措施只是錯施 得救要靠慧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最近,世界多國和中國大陸又出現了新一波疫情。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數據,截至美東8月8日晚,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病例總數超過2.02億例,死亡人數超過429萬人。為了防範疫情,多國推行「疫苗護照」,迫使人們打疫苗,但遭到了不少質疑和反對疫苗的民眾們的抗議。

另據8月7日以色列的官方報導,以色列成年人口90%都完成新冠疫苗接種,現在有3849例感染者,其中重症324人,而這裏面209人都是接種了疫苗的,重症比例接近10%。此前亦有報導表明,以色列超過70%的確診者打過兩次疫苗。以色列的數據表明,疫苗對於防止病毒擴散、感染和重症,效用有限。

在中國大陸,由南京和湖南張家界擴散至十多個省份的疫情,讓大陸人再次陷入緊張狀態。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此次九成以上的感染者都是打過兩次疫苗的,他們感染的是德爾塔變種毒株,這些人中甚至還出現了重症患者。對此,中國有關專家不得不承認,疫苗的作用有限。也有病毒學家表示:「防堵已失效。5月廣州爆發德爾塔病毒疫情,10天內就產生5代傳播,且輕症、無症狀患者居多,剛開始我們還是採取過去的辦法,但不靈驗了。我們發現新的病人要隔離的速度,遠遠跟不上病毒速度。」

在疫苗難以阻止病毒擴散的情況下,中共當局繼續沿用以往的強力管控措施,封小區、封城,公共場所檢測健康碼等,近日北京更是喊出了要「嚴防死守」,並稱「不惜代價保首都安全」。但面對來無蹤去無影、不斷變種的病毒,「封」好比「瘋」,「堵」好比「賭」。

疫苗副作用值得重視
關於打疫苗引發的副作用的新聞在國內外也一再出現。據美國疾控中心(CDC)的數據,截至6月4日,共有329,021份關於接種疫苗後的不良報告,其中接種後死亡人數達到5,888人,住院19,597人,急診43,891人,門診58,800人,心臟病發作2,190人,心肌炎1,087人,殘疾4,583人,流產652人,嚴重過敏反應15,052人,等等,其他還有貝爾麻痺、血小板減少等症狀。

5月25日,歐洲藥品管理局(EMA)在其網站上的一封公開信中提到了來自世界各地反疫苗的流行病學家、傳染病專家、微生物學家們的看法,他們非常擔憂疫苗帶來的副作用,並羅列了劇烈的頭痛、噁心和嘔吐、意識改變、語言改變、視力改變、聽力問題、不同部位不同程度的癱瘓,以及運動控制的喪失、腦血栓等不良反應。

在中國大陸,儘管中共當局掩蓋真相,但民間透露出因打疫苗而引發的死亡、得白血病,出現頭暈等症狀的案例並不少。

8月3日,一名叫譚亞娣的藥理學博士在微博中指出了疫苗的巨大危害,她寫道:「如何阻止新冠疫苗(中共疫苗)在未經檢驗的假說支持下對全民的反覆接種?現在的疫苗大躍進太荒謬了,完全違反常規以超常速度審批和接種,但隨著病毒變異作用根本不能形成免疫屏障,而疫苗主要成分刺突蛋白融免疫原性和毒性於一身,每接種一次就等於被投毒一次,三番五次不死即殘!接種一次就讓很多女性月經不調,男性陽痿不舉,老人心梗、腦梗……」

「如果變異病毒性放棄清零策略則可能因ADE(抗體依賴增強)發生超大規模嚴重感染,發生超大規模死亡。請每個人從自己做起拒絕打有毒新冠疫苗(中共疫苗),且應該追究強推疫苗的相關高層人員反人類罪。」

發生瘟疫有原因
事實表明,人類在面對中共病毒時開發的疫苗和強力管控舉措,都無法阻擋病毒的腳步,那麼,世人是否該靜下心來,想一想瘟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管人是否相信,其實世間的一切都是由上天安排的,包括災難、包括人的生死。人的德行高,災難就少。人心不古,自私自利,災難自然就多。這個法則不僅適用於中國,也適用於全世界。

以瘟疫為例。世界衛生組織的記錄顯示,過去八十年發生了二十多次跨國界的重大疫情,60%發生在本世紀,而其中八次發生在最近十年。也就是說最近十年是有史以來重大疫情發生頻率最高的十年,包括2012年的中東呼吸綜合症、2014年的埃博拉、2016年的H7N7、2017年的瘧疾、2019年的非洲豬瘟和當下的武漢肺炎。

重大疫情如此頻發,與人類道德急劇下滑密切相關。上天降下包括瘟疫在內的各種災難,不僅僅是在懲罰道德淪喪的世人,更是在警告世人聆聽神的聲音,修身養德,回歸真正的為人之道。

中國古籍中關於瘟疫是上天的安排,都有不少的記載。民間還說,水、火、刀、兵等災難前,冥府都要製作造劫簿,這大概是為確定發生災禍的範圍、類型和相應的死亡之人。對此冊子,有從冥府還陽之人曾透出一二。

民國《洞靈小志》一書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晚清時,「北查」世家大族第十世孫名叫查謙,曾在河南某地做縣令。他以嚴苛打擊盜賊而聞名,盜賊都叫他「查一槍」,避之唯恐不及。因此整個境內秩序井然,盜賊消失。

後來,查謙罷官,僑居在濟寧。一天,他忽然夢中見以前的兩位同僚穿著很正式的衣服來拜見,他想到二人已死,就問為何來找自己。那兩人道:「我們的確是死了,但查公也命不久矣。之後我們還將是同僚。」「我們在冥司處理案牘甚為繁瑣,想請查公前往相助。」

查謙便問他們在處理何事,二人告訴他:「製造劫簿,列在冊子上的人有數百萬,因為時間限制,所以查考得很辛苦。」第二年正月,查謙去世,應是去了冥司處理案牘。又過了一陣兒,鄭州黃河決口,無數人被淹死,人們懷疑查謙夢中提及的造劫簿與此有關。

根據史料,這場災難應該發生在1887年9月30日(光緒十三年),這是繼1855年銅瓦廂決口改道後最大的一次決口。此次黃河決口致使超過200萬(一說93萬;一說最保守估計150萬;一說700萬)人罹難。清史研究學者夏明方稱其為「近代中國人口損失最嚴重的一次洪水災害」。

中共病毒針對中共而來
明白了所有的瘟疫都是上天安排的,那麼這兩年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的出現也是如此。明白了病毒的真正來源,明白了人間的防護方式並不能真正阻擋病毒,那麼當下要做的就是,遠離中共、脫離中共、拒絕中共,向神懺悔,祈求神幫助渡劫。

神看人心。一個人在此時此刻的抉擇和所為,就會決定自己的命運與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