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宋放鳴詢問扣發養老金理由 反被拘留12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二零二零年底,長沙市64歲的宋放鳴女士發現自己的養老金被扣發,導致生活艱難,她前往長沙市社保局諮詢。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宋放鳴再去諮詢時,那裏的人員讓她回家等候。然而,宋放鳴等到的卻是朝陽街派出所警察,其中龍姓刑偵隊長脅迫醫生製造假病歷,將宋放鳴女士非法拘留十二天,六月十日才回到家。

修大法 一身的病好了

宋放鳴女士,長沙市蔬菜公司退休職工,原來一身的病,曾受腎炎、腎結石、關節炎、甲亢等多種疾病的折磨,人瘦得皮包骨,體重只有六十多斤,醫生曾對宋放鳴的家人說,她活一時算一時。

一九九六年,宋放鳴的母親鄒桂華老人聽朋友說法輪功很好,於是開始煉功,不長時間,老人就擺脫了多年來嚴重關節炎的困擾,老人的脾氣也變得更好了。宋放鳴親眼看到法輪功的美好,於一九九八年也走入法輪功修煉,她努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久,一身的疾病不翼而飛,體重上升到一百多斤。朋友們都說她精神了、年輕了。

做好人 被無理扣發養老金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長沙市宋放鳴女士因養老金沒到賬,去銀行詢問,銀行工作人員查詢後回覆,讓她直接找社保局。

第二天,宋放鳴到芙蓉區社保局查詢,工作人員回說:「工資沒停發,只是不知為甚麼只發了845元,其它的查不到,要到長沙市社保局了解。」

宋放鳴又到了長沙市社保局去問,社保局八樓,企業養老待遇核算部工作人員查詢計算機後,說:「你犯過錯吧?」宋放鳴回說:「我沒有。」站在計算機邊一看,宋放鳴發現有很多的名字都被拖黑了,其中包括宋放鳴的名字在內。

工作人員說:「你沒有犯過錯誤,那不可能。」宋放鳴再次強調:「我沒有犯錯誤,但因煉法輪功坐過牢,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

工作人員說:「服刑期間是沒有退休工資的。」宋放鳴表示,從單位離職後,自費買的養老保險,並不是退休工資,是養老金。該工作人員說:「同等對待。」並且補充說:「這次養老金的扣發行動,是聯合了法院、檢察院、社保共同執行的,據說還要倒查二十年帳。」

再次諮詢養老金被扣理由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宋放鳴再次前往長沙市社會保險服務中心八樓的企業養老待遇核算部。在查詢明細賬的過程中,居然還「倒欠」了社保局十萬八千三百一十元。

宋放鳴諮詢社保局工作人員扣發工資是否有相關文件?工作人員出示了兩張「關於基於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辦公廳2001、2003兩份函件」給宋放鳴,並有些不耐煩的問宋放鳴家住哪裏?說到時候會有工作人員上門處理,讓她先行回家。

朝陽街派出所警察參與構陷、非法拘留十二天

沒有想到的是,從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開始,宋放鳴等到上門處理的人不是社保的工作人員,而是朝陽街派出所的警察,他們陸續到宋放鳴家騷擾。由於警察來時,她本人並不在家。

直到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早上,兩個便衣警察又來到她家敲門,看到宋放鳴在家,將警官證在她眼前晃了一下,還未等她看清楚,就急忙收了回去。其中一個便衣警察馬上打電話,通知其他人宋放鳴在家。

沒多久,她的家中裏裏外外被一、二十名便衣警察站滿,樓下還停著一輛警車。其中一個警察身掛著攝像機,對著宋放鳴和她的家裏錄像,另外一個警察在她家中肆意翻看,並揚言要收走師父法像、大法書籍等個人物品。

這時一個便衣警察走到宋放鳴的面前說:「我是刑偵大隊隊長,姓龍。我今天來是帶你去看病的,不需要你們出錢,我們所裏出。」 宋放鳴義正詞嚴的說:「你們不能動我的東西,這些都是我的命,你們不要這樣做,如果你們非得這樣做的話,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我不知道。」

此時宋放鳴頭暈眼花,他們便強行將她和她的丈夫帶到了朝陽街派出所問話。在派出所問話期間,宋放鳴詢問:「你們是不是因為我到社保去諮詢,你們找不到我,所以就搞這麼大的行動抓我?」龍姓隊長馬上解釋:「不是、不是。」

在派出所,宋放鳴被非法扣留了近六個小時後,朝陽街派出所四個警察身穿便衣,由龍姓隊長為頭,又將他們夫婦帶到了長沙市第一醫院急診室。在急診室裏,給她做了心電圖。醫生看了心電圖,結果說她心缺血。還沒等醫生話說完,這時一起前往的警察將她趕出了醫生的辦公室。剛被趕出,宋放鳴覺得自己有權了解身體的檢查情況,要求進入醫生辦公室,卻被警察拒絕。宋放鳴問道:「為甚麼你們帶我來看病,卻不讓我知道自己的檢查結果?」在宋放鳴的追問下,才同意讓她進入。

進去後,宋放鳴發現醫生的臉色出現異常,站在邊上的警察就對宋放鳴說:「醫生說你沒病,才說的,檢查結果沒有心臟病。」這時,醫生又說,她的尿液有兩個加號,還要做檢查。做完尿液檢查後,又說她血糖指標26,有糖尿病。

從醫院出來後,警察將宋放鳴強行送往長沙市拘留所。剛到拘留所後,朝陽街派出所龍姓隊長將檢查報告等相關材料交由拘留所醫務人員。醫務人員看了後,立刻對宋放鳴進行身體檢查,檢查後,拘留所拒收。隨行警察將宋放鳴帶回派出所繼續非法關押。

在回派出所的路上,龍姓隊長對她叫囂道:「就是你嘴巴多。」另外一個警察也表示:「真的是你自己嘴巴多闖的。」帶著這樣身體的宋放鳴又被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關押在派出所一晚。

第二天早上,朝陽街派出所龍姓隊長對宋放鳴說:「我去幫你拿結果,你不需要去了。」下午四點,龍姓隊長又回到派出所,對宋放鳴說:「還是要你去醫院,你不去不行。」隨後,龍隊長和另一名派出所警察又強行帶著她到長沙市第一醫院心血管內科,並掛了主任號。

心血管內科主任看了前天急診室做的相關檢查結果說:「看了這個結果後,像她這個情況,我只能打休假條或者收住院。」龍姓隊長說:「不能寫!因為她是我們派出所要拘留的人。」主任醫生無奈的看了龍姓隊長一眼,後寫了一份「病歷」。

從醫院出來往拘留所的路上,龍姓隊長洋洋得意的立刻打電話向所長和局長彙報情況說:「我終於把醫生搞定了,好不容易讓他寫了病歷。」隨即又打電話給拘留所:「我在醫院裏面已經把病歷搞好了,我送人過來。」並在車上反覆的對宋放鳴說:「你記得啊!你沒有病啊,問你有沒有病,你不能說有病。你要記得!」在到達拘留所後,龍姓隊長還不斷的重複著車上的那幾話,威脅恐嚇著宋放鳴。

拘留所的醫生接著她的病歷本等檢查報告後,又再次為她做了各種身體檢查,檢查結果仍然讓醫生護士無奈。在宋放鳴的追問下,才告知她的血糖指標高達30,而正常人的血糖只有4~6。

宋放鳴仍被拘留所收留,並被非法拘留十二天。在這十二天裏,拘留所裏負責的醫務人員和警察每天小心翼翼的輪流來問候她,並坦言:「你不能出事,你出事的話,我們是有責任的,交不了差。」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日,宋放鳴離開拘留所回家時,給了她一張只有拘留人姓名、關押日期和被長沙市公安局決定行政拘留的解除拘留證明書,上面卻沒有寫任何法律依據與拘留原因。

宋放鳴只是因為自己的養老金被無理扣發,導致生活艱難前往長沙市社保局諮詢,就被強行從家中綁架到派出所關押、醫院檢查身體。甚至在醫生不同意,不符合拘留標準的身體狀況下,還多次強行送往拘留所拘留,非法拘留十二天。

宋放鳴被中共迫害情況,請見明慧網文章《曾遭冤判三年半 長沙宋放鳴養老金被無理扣發》

朝陽街派出所
龍戰勝 13975159392刑警隊長
孔周 15974145221
姜小寒 13874877766
趙光偉 18874866996(所長)
袁源 15874089588
姚守恆 13723883833
劉先進 13574866991
陸天 13786162164
黃玲 13874815529
李德輝 13875912682
梁建國 13787262608
劉軍雷 13873194893
張永國 18874861309
陳傑 13036788218
雷遠明 13873199631
史志飛 18711137771
何曠達 13677333416
曾超傑 18874861286
徐中強 18711042530
張雲 18900718023
李政均 18874861385
胡濱 18684798897
毛遠雲 13755136089
楊文劍 13786114589
高青松 13787316320
邵國志 13975101213
宋煉 15574986854
王立平 18673107961
姜維偉 18774906869
趙陽 13574186635
康波 13974883949
彭金炬 13908483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