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我 家人也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元月走入大法修煉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八歲,在恩師的慈悲看護下,走到今天。回顧二十六年的修煉歷程,心裏真有千言萬語要向恩師述說。

大法改變了我

我是四個孩子的媽媽,丈夫早逝,我沒有正式工作,生活的艱辛,使我的脾氣變的越來越暴躁,對孩子經常是舉手就打,張嘴就罵,整天髒話不離口。

得法修煉後,我首先戒掉了抽煙的壞習慣,改掉了打人、罵人的惡習,明白了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師父為我淨化了身心,我整天樂呵呵的,家裏充滿了祥和。

孩子們打心眼裏高興,都說「大法真好,是大法給了我們一個幸福的家,給了我們一個可親的媽媽。」

家人都見證了我修大法後的變化,深信大法好。大法遭迫害後,家人都一如既往支持我修煉大法。

大法福澤我家

「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在此我僅舉幾例與大家分享。

我得法的第二年,就回老家,向親朋好友、父老鄉親講述大法的美好。大法遭迫害後,我幾次專程回老家講真相救人,先後有一百多人明真相,做了三退,特別是我親戚中有在職的公安局長、派出所所長、特警等,是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部門的人,明真相後,不再參與迫害,有的還暗中保護大法弟子,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有的還得了福報。如我妹妹的女婿,是工商局局長,保護他們系統的大法弟子,結果他久治不癒的腰椎間盤突出不治自癒。我大姐的兒子是某基層派出所所長,暗中保護管轄區的大法弟子,得福報,被提升到上級公安部門任處長。

我大兒子自己組建了建築工程公司,生意紅火。他不修煉,但堅信大法,經常給他的同事、同學、朋友講大法好的真相,有時還拿回三退名單。有一次他請甲方領導吃飯,讓我去參加,餐桌上兒子介紹了我修大法如何好,並讓我給他們講一講三退保平安,結果一桌人都做了三退。

我大兒子二零一六年不幸得了急性肝炎,病情嚴重,專家說這種病治癒率只有萬分之一,而且容易發展為肝硬化、肝癌。兒子精神壓力很大,我告訴兒子,堅信師父,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兒子向我要了護身符,一直帶在身上,堅持敬念九字真言。一年後,兒子去北京複查,各項指標全部正常,他完全康復了,專家都說他太幸運了。兒子回來跟我說,感恩師父救了他。

後老伴堅持長期聽師父講法得福報

再說說我那後老伴,他是八四年融入我們這個家庭的。一九九六年我開始修大法,他看到了我的身心變化,非常支持我修煉。在大法遭迫害後,他經常陪我一起出去發放真相資料,貼真相貼,幫助給同修們傳遞資料。二十多年來,我家一直是學法點,資料轉送點,同修們經常來來往往,他總是笑臉相迎,笑臉相送,毫無怨言。

老伴六十多歲得了青光眼,雙眼都做過手術,二零一五年,他八十六歲時雙目失明,整天躺在床上、沙發上,身體越來越弱,人也越來越糊塗,經常將屎尿拉在褲子裏、床上、沙發上、地上,弄的滿屋臭氣熏天。而且他經常是黑白顛倒,白天吃了就睡,晚上瞎折騰,一會讓我幹這,一會讓我幹那,經常鬧的我一夜不能睡,累的筋疲力盡。孩子們心疼我,商量要把他送養老院。我想他這麼大年紀了,生活不能自理,又糊塗,誰會像家人這樣精心照顧他。我是修真、善、忍的,師父要求我們遇事要為他人著想,何況他是我們的親人呢。這樣孩子們就商量怎樣抽時間回來幫我。

大約是二零一六年某天吧,我突然想到,記得明慧網報導,有同修給家裏不修煉的病人聽師父講法,病人得到康復。我就開始每天播放師父講法,扶老伴坐起來聽師父講法。開始每天聽一講,逐漸到每天聽兩講,現在每天都能聽五、六個小時,老伴越聽越愛聽,人越來越精神,身體越來越硬朗,今年九十一歲了。

二零二一年中國年前夕(臘月二十八)我發現老伴有點發燒,測體溫39.6度,就把大兒媳叫來(她是某醫學院教授),她考慮老人年齡大了,建議送醫院去看看。當時正處疫情期間,大家商量讓兒媳先給拿點藥,用藥後再觀察兩天,服藥後,兒媳給他做物理降溫,多喝水,下午體溫降到38.6度,我仍堅持讓他聽師父講法,晚上能喝一碗粥了。第二天體溫降到37.3度,第三天體溫正常,能正常吃飯了。

正月初三,他的親孫子來看他,感慨的說:爺爺你真有福,看你滿面紅光的,看著比我爸身體還好;奶奶:你看你們家多好,一家和和美美、其樂融融,對我爺照顧的這麼好,我爺總誇我小嬸、姑姑比親姑娘還親,經常幫他擦屎接尿,不嫌髒,你們家教真好。我說:你爺爺是得大法福報了。我要不修大法,就那病病怏怏的身體,別說照顧你爺爺,我還不知活成啥樣哪!不修大法,就我那火爆脾氣,孩子們得離我遠遠的,照顧不照顧我都難說,哪還會照顧你爺爺?!你爺爺天天聽師父講法,真是得大福報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