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慫恿犯人虐待法輪功學員(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入監集訓監區,是該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最邪惡的監區。該監區共有十八個組,其中最邪惡的監組是一組,也叫所謂的「攻堅組」。監區的副監區長、大隊長是陶淑萍。她常年慫恿、豢養牢頭獄霸迫害法輪功學員,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逼迫她們放棄信仰,為她往上爬撈取政績。

該監區有許多牢頭獄霸,其中「攻堅組」的兩個犯人高文濤、楊絮,是陶淑萍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得力的爪牙。這兩個人心狠手辣,是全監區、乃至全監獄最惡毒的犯人。

高文濤,女,現年49歲,哈爾濱市人。高文濤國字臉型,膚色黑黃,中等個頭,體態偏胖。因犯詐騙罪被判刑十二年,現餘刑五年。高文濤自二零一八年入監以來,一直是集訓監區「攻堅組」組長,也是全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要幫兇。

楊絮,女,現年44歲。小學文化,農民,黑龍江省訥河市老萊鎮人。楊絮方形臉,膚色較黑,中等個頭,體態肥胖。此人性情暴戾,因販賣毒品,與其母親和弟弟都被判刑。她被判無期徒刑,28歲入獄。經多次減刑後,現餘刑兩年。自二零一八年被調進集訓監區以來,一直是一組法輪功學員的包夾,也是全監獄最出名的打人惡棍。

楊絮稍不遂心,就拿法輪功學員出氣。在正常人看來根本不稱其為理由的理由,都能招來楊絮的破口大罵。她打人的時候更像被魔鬼附體一樣凶殘。

現將楊絮、高文濤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惡行曝光如下:

一、楊絮、高文濤動輒辱罵法輪功學員

楊絮、高文濤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之一是動輒找茬辱罵,罵起來沒完沒了。二零二零年五月七日晚,在就寢之前,組長高文濤說:「從明天開始,法輪功人員也要值夜崗。」並威脅說:「誰敢在值崗期間煉功,就死定了!」楊絮也藉此發瘋,坐在床上以極其下流的髒話辱罵法輪功學員半個多小時。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晚六點半,集訓監區訂水果。楊絮要吃楊梅,可是因為太貴沒有人訂,她就破口大罵法輪功學員不隨從她。當即取消了大家已經預定的水果。從水房洗漱回來後,又罵了半個多小時。還不算完,又攛掇組長高文濤剝奪集體訂超市物品的權利。

第二天晚上八點,高文濤聲稱本月全體二十人(法輪功學員十多人)不准訂購超市食品。第三天上午八點開始,楊絮、高文濤又謾罵法輪功學員一個多小時。之後,高文濤正式宣布:「本月全組人不准訂超市!」

楊絮、高文濤經常找茬辱罵法輪功學員,兩人還一唱一和的大聲罵。就連外組包夾都說她倆心眼子太壞,連嘴臉都越來越醜了。

二、獄警唆使高文濤、楊絮肆意毆打法輪功學員

1、暴力毆打王曉榮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兩點多,包組警察肖淑芬找法輪功學員王曉榮談話。因為王曉榮不「轉化」,肖淑芬十分惱怒。在監區五樓大廳、在監控器的下面,當著王曉榮的面,肖淑芬給組長高文濤下令:「從現在起,一分鐘都別讓她好過!」

回到監室後,高文濤就當眾學說兩遍肖淑芬的指令,並唆使楊絮歐打王曉榮。楊絮讓王曉榮抬頭瞅著她說話,王曉榮沒有順從,楊絮就暴力毆打她:搧耳光;薅頭髮用力往牆上撞;穿硬底鞋猛踹王曉榮的胸部、腹部;猛踹王曉榮的臉和頭,致使她的額頭被踹起大包,當即淤青。王曉榮的後腦勺磕到牆上,頓時磕起大包。事後王曉榮說,當時頭痛的眼前發暈。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當看到王曉榮被毒打,同監室的刑事犯馮豔培看不下去了,想拉開楊絮卻又不敢,急的直瞅高文濤,希望她能勸阻一下。而高文濤卻陰沉著臉不發話,馮豔培畏懼其淫威,便不再言語。

打完了王曉榮,楊絮又讓王曉榮脫掉棉褲,只穿單衣服碼坐小板凳,還故意撤掉坐墊(王曉榮的臀部已經坐起了水泡)。楊絮讓王曉榮在窗下碼坐,讓人打開窗戶凍她。讓包夾看管她,要求必須做到:雙手平放膝蓋上,身體坐的筆直;睏了也不能眨一下眼睛。

楊絮兇狠的說:「只要有一點不合格就往死裏打!而且從今天起,天天碼坐到半夜兩點才讓睡覺,早上四點繼續碼坐。」還叫囂:「只要不轉化,天天折磨你,看我不折磨死你!」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那天王曉榮被毒打,正值監獄統一學習日(週三)。學習日會有領導通過監控視頻檢查服刑人員學習的情況。按規定,那一天監獄所有監控器必須全開著,全方位、無死角的監控。而楊絮行兇打人的時間是下午4點25分~4點32分,正值集體碼坐學習的期間,也就是說指揮中心能看到,本監區也有獄警值守監控室。可是卻無人制止、無人過問。這就是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手段。

2、打罵七十歲的老人蘇坤

王曉榮被毒打,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蘇坤和劉亞琴面露難過的表情。包夾董莉立即向楊絮打小報告,謊稱「蘇坤、劉亞琴的眼神好像要造反。」故意激將楊絮。於是,楊絮、高文濤又開始辱罵法輪功學員。又在當天晚上點名之後,找茬報復。

在就寢時間,蘇坤躺在床上,雙腳夾著一瓶熱水取暖。楊絮突然拽開被子,硬說她在盤腿煉功。蘇坤說不是,楊絮仍沒完沒了的罵人。接下來蘇坤只說了一句話,就被楊絮歐打。楊絮掐住蘇坤的脖子,將她按倒在床上。蘇坤動彈不得,被掐的面無血色,幾乎要窒息。幸好被旁邊的法輪功學員及時拉開,才沒出人命。而組長高文濤不但不制止楊絮,反而罵蘇坤。

當時正是肖淑芬值班,帶班隊長是裴桐,還有主抓迫害法輪功的副監區長於敏。她們三個人圍在監欄門口,罵蘇坤,而對楊絮打人的事卻隻字不提。

這下楊絮、高文濤更囂張了,對全組法輪功學員無理糾纏、訓話一個多小時。然後迫使七十歲的蘇坤老人碼坐。讓蘇坤在兩張床的夾空之間碼坐小凳,雙手平放在膝蓋上,身體坐的筆直。坐了一個小時,才讓休息。第二天早上,蘇坤上廁所時大流血,暈倒了。

而一天之內連打兩人的兇手楊絮,不但不沒有受到任何處分,反而得到警察的獎勵。

3、打罵76歲的老人張奎華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七日上午,新來的法輪功學員張奎華不寫詆毀法輪功的週記,楊絮說必須得寫,還威脅說:「改造不好的話,刑滿時都回不去家,直接送進洗班腦。」張奎華說:「你說了算哪?我就不信到期了都不讓回家!」楊絮當即對這位76歲的老人又打又罵,並讓包夾看著她寫,必須達到要求才行。

4,毆打70歲老人劉亞琴

也是在一月十七日下午,一組集體洗漱的時候,法輪功學員張奎華沒有熱水。同監室的劉亞琴說了幾句同情的話,又被犯人董莉聽到了。

經董莉一番歪曲事實的學舌,劉亞琴就遭到了迫害。當晚八點半,組長高文濤將劉亞琴一通訓斥、辱罵;楊絮又把劉亞琴打了一頓。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就在監室的正中央、正對著監控器的過道上,楊絮扇劉亞琴的耳光,多次用拳頭猛擊劉亞琴的胸部,還不時的用腳踹劉亞琴。高文濤眼瞅著楊絮野蠻毆打七十歲的老人,還一起訓斥劉亞琴。

大隊長陶淑萍從監控器中看到了,把楊絮叫到監欄門口問情況。楊絮說:「我教訓劉亞琴呢。」並把起因黑白顛倒的學說了一遍。陶淑萍竟然笑著說:「指揮中心現在有人看監控器,趕緊把她(劉亞琴)弄胡同裏教訓去。」有大隊長邪惡的撐腰,楊絮更囂張了,回來後繼續辱罵許久才罷休。

劉亞琴被打的胸部青紫一片,疼痛的厲害,呼吸時都痛。每次都得抓住床幫或床梯才能起來,二十多天才恢復。

5,毆打其她法輪功學員

因受高文濤唆使,無辜遭楊絮毆打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很多。例如哈爾濱市阿城區的譚玉蕊、鶴崗市的李春豔、齊齊哈爾市的楊淑芹、北京的霍彩雲,她們都被打傷過。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份,譚玉蕊被調入一組。因為不「轉化」,楊絮逼迫她脫去棉褲,碼坐小凳子,半夜十二點了還不讓睡覺;並且天天打她,薅她的頭髮撞牆;用衣掛將手背打的青紫;再用打斷的衣掛將譚玉蕊的頸部懟出血。那時候楊絮幾乎天天去外組遊逛,在外面有一點不開心的事,回來就找茬打罵譚玉蕊。

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李春豔入獄第一天就被分到一組。因為不「轉化」,天天遭楊絮毆打,拿衣掛將李春豔手的背打的青紫,再用斷了的衣掛繼續打,致其手痛很長時間;楊絮還穿硬底鞋猛踹李春豔的胸部,李春豔說疑似肋骨被踹斷,一直疼痛幾個月。

酷刑演示:踢打
酷刑演示:踢打

楊淑芹被楊絮拳頭打臉,假牙被打掉、嘴裏出血;還被用衣掛抽打;在被強制坐小凳累的直哆嗦時,楊絮突然朝後背猛踹過去,體胖的楊淑芹竟被踹出一米多遠,摔倒在地上起不來。

霍彩雲遭楊絮毆打的次數最多,經常被薅頭髮、打耳光、連踢帶踹。

凡是接觸過楊絮的人都知道,隨便找個藉口都能成為她打人的理由。有時說某人的被摞的不合格;有時說某人值日衛生不合格;有時惱怒法輪功學員之間交流了。這都是發生在本組的事。

有時候楊絮還流竄到外組滋事打人。二零二零年春季的一天,她流竄到本監區七組,無故踢打一個被碼坐的法輪功學員劉老太。說另一個法輪功學員王居豔瞪了她一眼,又踢打王居豔。

有一天楊絮還竄到三組,藉口說人家的食品箱有味兒,就踢打一位法輪功老太太崔鳳蘭。

從二零一八年末至二零二零年,僅在一年多的時間裏,遭楊絮肆意打過的法輪功學員有近二十人。她們是:三組的崔鳳蘭;七組的王居豔、劉老太;一組的王曉榮、蘇坤、譚玉蕊、李春豔、劉亞琴、潘豔華、張奎華、李春輝、楊淑芹、霍彩雲、賀麗英等。

三、楊絮、高文濤無故折磨法輪功學員二十多天

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法輪功學員譚玉蕊得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中死了很多人時流淚了。楊絮說她,譚玉蕊解釋了兩句,楊絮就掐住譚玉蕊的脖子往床幫上磕。高文濤也跟著謾罵。

第二天上午,楊絮、高文濤強制全組法輪功學員碼坐成一排。然後讓她們輪流站到隊列前面,念讀詆毀法輪功的書。楊淑芹不念,因此被踢打。又讓看詆毀法輪功的光碟。用這種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二十三天,到四月二十五日才停止。然而包組肖淑芬、大隊長陶淑萍不聞不問,任由楊絮、高文濤肆意迫害法輪功學員。

四、高文濤強制法輪功學員長期背《弟子規》

由於一組裏大多數是法輪功學員,高文濤害怕大家發正念,也害怕法輪功學員之間交談。就想方設法不讓人靜下來。

二零二零年秋天,在疫情期間各組都在碼坐的時間看電視。高文濤卻讓大家背《服刑人員行為規範》(共三十八條),《獄內嚴厲打擊下列行為》(共二十九條),以及《違禁品》、《違規品》和《危險品》等各種監規監紀。不止這些,還讓背冗長的《弟子規》、《新弟子規》。

背下來還要考試,她本人監督,有時也讓包夾代監督。但要求天天考,背不下來就不准在課間吃東西;不准午休,還得繼續背;然後再考,直到她認為合格了為止。而對於剝奪午休的無理處罰,是連帶全體五聯保人員的,也就是一個人沒合格,同一聯保組的其她人都不能休息。實質是故意在法輪功學員與犯人之間製造矛盾。

天天有法輪功學員被罰,李春豔幾乎天天被罰;還有幾個70歲的老太太,也經常因為背不下來而不能上床休息。老年人本來就容易疲勞,再碼坐一上午,中午還不准休息,下午又碼坐,全天都得不到休息,對身體的傷害很大。高文濤用這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兩個多月。

五、楊絮侵佔法輪功學員的飲用水

在集訓監區,服刑人員的日平均用水量大約是一百斤。包括洗碗、洗漱、洗澡、洗衣服、如廁。可是楊絮每天的用水量粗略計算一下,她一個人的用水量相當於正常人的十倍。

用開水:集訓監區每天給每個服刑人員一暖瓶開水,水多時給兩暖瓶。而楊絮每天用十暖瓶開水、外加兩塑料桶(四十斤)。這些開水,除了每天喝的,每天早、晚洗頭用的,其餘基本就是洗澡用。有時也用來泡腳;有時還用熱水敷腰。

董莉把剩水倒給法輪功學員,把別人該領取的第二暖瓶開水換給楊絮。這樣楊絮的開水總是溫度最高的,而法輪功學員就不一定了。經常聽七十歲的老太太卜寶玲說她的水不熱,就是這個原因。

76歲的法輪功學員張奎華老人是新來的,她每天領取的開水都不是新水,都是董莉把楊絮頭一天的剩水給她。法輪功學員們只能暗中給張奎華熱水喝。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