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自己 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八日】這場瘟疫的來臨,讓每個大法弟子都知道了時間的緊迫。那麼在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我們要兌現自己的誓約,收救眾生,完成使命。我幾乎每天都和家人(同修)出去講真相救人,因為我有救人的這顆心,師父就鼓勵我,我由原來的半天只救幾個人,到現在一兩個小時能救十六、七人,並且眾生大多都是非常認可和同意,就好像師父安排好的一樣,就等著我們走出去救人。

我強烈的感受都是師父在救,師父推著我多救人。師父說:「我救你們,你們救常人,現在連我都幫你們做,你不做了你是大法弟子嗎?最後那算總賬的時候你怎麼算哪?哭也來不及了。」[1]

現在跟大家交流幾段自己講真相救人的經歷。

一、修「善」

師父說:「佛家重點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2]「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3]

一次我們學法小組六個人配合出去講真相,發資料。走到市區醫院門前,一個發售房傳單的中年男子不停的給我介紹房子。同修說:「走吧!」我立刻明白了,同修是示意我講真相不安全,因為那裏人多,保安也多。可拿個男子纏著我向我推銷房子。我想這個人一定是師父安排來聽真相的,我要救他。我真誠的對他說:「阿姨已經買了房子,你給我一張傳單吧,我可以在同事中給你宣傳一下。如果有緣,他們會打電話聯繫你。買房子也是講緣份的。」

他當時就說:「阿姨,你雖然戴著口罩,可你就像個菩薩,心地善良。」我說:我知道你們現在掙錢很不容易,錢是重要,但是平安保命更重要。你知道嗎?這場瘟疫遠沒有結束,現在新疆、烏魯木齊、大連、香港等多地都還在爆發,專家都說這場瘟疫將伴隨著人類直到明後年,二次爆發是必然,更大面積的傳播還在後面。瘟疫無情,但保命有良方。如果入了黨、團、隊,趕快退出來,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平安保命,擁有美好的未來。

他這時大聲的說:「我當然是黨員啦!」我說給你起個化名退出來,好不好?法輪功是佛法,是來救人的。現在已洪傳全世界,只有在咱中國受迫害。還沒等我說完,他大聲的說:「怪不得您這麼善良,原來你是修法輪功的!」他做了三退。

這件事讓我悟到,是師父在藉此人之口鼓勵我,讓我在修「善」上下大功夫,才能證悟更大的果位,才能救了更多的人。

二、去頑固的利益心

我和家人去商場講真相。回去的時候,女婿(未修煉法輪功)突然被四個年輕人圍住,要他辦信用卡,並且送免費的行李箱。女婿很高興,我當時想:管他呢,反正他是常人,他想辦就辦吧,還可以得個行李箱,心中還不免有些高興。辦的過程中很麻煩,我就有點急躁了,還生出一絲埋怨女婿愛佔小便宜的心。

此時一下想起來,我是出來救人的,得救這幾個年輕人啊!我就平靜下來,開始發正念。等女婿辦完了卡,我趕緊接著給他們幾個年輕人講真相。其中三個人退出了各自加入的中共組織。我們就回家了。

一天中午無意中在電視上看了一下央視「今日說法」中的節目,正好講的是一個年輕人辦信用卡被騙了幾十萬的案件。女婿聽後非常害怕,為了不生禍端,他趕緊跟銀行聯繫註銷開通的卡。

這讓我立即警覺:這件事為甚麼讓我看到,這類事還發生在我們家?原來我有一顆頑固的利益心!這甚至已經形成自然,見了便宜就想佔,丟失一點還很難過,即使不是自己想要,家人得到了也從心底高興。在利益上沒有注重修自己,甚至亂世中還在推波助瀾,守不住心性。

內心感到很慚愧,決心要修去利益心。

一天下午,天氣炎熱,我和家人學完法,發完正念,三點多鐘就出去講真相了。我們來到一個熱鬧的街道,我和女兒進了一家鞋店,女兒買了一雙鞋子,她很喜歡。在買鞋過程中,我們給店裏的兩個女孩講真相,她們非常高興的做了「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組織)。

快七點鐘了,我和女兒、兒子往家走。路上,女兒忽然想起來,說:下午買的鞋子好像沒放在包裏面?因為這雙鞋是交給一直在外面配合發正念的兒子提著。兒子說:「我也記不清楚了,難道是忘在商店門口的長條椅子上了?」可我們離開那裏已經半個多小時了,這麼熱鬧的街道,估計是很難找到了。女兒開始生氣了,不停的埋怨兒子不好好看著,還發了火。我就對女兒說:「我們給售貨員講真相,她倆都三退了,這可是最神聖的事情。如果是你的鞋子,師父會給你的鞋子下個罩子,誰也看不見,丟不了。」女兒半信半疑說,回去也很難找到了。

我們就往回走,順著我們講真相的路找,結果,在那個長條椅子上,裝鞋的白色袋子依舊原封不動的放在那裏呢。我女兒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太神奇了!在中國人道德下滑的今天,一雙新鞋放在路邊那麼久,居然沒人看到拿走。女兒說:「感謝師父!」女兒自覺非常慚愧,看到了自己的執著心:怕切身利益受到損失,並且決心以後做好。一雙鞋與救人相比,哪個更重要呢?

三、幫同修闖病業關

武漢瘟疫剛過,我丈夫(同修)開始全身起皰疹,而且前心後心重疊起,頭上的大包上面長小包,像蜂窩一樣。剛開始,我們都想著這是消業,是好事。可是忽然一天晚上,丈夫心臟非常難受,呼吸都很困難。他是個從不求別人幫忙的人,這時開始叫我們幫忙發正念。我感到事態有些嚴重。我和兒子首先求師父救他,然後開始長時間發正念,半小時過去,他的狀況漸漸好轉。然後我們開始圍著他煉功,一直到他睡著了,我們才放心。

事後我想大法弟子遇到任何魔難,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們開始幫助丈夫向內找。第一,平時他雖然在學法,但是行動上並沒有真正在法中,遇事不能在法上認識法,總是用常人的觀念去衡量人和事;第二,他有很大的怨恨心,總是對女婿有很大的不滿,經常背後說女婿的不是;第三,他的脾氣大,嗓門大,不能忍耐,無意中傷害了別人而不自知,正好符合了這種皰疹的名稱:「類天皰疹」;第四,說話隨便,有時常人中的一些髒話都能順口說出來,不能高標準要求自己;還有很強的色慾心;敬師敬法上也沒有做好。

我給他找了很多執著,丈夫默認,也在一點一點的改正,歸正。可是皰疹並沒有甚麼好轉。他開始有些消沉,想去醫院。我沒有阻攔。醫生告訴他要住院,說:「你的皰疹跟別人不一樣,下次跟家人一起來。」我忽然驚醒!醫生說他的皰疹跟別人不一樣,當然不一樣,本來就不是病,常人怎麼能解決神的問題呢?醫生說再來讓家人一起來,我悟到那我們家人一定也有責任。

我開始反省自己:我恨女婿嗎?我也恨,我恨他自私。我心裏憤憤不平是嗎?是的。我恨他不管不問我的女兒和外孫。掙的錢只顧自己花。買的衣服櫃子裏都放不下。夏天怕我女兒在他家開空調耗電;嫌女兒用水多;家裏吃飯人多時怕自己的娘累著了,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我家房子不大,只有五十平方米,女兒和外孫大部份時間都住在我家裏;女婿總和女兒吵架,從不低頭認錯,我不求回報,也沒有回報……此時一找,原來我空間場中堆積著像高山一樣的「恨」的物質,平時丈夫那怨恨聲把我的強大的執著掩蓋著,一直沒有機會觸碰,以為只是丈夫在怨恨呢。

真是相由心生啊,他的恨就是我的恨,他的表現就是我的執著表現,在這個問題上,我一直在人中,沒有用大法去衡量。萬事皆有因。欠債是要還的。終究要買單結賬。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而我在兒女情上放不下,導致了今天女婿和女兒之間還在矛盾中。在此,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舊勢力利用我的執著強加給女兒和女婿的矛盾。堅定的解體我的自私和怨恨。儘快達到新宇宙的標準:純淨和無私。我堅定的信師信法,大法無所不能,壞事一定變成好事。

就在我找到自己的這些執著後,丈夫身上的皰疹痊癒了!我相信女兒和女婿間的矛盾也會很快化解。

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大法弟子一定要聽師父的話,真修、實修。修煉不能浮於表面,時時都要修自己,遇事都要悟一悟,發現執著趕快去掉,才能跟師父回家。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一路看護著我們一家!

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