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合大法還是同化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三日】昨天我到商城買了一雙鞋,付完錢之後,就給賣鞋的老闆講了「三退」保平安的真相。她說:「小時候入過少先隊。」我給她起了一個「來財」的名字,加上她的姓,她很高興的退出了少先隊。我接著講大法真相時,她的電話就響了,接完電話就在手機上打起麻將了。我只好告訴她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回了一句「記住了」。我就走了,可是心裏感到很遺憾。

出了商城來到街上,看到一個發廣告的女人,發了半天也沒人接一張廣告。我說「現在發廣告也不容易,大太陽照著也沒人接廣告。」她說「是呀!」我幫她發了幾張之後,就給她講真相,她說現在疫情沒結束,誰都希望自己平安。她說:「我戴過紅領巾,不要了,能保平安就行。」我問她貴姓?她說姓閆。我就說:「就叫閆平安吧!」她高興的說:「謝謝!」這時接廣告的人多起來了,我還沒有給她講大法被中共迫害的真相呢!可是她忙起來顧不上聽了,我等了一會,只好走了。

走到一個超市的門口,看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坐在一輛三輪電動車上。她的胸前還站著一個兩、三歲的女娃,我覺的這老太太自己年齡這麼大了,開著三輪車,還帶著那麼小的孩子,有點為她擔心。趕忙走過去跟她打招呼,講「三退」保平安。老太太挺爽快的說:「我七十歲了,加入過少先隊。」我說大姐:「退出無神論的少先隊能保平安。」她說:「行!」我又問她:「您貴姓?」她邊說邊在手上寫「任」字,是任務的「任」。我正要給她講大法真相,老太太就說:「謝謝!」腳一踩車閘,笑呵呵的說著:「保平安嘍!」開車就走了。我心裏這個惋惜呀!今天下午這三人只三退,卻沒一個能認真聽大法真相的。我帶著遺憾回家了。

晚上我坐在計算機前上傳「三退」名單時,心裏很不是滋味。今天三個人雖然都退了,可是沒有一個聽到大法真相的,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向內找自己,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呢?回頭查看自己近一個月的修煉狀態:學法眼花、讀法不入心、背法記不住、煉靜功迷糊、發正念倒掌、講真相講不到位、甚至電話還被監控干擾。出現這麼多不正確狀態,我心裏急呀!反覆找自己,去人心,可是效果不大。

那還是沒找對,今天下午又出現這樣的現象,我越找人心越多,心裏很煩躁。這時一陣睏意襲來,感覺疲憊的不行。猛然想起師父說的一句話:「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放下一切!發完十二點正念,我就睡著了。三點十分的鬧鈴也沒響。將近五點時我起來給師父敬上香後開始煉靜功。六點三十分發完正念後煉一至四套功法。

就在頭頂抱輪時的這段時間內,腦子裏萬馬奔騰似的,壓不住、排不掉。我心裏想著:「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2]突然一股熱流通透全身,隨之淚水也流了下來。那天看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同修文中引用的師父的法「天地法成全」[3]打到我的腦子裏,我立刻明白了,大法造就了天地萬物,我是其中之一,師父時刻管著我,有甚麼好擔心的!

心裏一下踏實了,隨著悠揚的煉功音樂靜靜的抱輪。一個月前的夢境從新在眼前浮現:那是一個火車站的大候車室,就像每年春運一樣,候車的人多極了,人山人海,簡直沒有站腳的地方。大概還有十八分鐘,我要乘坐的那趟火車就到站了,我使出渾身的力氣怎麼也擠不到檢票口,我心裏那個急呀!在這緊急關頭猛然想起,我可以走職工通勤口進站(因我是鐵路子弟,小時候上學就坐火車,工作後也經常跑通勤,所以走通勤口進站時候比較多)。我跑出候車室找通勤口,怎麼也找不到,跑的氣喘吁吁,看到運轉室的門開著,我急切的跟值班站長(就是給火車發開車信號的人)說:我的車快開了,你能不能讓我從值班室穿過去上二站台?值班站長對我笑了笑點點頭,我連「謝謝」都沒顧得上說,一下子跑出去,飛似的上了二站台。由於跑的太快,身上的包袱都跑丟了。這時火車已經徐徐開動了,我拼命爬上了車。上車後才發現,這是一節黑皮的大悶罐貨車車廂,我這個懊喪啊!自己拼命的就趕上這樣一節車廂,實在不甘心。明明看到是一列綠皮的旅客列車,中間只有一節是貨車黑皮車廂,我怎麼就上了這節貨車車廂呢!這樣不行,我必須到下一站下去,往前跑,非得坐上綠皮車廂不可!回頭一看,這節車廂裏還有許多同修躺在地上睡覺,其中有一塊地方說是給我留的。

抱完輪了,我停下來想:再現夢境,師父讓我悟甚麼呢?這個夢過去一個月了,至今讓我耿耿於懷放不下,一列車只有一節是黑皮的,我為甚麼就上了這節車呢?反思自己這些年的修煉狀況:每天學法、背法沒間斷,早晨煉五套功法,基本都是一步到位很少耽誤,發正念按部就班的做,講真相也盡心盡力。最近出現的狀況不是偶然的,我究竟是哪出了問題?噢,可能對正法結束的時間在我的潛意識中隱藏的很深,不知不覺的出現了懈怠的情緒,放鬆了精進的意志,從而發展到目前這個狀態。

我覺的,看似干擾修煉的表象,實際也是師父利用給每個大法弟子出的一張考卷,是在考驗著學員對大法是否堅定。自己被其帶動,這不是信師信法的根子上出了問題嗎?所以上了黑皮車,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師父說:「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4] 師父說:「經過這場魔難,有的學員還不清醒,你就將錯過這一切。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在修煉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4]

師父還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5]

那天一個同修問我:「你是要做一個符合大法的人?還是同化大法的人?」我馬上想到《論語》最後一句:「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6]

同樣坐一趟車,無條件同化大法去掉私,走出舊宇宙的理,堅定的信師信法,就達到24K金的標準,就穩穩的坐在前邊的綠皮車上,否則,就像我一樣,沒有達到標準的18K金,只能躺在黑皮車上睡大覺。這真是夢中驚醒迷中人──人神一念啊!

這個夢反覆出現,師父點化我寫出來,叫醒和我有類似情況的同修,也就是黑皮車廂裏那些睡大覺的同修快醒醒,車快到下一站了,我們得放下人的觀念,同化大法,達到新宇宙的標準。師父在等著我們呢!

個人現階段修煉體會,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機緣一瞬間〉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