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蘭州市劉玉芳近期遭騷擾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蘭州市安寧區開發區派出所警察杜鵬和另一個警察,安寧區孔家崖街道辦事處的兩個的綜治人員,還有孔家崖劉家莊社區姓孔的社區人員,十一點到城關區鹽場堡上川村文化站法輪功學員劉玉芳家進行騷擾。孔家崖街道辦事處人員說;是上面讓他們看一看劉玉芳好著沒有,說話過程中偷著給劉玉芳拍照。劉玉芳阻止他們拍照,一會他們就走了。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四點過,劉玉芳到安寧區孔家崖街道康居小區兒子家去,不一會就有人敲門,劉玉芳以為是兒子出差回來了,就開了門,結果來了一幫人,是孔家崖街道辦事處綜治辦主任和幾個人員,還有孔家崖劉家莊社區高作琴和姓孔的兩個社區人員。姓孔的社區人員說;拿的××黨的錢還反對××黨。劉玉芳告訴他們自己是納稅人。

一會兒安寧區開發區派出所兩個警察也來了,一個叫杜鵬。孔家崖街道辦事處綜治人員對劉玉芳說,他們從監控裏看到劉玉芳已來到兒子家,他們就來了。孔家崖街道辦事處綜治辦一個主任對劉玉芳說;這兒不是劉玉芳的家,他們叫劉玉芳趕快回城關區鹽場堡家去。

劉玉芳對他們說:自己修煉真、善、忍做好人身體健康,沒有違反法律法規,因兒媳婦懷孕來給做飯。劉玉芳說住一兩天。

綜治辦主任很生氣地說:如果劉玉芳不去城關區鹽場堡家就天天來敲門,要麼叫劉玉芳到安寧區開發區派出所見面,他們有的是時間。當時他們敲門騷擾來了十來個人,還在劉玉芳兒子家偷著拍照。當時劉玉芳的兒媳婦正好去醫院不在家。

劉玉芳被迫第二天就回鹽場堡家。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早上九點,蘭州市城關區鹽場堡上川村社區兩個姓趙人員敲劉玉芳家的門,劉玉芳開門問她們幹啥,她們說看劉玉芳在不在家,城關區鹽場路街道辦事處人員要見劉玉芳,當時一個社區人員在樓道偷著給劉玉芳拍照,劉玉芳制止她們不要偷著拍照,這樣對她們不好。她們就走了。

不一會兒,就有人敲門,劉玉芳就開了門,城關區鹽場路街道辦事處來了幾個人,鹽場堡上川村社區也來了幾個人。劉玉芳就給他們講:修煉法輪大法後,好多病都好了,身體健康,法輪大法在世界洪傳,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公安部列出的十四個邪教裏沒有法輪功等。

劉玉芳講的過程中,城關區鹽場路街道辦事處一個姓劉的男青年嘴裏誹謗法輪功,劉玉芳制止他,他也不聽。一個姓梁的五十歲過一點的主任強迫劉玉芳看她手機上污衊大法和污衊師父的視頻,劉玉芳不看。他們來的人有的到樓道裏打電話,姓梁的主任進到劉玉芳的臥室裏打電話,劉玉芳到臥室問梁主任到臥室幹啥,她說打個電話,梁主任問劉玉芳家的電腦,劉玉芳說是兒子的。

不一會兒,城關區鹽場堡派出所名叫何欣的警察來到劉玉芳家,又來了兩個身穿特殊衣服的身體強壯的男青年,他們強行把劉玉芳綁架到早已經備好的警車上。當時劉玉芳穿的還是拖鞋,家裏也沒人。他們綁架走劉玉芳後,自己從劉玉芳家中找到鑰匙,並鎖的門(鑰匙最後是綁架到法制辦後梁主任才給劉玉芳的)。

警車上,劉玉芳左邊坐著梁主任,右邊坐著鹽場堡派出所叫何欣的警察。他們打電話請示上面,把劉玉芳強行送到蘭州市伏龍坪小學(也是法制辦),他們把劉玉芳拖到樓上後,梁主任和鹽場路街道辦事處姓劉的一個男青年連續播放強迫劉玉芳看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視頻。劉姓青年嘴裏不斷地誹謗法輪功,劉玉芳制止他,不讓他胡說;不要對大法犯罪,劉玉芳問他們:她按真、善、忍做好人,今天把她綁架到這兒,違犯了哪條法律法規?劉青年狡辯說是劉玉芳自己給他們開的門,劉青年還說你們叫別人退黨就是反黨,上面就要抓你。

下午,城關區鹽場堡派出所馬所長和管段警察何欣跟劉玉芳談話,何欣說,從劉玉芳居住地調查,劉玉芳給她樓上人講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有人把她舉報了。何欣說,劉玉芳給她也講過三退。還有城關區鹽場路街道辦事處一個五十幾歲的女的,拿來筆和紙說劉玉芳,你不是做好人嗎;她強迫劉玉芳把做的好事都寫出來,還給劉玉芳說;她都轉化了幾個人,你們說對我不好,你看我不是現在好好的嗎?城關區鹽場堡上川村社區五十幾歲的男的威脅說:如果劉玉芳在四書上不簽字,他就到劉玉芳丈夫單位,把劉玉芳丈夫工資給停了。

安寧區孔家崖街道辦事處綜治辦主任威脅劉玉芳說:如果劉玉芳不簽字就給社保局打電話,把身份證號一說,把劉玉芳養老金給停了。後來他還跟劉玉芳低聲說;你還打聽我姓啥,我現在收拾你,然後接下來就是你兒子。

安寧區開發區派出所所長威脅劉玉芳說:如果不簽字孫子出生後戶口怎麼辦上學怎麼辦。開發區戶籍警察杜鵬對劉玉芳說,不簽字你兒子到單位上班開證明,我怎麼給開。

最後他們看劉玉芳不簽字,就說把劉玉芳的兒媳婦用車拉來,把她親家也拉來,看劉玉芳簽不簽字。還威脅說,讓劉玉芳兒子上不成班。

晚上,他們打電話給安寧區孔家崖劉家莊社區上班的劉玉芳的弟媳婦高作琴,還有一個女的社區人員來;同時給劉玉芳的兒子打電話,叫他到城關區伏龍坪小學(法制辦)。劉玉芳的兒子到小學後看到那麼多人坐在那裏。安寧區政法委人員、城關區政法委人員,與劉玉芳談話,最後她們威脅說:如果不簽字,一個是送到學習班,要麼讓劉玉芳家破人亡,兒媳與兒子離婚。這時,劉家莊社區人員劉玉芳的弟媳婦高作琴說:你兒子都三十過了,成個家不容易,你就看著這個家給毀了。(編註﹕是這些中共政府人員在毀他家。)

最後劉玉芳的兒子要替劉玉芳簽字,城關區、安寧區政法委人員說,必須是劉玉芳自己簽字。劉玉芳的兒子不知啥心情,痛苦地走出門。在場的人說:天都這麼黑了,要出甚麼事怎麼辦。劉玉芳只好違心地痛苦的在四書上簽了字,然後劉玉芳的兒子接劉玉芳回家,此時離開法制辦已到晚上九點多。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也就是劉玉芳當天早上遭城關區鹽場堡派出所鹽場路街道辦事處綁架時,劉玉芳兒子也在居住地安寧區孔家崖康居小區單元門口遭到孔家崖街道辦事處綜治辦人員騷擾。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一日,城關區鹽場堡上川村社區,兩個姓趙的女的和兩個男的,一個五十幾歲,一個年輕的,下午三點又到劉玉芳家騷擾,他們提著西瓜和粽子說:馬上端午節到了,上面要求社區到劉玉芳家慰問一下劉玉芳,遭劉玉芳拒絕。劉玉芳把他們拿來的東西拿到樓道裏。後來她丈夫把西瓜和粽子處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