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五日】二零一八年五月,我和丈夫到南方去幫女兒帶孩子,小外孫從小就不會和人交流,後經幾家大醫院確診是「自閉症」,我就每天領著外孫到康復中心訓練,回家也得照顧他,因為我女兒工作很忙,這樣我學法,煉功就得不到保障。

一、走出長達近一年的疾病魔難

到了十二月初,我身體出現了不適的症狀,就是怕冷怕見風,一見風身上到處都是一片片包,奇癢無比,撓的渾身血淋淋的。

十二月中旬,我們全家從南方回到北方家中,回來後,我加強了學法煉功,我也知道這不是病,也沒有想上醫院的念頭。因為我在二零零八年左右先後出現過「蛇盤瘡」和「面癱」的症狀,都是憑著信師信法,高密度發正念闖過來的。可這次,怎麼發正念也不見好轉,特別是凌晨煉動功煉一半就堅持不住了,癢的我渾身撓個遍,撓的皮膚出血了才停手,然後才能接著繼續煉功,日復一日,就這麼硬撐著,覺的真是度日如年啊。

有一次,我有點承受不住了,我哭著對著師父法像說:「師父,救救我啊,這甚麼時候是個頭啊。」

有時,我也上明慧網看同修過病業關的交流文章,有所啟發,也覺的不應該有怕冷、怕風的念頭,得出去講真相救人,可是不管出去多少次,救多少人身體就是不見好轉,我就想:我也出去救人了,也不怕冷不怕風了身體怎麼還不好啊!

這時我想起師父的一段講法,師父說:「長期以來啊,有一些學員就是有那根本的執著不去啊!堆積到最後了,過不去了,難就大了。出現問題哪,不是從心性上去找,不是從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這事放下、從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過來,而是針對這件事情:哎呀我這件事怎麼還不過去啊?我今天做的好一點應該好一點啊,我明天做的更好一點應該更好一點呀!他老是放不下這件事情,看上去還好像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為它而做好!你並不是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應該去做的那樣做的!」[1]

這時,我恍然大悟,原來我沒有從心性上去找,不是從根本上去提高自己,出去講真相救人是為了好病才做的,這不是有求了嗎,病怎麼會好呢。

我記的很清楚,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那天,有個同修來我家有點事,就和同修交流了很長時間,知道自己應該提高心性了,這一找還真找到有許多執著心沒有放下,如我長期存在不讓人說的心、妒嫉心、爭鬥心、怨恨心、虛榮心、色心、愛聽誇讚等,找到後,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我不要這些心,我一定要修去這些心,師父看我悟對了就幫我把病業拿掉了,那天癢的症狀就消失了,身體好久沒有這麼舒服了,謝謝師父!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

二、丈夫支持我修大法,腎結石三次自動排出

我丈夫是個退伍軍人,由於受邪黨無神論流毒毒害很深,思想僵化,不承認有神,反對我修大法,《轉法輪》這本天書被他撕毀三本,造了惡業還不自知,這是由於我沒和丈夫講清真相,沒圓容好家庭造成的損失,我自責了很長時間。

丈夫在二零零八年得了腎結石,到醫院拍片大夫說有花生米那麼大,腎很痛,尿血。我對丈夫說:你這是撕大法書造了惡業,快向大法師父認錯。丈夫很聽話,急忙在師父法像前跪著向大法師父認錯求饒,丈夫說: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撕毀大法書了。同時,他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念了兩天,腎結石奇蹟般的排出來了,丈夫高興極了,見人就說大法好,邪黨壞。

從這以後,丈夫非常支持我修大法,還經常開車拉我和同修到別的鄉鎮掛大法真相條幅、貼不乾膠、發真相小冊子,在家就看新唐人節目,越來越明白真相的丈夫得大福報了。

二零一三年,丈夫又排出幾塊小結石,身體沒有不適的感覺,最後一次是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那天又排出一個長1·7公分,寬0·9公分的大結石,我們現在還保存著,通過丈夫腎結石三次排出這件神奇事情,我講真相勸退了很多人。

我的親情很重,特別是在女兒,小外孫身上能充份體現出來,對他們關心的無微不至,女兒也很依賴我,過幾天就把孩子送我家住幾天,小外孫來我就教他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還會背好多首《洪吟》,小外孫也在大法中受益了,現在會和我們做簡單交流了。女兒看到我和她父親、兒子在大法中的神奇變化,也相信大法好了,變的孝順了,也不再讓我幫她看孩子了,還幫我買打印機用的紙,那天,我對女兒說: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修大法了,我有師父了。女兒說:是啊,只要你做大法的事我都支持你。

我們全家都沐浴在大法佛光普照中,現在我也放下了對女兒、小外孫的執著了,每天都抓緊時間學法,發正念,做講真相救人的事情。無論正法時間還有多久,弟子都聽師父的話,堅定的跟隨師尊走到法正人間,普天同慶的那一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