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在生死面前的選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七日】父親今年八十七歲,邪黨迫害大法之前也看過大法的書,只因無神論的毒害,覺得書中師父講得太玄,他不相信,也就不可能修煉大法。父親十八歲入邪黨,滿腦子都是被灌輸的那套所謂共產主義理論,且根深蒂固。為了救他,我和媽媽(同修)苦口婆心勸了他好幾年,他才同意退出了邪黨組織。

二零一五年,父親感到身體不適去醫院做檢查,查出肺癌。醫生說必須做手術切除腫瘤並做化療。大夫說他年齡大,這麼大的手術,有相當大的風險,有可能下不了手術台,即使能下來,由於年齡大,麻藥也有可能導致手術後人卻醒不過來了。

手術前,我告訴父親:只要清醒就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認真的點著頭說:「我一直在念。」手術前檢查時,父親全身上下都脫光了,而大法真相護身符卻一直戴在脖子上。我知道父親在面臨生死時還是選擇了相信大法。

手術時,我和哥哥、姐姐在手術室外焦急的等著,因為是省級的大醫院,幾台手術同時進行,時不時傳來有病人死在手術台上的信息,讓在外等待的家屬立即準備後事。那種緊張的氣氛讓人窒息。我跟緊緊盯著手術室大門的哥哥、姐姐說:「給咱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想到被無神論毒害的很深、根本不相信大法的姐姐此時卻急促的說:「別說話,念著呢!」原來在生死面前,很多人還是會寄希望於神佛的。

手術異常成功,父親從手術室被推出來時,不但沒有昏迷,還能回答主治大夫的問話,大夫都覺得不可思議。

術後,父親的精神狀態非常好,沒有任何痛苦的感覺,沒多長時間就能吃飯了。這讓主治大夫特別振奮,八十多歲的人,動這麼大的手術,卻恢復的如此之快,這在這個省級大醫院都非常罕見。我們全家人都知道是慈悲的師父救了我的父親。回家後,父親沒做任何化療。大夫囑咐父親只在家附近走走就可以了。父親卻按捺不住,沒過多長時間就和以前一樣滿城裏跑了。

是慈悲的師父給了我的父親一個健康的身體,父親知道感恩:每次吃飯前,都要把飯端到師父法像前,敬完師父後自己再吃。

去年七月的一天晚上,父親的胃和腹部疼痛難忍,我們連夜把他送到醫院。診斷為胃腸穿孔,膿水已流到了腹腔。由於父親已經八十六歲,而且因肺癌胸部動過大手術,而這次穿孔不止一處,醫院說無法再做手術,只能依靠吃藥、打針使穿孔自己癒合。可父親年歲已高,又很難靠自己癒合,沒辦法,哥哥、姐姐只得拉父親去省城醫院,讓我在家陪母親。可省城醫院和地方醫院的治療方案是一樣的──不能做手術,只能靠藥物讓穿孔自己癒合。第三天,哥哥打來電話說現在要回家,父親已經不行了,要拉回來。可就在當天下午,哥哥來電話時語氣卻變得異常興奮,說:「父親退燒了,情況大有好轉,狀態很好!」最後說了一句:「還是大法的緣故!」

第二天哥哥在電話上說,父親大便了,大夫說能大便是胃腸癒合的表現。父親已經轉到普通病房了,過兩天就可以出院。

我們都為父親又躲過了一次生死大劫而高興。兩天後父親回家了。

哥哥說,開始在重症監護室,父親疼得在床上又抓又撓,止疼針打到最大量,還是疼的又蹬又踢,痛苦不堪,大夫只得用繩子把他捆在床上。治療幾天後父親始終高燒不退,沒有一點好轉的跡象,大夫都束手無策了,覺得沒有甚麼希望了。父親的情緒異常低落,有氣無力。家人怕父親臨終見不到母親最後一面,決定讓父親回家。臨來時,哥哥找了一下曾經給父親治過肺癌的主治醫生,徵求一下他的意見,那個主治醫師說:「還是讓老爺子留下再治治吧,他和別人不一樣,別人可能挺不過來,我知道他,他可能行。」

哥哥把那個醫生的話傳給了父親,父親頓時來了精神,突然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聲音響徹整個重症監護室。這可把哥哥嚇壞了,趕緊對父親說:「爸爸,你在心裏說就行了,別這麼喊。」可父親仍然喊,哥哥只得說:「再喊大夫不給你治了,在心裏念就行了。」父親這才不喊了。

父親這一喊真靈!就在當天下午,始終不退的高燒退了,第二天就解出大便來了。在生死面前,父親又一次選擇了大法,而慈悲的師父再一次救了我的父親的命。

如今父親身體健康,腰桿直挺,連感冒都沒有得過,有時有點腿疼腰疼的,我提醒:「記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總是認真答應著,不幾天就好了,現在每天吃完早飯就又滿城到處跑著玩去了。

父親在迫害初期曾因害怕燒過大法書(後來寫了悔悟聲明)。即使如此,慈悲的師父還是一次又一次的為父親化解了危難,救了父親的命。感謝師父對我父親的慈悲救度!

佛恩浩蕩!念「法輪大法好」危重病人迅速康復的實例,僅從明慧網上看到的就多得數不勝數。真心希望世人聽到和看到這一樁樁、一件件的真實故事,能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並做三退,像父親一樣得到大法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