學習。

此後,我學法時,就讀給兩個孫子聽,教他們讀《洪吟》。他們真的與法有緣,一兩天就會背一首《洪吟》中的詩詞。一個星期天,孫子拿著作業本喊著:爺爺,我會做作業了,我會做作業了。我看著純真的孫子,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給我孫子開發智慧。現在大孫子每次考試成績都在九十分以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