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梅在廣東省女子監獄裏遭受的藥物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省報導)廣東省湛江市法輪功學員余梅,累次受迫害,在中共監獄、洗腦班裏共計度過了至少十年,二零一六年八月再次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在廣東女子監獄被迫害的頭髮全都白了,前門牙齒被打掉了三顆,出獄前遭受藥物迫害,出現:頭部、腦神經疼的要命,發冷、發熱,全身發癢,噁心、煩躁不安,像顆炸彈像要把她的腦袋炸開……

余梅女士,54歲,修煉法輪大法後不久,全身頑疾不翼而飛,身體健康,心情愉快。更主要的是她在日常生活中時刻按照法輪大法教導的「真 善 忍」原則做事,處處與人為善,身心得到極大的改善。

僅僅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余梅女士曾經三次都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她丈夫擔驚受怕,抑鬱成疾,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含冤離世。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余梅與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市區內發真相資料,被警察綁架構陷,被非法判刑四年,於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

酷刑演示:強行灌食不明藥物(繪畫)
酷刑演示:強行灌食不明藥物(繪畫)

下面是余梅女士訴述她在廣東省女子監獄裏遭受的部份藥物迫害:

二零一六年我被惡人構掐,二零一八年被劫持到廣東女子監獄裏,我還承受著百般凌辱中最惡毒的一種藥物迫害,並親眼看見法輪功學員被藥物迫害。那裏的犯人如果病了或者病的很重,還須要報告各級和各種申請都得不到幾粒的救命藥丸。而我們法輪功學員如果有一個哈欠,或咳了一聲,獄卒命令:馬上上來四、五個包夾把我們拖出去讓獄醫所謂的量血壓等有意的捉弄,好端端的一個人被捉弄完了,就拿來大把的不明藥物,上來三、四個包夾壓腳壓手壓頭的全上陣。

有幾次因我不小心咳了一小聲,獄警聽到就說你感冒了,命令三、四個包夾,她們一擁而上,拿來大把不明藥物,有壓頭、壓腳、壓手的,拼命的給我灌,把我嗆得窒息。如果藥物被灌入肚子後,片刻就會感到全身難受、或噁心、嘔吐、頭昏眼花。給我灌完藥後,又說你不聽話好好吃藥,把衣服身體都弄髒了,來給你洗個澡。當時是冬天,她們穿著棉大衣都打冷戰的情況下,就把我拖到水龍頭那兒,從頭到腳淋冷水。把我整得奄奄一息,或她們都累了才消停。

在那個魔窟裏,法輪功學員在修煉前身體有過甚麼病或家庭情況如何、甚至你家庭成員與誰關係好壞、幹甚麼工作的、或某人娶大愛小了等等,警察們都瞭如指掌。因為很多法輪功學員都受到過當地惡人多次的迫害,所以他們上下勾結、合夥、互通有無,好用來針對每個法輪功學員情況來迫害。

在監獄裏,我看到很多老年法輪功學員,因長時間的迫害,吃不飽或不給吃、不讓睡、灌輸歪理邪說,或強迫「轉化」,造成心情壓抑,神情呆滯,面黃肌瘦或面眼浮腫。她們無奈地排著長長的隊,被強迫著吃不明藥物。每天都這樣,我看在眼裏、疼在心中。

我身邊的法輪功學員陳海霞,修煉前她得宮外孕,沒錢醫治,面黃肌瘦,險些喪命。幸遇大法,她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心性得到提高,處處為別人著想,身體很快得以淨化。修煉二十四年來,沒吃過一粒藥丸,她紅光滿面,無病一身輕,她對大法感恩不盡。家人、親朋好友和四鄰村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善良的她受益了,就想把她在大法中的受益分享給人們,好讓在病痛中受難的人們也受益於大法。就這樣,陳海霞多次受到邪黨人員的迫害,在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監獄進進出出,受盡人間地獄之苦的凌辱。但不管她身在何處,她都守住善良,不配合惡人做壞事。這樣的好人,她現在就在廣東省女子監獄遭受不明藥物的慘烈殘害。好端端的她,被每天、每次灌一大把不明藥物。在藥物的殘害下,她血壓上升到兩百多的高壓,甚至反出二十多年前的病症來,下身出血不止,她面黃肌瘦,骨瘦如柴。在這種情況下還不給飯吃、不讓休息的摧殘,她整個人都變了樣,家人非常擔心她的處境。

再說我在那裏,將要結束冤獄的最後一個月裏,感覺自己身體突變異常,從沒有過的這種狀態,並帶有陣發性的頭痛,但我都時時否認著這個假相,但還是斷斷續續的,椎骨至頭部神經緊繃,有時頭腦模糊,記憶力明顯減退,心慌意亂,不由自主。直至回家的第一個月,發作時間急速增加,但我知道要抓緊時間學法和加強正念,清理空間場中的邪惡因素。可是二、三個月,還是越演越烈,頭部、腦神經疼的要命,發冷、發熱,全身發癢,噁心、煩躁不安,感覺生命到了盡頭,夜裏疼得無法入睡,幻覺中,縮聚在我身上的那幾年刑罰、酷刑都一一浮現在我眼前,分分秒秒承受,像顆炸彈像要把我的腦袋炸開,要把我炸的粉身碎骨。我承受到了極限,我求師父救我。白天我不辱使命,走街串巷去講真相救人。

有二、三次我發現排出的大便很不正常,我套上膠手套在大便裏捏出很多灰色粘滯的怪物。我回想自己這段時間除了三餐吃飯,沒有吃過其它雜食,怎麼會這樣了?

這一切不得不使我聯想到,有的法輪功學員在監獄魔窟裏回家三、四個月就不明不白的死去或瘋去,這說不定就是出獄前被惡人實施藥物迫害所致的。據我所知,前幾年,廣東省、佛山市、湛江市、廉江市就有五位法輪功學員從監獄回家幾個月就三死二瘋。瘋的那位我就親眼看到,坐那都叫喊著「有毒」,發作時煩躁不安,拔頭髮、不停的抓身體,痛苦不堪,很是可憐,真是催人淚落。

在我身體裏停息下來的幾天後,市政法部門來人看望我,問我身體還好嗎?讓我感到滿頭霧水,這些人怎麼又關心起我來了?我問他們為甚麼這樣關心我,他們說是上頭打電話叫他們來看的。

關於余梅女士遭受迫害的更多情況,請看明慧網文章《四年冤獄 湛江余梅被迫害體重降至七十斤》《三次酷刑迫害命危 廣東省湛江市余梅控告江澤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