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亂的神話與傳統的哲思(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六日】(接前文)當然,這裏寫得很簡單,但實際上具體的歷史過程是極其複雜的。單憑那些大大小小、絡繹不絕的戰爭名目,就足以讓人眼花繚亂了。無論從地理位置、社會形態、經濟結構等諸多方面,都能分析出古希臘敗落的外在原因,但一切也都與人心聯繫在一起。在歷史上,魔變的人心導致錯誤的判斷與決策,最終招致毀滅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古希臘人看似被古羅馬人打垮,但在這表象的背後,也體現了墮落招致毀滅的天意。

羅馬神話沒有希臘神話那麼多奇奇怪怪的故事與傳說,尤其是開始的時候。在古羅馬文明早期,最初的神祇沒有個人經歷、婚姻或兒女。他們完全不像希臘的神,早期的羅馬神顯示出的只有靜態的神性,而沒有希臘神話中的那種人情化的性格與行為,顯得更為正經,因此關於他們的活動也沒有多少記錄,這也造成了今天人們對羅馬神話了解得相對較少。

由於羅馬人吞併了古希臘的土地,便吸收了希臘留下的文明,所以在文化逐漸融合的過程中,人們習慣於用羅馬神去對應神職相近的希臘神,以致於後來希臘神與羅馬神相互混淆,出現了相同的神只在名字上採用兩種翻譯的情況。

隨著歷史的發展與民族、文化的不斷融合,古羅馬人受古希臘文化的影響越來越深,逐漸也開始編故事了……在宇宙成、住、壞、滅的規律下,古羅馬同樣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敗落。當敗壞了的觀念變成了民俗甚至形成宗教形式的時候,其道德破壞力是驚人的。比如從希臘傳到羅馬的「酒神節」(Bacchanalia),很早就變異成一種以酗酒狂飲和縱慾濫交為主旨的邪惡慶典,但卻被人賦予了「神聖」的名義,哪怕在公元前186年被羅馬官方禁止後,仍然在地下秘密活動了很長一段時期。

然而,無論名稱多麼冠冕堂皇,哪怕打著「神」的旗號,敗壞了的事物都無法長久,甚至會遭到天譴。我在《解讀文藝復興之後兩百年間的美術》一文中曾列舉過龐貝古城(Pompeii)因為道德敗壞而被徹底毀滅的例子,本文就不再贅述了。

雖然這裏一直講的都是文化敗落方面的內容,但其實人類的文化是陰陽、正負同時存在的。後面我們會談到一些古希臘文化中正面、璀璨的部份,只不過人的文化本身就是正負混雜的,這就造成了後世正邪難辨的情況。

敗壞後的希臘文化中有很多部份其實就是留給人類起負面作用的。後期的古希臘因為道德敗壞而被毀滅了,但古希臘諸國退出歷史舞台並不等於文化的滅絕。那個東西的生命力猶如野草般頑強,在人類歷史上一直延續至今,仍然在起著作用。

從歷史上可以看到:古羅馬人在戰爭時視之為敵人的思想,要毀滅它,但在戰勝希臘後卻因為其豐富多彩而慢慢接受了它;古代基督教視之為異教、異端,也要毀滅它,可是古希臘文化中的一些正面內容卻附著在宗教理論上,甚至成了神學的一部份;宗教改革後不少教派重申,要純淨教義,剔除這些不是基督宗教中的東西,但它卻早已與文化、藝術、哲學、科學、政治等多個門類走到了一起,聯繫緊密。到了今天,無論是政治形態、經濟制度,還是人文理念、文明基礎,都與之息息相關,更具體的其實已經不便多說了。甚至現在社會上支持同性戀、性解放、亂倫等生活方式的人在找理論根據時都能追溯到古希臘,說那是自古流傳下來的「傳統」,而且不少國家已經通過立法來保護它……

圖:由教宗庇護六世(Pius PP. VI)出資,1775年出土於奧特裏科利(Otricoli)的宙斯胸像。多個世紀以來,天主教會收藏了大量異教文物珍品,此胸像現存於梵蒂岡博物館。
圖:由教宗庇護六世(Pius PP. VI)出資,1775年出土於奧特裏科利(Otricoli)的宙斯胸像。多個世紀以來,天主教會收藏了大量異教文物珍品,此胸像現存於梵蒂岡博物館。(網絡圖片)

事實上,如果仔細查閱從古希臘時期流傳至今的典籍就能發現,不少古希臘學者和哲人對當時那些混亂的神話其實是非常不滿的。比如公元前六世紀的著名哲學家兼詩人色諾芬尼(Xenophanes)就非常反感詩人與劇作家們對神話進行改編的行為,認為他們在褻瀆神靈、而他們的故事則是侮辱神明的謊言。到了一個世紀後的聖人蘇格拉底(Socrates)時代,從他的弟子柏拉圖(Plato)所留下的《理想國》(Republic)等著作中也能看出,他們這一門對荷馬以來的詩作頗有微詞。

當然,這裏需要說明的是,本文所講述的只是從常規理論上看文化表層的演變,但其實任何表面的東西都有個根本的來源和深層的原因。所以,對於神話時代歷史的真實面貌,包括人神同在時期各參與者在留下歷史時的具體行為,有些在現階段這個多元文化錯綜複雜的時期難以徹底談清,而有些也不方便目前妄作評論。或許要等到未來迷霧散盡之時,歷史的真相才會真正在人類面前展現。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