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就能闖過魔難、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七日】一九九六年四月八日,同修給我送來了法輪大法經書。我讀著《轉法輪》寶書,心情激動的無以言表,啊!這麼好的大法我怎麼就沒早點看到呢?真是感到相見太晚。讀著大法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真諦。從此,我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道路。

一、師父救我

有一年大年初一,我像往常一樣準備煉功了。開錄音機怎麼不轉了,但又沒停電,線路也沒問題,磁帶也是好的,當我手碰到插板時,就像針一下刺在手上,立即全身一下就麻木了,但大腦還知道,我大喊一聲:師父呀!感到一股力量瞬間將我的手推開了插板。頓時我的眼淚奪眶而出,連忙跪在地上雙手合十謝謝師父救命之恩。

當我回過神來再看插板才知道原來插板側面的小螺絲蓋掉了,手正碰到此處。好險啦!如果不是師父救我,後果是不堪設想。師父說:「每個學員身後都有我的法身,還不只一個,所以我的法身會做這些事情。」[1]這件事也使我感受到師父就在我們身邊保護著我們,當我們遇到危險時能想到師父和大法,能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時就沒事兒。

一天我站在公路等紅燈時,突然感到甚麼東西撞在我頭上,將我撞倒在地上,我腦子裏一下想到:「沒事兒」。我一瞬間就站起來了。回過神來一看,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全身顫抖著,雙手握著我的胳膊說:對不起,對不起,手指著去醫院。我忙說:「沒事,你別怕,快把手放開我,我哪裏都不去。」原來是那小伙子開著一輛載貨的大三輪車撞在我頭上,將我撞倒在地上,我說:「今天你要不是遇到我這煉法輪功的人,你可就麻煩了。」你也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遇難呈祥得平安。現在全世界都在喊退黨、團隊保命,邪黨歷來迫害好人太邪惡了。他退出了黨、少先隊組織,連連道謝。

小伙子車開走很遠了,周圍的人們還在指責他,紅燈又亮了,人們還在為我打抱不平,說我不該把他放走,叫他給錢。我說:「我是大法修煉人,我沒事,沒問題。請你們都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願你們都得平安。」

這件事我明白:我被車撞到頭上,人又倒在地上。我首先想到的是修煉人,沒事兒!是師父救了我。師父說:「大法盡解淵源」[2]。是師父又幫我消去了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化解了一場生死魔難。

一天,我剛一邁腿進廁所,腳一滑,身子向後一仰,重重的倒在地上。一看,右手腕錯位了,手掌歪斜一邊了,連忙用左手使勁用力將右手扯正。

這時,我丈夫說:吃飯。我坐到桌邊,左手拿勺準備吃飯,頓時感到心慌難受至極,看到天旋地轉,房子轉動,天黑了,腦袋極其暈眩感到坐不穩了,身體立即將要倒地。正在這極其艱難之時,丈夫吼一聲:你把手摔了呀!拿上來我看!我心裏連忙求師父加持弟子,一定將手拿上來,然後我用力將右手高高舉起,並動給他看,就在這舉手的瞬間,我身體上的難受立即消失了。天亮了身體全歸正了,師父說:「念一正 惡就垮」[3]。我心裏連忙謝謝師父!

其實這事師父早就點化了我,前一天下午,我坐在寫字檯前學法,突然瞌睡來了,我輕輕閉上眼睛,冥冥中看見四輛四、五寸長的小轎車,就在我的寫字檯上亂跑,亂撞,你撞我,我撞你,你撞過去我撞過來,有一輛被撞翻了掉在寫字檯邊的地上,不動了,我一下醒了,當時我也沒在法上去悟,又繼續學法。

後來我才悟到,掉在地上的小車就是比喻我,我們一同出去講真相的同修就是四個。就是人心碰撞。你撞我,我撞你的,特別是我,當有同修只說話,不講真相時,自己心裏就不平衡了。當有同修只顧走路,不講真相,自己心裏也不平衡。當有同修將真相資料發給撿廢品的人了,自己又認為是浪費資料,心也不平衡了。當講到靜靜聽真相的人時,大家紛紛給他真相資料,自己認為給多了,心也不平衡。反正自己認為不對的事時,心裏就不平衡。自己老是向外看別人,眼睛總是盯著別人,不檢查自己,不想自己,總看人家這不是那不是的,看到問題不是善意提醒,整體配合好,整體提高上來,而是心裏產生怨氣。心裏老是過不去,師父點化自己也不悟,真是太執著自我了,就是這些人心被邪惡鑽空子搞迫害。

其實,同修就是自己的鏡子,看到同修有問題就是自己有問題,其實同修比我各方面都修好多了,和同修們比,我差遠去了,真是愧對,愧對師父和大法。

當我被摔倒時,我想我們不能甚麼都求師父,自己該過關就自己過。事後想這念頭不對,這念頭不是把自己與師父和大法隔開了嗎?難怪我丈夫怒吼我。我悟到:是師父看我實在不醒悟,借我丈夫的嘴點化我,使我想起了師父和大法,師父救我,我走過了生死關。

二、警察敲門而來,飛奔而去

訴江大潮後,中共邪黨敲門行動隨之而來,全國各地很多大法弟子被邪黨非法抄家搶劫,綁架、判刑、關押,敲門騷擾。我被邪黨人員多次敲門騷擾。

他們每次來我家敲門,我都不開門,不配合他們。不理,不給他們搞迫害市場,他們還是經常來敲門騷擾,這樣持續兩年時間之後,一天聽說他們又要來,我丈夫對我又氣又恨說:這樣沒完沒了的到何時?今天我要開門。我說:不開門。他大罵我,發脾氣,摔東西,鬧的很兇。我突然想起師父說:「我們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1]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和他一般見識,我該發正念了。我進到房間,雙手合十敬請師父加持弟子除惡救眾生。清除自己頭腦中的氣恨心、怨恨心、怕心、擔心。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怨他們,不恨他們,不怕他們,他們才是真正的被迫害者,他們才是可憐人,我要用善心對待他們,不許他們搞迫害、對大法犯罪。我要給他們講真相,讓他們明真相得救。

有人拍打我的椅子,我一看,是個很高的年輕警察,我想:不理他,中共邪黨太邪惡了,把剛參加工作的小青年弄來搞迫害,對大法犯罪。我繼續發正念,一會兒他又來拍打我坐的椅子,我腦子裏突然反映出:別觸動人的負面因素。我連忙輕聲說:請坐。他立即就到客廳去了,我也立刻起身到客廳,一看還來了兩個女青年,我站在那高大青年警察面前,用正眼注視著他,然後很堅定的大聲說:法輪功是好的!你們不要搞迫害啊!他連忙恭恭敬敬的向我雙手合十。

他雙手合十後,立即拉著我丈夫的手,握手告別。眼看他們就要離開我家,我忙說:你們別忙走,請吃玉米,吃果果。他們笑著搖頭向門口走,我立即跟上,大聲說:法輪功是好的,李洪志師父是好的,是救眾生的,救全世界人的,法輪功是正法,是佛家修煉大法,教人「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人,你們不要搞迫害,你們將來好。聽到這,他們一邊笑,一邊答應「嗯嗯」……又一邊使勁往前跑,我追在他們後面大聲說了好幾遍。他們飛奔遠去了。

他們這次來我家,甚麼也沒說,沒翻。片刻間,飛奔而離去。這事使我悟到:大法弟子在法中修出的慈悲善念能喚醒眾生善良的一面,大法弟子的善念一出,思想符合了法在那一層次的要求時,大法的威力就顯現出來,師父加持解體了另外空間操縱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制止了眾生對大法犯罪,化解了弟子的一場魔難。

三、消業

一天中午我用豆腐做菜。午飯後我肚子開始脹、痛,我沒把它當回事。晚飯時又吃了肉,肚子更脹了,從肚臍上面一直到胸部脹的鼓鼓的,手按上去邦邦硬。脹痛的很難受。在法中我悟到這肚子痛是在消業,而不是吃東西的問題,我是大法弟子,更不是病。

可是腦子裏壞思想開始往出冒,生邪念。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那壞思想不是我的,是邪惡壓進來的,我不承認它,不要它們,滅了它們,它們死。但是另外的壞思想又不斷冒,我不斷的滅它們,它不斷的冒,我不斷的滅它們,它還是不斷的往出湧,我心裏著急,在另外空間裏看,可真是正邪大戰。

突然一件往事湧上心頭:那次我出去貼:「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被綁架,關看守所一個月後回家。原本我家親人們都是明白大法好,支持大法的,我被邪惡綁架迫害,家裏經濟損失很大,剛回家邪黨又不斷的來騷擾,恐嚇親人們,親人們又氣、又怕、又恨我,急得不得安寧,丈夫整天找我打鬧,說些對師對法不敬的話。看著他們對大法犯罪,我心裏很著急,我跟他們說甚麼,他們都不聽了。這次我被迫害,留下了怕被迫害陰影。我回家半年多時間都不敢再去張貼,怕心很重。

後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就是要以各種方式證實大法,救眾生。應該去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我強迫自己出去粘貼,心裏求師父保護,但心裏還是害怕不穩,那次被邪黨迫害的陰影揮不去,每次出去貼都只帶二、三張。有一天,同修給我很多張貼,我想和另一同修一起去。我與那位同修約好了時間一起去,可是到時候她說不去了。我想貼的帶在身上了,我就一人去貼,我來到公路邊,心裏想:師父呀,弟子不知道哪裏去貼。一抬頭看見公路對面的霧往前飛,啊!是師父點化吧?我立即趕在霧後面,不覺來到了渠河橋頭,快速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貼在橋欄上。當我走到橋中間時,渠河下游的霧向上游我這方向飛快撲來,不過三、四秒鐘,大霧將山河全罩住了,甚麼也看不見了。我連忙雙手合十謝謝師父。我想:連大霧都成了神的使者,配合大法弟子助師世間行。作為大法弟子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去盡心盡力做好自己該做的一切呢?我一邊往前走一邊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裏祥和、寧靜、恭恭敬敬的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正正的貼在路邊的電桿上,乾淨的壁上,路過了幾座橋貼在橋欄上,走了很遠的路,直到帶的粘貼貼完。

太陽出來了,大霧散去,金色的陽光洒滿大地,我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格外愉快,思緒萬千,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乾坤,驅散眾生心中的迷霧。喚醒眾生的良知善念,眾生得救有了希望。大法的光輝照亮了修煉者回歸的路,淨化著修煉者的身體,心靈,指引著修煉者在返本歸真的路上奮力前行……

這次粘貼也使我感到師父就在弟子身邊看護著大法弟子,就看自己的心念正不正了,師父說「一正壓百邪」[1],這次粘貼使我更堅信師父和大法,從此,那次我被邪黨綁架迫害的陰影消失了。

當我回憶完這件往事,回過神兒來,肚子不脹了,不痛了,用手按去軟軟的,感覺肚子空空的,很餓了,業被消下去了,身體很輕鬆。為甚麼這件往事回憶完業就被消下去了呢?我想是因為我在回憶這件事時,自己身臨其境,完全置身於其中,就像自己這時就在恭恭敬敬的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邊貼,一邊念,大法祥和慈悲的場就給我調整了身體,業就被消下去了。這也體現了大法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

修煉大法使我認識到師父和大法的神聖偉大。只有多學法,靜心學法,用心學法,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心中才有法指導自己走正修煉的路。無論修煉的路還有多遠,自己都要堅定的去除心中的各種人心執著,修好自己,多講真相救人,盡心盡力盡責,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走好以後的路,才對得起師父的洪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解大劫〉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