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學法小組同修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六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們是河北大法弟子,生活在河北省的一個縣城,我們的學法小組年齡最大的七十三歲,最小的也四十八歲了,來自各行各業,大家有緣聚在一起。現把小組同修(文中均用化名)一年多來信師信法、救度世人、突破心性關等方面的修煉心得,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彙報,和各位同修交流。

一、同修明的修煉經歷

明是鄰近縣城一個村莊的農民,家住臨街, 開了一個小賣部。她沒怎麼上過學,幸得大法後能熟讀《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及經文。有好多字不會寫,每當看到她寫的密密麻麻的退黨名單時,就令人感動,她是用讓自己知道的特殊的符號記下的三退人員的名字,然後再一個一個的告訴同修。

下面是同修明抓緊救人的幾件事:

1、有緣相逢笑臉迎,助師正法日常中。

明的家人做其它生意,小賣部都是同修打點,同修把講真相救人溶入了日常的生活。如每天進貨、賣貨都是用真相幣;在提貨的路上,或到了菜市場,看到能貼真相粘帖的地方就貼,遇到生人就主動笑著上前跟人打招呼,說幾句眼前的話就直奔主題講真相、勸三退。用她自己的話說,這些年我也不知道花出去多少真相幣,整個菜市場做買賣的和經常到菜市場買菜的人幾乎都講了一遍了。

小賣部不像大超市顧客絡繹不絕,小賣部平時沒人的時候,同修不是守著櫃台,而是走出櫃台,站到門外,觀察來來往往的行人,她住的村子很大又鄰近縣城,經常有外來打工的或來村裏辦事的在門前經過。只要她發現來人是不認識的或還沒有「三退」的,無論那人是走著、還是騎著車子,她總是笑著迎上前熱情的打招呼,對騎車子的人有意擋一下,這樣來人大都停下來或下車回應,接著同修依然笑著熱情的引導話題到大法真相和「三退」上。面對不聽或猶豫的,她就微笑著背誦師父的歌詞:「人海茫茫相遇難 萍水一笑緣相連 靜下心來聽真相 你為此言等千年 救難大法已在傳 句句天機是真言」[1]。師父法的威力和同修的慈悲,來人大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同修在法中認識到:凡是讓自己遇到的人,都是自己要救的眾生,絕不能錯過!

2、慈悲善念做鋪墊,半夜敲門退黨人。

一天晚上將近十一點了,明和家人已經休息了,突然傳來敲門聲,打開門一看,是幾天前來村幹天然氣工程的兩個外地人。來人說:「我們今晚就開車走了,大姐你心好,免費給我們提供熱水,得知我們睡涼水泥地給我們提供鋪地的東西,這個梯子我們的車帶不走,特意來送給你。」

明一聽想給他們錢,他們說啥也不收。同修此時想到:這是有緣人在等待著自己救度呀,於是開門見山的跟來人講自己是修煉法輪功的,一問這兩人都是中共黨員,還沒退,於是重點講了為甚麼「三退」保平安,後來二人欣然聲明三退。臨走同修又送他們真相資料、《九評》、還有真相護身符,並再三叮囑,回去一定要看呀,囑託他們把法輪功真相告訴自己的親人和工友,讓他們也得平安。並告知他們這樣做,就是在給自己積福德。這二人連連稱謝並答應照辦。

3、村裏逢有紅白事,張貼真相標語救眾生。

村裏有一千多口人,紅白事一年中接連不斷。每逢紅白事,明就和同村的另一名同修配合,在村的各個路口、辦事主家附近的電線桿、牆壁、胡同口等必經且顯眼的地方,張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退黨保命」、「三退保平安」、「全球公審江澤民」等標語,讓來自四面八方的有緣人都能看到,起到很好的震懾邪惡、救度世人的效果。

4、疫情使得村封鎖,一心救人步未停。

疫情嚴重泛濫時期,村被封鎖,路口、村口都有專人把守,無特殊情況嚴禁進出,但超市、小賣鋪除外。明在心中感謝師父給弟子救度眾生開的方便之門,於是每天都去「進貨」,隨身帶著「九字真言」是避除瘟疫的千金良方等真相,出了村一路就在顯眼的地方、菜市場裏必經且顯眼的地方大量張貼。張貼時加了一念:一定要讓經過的有緣人看到,一定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裝進路過人的腦海。

二、同修雅的體會

同修雅退休後被單位返聘繼續在門診工作,近兩年她先後自願拿出三萬元錢,送到資料點做資料。去年中共病毒疫情過後,她辭掉醫院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修煉人的三件事中。下面是同修雅講述一年多來的修煉點滴及修煉心得。

我從參加了小組學法後,在整體帶動下,從很少做真相資料到大面積居民樓發送資料。每次到居民樓傳真相,如果是多層樓,基本帶五十多份,保證做四、五個單元,如果是高層樓房區,就帶一百多份,保證做兩個單元。做之前,先發正念,到了單元門口發一念「請師父加持,不要樓裏的人頻繁出進,影響弟子發真相資料」,然後一層一層的把真相資料放到每戶的門把手上。就這樣從去年的九月份到現在,我和一名同修配合在十多個小區挨家挨戶(樓宇門經常關著的除外)鋪了兩遍。

在大面積鋪樓發送真相資料的時候,發生兩次險情。一次是我利用晚上在一高層發真相資料,當做到十層,剛要把資料放到一住戶門把手時,門突然開了,一個男子送兩位女士出門,那男子見了我客氣的問了一句:「你是幹甚麼的呀?」,當時我沒有怕,心裏很坦然,我平靜的跟他說:「我給你送來一本書,請你看一看」,那男子一聽看了一眼資料怒聲說道:「你是法輪功,物業上最煩你們發這個了!」我連忙平和的跟他說:「你先不要著急,我們這麼做是為大家好。」這時,那被送的兩個女士紛紛勸那男的「算了,算了」,我說了聲「打擾了」,記下他的門牌號離開了。過後一想,那人可能是小區物業的,他因不了解真相才如此對我,那棟樓不能落下他一戶呀,他和他的家人更需要了解真相。於是過了幾天,我又特意爬到十樓給這戶送去真相資料。

還有一次,也是做這個小區,我和一同修早晨五點三十分到了小區,看見有保潔人員打掃衛生,也沒在意,我們分頭進入單元門從二樓開始做起,做完六層下來的時候發現二樓、三樓的資料不見了,做完一樓出單元門,那位保潔人員手裏拿著他收的真相資料,大聲問我:「是你發的不?」我平和的對他說:「我們這麼做是為大傢伙好,是來給居民們送平安來了。」那保潔不容分說:「你嘛也別說了,走!跟我上物業!」我依然平和的對他說:「大爺,你別著急。看來你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你。」那人一愣,不再那麼兇巴巴的了。我接著平和的跟他講:「我知道你住哪,回頭我去拜訪你」。說完我就上了電動車,離開了小區。回來後小組集體學法切磋時,知道有個同修,當包裏的資料被物業人員搶走時,她真誠的對那人說: 「你不能拿我資料,這樣對你不好,法輪功是佛法,你不能對佛法犯罪。拿了我的資料真的對你不好!」搶走資料的人聽到同修善意的忠告後若有所思,同修順手把資料從那人手裏拿了回來放入挎包。是啊,同樣遇到險情,我發現了自己的差距。

通過學法,越認識到救度世人的緊迫與責任的重大。自去年我就向單位提出辭掉返聘工作,由於冬天病號多,單位跟我商量過了年再說,過年期間趕上疫情,又投入繁重的抗疫工作。隨著疫情得到控制,全國防疫工作趨於緩和,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我終於辭掉返聘工作,全身心的投入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中。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我久病多年的老父親安詳的走了。悲痛之餘,我的心裏一直在想一個關,我該如何過?按照當地的習俗,出殯那天我們這些子女,當著所有參加葬禮的親朋好友的面,在父親靈前行磕頭禮。以前有親友去世行禮,我雖然不磕頭,但都是躲躲閃閃的,有時還把自己搞的很被動和難堪。這次是自己的父親,靈前行禮是躲不過的。一邊是師父的法中講到大法弟子磕頭對死者不好,一邊是知識分子那種好面子心引起的顧慮,怕在眾目睽睽下被人議論紛紛、指指點點。但一想到師父的講法,我的正念越來越強,於是事先堂堂正正跟兄弟姊妹講,我是修煉人,磕頭對父親不好,到時行禮就不磕頭了,他們都表示理解。父親出殯那天,當司儀叫到我的名字行禮時,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堂堂正正、莊重、恭敬的來到父親靈前,深鞠躬然後雙手和十。禮畢,其他人接著行禮,一切就這麼平靜自然的過去了。我在信師信法和加強正念下,在父親的靈前我終於過了這一關。

三、同修淨的修煉體會

同修淨家裏開了一個私營企業,常人都習慣叫她老闆娘。人們常看到她的車出出進進,都知道她很忙。但不知,她每次借出去辦事的機會,都會跟有緣人講真相。

下面是同修淨抓緊救度有緣人的修煉心得:

我家開了個賣鋼材的廠子,我在廠子裏可謂身兼數職,提貨、賣貨、結賬、跑銀行等差事我都幹,天天在廠子裏也抽不出空閒時間去配合同修入戶或趕集面對面講真相、做三退,於是我就求師父,讓有緣人來到我身邊。所以只要是來我廠子辦事的人,等他們辦完事後,如屋裏沒外人,我就真誠的對來人說:「哥(姐),我耽誤你一分鐘,跟你說個事」,然後笑著問:「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或「你知道法輪功嗎?」或「你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嗎?」然後聽對方的回應,根據回應再進一步講相關真相內容。

在我誠懇的講述或勸說下,對方大都知道了大法好,並做三退。然後我就告訴他回家一定要告訴家人,讓全家老小都保平安,他們連連稱謝時,我告訴他不要謝我,要謝你就謝我師父吧。最後叮囑:腦裏認為大法不好的,將來是被淘汰的,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告訴他如果有緣人再給你講「三退」你就告訴他你已經退過了。對方大都答應。最後送他真相資料。

如果屋裏有其他人,等有緣人走出屋門後,我拿上在一邊放著的真相資料,急忙追出來,喊一聲:「哥(姐),請等一下,我耽誤你一分鐘,跟你說個事」。接著講上述內容。如果我出去辦事也是如此,不錯過自己的有緣人。

疫情嚴重時期,我們的村都封了,不讓隨便進出。我長時間的發正念解體舊勢力的安排,幾天後,全封的村口開了一個口,除車輛外,本村裏人可進出了,我就每天騎上自行車到村口執勤點,給執勤的送真相資料,勸三退,然後再騎車出村,在道上轉,遇到有緣人好講真相,再有就是在顯眼的地方貼真相。

疫情解封後,我也參與了給樓房住戶送真相資料,每當把真相資料字朝上很工整的放到住戶門把手上的時候,我就加一念:世人啊,你們可別錯過呀,大法師父安排我來救你,你快拿屋裏看看呀。

四、同修緣:修心是關鍵

同修緣作為協調人,在本小組大法弟子整體修煉、整體配合、整體提高方面起到很好的帶動作用。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她出去給世人講真相,被綁架六次,被非法關押十八天。儘管如此,同修沒有怕,也沒有恨,在她的眼裏,這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檢法人員是最需要了解真相的人,是這次迫害真正的受害者。於是每年新年之前,她協調並參與給國保大隊、各個派出所送真相「大禮包」。如果有同修被騷擾或綁架,她帶頭和其他同修去要人、講真相,她和一同修配合多次主動找縣國保大隊長講真相,並給當時的國保大隊長退了黨。二零一九年她外出講真相被二次綁架,她把真相講到派出所,並給綁架她的派出所所長都退了黨。

同修緣做好三件事,在救人方面,無論下鄉入戶傳真相,還是在縣城集中鋪樓房,她都是一路走在前面,本學法小組二位一直不能出來做真相的同修,在她的帶動下,都突破怕心加入到做真相的行列並成為小組的骨幹力量。

下面是同修緣近一年多來的修煉體會。

1、修心是關鍵

一次與同修配合到家屬樓發真相冊子,對同修的某個做法看不慣,並指出她的不足,沒想到同修不接受,揚長而去,還找別的同修訴說對我的不滿。我想起師父講的法:「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我向內找發現自己存在著愛說人的心、證實自我的心、妒嫉心,還有同修情。找到這些人心後,下定決心去掉它們,第二天打坐時,閉著眼睛,無名的淚珠從眼裏撲簌流下。我悟到,師父看到我想要提高的心,把我這不好的人心物質拿掉了。

我今年六十九歲,一直把自己當作年輕人,從沒認為自己是老人,無論去幾十里外的農村講真相救人,還是在城裏爬二十幾層的樓房(挨戶送真相),我從沒考慮過我能行嗎?我每天信心十足,我有師父,大法師父無所不能!舉例說,一天晚上與五名女同修,去十幾里外的家屬樓送真相,共七棟樓房,基本做到了普發一遍。

2、派出所裏忙救人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九日上午,我與同修一行五人去農村入戶講真相,我與同修大姐一直做的很順利,在接近十點時,覺的有點累,但還有兩條胡同沒做,我倆又從新振作,一直把這個村全部講完,正準備出村往回走,迎面來了警車,想躲也來不及了,三個警察強行把同修拖入警車,把我也推搡到警車裏,拉到派出所,把我倆分開,一人一間屋,同修堅決不配合,席地而坐,在大院裏講起真相。我在屋裏發完正念,並大聲的告訴監視我的兩個警察說,我們師父說了:「善惡有報天理明 滿天神佛觀人行 迫害法徒罪滔天 現世就報靈不靈」[3]。「身在紅塵中 良知不可松 善惡定未來 別把邪黨烘」[4]。

約十一點多鐘,所長開會回來了,見面所長管我叫大姨,我一眼認出他是二十多年前老鄰居家的兒子,很久沒有見面了(過後才知道,所長剛調過來任職十七天)。監視我的警察見我與所長認識,都笑著離開了,房間裏只剩我們兩個人了,我抓住機遇,叫著他的乳名給他講起了真相,見他聽明白了真相,緊跟著幫他做了三退,他誠懇的對我說,因為他剛調過來,還沒遇到過這種事,他諮詢一下,馬上給我辦出去的手續。

這時有人送飯來了,我也顧不上吃,見戶籍大廳有很多人來辦事,還有幾個小警察在看手機,我想救人的機會不能錯過,我告訴他們派出所做了一件知法犯法的事情,我們信仰真、善、忍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講真相無罪,信仰合法,法輪功是佛法。到甚麼時候都是邪不壓正,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就沒有成功過。我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了,受益良多。這時管戶籍的女副所長開口說,法輪功可能真不錯,據我觀察大姨的相貌與七八年前沒甚麼變化,不見老相。實際其他人也都聽明白了,但不敢說實話。屋裏只有副所長是女的,我說要去廁所,就派她跟我去了,藉機也幫她退出了黨、團、隊組織,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下午安全回家。改日又去拜訪了所長母親,巧遇所長上高中的兒子也在,聽完真相並一同退出了團、隊組織。壞事變好事,通過這種形式救了所長一家子。

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我與同修串村講真相,來到第二個村時,看見有一片小樹林,大約有二十來人在那乘涼,我在西邊發了四、五份的時候,聽到東邊同修那邊大聲嚷嚷,這時我看見同修的挎包被一個人從身上掠去,遮陽帽被掀翻在地,我馬上把資料放好,邊跑發了一念絕不能讓同修受到傷害,那人一手拿著包一手拿著手機撥打110報警,我倆與他搶包的同時,給他講真相,他完全失去理智根本就不聽,他報警時手機沒信號,我先後兩次把他的手機打掉到地。但另外一個瘦高個已經報了警,期間我把同修的挎包打落在地,同修背好撿起的挎包,碰我一下,小聲說我們走。以當時的氣氛,我覺的若我也走,怕兩人都走不了。看見同修走了,我放心了,我再找機會走。警車很快來了,把我推上車帶到派出所,我心裏坦然,邊發正念邊講真相,一切都不配合。下午三點左右把我拉到公安局,採集信息,我堅決不配合,又把我拉到醫院做體檢,血壓高到191,警察不死心,又把我送入看守所,再次量血壓是189,這時他們無計可施了,所有跟去的人就像洩氣的皮球,沒話了,沒精神了。兒子把我接回了家。

過了幾天我約了一位同修又去了派出所,以答謝為名,給正所長講了真相,講到本縣惡報實例時,見到他的眼神一閃。我講了大約半個小時,他一言沒發,最後他同意三退,他還告訴我他妻子不是黨員,只入過團員和隊員,因為沒見到他妻子本人,暫時沒給她辦理三退。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現在我被綁架六次,在迫害面前我沒有怕,也沒有恨,不管在甚麼樣的環境下,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

回想自己的修煉歷程很是慚愧,由於修煉不得要領,錯過了大量師父給安排修心、斷慾、提高心性的機會,至今有許多人心還在牽絆著我,利益心、維護自我的心、爭鬥心、貪圖安逸心、享受的心、各種情等等,還有急待突破的睏魔等,在這助師正法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我要嚴格要求自己,奮起直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整個小組幾位同修的修煉點滴及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話有緣〉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靈不靈〉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鎖緊良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