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式」疫苗 將防疫帶向何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三十日】最近,中國大陸一些地方政府公開要求民眾注射疫苗「應打盡打」,一場「運動式」疫苗在各地出現。

疫苗亂象

有的省市,對於官員施加「預撤職」的高壓,如果疫苗不能「清零」,達到百分之一百,那麼「預撤職」就變成「真下崗」,地方官員為了維護自身的利益,而採取了各種各樣的方式。

當地政府要求各機關事業單位,每個職工三天內必須找到、「動員」至少兩人打疫苗。領導聲稱,完不成任務就別來上班,拿辭職書來見。

湖北鄂州疫情指揮部公告,無故不接種疫苗者,納入個人誠信紀錄。

河南正陽縣發通告,中小學生開學報名要查驗父母、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等六人的疫苗接種證明,否則不准孩子上學。

瀋陽一個學校,鼓勵學生舉報周圍沒有打疫苗的人,每個學生被要求舉報兩人。

廣西崇左市大新縣桃城鎮的政府宣稱,中央已將接種疫苗上升為每一位公民應履行的責任和義務了,符合接種條件的一人不打就株連全家,扣除各項補助補貼。

一則視頻顯示,有人小時候打疫苗致殘,因此不敢打新冠疫苗,卻被村幹部威脅取消低保。

內蒙古包頭的交通警察到高速收費站給過路的打疫苗了,地方組織進村排查,還要排查親屬登記。

四川巴中市平昌縣一名農民說,共產黨官員和警察像瘋了一樣威脅他,直接下令鎮派出所、治安聯防來了幾十人,將他打翻在地,強制注射。

在河北省館陶縣人民醫院的微信群顯示,醫院被禁止出具任何涉疫苗負面問題的診斷報告。就是說無論有無禁忌症均被強制注射。為了強打疫苗,中共基層組織已經根本不顧民眾的死活了。

十九億劑次 無任何一例傷亡?

然而來自網絡的反饋,以及自由亞洲電台的報導,最近的一個月裏,樂山、張家港、江陰、廣東梅州、河北石家莊等地的十多起接種疫苗後死亡或重傷的投訴,但官方對相關的資訊實施封鎖。有民眾稱,在其他國家,即使有副作用並導致傷害,都有明確的統計數據公布,而在中國打了十九億劑次,居然沒有公布任何一例傷亡事故,這個可能嗎?

與中共「運動式」打疫苗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疫苗的防護作用被廣泛置疑。在南京、揚州等地出現的新一波疫情中,絕大多數感染者都是打過兩次疫苗的,其中還出現了重症和危症患者。八月二十一日,上海出現五例(官方數字)本土中共病毒肺炎確診病例,這五例確診人員均已全程接種疫苗。老百姓越來越質疑疫苗的有效性,尤其是一些學校在開學前強迫孩子打疫苗,引起家長們的反感,有家長說:「如果我孩子因為打疫苗出了問題,我絕不會罷休的。」

據BBC的報導,印尼在今年六月死於新冠病毒的二十六名醫生中,至少有十人接種了科興疫苗,而且都接種了兩劑。

從以上案例可以看出,中共的疫苗無論在防護,還是降低重症和死亡率方面都無法證實其有效。即便是發達國家的疫苗,也出現變異病毒病例不斷上升的趨勢,就是說疫苗的作用,令科學家、政府都深為困惑。而中共強制打疫苗,既不是為了百姓健康,也不是為了群體免疫達到一定程度後開放入境(比如新加坡在全民打疫苗達到百分之八十後開放入境),純粹是為了完成上級任務,因為打了疫苗染疫那就不是領導責任,而是「疫苗的責任」。

「大躍進」遺禍

中共採取極端、甚至暴力手段,強制注射疫苗,這讓人想起了數十年前的「大躍進」:

一畝土地正常產量為幾百斤,再多也不過七八百斤,然而中共搞「大躍進」運動,跑步進入共產主義,中共層層傳達,要求「弄一顆高產衛星」。農民有疑問,然而村幹部響應黨的號召,最後把十畝地的麥子堆到一畝地裏,堆出了高產糧。

一九五八年六月八日,《人民日報》發表了遂平縣衛星農業社第二生產大隊五畝小麥平均畝產2105斤的新聞,消息傳開之後,六月十二日,《人民日報》又發表了遂平縣衛星農業社第一大隊平均畝產3530.75斤的消息。七月十二日《人民日報》又發表了西平縣城關公社出現了小麥畝產7320斤。

結果已經是眾所周知,在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的三年大飢荒中,餓死三千多萬人,連劉少奇也說,這不是天災,是人禍。如今,疫苗亂象如同「大躍進」災難的升級版,在來勢洶洶的變異病毒面前,將中國民眾推向了更危險的境地。

結語

自中共當政七十餘年來,灌輸「無神論」思想戰天鬥地,聲稱「人定勝天」。但是,無論是武漢疫情,還是鄭州水災,還是這兩年不斷發生的天災人禍,都讓人感到,在災難面前人是多麼渺小,「人定勝天」的口號又是多麼荒誕無稽。其實,中國古代講「天人合一」、「天人感應」,人只有敬天信神,才能得到神的保護。新冠病毒重症患者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快速康復的實例、退出中共黨團隊而避禍趨福的人和事,這些,中共為甚麼不敢承認呢?不敢讓人知道呢?這可是災難中獲得平安的法寶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