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社區人員來騷擾 法輪功學員和家屬正氣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五日】〔中國大陸來稿〕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二年了,違背了中國《憲法》和法律,只憑著上傳下達,指使公檢法參與迫害。近幾年,又以「敲門」、「清零」等名目,調動基層警察和社區人員無理騷擾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庭。看明真相的家人和法輪功學員們一道,正氣面對來騷擾的人員。

(一)

法輪功學員王永平,家住河北省秦皇島市山海關區,開了一個房屋中介店。二零二一年六月上旬的一天,山海關區西街派出所警察給法輪功學員王永平打電話,叫他到派出所來一趟,說有事問他。王永平說:我不去派出所。如果你們非要找我,你們可以到我店裏來。

兩個警察來到了王永平的中介店,要王永平「配合」他們一下。王永平說:配合一下?那我得看甚麼事,該配合的我配合,不該配合的,我決不能配合。警察說:是關於法輪功的事(即寫「保證」放棄修煉之事)。王永平說:法輪功的事,我可決不能配合你們。

所以,警察要給王永平照像,要他簽「不煉功的保證」,王永平都嚴詞拒絕。

後來,警察又說要到王永平的家裏去,找王永平的老伴兒(也是法輪功學員)。王永平說,我不同意你們到我家裏去,有甚麼話,在這說。我可以告訴你們:我老伴兒也絕不會配合你們簽字,這是肯定的。警察在王永平這裏碰了一鼻子灰走了。

可是,他們並不甘心,又來到了王永平兒子開的房屋中介店。叫王永平的兒子替他的父母簽(「放棄修煉」)字,而且還以「如果你不簽,就沒收你的營業執照,不叫你開店了」來威脅。

王永平的兒子說:我的營業執照是國家根據我符合國家的有關法律、法規批准我的,難道還有不給父母簽「不煉功保證」就沒收子女營業執照這條法律、法規嗎?是哪條法律、法規上寫的?你拿來我看看。

王永平的兒子這樣一叫真,警察沒話了,灰溜溜走了。

(二)

我是湖南省郴州市一名老年大法學員。

在今年五月上旬的一天,我的孩子在上班時,接到人民東路社區工作人員的電話,說是你媽媽還在煉功的話,要去「學習班」(洗腦班)之類的話。我的孩子反問:「這個電話為甚麼打到我這裏?」社區人員說,上門沒有找到人。

在五月下旬的一天中午一點多鐘,這個社區的工作人員來敲我家門,正好我在家。我給他開了門,讓他進來,請他坐下。

他一落座,就說:「610辦的人說了,你還在煉功的話,要寫『三書』,要『揭批』……」我一聽,就脫口而出說:「九九年七二零時,江澤民集團鋪天蓋地瘋狂迫害時,我都沒有寫,現在還會寫嗎?」他一下子好像怔住了。

我仔細一看,他是「八零後」的年輕人,被謊言毒害太深,但他剛一進家門時,還禮貌的稱呼我和我的家人,表面看還挺善良。頓時,心中升出憐憫之心,我靜下心來,和他說:「看來,你還不太了解法輪功和我們這些修煉的人。」

接著,我給他講了法輪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是昇華人的道德品質,提高人的身體素質、祛病健身的好功法,我當時一身病走入修煉,嚴格按照法輪功的修煉標準真、善、忍做好人,處處、事事與人為善。修煉一段時間後,所有的病都好了,無病一身輕。

我說:「我們是這樣一群修煉的人,希望你不要參與做這些迫害好人的事,這樣對你和你的家人都不好,上面層層壓下來,要你們做這些壞事,是害你們、毀你們。」

我又給他講了發生在我們當地的一件事。一個派出所的年輕警察和一個社區工作人員到一個法輪功學員家去騷擾、蹲坑。那個警察當時口出狂言,罵大法、誹謗大法,當時法輪功學員勸他不要罵,他不聽。不出十天,這個警察突然患急病,難受至極。看完病後,還未拿藥,就從人民醫院樓上跳下,當場身亡,非常可惜,這也是我們不願看到的。

我在講,他一直在聽,我的家人也在一旁勸善。這時,他的電話響了,好像有人找他有事,他準備走。他邊站起身來,邊說要照張相。我說不照,你這不是又參與迫害的這件事了嗎?他就沒有照。然後,他甚麼也沒有做,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