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慫恿犯人虐待法輪功學員(2)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接上文

六、法輪功學員經常挨餓

法輪功學員平時的活動空間是自己所在床位的夾空裏,寬度不足半米,連正常平端著的臉盆都過不去,僅僅能進出一個人。可是就這一點空間,卻是四個法輪功學員休息的地方。

在每日的飯食方面,楊絮、高文濤同樣時時佔便宜。分菜時,好吃的先給楊絮、高文濤,而且包夾從頂翻到底,滿桶扒拉給她倆挑肉。最後剩下的分給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只能最後領飯,經常因為飯少不夠吃挨餓。

七、高文濤擅自扣押法輪功學員的信件

按照監獄規定,服刑人員的通信內容必須接受獄警檢查才可郵寄或接收。對於法輪功學員的來信,警察已經檢查過,也同意給本人了,可高文濤必須再親自檢查,一字不落的看一遍,直到她滿意了才給法輪功學員。由於她對法輪功學員充滿敵意,所以就擅自扣押法輪功學員的信件。

八、高文濤強制法輪功學員幹髒活、累活

在組裏,高文濤總是把髒活、累活強加給法輪功學員。比如刷水房、刷廁所、去樓下或道子裏抬水、集體刷碗時抬水、倒桶等。就連六十歲的人也得幹,還有兩個七十歲的老人蘇坤和劉亞琴也抬水、倒桶。

法輪功學員每天都得抬開水。先是去樓下抬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來就去對面道子裏抬。近百斤的水抬起來很吃力,行走艱難卻不得不抬。而年輕的包夾沒有一個抬水的,更別說楊絮和高文濤了。

有一次,楊絮說:「幾個包夾都閒著幹啥?把她們都安排去抬水。」可高文濤不同意,她說:「不能打下這個底,髒活、累活就得讓法輪功(學員)幹。」

但由於監獄超市貨物種類多、到貨時間不統一,每月取貨的次數也就多。在取貨方面,其它監組都是按年齡安排的。即除了組長、病號和老人之外,其餘都去抬貨,連包夾也不例外。

而高文濤從來都是安排法輪功學員去,就連經常腰痛的譚玉蕊也得去。從卸貨地點到監舍樓有一里多路,再把貨物抬上五樓,對於身體羸弱的法輪功學員的確很艱難,有時遇上風雪天就更難了。

九、奴役法輪功學員

集訓監區規定,各組每個月做一次大掃除。楊絮、高文濤卻強制法輪功學員每週六都進行大掃除。她們要求法輪功學員爬進床底下,先擦淨自己所在鋪位地面,然後用洗衣粉水刷地面,刷監室中間過道、及床夾空過道,必須用刷子反覆刷洗才行。刷完還得用清水淘洗抹布擦地面,至少擦十多次才算合格。

所有能擦洗的都完了,讓法輪功學員再把所有抹布徹底清洗乾淨,用刷子蘸洗衣粉水反覆搓洗、用清水多次淘洗才算合格。法輪功學員幹活,包夾在一旁連聲喊「快點兒!快點兒!」

楊絮、高文濤總是一天到晚變著法折磨法輪功學員。除了要求她們每天擦四遍地、擦監室過道和床夾空過道,還得給她倆擦地面,而且必須專門淘洗抹布,單獨擦才行。如果落下一根頭髮都不行。趕上她們不順心時還會挨罵。

十、高文濤以惡毒的語言辱罵法輪功學員

楊絮、高文濤人品惡劣,經常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對法輪功學員耍潑,以惡毒的語言辱罵法輪功學員。楊絮生性粗魯野蠻,一向污言穢語。而高文濤常常以惡毒的語言詆毀法輪功,傷害法輪功學員。

她倆還經常辱罵法輪功學員譚玉蕊。因為一丁點小事兒,甚至一句話都能找茬叫罵,而且常常是沒完沒了地罵。尤其高文濤鼠肚雞腸,一看包組肖淑芬跟譚玉蕊說話客氣一點的時候,就嫉妒得不得了,並為此經常找茬罵譚玉蕊。

譚玉蕊在監獄七年沒「轉化」,身體和精神被迫害的很嚴重。在被調進一組後,高文濤唆使楊絮連續多日瘋狂毆打譚玉蕊。

十一、高文濤叫囂:「看我咋收拾你?」

高文濤對法輪功學員向來野蠻、兇狠。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四日,法輪功學員徐曉影被叫去警察辦公室。因為她的家人長期得不到她的消息而著急,幾次去監獄管理局詢問為甚麼聯繫不到她。管理局給監獄打電話,於是副監區長陶淑萍讓徐曉影給家人寫信報平安。

回到監室後,高文濤也讓徐曉影寫信。但徐沒有信封、郵票,包夾董莉就給了她一套,高文濤同意了。稍後,法輪功學員李春輝也給了徐曉影一套郵票、信封。徐曉影就把董莉的送還了。

第二天早上,高文濤卻質問徐曉影:「為啥退還董莉的信封、郵票?」徐曉影說自己沒多想,就用李春輝的。高文濤大怒,對徐曉影一通訓斥,並警告她:「如果再有一次敢把我安排的事改變了,你看我咋收拾你?!」

隨後,高文濤竟然囂張的說:「這屋有一個算一個,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只要是我安排的事兒,如果誰給我改變了,看我咋收拾你?」

十二、高文濤讒言陷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二零年小年的頭一天,集訓監區籌備文藝節目。其中有歌頌中共惡黨的大合唱。高文濤強制本組二十人全部參加。組裏有法輪功學員表示不想參加,高文濤就對她們挖苦、謾罵。罵過了還不算完,又找包組警察肖淑芬打小報告。

小年的第二天晚上,肖淑芬進監室訓話,強制全組人都上台唱邪黨歌曲。對不想唱的法輪功學員奚落挖苦。她兇狠的威脅說;「我有的是辦法治你們,這屋不好好呆,就換個屋,有的是地方呆(暗示關押小號)。」

十三、高文濤誹謗大法遭報應

高文濤信口雌黃誹謗大法,想撈取更多利益。二零一九年年末,集訓監區籌備新年文藝節目,要求各組提前準備。高文濤編排了誹謗大法的小品。參演小品的幾個包夾都感冒了,天天吃藥不見輕。高文濤感冒得最嚴重、時間也長,發燒、牙痛,比包夾吃的藥還多。

高文濤每週都向監區寫彙報材料,彙報她在本週是怎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她還給警察出主意怎麼迫害法輪功學員,專門給警察編寫迫害計劃和執行細則,迫害的具體手段都是她想出來的。

她賣命詆毀大法還體現在平時的言語中。任意一個話題,都能成為她詆毀法輪功的藉口,信口開河的侮辱法輪功學員。

十四、警察公開給高文濤打電話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晚八點半,警察讓高文濤接聽電話。電話裏對方的聲音很大,一組的人在監室裏都能聽到。打電話的是集訓監區副監區長於敏,讓高文濤給她寫工作彙報材料。

於敏說她剛從法輪功「轉化」基地參觀學習回來,從那學到許多「轉化」法輪功學員的辦法,讓高文濤給她寫出成功「轉化」的事蹟材料,作為她的業績向上彙報。

本文曝光了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一個監區中兩個牢頭獄霸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來自於方方面面,從被毒打、被體罰,到精神被折磨、人格被侮辱;從每日不停的被奴役;經濟勒索與迫害;從活動空間的極度狹小,到長期被迫保持寂靜無語,等等。

法輪功學員僅僅在集訓監區一個監組,就遭受了無處不在的迫害。然而,這只是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罪惡的冰山一角。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