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救人不鬆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九日】二零二零年除夕那天,我所在城市的居民接到市裏下發的通知:因武漢肺炎,全市居民不准放鞭炮,不准串門拜年、走親訪友。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裏非常沉重,也很著急,還有眾多的世人沒得救,我著急萬分。我心想,怎樣才能告訴世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趕緊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呢?這可是世人躲過大瘟疫的唯一辦法啊!

於是,我每天上明慧網,看有沒有關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方面的文章和卡片等。看到後,我就及時下載,讓同修打印,趕緊出去發放。但過了幾天,全市各個小區、鄉鎮各個村莊全被封了,全市居民都出不去了,只有在單位上班開了證明信的才能出入。我跟同修們也失去了聯繫。

我想天天這樣呆在家裏也不行啊,我必須出去救人。因丈夫有單位開的證明信,我和丈夫(同修)商量,他上班時,我坐在車後排。可是把守小區大門的有好幾個人,一旦讓他們發現,回家可就麻煩了。於是,我每次出去前,求師父讓他們看不到我。

走在往日繁華熱鬧的市區,如今宛如空城,我站在十字路口,從南看到北,從東看到西,幾乎看不到人影,市區所有商店也都關門了,連大型超市裏也沒幾個人購物。我走了一上午,也沒救了幾個人。

疫情越來越嚴重,我真是心急如焚。於是,我拿出我的救人神器──真相手機,趕緊到明慧網上下載了有關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方面的語音真相。我跑到街上的電話營業廳,充了幾百元的話費。這個手機卡非常神奇,撥打真相語音救人已經快六年了。為了能多救人,這些年我不知買了多少個手機卡,最後都被封掉了,只有這張手機卡一直還在救人。

我帶著手機,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撥打號碼,碰到人就講真相。能把真相語音電話聽完的人雖然明顯比平時多很多,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已擴散到全世界。中共從上到下的官員們都在隱瞞疫情,欺騙老百姓,我市已有十多例感染者。我感到自己這樣做,救人的效率太低了,心想如果同修們都能配合起來,大面積的向世人發放疫情方面的真相資料,救人的效果會更好。可此時的小區都被封了,又聯繫不上能打印資料的同修,我心裏真是著急。

有一天,在師父的安排下,我終於聯繫上了年前和我一塊講真相的同修大姐。我們趕緊交流了一下,最後決定,把《疫情特刊》等真相資料全面發放一遍。因為瘟疫當前,世人把保命看的最重,所以讓世人能及時了解疫情真相,非常重要。因市內小區封了,我和同修大姐決定先到農村去發放。大姐除了負責取真相資料外,還負責每次把幾百份真相資料摺疊裝袋,每一袋真相資料裏,還都夾上了一張破網用的「二維碼」。

年近七十歲的同修大姐,每天開三輪車拉著我,跑幾十里的路去救人。特別在年後的前兩個月裏,每個村的唯一出入口,都有兩、三個人在把守,不讓外人進入。每到一個村子,我們都求師父,發正念,不讓他們盤問,每次我們都非常順利的進到村裏。現在每個村莊都安裝了很多攝像頭,有的村每一個胡同口都有,很多人家的門口也安著,各個村裏還都安裝著一個和市裏連著的全方位大監控器。

我和大姐每進到一個村裏,就對著攝像頭發正念:我們是奉師命來救度這村眾生的,你們監控器對我們不要起任何作用。就這樣,我倆每次都憑著正念,在師父的保護下,把給眾生希望的疫情真相資料,穿大街、走小巷的發給每家每戶。大點的村子,我倆都得去發三、四次。我和大姐配合,把這些村子都發完了。

有一次,一位同修說她娘家村裏沒發放過疫情真相資料。因為村裏的攝像頭特別多,她有顧慮,但又著急,就找到我和大姐,讓我倆到她娘家村裏去發一遍。大姐準備好真相資料,用三輪車拉著我,跑了三十多里地,找到了同修的娘家村。

我們進村剛發了幾份,就被一位婦女(後來聽說是村支書的妻子,是個好事之人)跟上了,大概她發現了我給她家發放的真相資料。我們到哪條街發,她就跟在後面看。我倆商量,不要有負面思維,不能被她干擾,她要真過來了,我們就給她講真相。我們跑這麼遠的路,就是來救這個村的人,不能退縮。我倆發著正念,繼續發資料。那婦女跟了大約半個村子,就不知去哪兒了。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倆一直把這個村子發完才離開。同修回娘家時,娘家人高興的告訴她說:「有人到咱村裏來發資料了。」有的人還嫌沒給他家發,就到鄰居家要著看。

有一次,我剛把一份真相資料給一戶人家塞進門縫裏,一位中年婦女便拿著資料追出來,大聲質問:「你們是幹甚麼的?」我說:「大嫂,現在疫情很嚴重,送給你一本書,了解一下真相。明朝劉伯溫都預言到了今年的武漢肺炎情況,書裏還有躲過瘟疫保命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一家人都真誠的念,瘟疫來了也染不上。」她說:「好好好,謝謝了!」

還有一次,我們在路上碰到一位大叔,給他講完真相,做了三退,又送給了大叔兩本書。我們剛要走,突然從路邊地裏跑過來一位老大娘,焦急的說:「我給你們錢,也給我兩本吧!我回家讓孩子們看看。」大姐說:「我們不要錢,你要,就送給你,我們是在救人。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瘟疫就上不到你身上。」這位老大娘高興的說:「好,謝謝你,我記住了!」

四月五日上午,我倆要到一個很遠的村子發真相資料。走到半路上,遇到一位大叔。大姐停下車,我剛遞給了這位大叔一本真相資料時,前面有一個四十多歲的人開著一輛農用大三輪車過來了,他把車停在我們面前。我們以為他看到我們給大叔真相資料,他也想要一本,大姐就下車給了他一本。

不料,這人拿了真相資料後,開著三輪車往後迅速倒車,把車橫著停在路中間,攔住了我們。他下來兇巴巴的說:「你們現在誰也別想走了。我是這個村裏負責的,市裏剛開了會,專門抓你們這些法輪功(學員),看你們還到處亂發。我現在就打電話報給派出所。」說著,他就拿出手機撥號碼。這時大姐走到他跟前說:「兄弟,我們和你一無冤,二無仇的,你不要這樣做。給你一本書,是讓了解真相,保平安的,我們是真心為你好。」

這時,剛才那位大叔騎著三輪車,和我們的三輪車緊挨著停住了。大姐和那人一直說著,但那人不聽,一直還在不停的撥著手機號。此時,我迅速的先把真相手機電池摳下來收好。我再從車上下來,趁那人不注意,提起滿滿一大袋真相資料,從背後迅速的放到了大叔的三輪車裏。這位大叔回頭,眼看著我把袋子放到了他的車子裏,但他甚麼也沒說。我輕輕拍了一下大叔的後背說:「大叔,您先走吧。」大叔明白了我的意思,說了一聲:「我先走了。」騎著三輪車就走了。這時大姐也看到了大叔三輪車裏我們的東西,此時,我倆心裏都鬆了一口氣,心裏也踏實多了。

我一邊心裏求師父救我們,一邊發著正念。我走到那個人面前說:「大哥,你看現在武漢肺炎已經擴散到全世界了,疫情還很嚴重。我們一看你是個善良的人,才送給你一本真相資料的。我們又不要你一分錢,只想讓你能躲過瘟疫,保平安。」那人說:「你還說我是個善良人,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壞呢!你們走不了了。」其實這人已經給派出所打了五、六次電話了,但一直沒打通。

這時,一位四十多歲的婦女騎車來了,聽這位婦女和這人說話的口氣象是夫妻。大姐說:「妹妹,你快和這兄弟說,讓我們走吧,我們還要趕路走親戚呢。我們給了這位兄弟一本書,是讓他了解疫情真相的,這不是為你們好嗎?」這人一聽大姐這麼說,兇神惡煞般的竄到我們的三輪車邊,一邊翻三輪車,一邊惡狠狠的說:「還就這一本?你看我一翻,就會翻出一大包來。」這個婦女走到他跟前,拽了拽他的衣服,小聲說:「她們的東西都放在咱村某某某的車子裏了。」這人聽了,像瘋了一樣的大聲喊著:「把某某某給我叫回來!」我想大概我往大叔車裏放真相資料的時候,被這婦女老遠看到了。

這人伸著脖子,往大叔走的方向張望,可大叔已經走遠了,看不到人影了。我在心裏求師父保護這位善良的大叔,不讓這個壞人再去找大叔的麻煩。同時,我和大姐也在清除這兩人背後的邪惡因素。這人沒看到大叔,一下子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剛才的那股囂張氣燄不見了。

大姐開起車,拉著我往大叔去的方向跑,也就跑了三、四百米的路程時,我們看到那位正義善良的大叔在村前的公路上,坐在車子上等我們呢。我和大姐下車,同時說:「謝謝大叔!」大姐把真相資料提到我們車上。我又對大叔說:「大叔,今天多虧您的幫助,您的善舉功德無量。您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來了甚麼瘟疫災難,也與您無關了。大叔,我還得告訴一件事,您說我們學法輪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共產黨都不讓,它能是個好東西嗎?您這個年齡的人,都經歷過共產黨搞的各種運動,歷次運動害死了八千萬的中國人。現在還在隱瞞疫情,不讓老百姓知道真相。中共是個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邪惡組織,所以人不治天治,老天要滅它了。滅它的時候,誰曾經加入過它的組織,誰就是它的一份子,誰就跟著它遭殃了。大叔,您加入過它的甚麼組織嗎?」大叔說:「我只戴過紅領巾,退了吧!」我問了大叔的姓,我又說:「大叔,您做了一件大善事,我願您增福增壽,我給您起個化名,退了吧。」大叔笑呵呵的說:「好!好!」我又送給大叔一個真相護身符。這時,過來一個和大叔很熟的婦女問:「她們是幹甚麼的?」大叔說:「人家是走路的。」

這次險些降臨的魔難,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化險為夷。我和大姐不被剛才那個壞人的惡行所動,繼續趕路,到了要去的村子。把所有的真相資料發完後,我們安全的回家了。

據趕集講真相的同修反饋,發過疫情真相資料的村莊,講真相比以往好講多了,願意三退的人也多了。一位同修到我們幾天前剛發過真相資料的村子去趕集賣菜,有一個婦女到同修這裏買了菜後,同修就給她講真相、勸三退。剛開始講,這個婦女就興奮的說:「我可找到你們了,發我家的書,我們都看了,就是不知道怎麼退。你等一會兒,我還來。」同修還沒和她講完,她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過了不長時間,這個婦女就帶著兩個人來了。來到同修面前,她就介紹說:「這是我們一家子,這是我兒子,都給我們退了吧!」同修給他們一家人退完後,又一人給了一個真相護身符,全家人謝過同修,拿著真相護身符,像拿著寶貝一樣高興的回家了。

農村的村民要救度,市裏的居民也不能落下。我除了和大姐同修配合到農村去救人,我還和我小區的一位老年同修商量,互相配合,決定把我們所在小區挨家挨戶發放一遍疫情真相資料。我小區的很多棟樓上都有攝像頭,甚至樓道裏都有。有監控的樓棟,我們就利用下雨天打上傘去發放。我小區的五十多棟樓已全部發放一遍。

我市有一所大學,平時管理很嚴,自從有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門衛的保安對人員出入把守的更嚴了。除了刷卡,還要登記是哪樓、哪戶的。校區內有十幾幢家屬樓,樓區的監控多的無死角。為了到這種把守嚴格的機關、學校等小區發放真相資料,我和丈夫特別注意天氣情況。一旦天下大雨,不管甚麼時間,我倆就互相配合,到一個樓區發放。

有一天晚上快九點了,我倆看到窗外突然狂風大雨,就趕緊穿上雨衣,打上雨傘,一人背上一袋真相資料,騎上電動自行車往大學家屬樓區跑去,只有這種天氣門衛才不出來查問登記。我倆順利進入校區,到了家屬樓區,樓宇防盜門幾乎全敞著,眾生好像等著我們去救度。我倆分好樓道,迅速挨門發放。發放完畢回家時,雨也停了。僅大學家屬樓區,我倆利用了三次下雨的機會才發完。

現在高層樓電梯內大部份都有監控器,發放真相資料時,為了安全,就得爬樓梯。最高的樓層,都是丈夫同修搶著爬。提著裝有百十份的一大袋真相資料,在炎熱的夏天,爬上三十層的高樓,已是汗流浹背,衣服全濕透了,就連口罩也被臉上淌下的汗水濕透了。但他從來不說累,總是樂呵呵對我說著這句話:「大疫當前救人急,救度眾生最快樂!」

如今天象巨變,世間表象紛亂複雜,在隨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最後緊要關頭,為了加緊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兌現誓約,我時刻提醒著自己:為了讓更多的眾生能得救,救人路上別放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