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師父的弟子 就要兌現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五日】作為修煉人,在大法中洗禮著、純淨著、昇華著,就不能跟常人一樣了,就得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修煉這麼多年,我覺的自己真的是有了脫胎換骨的改變,現在做事能為別人著想,按照師尊的教誨做人、做事,做任何事都用大法來衡量,遇事能先找自己、先看自己,做到真修、實修。

師父講:「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1]

我是修煉人就應該這樣。在做好三件事上更要努力做好,修好自己、學好法、發好正念多救人。

師父講:「作為學員,要助師正法,只能怎樣圓容好師父要的,才是你該做的」[2]。

所以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這裏說說自己修煉中的部份經歷和感悟。

師尊帶我走另外空間回家

先說說修煉中一次難忘的奇特經歷。那是在二零一零年的春天,一天晚上我出去發真相資料,因為我走出去很遠,大街上人很多,那時邪惡還很瘋狂,人群熙熙攘攘,警車嚎叫著穿梭在大街上。當面送真相資料不好送,走了很長時間也沒送出去幾本。我是晚上七點多出去的,當時我心生一念:我走另外的空間。

我繼續往前走,走了好一會兒,看見對面街很靜,那條街還沒有路燈,我想這條街好送,我就走了過去給各個門市送了幾本大法真相小冊子,繼續往前走,往前送。走過了一個十字路口後就聽不見警車的嚎叫聲了,人也少了,我也沒多想,只想送真相,因為是晚上,我發現自己不能辨別方向了,心想如果走遠了就打車回家。可是我越走人越少,看見街道兩邊有一排排的汽車,看見有一對青年男女在路邊走過,當時我就是不想說話,看見一對夫婦帶著一個小女孩進了一個高大的月亮門。他們進去了我還往前走,在一家門前有三四個小孩在玩耍,看見在街道半空開過去兩輛大翻斗車,嘎嘎啦啦的響,在路邊有烤肉的,我看那個烤串的烤箱很特別,烤箱的一頭有一個煙囪是方的,和我平時看的都不一樣,我和那人搭話:還沒烤呢?她沒回頭回我話說:這不剛出來嘛。她是一頭黃色捲髮,我只看她的背影沒看見她的臉。

這時我看見路邊有鐵柵欄,有兩所房子卻是忽隱忽現的,這時我心中疑惑,不對呀?我不能往前走了。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今天做到這為止吧?我明天再做吧,我要回家。因為師父講過:「你思想中想的是甚麼,在另外空間裏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因為兩個時空的概念不一樣,在另外空間裏看,你的思維構成是一個極其緩慢的過程。在你想之前,他都能夠知道,所以你得把你不正確的思想都放棄掉。」[1]當我跟師尊說完之後,看見不遠處停著一輛私家轎車,我走了過去問司機走不走?他讓我等一下。這時從車的副駕駛座位上下來一位身著西裝的高高大大的人,司機說:「上來吧,等他一會兒。」

我坐在後邊座位上,一會兒看見那個高大的人也上車了,可我就是看不清他的相貌。坐在車上心裏特別踏實,車子開動了,我就聽見車像是在水裏走,有水的嘩嘩聲,我心想這春天怎麼有這麼大的水呀?走了一會兒車子拐了個彎兒,這時我才看見街上的人群在路燈下顯的很清楚。

我到家了,車子停下來我下了車。剛剛站起身就聽見身後「嗚」的一聲,我立即回頭,愣住了:哪有甚麼車呀,連個車影都沒有!

這件事我能跟誰說呀,誰能相信哪?但是它切切實實是發生在我身上的啊!這裏不是說我修的如何,恰恰相反,正說明我修的不好太差勁讓師尊操心!是師尊的慈悲、是師尊的浩蕩洪恩保護著我這個差勁的弟子。

至今,每當想起此事就忍不住落淚。這件事激勵著我,在這些年的修煉中勇猛精進。

跟著師父走永遠不回頭

二零二零年疫情很嚴重,從大年十五我們地區就開始封城,各小區的大門全部關閉,裏不出、外不進,後來就規定:每家兩天只出去一個人購物,兩小時之內必須回來,否則不再放人出去。這一封城給講真相救人帶來極大的困難,這兩個小時就得利用好。以前講真相可以面對面和別人搭話,現在你和人打招呼,嚇的人家躲出去老遠,根本就不敢和你說話。

這怎麼辦呢?哎,換個方式吧!上超市買東西,遇到的人,有的也害怕。無論救人有多難都不能鬆懈。後來上超市還得掃碼、驗身份證,否則不讓進去,我就找容易進的或小超市,一天也講不了幾個人。

農曆二月十五那天出去講真相回來,因為院裏平台上全是冰,冰上是一層剛剛下的雪,很滑。我提著米和菜,走到離單元門不遠處腳下一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身體向前傾、胳膊向外、右胸右臂著地。我的胳膊當時就不會動了。我馬上想:我沒事,我是修煉人,我有師父保護,沒事兒。我爬起來回到家,可是我的胳膊和右側胸很疼。我想,這是邪惡的迫害,因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救人沒有錯,下午我就煉功,但是我的右臂抬不起來,於是我就用左手把右手拽起來,很疼,我就堅持著,實在疼的受不了了,我就在心裏求師父:求師父加持弟子,不承認邪惡的迫害,它不讓我救人不讓我煉功辦不到,同時背著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

一連七天。晚上睡覺胸悶的透不過氣來,用手一摸右胸比左胸高出好多,而且右胸還很燙,胳膊怎麼放都疼、難受,難以入睡。我向內找,我哪沒做好被邪惡鑽了空子呢?我既不執著錢、也不執著色,對於親情也看淡了,怎麼被迫害的這樣了哪?啊!我找到了,我還有怨恨心。有的時候這個心還時常往出返:怨丈夫不支持我修煉,做事不幫我還拆我的台,那些年警察來我家騷擾他把警察放進屋來也不告訴我,讓警察把我的大法書、煉功用的錄音機都抄走了,又拘留我十五天……我也知道修煉人不能有怨恨心,我也在去這個人心,就是去的不乾淨,還怨女兒心裏沒有我,不惦記我……哎,這些心往出返,返出來我就發正念去掉它,但是過一段時間它又出來了,去不乾淨,這麼不爭氣,真是慚愧。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沒修好的地方我會在法中歸正自己,我有師父管,邪惡不配迫害我,想用這種形式阻擋我修煉,辦不到!。

我每天煉功都沒落,當時雖然胳膊疼做的不到位,但都堅持煉完。抱輪,胳膊疼的顫抖站不穩,我發出一念:邪惡,你阻擋不了我修煉的路,我連死都不怕還怕疼嗎?你忘想用這種形式把我拽下去,你讓我疼,我讓你疼,我不疼。那幾天心臟也反應出病業狀態,前後胸透心疼,脊背也疼,心跳加快非常難受,但是我不承認它,師父講:「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要不你的執著心怎麼去呢?」[1]我照常出去救人,身體越來越好。

世人認同師父和大法

一次在一個大商場看見一老人很樸實。當他聽明白了之後,說:「我今年九十一歲了,沒上過學。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我盼著李大師早點兒回國呀!早點兒回來吧!」我含著眼淚對他說:「老大哥,你能說出這話我謝謝您!您是好人,一定會得到福報的。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吧!」他說他記住了。這樣的人也很多。

當然人與人不一樣。這些年講真相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有的人不理解,說這麼大歲數在家看看電視、歇歇多好,扯這個幹啥,不聽我講;還有的人說些難聽的話,有的人態度會很不好。每到這時同修就對我說:「別往心裏去啊!」我倒不是怨他,他不明真相我不怪他,是我的真相沒講透,可惜的是他不聽大法弟子講啊!唉,這樣的人和事,我就把它當作一陣風吧。

每天走在街上講真相救人,給有緣人機會,我從不覺的苦和累,越走越輕鬆,因為我們是在兌現自己的歷史使命救人。師父講:「開天闢地沒有宇宙正法的洪大天象;開天闢地也沒有過大法弟子。師父開創了這個輝煌,給你們領入了這個歷史時刻。你們修好自己,盡情的在救度眾生中展現你們自己、做的更好吧!」[3]「希望在最後過程中,大法弟子儘量的多救人、做的更好,使自己的威德更加偉大。這方面大家不要放鬆,要做的更好。」[4]

我能成為師尊的弟子是多麼的榮幸!我是師父億萬弟子中的一員,得到偉大的師父的慈悲救度,我就要兌現我的誓約:做好三件事,惟願師尊笑。

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叫助師正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