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家人見證大法創造的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四歲,退休前是一名高級幼兒教師,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以前得法的老學員。我把這些年修煉中經歷的一些事情寫出來,見證師尊的慈悲偉大和法輪大法的超常。

年輕時因工作的繁重和家務勞累,造成我體弱多病,每年的流行性感冒從來沒落下我,平時下班後都先要躺下休息一陣後才能做家務。當社會上出現氣功熱後,我們單位也有不少人學練各種氣功。有的叫我去學這個功,有的叫我去學那個功,都說練了氣功身體好,可是我對他們所練的氣功都沒興趣。後來我的一位同行朋友叫我去她們那兒學法輪功,她說這個法輪功很好,她煉了以後身體比以前好多了。由於對法輪功不了解,我拒絕了。

再後來得知我們縣城有很多人在學煉法輪功,我們單位也有不少人在煉,要好的朋友也勸我煉法輪功,此時我的那位同行朋友托人帶給我一本《轉法輪》叫我看。盛情難卻,我利用工作之餘連續讀完了《轉法輪》。這本書太好了,裏面所講的都是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沒看到過的,特別是為何要做個好人和如何做一個好人的道理,讓我耳目一新,非常有說服力。讀完一遍《轉法輪》後,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煉。那是一九九七年五月。

學法煉功後不久,我出現了「重感冒」症狀,發燒、流鼻涕、咳嗽等等。女兒見我病情嚴重,硬要叫我去醫院輸液。我告訴她因為我煉法輪功了,大法師父在給我消業,調整身體,不是病,不用去醫院,三天後一定會好的。她不相信,她說那她就等三天,如果三天後症狀沒有減輕,就必須去醫院。結果三天後,我的一切症狀幾乎全無。

女兒和家裏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之後,女兒、兒子以及丈夫都相繼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大法在小孫子身上顯神跡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一日,小孫子在幼兒園突然不停的流鼻血。老師叫家長送孩子去醫院檢查。驗血化驗,孫子的血小板低,只有40多,而正常值為100至300。醫生叫趕快轉到上級醫院去治療,於是連夜趕去了國內血液病方面最好的兒童醫院血液科。一進醫院,孫子就直接被醫生送進了重症監護室,醫生懷疑是白血病。於是又是輸血、又是輸血小板,還不准家長陪伴孩子,孫子只能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重症監護室裏,兒媳以淚洗面,堅持坐在重症監護室門口不肯離開。在轉醫院的路上和到醫院後,我們叮囑孩子一定記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大人也在心裏默念。

第二天我回家後給師父敬香,請求師父救救這個孩子,我要帶他好好學法修煉。第三天我去醫院,聽到醫務人員說孩子的血小板基本穩定了,沒有繼續下降,後來每天都在往上升,七天後,孩子轉入了普通病房。

可在重症監護室裏跟他一樣症狀的小孩去世了。

汶川大地震 師父保護明真相的家人

二零零六年我和老伴回到千里之外的西南老家探親。多年沒有回去了,自然雙方的親戚都得去拜訪。每到一家,我們都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做「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並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高德佛家大法,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會得福報,並送給親屬們每人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

我老家緊鄰汶川。每年的五月正是農村收、種的大忙季節,但天氣已經開始熱了。為避熱,一般午飯後人們都要在家休息一會。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那天,家人都在家呆不住,就想到田間地頭去幹活。當他們正在地裏忙活時,大地震發生了!稻田裏的水盪起了一米多高,人被震倒,只能坐在田裏。

大地震過後回家一看,弟弟家房屋牆被震裂出一條大口子,成了危房;小妹家的房子塌了一半;七十多歲的大伯哥有午睡的習慣,可那天有人約他出去玩,他剛走出門,地震發生了,他家那一片街的房屋都被震垮了,可大伯哥家卻完好。

我所有的親人在這場大災難中無一傷亡。因為他們都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並真誠的相信法輪大法好。

二零零九年小妹患直腸癌,要做切除手術。她每天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手術很成功,術後的症狀比同病房的病人都輕,並且很快康復,到現在十幾年過去了,身體一直很健康,甚麼農活都能幹。

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體

修煉大法前我體弱多病,抵抗力極差,患風濕、關節痛、肩周炎、美尼爾氏綜合症、還經常頭痛,每年春秋兩季的流行感冒我都不會落下,我自然也是醫院的常客。修煉法輪大法後,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以前常患的病痛全好了,身體健康,就像師父講的:「感到一身輕」[1],「上樓上多高也不累」[1]。那種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江澤民流氓集團和中共邪黨的誣陷和殘酷迫害,雖然堅修大法的心沒動,但我學法、煉功、修煉沒有以前精進了。結果造成二零零四年美尼爾綜合症復發。孩子們送我去醫院,醫生讓我連續三天輸液。第一天藥輸進身體一會兒,就感覺身體很不舒服,就像純淨的身體被髒東西侵蝕污染了似的。我對孩子說:我是煉功人,怎麼能來醫院治病打針呢?第一劑輸完我就回家了。堅持學法煉功,美尼爾綜合症再也沒有復發。

二零一九年夏的一天中午,我吃了一小塊孩子烤的肥羊肉,下午感覺胃裏很不舒服,晚飯時吃了一些炒南瓜,到晚上八點左右,胃部開始隱隱作痛,當時在處理一些家務瑣事,丈夫說我不抓緊時間學法,我卻反駁他:「你們不做的事情我來做,你反倒說我不對?」心裏很不服氣。話剛說完,就感覺胃裏好像有東西翻攪一樣痛得厲害,痛一陣好一點,過一會兒又翻攪著痛。整個晚上疼痛難忍,躺在床上像烙餅一樣,前後左右不停的翻身折騰,疼痛一點也沒減輕,後來還全身發燒,沒法睡就起來坐下的,在地上走。到後半夜,感覺胃部都快穿孔似的,感覺真是來取我命來了。

女兒看我折騰一夜,到天亮體溫也沒退,人瘦了一大圈,全身無力,她心裏不穩就說:要不就去醫院吧?我說:「我是修煉人,大法弟子沒有病。」外孫女也叫我去醫院看看,這時有個念頭在我腦子裏:修煉的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天上的神沒有去找地上的人去解決問題的。我一下子想起來了,這不是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講的法的大概意思嗎?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嗎?就看我自己怎麼悟了,人神一念啊!你是常人你就去醫院,你是神、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就堅定的信師信法,再苦再難的關你就都能闖過去。我堅定了這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我自己聽師父講法,家人同修幫我發正念清除迫害我身體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就這樣我的體溫慢慢降下來了,胃的疼痛也減輕了許多,到下午基本不痛了,也能進食了,第三天完全恢復。

在這過程中,我自己也在向內找,為甚麼會出現這麼嚴重的病業現象呢?原因有二:一是常人的情太重,因孫子要來吃飯,就當個大事去忙活,整天忙於常人的家務事,沒有擺放好修煉人與常人事務的關係,二是丈夫提醒我,我不但不悟反而與他爭,爭鬥心太強,怨恨心也太強,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承受了,再次救了我,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

丈夫沐浴在洪恩中

在我得法修煉後,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煉。過去他是個胃痛老病號,中西醫用盡了各種辦法也治不好。修大法以後,不知不覺好了。前幾年被邪惡綁架迫害後,在看守所裏因嚴重的疝氣病症,醫生檢查後說有生命危險,被保釋出來去醫院做了手術,這是他修煉大法後第一次去了醫院。可兩個月後又出現腦血栓再一次去了醫院。出院後回家繼續學法煉功,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

後來有一次他不小心摔倒,右邊身體僵硬不聽使喚,被兒子們送去醫院。檢查結果是腦部有幾十個出血點。醫生說:「這人以後可能麻煩了。」從醫院回來後他右邊的上、下肢都沒感覺,不能正常活動,走路要人扶,吃飯只能用左手。他自己心裏很明白,這是舊勢力的迫害。我們和他一起學法、發正念,他自己正念也強起來,下定決心一定要站起來自己走。

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他由拄著雙拐到單拐,再到丟掉拐杖扶著桌椅走,到最後自己獨立自如的走。現在生活能完全自理,並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事。他的身體能恢復的這麼好都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的護佑和大法的洪恩。

現在他仍然堅定的走在法輪大法的修煉路上,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其樂融融的大家庭

我家的房子是兩層的復式結構,樓上樓下加起來差不多兩百平米,因此孩子們剛結婚時都沒有搬出去,全家十幾口人一起生活。俗話說:「舌頭和牙齒還要打架呢」,我們這個大家庭卻其樂融融、沒有矛盾。知道我家情況的人都嘖嘖稱奇,連迫害我們時來抄家的警察都讚歎:「這家人,十幾口住在一起,沒有矛盾、和睦相處,罕見!」 這可都是因我們修大法得來的福份啊!

我和老伴因修大法身體健康、精力充沛,能幫孩子們去掉很多後顧之憂。白天孩子們去上班,孫子孫女去上學,我和老伴在家裏一個買菜做飯、一個接送孩子。平時我們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人,遇到問題向內找修自己,把兒媳當成親生女兒一樣對待。兒媳也很孝順,每到年節,都會早早的給我們老倆口要麼買衣服,要麼買點別的。

兒媳和年輕人在一起總喜歡議論自家婆婆如何如何,每到這時,我家兒媳總是自豪的說:「我婆婆人可好了,精力旺盛,思維敏捷不輸年輕人。我有心事總喜歡跟婆婆去說,找她拿主意。」她的那些小姐妹都很羨慕她,說:「你婆婆可真好啊!」

聽到兒媳跟我說這些事的時候,我心裏也很有感觸,其實我以前的脾氣不是很好,因為身體不好,經常會心煩意亂愛發火,是法輪大法讓我變成了被兒媳稱讚、炫耀的好婆婆。

結語

大法賜予我家人的美好還有很多很多,無法一一描述。修煉大法的美好是每一個真修弟子都能感同身受的。我們走過了「七﹒二零」,走過了遭洗腦、失去公職的迫害,走過了數次被抄家和邪惡的司法迫害,走到今天,依然堅定的走在修煉大法、證實大法的路上。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用法輪大法盪滌了塵垢中的我們,使我們一步一步走在同化真、善、忍的路上,走向新生。弟子們只有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和浩蕩洪恩!

叩拜師尊!感謝師尊對我們這個大家庭的慈悲護佑和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