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韻藝術學校校長譴責中共持續恐嚇年邁父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記者紀珍妍採訪報導)美國加州仙韻藝術學校校長張雪容博士,來自廣州,曾在世界頂級實驗室──加州大學伯克利國家實驗室,完成她的博士後研究。身為美國科技界、教育界的精英人士,修煉法輪功近二十五年的她,近期成為中共重點打壓迫害的目標。

'圖:美國加州仙韻藝術學校校長張雪容博士'
圖:美國加州仙韻藝術學校校長張雪容博士

近日,張雪容博士在接受記者的採訪時,披露了事情的經過。她說,自今年二月開始,連續五個月以來,中共不斷上門騷擾、恐嚇自己年近八十歲、不修煉、開辦企業的父母,致使父母經營了三十年的成功企業面臨被迫倒閉,甚至可能失去人身自由。

中共用她年邁的親人相要挾,讓張博士離開這所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私立非宗教中學。張博士希望透過本媒體,曝光和譴責中共這種卑鄙、無恥至極的行徑。

張博士表示,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法輪大法是正法正道,「法輪大法師父是通過淺顯的語言揭示了關於人生、宇宙真正的高深法理,我們通過科研中掌握的學識和經驗,以及修煉人多年的親身體悟,都見證了大法太偉大了。但中共想通過謊言和威逼利誘,就想改變人心,不是很可笑嗎?」

張雪容博士自數年前開始擔任美國加州仙韻藝術學校校長,這是灣區一所頗受業界讚佩,近年來在當地聲譽鵲起的私立中學。在談話間感受到,張雪容博士除了具有南方人細膩、聰慧、幹練的特質之外,爽朗的笑聲也展示了她開朗、豁達的一面。

修煉法輪大法 科學家看到真正的科學

張博士於一九九六年底,在美國一所名校讀研究生的時候開始修煉法輪功,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她說:「我是學科學的,在美國、其實是全世界頂級的實驗室──加州大學伯克利國家實驗室裏,完成了博士後研究。當我讀了《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從科學的角度,我越來越覺得師父講的法理實在太奧妙了。」

「目前我們人類的科學水平所了解到的這個宇宙,比起師父所揭示的宇宙,實在是太渺小了。剛剛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時候,不少人可能或多或少都抱有懷疑的心態,但是作為一名科研最前沿的化學領域的研究人員,根據我親身感受到的這一切,我深深感佩,師父揭示的是真正科學。」張博士說。

「因為師父通過淺顯的語言揭示了關於人生、宇宙真正的高深法理,可能是因為我有科研的背景,所以很快就發現,課本上學的,真是太膚淺了。」

從科技界轉入教育界 育人成才

數年前,機緣巧合,張學容博士從科技界轉行教育界,成為加州仙韻藝術學校校長。因為身為科研精英的她,內心對下一代的教育懷有深切的使命感。而仙韻藝術學校注重傳統價值觀、傳統文化和藝術以及所有中學常規課程的教育,特別是課程中比重較大的五千年歷史的中國正統文化和藝術薰陶,使學生們成長為善良正直、堅韌高尚,具備藝術特長並且各科成績都非常優異的優秀畢業生,讓這所私立中學成為業內人士欽佩、家長和學生發自內心感恩的加州教育界的瑰寶。

然而,身為校長和修煉法輪功的她卻因此成為中共重點打壓的目標。

因育人成才 年邁父母連續遭中共國安騷擾恐嚇

今年二月底,在中國,當地國安不斷到張博士父母辦的企業進行騷擾、恐嚇,她說:「其實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張博士說:自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在海外為法輪功發聲,成為廣州的「重點」關注人物,他們要挾我的父母;現在,我做了一所以傳統理念教育孩子的學校的校長,他們還繼續要挾我的父母,我的父母已經七十多歲,讓他們壓力很大。」

「國安把我在學校網站上的照片,給父母看;其實父母親之前並不知道我在做校長。」張博士了解到,國安首先直接告訴年邁的父母,因為他們的女兒在做這個職位,他們就會有很多麻煩。

她說:「之後不久,在今年(二零二一年)的中國新年之後,我父母的企業就開始被騷擾。來查賬,來查衛生,以各種各樣的名目,幾大部門,衛生、安全、海關、工商等部門,輪流來查他們的企業。」

「企業員工也從街道辦事處這個基層部門聽說,他們的企業被定性為『邪教』企業,那些部門的人員都知道受到騷擾脅迫的原因。每一個部門都來七、八個人上門,造成一種嚇人的氣勢,就是要挾和恐嚇,提出的條件是,我必須離開學校,還要我回國。如果我不照辦,他們就會給我父母的企業很大的麻煩,讓他們辦不下去。」她說。

「中共的黑暗,我們都知道,那陣勢一開始就很嚇人,中共竊政幾十年來,就是用這種方式逼迫民眾就範,所謂你死我活的鬥爭,所有的手段都是為政治服務的。所以,直到現在,不同的部門不斷的來人調查,沒有間斷過,就是為了不斷給我父母造成精神上的壓力。」

張博士說:「我父母都是老實、安份守法的生意人,公司運營了三十多年,僱用了幾百名員工,是當地納稅前三名的企業。目前,因為中共人員的騷擾,面臨被迫關閉。」

「我了解到,當地的官員也不認同應該為難這老倆口,但因為我從廣州市的關注人物,到廣東省的關注人物,現在是中央級的關注人物了。這種關注度在不斷升級,使當地的官員很有壓力,也不得不違心的配合對我父母企業的打壓。」

「父母沒做錯甚麼事情,但每天處於擔驚受怕之中。我告訴他們:女兒已經是成年人了,我做甚麼事情都是自己決定的,和父母無關,不該受此牽連。邪惡造謠說:學校的運營花費是來自我父母企業的支援。其實我的父母在今年二月底之前根本不知道我在擔任校長。而過去,則造謠法輪功的錢是美國政府給的。中共的謊言總是一遍遍的改。」

「中共的確能用利益要挾到一些海外人士,但他們不能理解的是,修煉人是甚麼都能放得下的,他們想用名啊、利啊恐嚇威逼,但修煉人對這些並不看重。於是就脅迫在大陸不修煉的家人。」

張博士說:「父母被迫向我施壓,要求我離開學校,否則就要完全斷絕親屬關係。國安還威脅說,如果不按他們要求去做的話,父母不僅無法繼續經營企業,甚至面臨被監禁失去自由。」

她表示,仙韻學校是公開對外招生的一所非宗教學校,教授傳統價值觀、傳統文化、傳統藝術和所有正規的課程,小孩子培養的非常好,畢業生很優秀。中共非要刁難和打壓,令人實在不可以理解。

她還說:「我們辦學校的目的不單只是為了學生能學好,教育是關係到人類的希望,關係到文化的傳承,子孫後代的福祉,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我們學校在海外弘揚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共如果真正關心中華民族,它是應該支持這樣的努力,而不是想方設法的打壓,所以就能夠看出,中共只是想人人都為它歌功頌德,但它在做的所有事情,對中國、對世界是一點好處都沒有。」

中共的脅迫改變不了人心

張博士表示,邪惡通過各種手段脅迫,是改變不了人心的。法輪功學員不是中共造謠所描述的那樣,不是盲目聽信甚麼才去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反迫害堅持了二十二年,就是明證。

「但國安的那些不明真相的官員,無法了解,脅迫父母的時候,用的說辭是女兒被利用了,真的是很可笑。身邊很多法輪功學員,都像我一樣是有高學歷的,不會盲目跟隨甚麼人去學。邪惡想通過謊言和威逼利誘,就想改變人心,不是很可笑嗎?」張博士說。

「現在的教育其實是很失敗的。我很願意投入教育事業,因為下一代是人類的希望,從事教育,意義非凡」,她說,

「我們每一領域的教育水平都很優秀,不僅從道德品質方面培養孩子,文化課也非常注重,包括文學、數學、科學等知識的傳授,孩子們畢業時的成績、才智等各方面素質,都達到名校的錄取要求。我相信他們從這所學校畢業,就會成為對社會很有貢獻的人,不但是有知識,有技能,還懂審美,基於傳統價值觀的好的品德,氣質上也顯得高雅、頗有正氣,這些特質對於社會來說都是很有正面意義的,能從正面做出貢獻的。因為在初中、高中人生最關鍵的時候,能把孩子們培養成一個好人,所以孩子們在我們這裏獲得的教育是能夠受益一生的。」

張博士最後說:「中共對於能讓孩子們學到正統文化是不能容忍的,因為違反了它要達到的目的,就是毀滅人類的最基本的道德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