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原四川省新華勞教所鄧剛遭報被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大陸消息,原新華勞教所管理科科長、四川省資陽強制隔離戒毒所四級高級警長鄧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被監察調查。之前,二零二零年九月,原新華勞教所的兩個副所長朱懷忠和趙澤勇已經先後落馬被查。

鄧剛是新華勞教所積極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策劃和教唆勞教所裏的犯人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此次鄧剛被查,是善惡有報的又例證。

四川省新華勞教所,是座人間地獄,這裏對法輪功學員用盡各種最惡毒、最凶殘的刑具和方式,包括各種毒藥,包括利用各類流氓犯人做直接打手,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最邪惡的迫害、最滅絕人性的折磨、最歹毒的虐殺。不但在全省,即使在全國勞教所中,也是少數幾個迫害最酷烈的勞教所之一。

鄧剛,男,漢族,一九七二年六月生,重慶雲陽人,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任四川省新華勞動教養管理所四大隊六中隊副中隊長,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任六大隊三中隊副中隊長,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任六大隊三中隊中隊長;二零零三年一月任管理科副科長,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任七大隊大隊長,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任警戒科科長,二零零八年三月任管理科科長。二零一零年九月任四川省大堰勞動教養管理所黨委委員、副所長。 二零一四年八月任四川省資陽強制隔離戒毒所黨委委員、副所長。 二零二零年三月至今,任四川省資陽強制隔離戒毒所四級高級警長。

鄧剛是新華勞教所積極迫害法輪功的惡警,曾經喪心病狂的策劃和教唆勞教所裏最邪惡的勞教人員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鄧剛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三年一月,先後任六大隊三中隊副中隊長和中隊長。六大隊三中隊和二中隊都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中隊,特別是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九日以後,新華勞教所用「轉化」一個大法弟子,由過去獎勵一萬元人民幣獎金增至兩萬元人民幣獎金作誘餌,使得惡警更加無法無天,不但摧殘大法弟子的精神,還大量使用酷刑。超負荷訓練折磨與體罰更是家常便飯,手段就是把大法弟子集中到六大隊強制洗腦。

以下是鄧剛在六大隊任職期間的部份案例:

1、鄧剛是迫害致死大法弟子李欣澤的直接兇手

李欣澤,男,五十一歲,四川內江威遠人。二零零二年九月四日,李欣澤被綿陽市新華勞教所用電擊等酷刑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七月中旬,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所長趙澤勇、管教科長余新才等人策劃了又一輪對法輪功學員的大規模迫害。惡警們利用那些吸毒犯、搶劫犯、盜劫犯出面,採用的是見不得人的、流氓至極的手段,如:體罰、剝奪正常睡眠、暴曬、毆打、不讓上廁所、圍攻、謾罵、高溫烘烤等手段,連五十至六十歲的老人也不放過。

李欣澤從七月開始就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遭受折磨,每天只有三、四小時的睡眠,甚至更少,長時間的被折磨,在盛夏的烈日下,邪惡之徒故意在下午兩點過後逼迫法輪功學員跑步,做一百個上下蹲,跑不動了就兩個人拖一個人強制跑,直至倒地。有時邪惡之徒把法輪功學員關在其他法輪功學員看不見的角落,進行拳打腳踢、掐大腿神經、乳頭,強行送入高溫火窯中烘烤。

二零零二年八月,李欣澤在四川綿陽市新華勞教所遭受酷刑,被電擊四十分鐘並戴腳鐐。在一個多月的殘酷折磨下,五十多歲的李欣澤身心交瘁,違心的寫下了所謂的「保證書和「轉化」書」。二十多天後,李欣澤清醒過來了,寫下「聲明」,表示要堅修大法。當天晚上,邪惡警察楊小龍就再一次折磨李欣澤至深夜二點以後。李欣澤去世前連續幾天都是清晨兩、三點回監舍。

李欣澤被迫害致死後,勞教所為了封鎖消息,編造謊言,編寫了大量的假材料,讓精神病醫生做假分析報告,愚弄、欺騙李欣澤的家屬,反過來誣陷大法。遊仙區檢察院的報告中心也隱瞞了李欣澤被迫害的事實,妄圖逃脫罪責,顛倒黑白。迫害李欣澤致死的直接責任人:鄧剛、趙澤勇、余新才、朱大隊長、何學靈、青國權、仁青達吉、楊小龍、遊仙區駐新華檢察官。

李欣澤死後的幾個月,鄧剛因為迫害有功,被江氏集團提升為管理科副科長。

2、四川法輪功學員楊築小時得過小兒麻痺症,身體很瘦弱,個子較小。陰險惡毒的六大隊三中隊隊長鄧剛故意脅迫他到磚窯勞動,幹普通勞教也要身強力壯的人才能幹的活,拉重車,進火窯之類的超負荷重體力勞動。

在嚴酷的折磨下,楊築吃飯時雙手都在劇烈顫抖,幾乎拿不穩碗筷。再加上長年累月的精神折磨,人身攻擊,辱罵……,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下,羸弱的楊築有時四肢近於癱瘓,無法下地走動,生活不能自理。在這種情況下,鄧剛等惡人(知道自己的罪行見不得人)仍然把他單獨隔離開,不通知家屬,不讓別的堅定的大法弟子接觸他,封鎖消息,繼續精神迫害。

3、四川省廣元蒼溪縣何永粒自訴他在綿陽新華勞教所遭受的慘無人道的迫害和故意謀殺。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報導節選:五月的天氣很熱,監室人也多,法輪功學員與勞教人員關在一起,在刑事犯中找最邪惡的人來包夾法輪功學員,兩、三天不「轉化」的學員就分下大隊,我分到六大隊三中隊「轉化」,監室十五人,成天坐矮凳子,軍姿,前後有包夾監視,不准說話。只准聽他們誣蔑大法的教材,和看錄像。每個監室有一正副班長,都是指派最邪惡的刑事犯擔任。在烈日下軍訓,不「轉化」的學員,包夾和班頭隨時毆打學員。

每個中隊向所裏承包,與經濟利益掛鉤,「轉化」率要達到百分之八十,不管用甚麼辦法。這樣惡警中隊長鄧剛,副中隊長何、劉就更加猖狂,膽大妄為,趁機撈取政治資本想立功往上爬,加劇了迫害的因素。

和我一起到三中隊的幾十名法輪功學員,「攻堅」後剩下十幾位了。「攻堅」還在持續,還在升級,晚上不准睡覺,白天超時在烈日下軍訓,上磚廠幹苦力,對不「轉化」的學員,九個包夾把我們推進剛出窯溫度極高的窯內,把窯口堵住,用高溫燒烤我們,身體難以忍受,當時火紅的磚頭,人在裏面感覺瞬間頭髮都在燃燒。我抓住一個包夾不放,他一點也受不了,便往外跑,堵窯口的惡人才讓我們出來。

4、沈小都,五十六歲,成都大法弟子。其爺爺為沈鈞儒,民盟主要創始人之一,第一任最高法院院長。即便如此,沈小都也沒能逃脫在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的各種折磨。

沈小都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送至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六大隊三中隊,因為收回被欺騙後寫的「保證書」,沈小都被迫每天長時間站、蹲軍姿(惡警打著「訓練」藉口進行的超體能的折磨方法)。長達四個月,沈小都被迫每天只睡三小時覺,有時甚至只睡一小時。

在天氣最熱的時候,被幾名「包夾」拖著跑圈。「包夾」二人一組,跑累了輪換。跑到不能堅持後,圍著籃球場走「鴨子步」(雙手交叉抓腳踝關節蹲著走路),然後又是上下蹲……直到惡警認為折磨夠了為止。即使這樣,上樓後一身臭汗也不允許洗漱。惡警又指使「包夾」揪其臉部、身體各處,令其脛骨間夾一書坐軍姿,不准書脫落。同時又用竹筷彈其手指、指甲,致使其右手無名指之瘀血十個月後方消失。然後又強迫沈小都做幾百個上下蹲。

自古善惡終有報,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對大法犯罪,罪大如天。鄧剛現在的落馬,只是報應的開始。希望公檢法人員引以為鑑,守護良知,停止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