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真善忍做好人 武漢錢有雲遭四次牢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武漢市善良婦女錢有雲,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多次遭受關押迫害,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中旬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剛走出冤獄不久,二零一九年四月再次被綁架、構陷,又被非法判刑兩年,於二零二一年四月結束冤獄回家。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錢有雲經鄰居同事介紹走進法輪功修煉,身心獲得健康,但卻因為堅持修煉,遭受長達二十年的迫害。錢有雲曾被非法勞教、判刑,被非法拘禁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強迫轉化;她遭受幾十天的雙手「吊銬」、大半月的關小號「反銬」、罰站(最長好幾個月,且是冬天門窗對開),不讓上廁所、不讓吃東西、不讓睡覺;她曾經被關至地下室低溫空調冷凍長達九十小時、夏天三十九度高溫曝曬蚊咬……等毫無人性的酷刑迫害。她幾度被迫害至骨瘦如柴、面目皆非、精神恍惚、昏迷等危險的境地。

錢有雲,一九六五年六月八日生,原繫糧食飼料加工廠職工,家住武漢市江夏區飼料加工廠職工宿舍。她以前身體很不好,多種疾病纏身,從小就有貧血病,血小板減少,支氣管哮喘、每月痛經很嚴重。當時她單位不景氣、工齡買斷,渾身是病,人活得很苦很累,吃不進睡不好,經濟不寬裕,看病也沒錢,生個女孩總覺得婆家人重男輕女不喜歡,心裏不平衡,找精神刺激,身邊到處都是麻將場,錢有雲就成天打點麻將混日子,甚麼事都不想做。

同事說煉法輪功可以提高道德、祛病健身。錢有雲通過修煉近半年之後,變了一個人似的,身體也好了許多,吃得香睡得好,也不賭博了,做事先考慮別人,和婆家人及周邊所有人關係好了,也不緊張了。天天活得輕鬆自在,樂呵呵地過日子。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錢有雲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進京上訪本是對政府的信任,卻被說成是擾亂社會秩序,被送進監獄勞改三年,遭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經受了四個洗腦班(五里界洗腦班、武昌區楊園洗腦班、武漢市江岸區諶加磯法制教育學校、湖北省(武漢市板橋)法制教育學校)殘酷迫害,也曾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過一年半。以下是迫害事實。

一、一九九九年去北京上訪 被非法關押於武漢市第一拘留所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全國各地很多法輪功的義務負責人被公安警察綁架、非法關押起來,七月二十日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到各自的省委去上訪。當天錢有雲也去了省委上訪,被做了筆錄回家,回家後警察和居委會經常來騷擾,叫錢有雲不要煉了,說「國家不准煉了就不要再煉了」、「再煉就是亡黨亡國」、「反黨反政府就要判刑坐牢的」、「快寫三書、寫保證不煉吧」。錢有雲決定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去和上級政府講大法真相,當時聽說國家信訪局被公安局代替了,一去就被抓或者被判刑。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錢有雲和當地幾個法輪功學員抱著對政府的信任一起去了北京上訪,後來被當地警察接回,直接送往武漢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勞動改造十五天,交三百元錢放人回家。在這期間,有天早晨,幹部們讓錢有雲等幾個女學員罰站,把外衣鞋襪都脫光,只穿貼身單衣光著腳在零下結冰的水泥地上站著,凍了一個多小時。

二、二零零零年再度去北京 被非法關押於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六個月

二零零零年剛過完新年,法輪功學員想有個自由的煉功環境,要求還師父清白,錢有雲和幾個法輪功學員清早乘車一起去了北京,後來被當地警察接回,直接送往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個月。這期間當地公安分局政保科胡新華、王國良等一夥人把錢有雲帶回當地招待所日夜不讓錢有雲睡覺,逼錢有雲寫保證放棄修煉。

他們妄圖用親情的壓力逼迫錢有雲放棄修煉,讓錢有雲丈夫把錢有雲婆家、娘家的親戚都叫來,勸錢有雲簽字快回家,挑動丈夫和錢有雲離婚,(那時他開車一人帶一個十多歲讀書的女兒,對他精神和肉體上造成很大的壓力)挑動親人對錢有雲的不理解,罵錢有雲、罵大法害了錢有雲,他們最終沒有達到目的,惡狠狠地判了錢有雲三年勞改。

三、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遭受酷刑面目皆非、被強制洗腦

二零零零年年底,錢有雲被非法判刑三年,關在武漢市寶豐路女子監獄。由於不轉化長期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折磨,使錢有雲身體瘦得皮包骨,不成人樣。由於不配合轉化,幹部們想討好上級、幹事有成績、可以升級、可多拿獎金。錢有雲在監獄裏白天幹活,晚上幹部們還要整錢有雲,逼著她寫認識,還要罰站,有時一站好幾個月,而且是冬天寒風刺骨門窗打開,穿著單薄的內衣。

錢有雲被監獄警察和犯人們迫害得面目皆非、面像變形、神志不清、站立不穩,腿抽筋、腿腫得像水桶。監獄警察還不解恨,就用手銬吊銬雙手幾十天,關小號反銬就是大半月,江澤民不讓人說真話,把人往死裏整,這事監獄廳、監獄領導、犯人們幾乎都知道。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二零零三年四月份當地「610」辦洗腦班,幾個警察把錢有雲從家裏抬車上,錢有雲反抗被一個警察狠地掐了一下頸脖子,當時氣一下堵截使得她好難受。警察一路抬錢有雲上車,有很多人見證。到了五里界洗腦班,洗腦員要錢有雲轉化,錢有雲不配合就讓她罰站半月左右,那邊屋裏開會,過會兒來一群打手齊上陣,他們拳腳相加像打皮球一樣的拼命打她,錢有雲被打坐在地上大哭,旁邊的女警察實在看不下去了,說:「你們真夠狠的,別打出人命了。」叫他們別再打了。有天他們都放五一休假回家,只留一個女警陪錢有雲,半夜錢有雲就走脫了。

半夜裏又是生地方,錢有雲不知往哪走,黑夜裏好不容易見到一個人,在問路間被那人的狗咬了一口,鮮血直往下流又加上痛,她頑強地走了半夜大半天到了老家。家人看到錢有雲身上到處都是傷痕累累,沒一處好皮膚,看了也很難受。她在外流浪了一段日子才回家。

四、二零零三年十二月 遭綁架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錢有雲在去看望母親的路途發放真相資料時,再次遭當地警察綁架,被當地「610」和公安非法勞教一年半,關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六大隊一分隊。

到了黑窩,惡人們為了升官發財討好上級,昧著良心挖空心思整法輪功學員。錢有雲怎麼講真相勸善她們都不聽,她們把錢有雲關在黑房裏,所有的東西都搬光,立刻畫地為牢,恐嚇錢有雲,像文革期間鬥地主、臭老九一樣罰站,否則拳腳相加,不讓她大小便,裏裏外外都是誹謗大法的大字報。她們罰站她三天,看錢有雲像沒事一樣,又拿來手銬,幾個犯人、幹部把錢有雲摁倒在地,把她雙手銬在鐵窗上。沒一會兒她們說錢有雲太舒服了,又把她升吊銬。在痛苦的吊銬中,錢有雲怎麼勸善都沒用,幹部們(伸手)要的是決裂書,遭錢有雲拒絕。

錢有雲忍著冬天的寒冷,大小便都解在褲子裏,犯人、幹部們盡說些不是人說的難聽話來刺激錢有雲。後來就無人再問管了,就交給一個吸毒犯人看管,說只要錢有雲不死就行了,只到答應寫決裂書就下銬。吊銬時間長了,錢有雲手的顏色和手銬一個色,很快錢有雲就進入了昏迷狀態。有個好心的犯人怕錢有雲死了,就把自己的東西偷偷給錢有雲吃,說不能讓幹部知道。

當錢有雲昏迷醒來時,感覺肉身很痛苦,還看到了一個小白狗天黑就來到菜地的窗下,趴在地上哭叫著,到天亮它很不情願的走了,大約有三天同樣的哭叫聲,犯人包夾笑著對錢有雲說:「狗在為你叫冤呢。」犯人包夾告訴幹部們,她們都呵呵大笑。她們使盡了招術沒收穫,叫犯人把錢有雲放下來。下銬間錢有雲一口一口地吐濃痰,犯人叫罵要她吞下去,下銬時犯人說:「你怎麼不倒啊?別人下銬都要往前栽倒在地。」

五、二零零五年七月期滿 被非法送至楊園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一年半的非法勞教期滿,錢有雲本可以回家,何灣勞教所看她沒轉化,勾結當地「610」和公安又直接繼續把她送往武漢市武昌區楊園洗腦班迫害。

因為錢有雲對大法的堅信,堅決不配合邪惡的轉化、洗腦,卻遭到非人的迫害,她長期雙手被銬在鐵床上,不准睡覺。那時武漢高溫持續三十九度的情況下,她被銬在鐵窗下不鬆銬,(房子面朝西)被曬太陽,晚上開門窗讓蚊蟲叮咬,就這樣很長一段時間,幾十天不讓錢有雲洗澡換衣服。警察毫無人性,不給錢有雲吃飽飯(怕錢有雲大便要鬆銬),小便讓錢有雲從褲子裏流下來,滿地都是尿。長期的飢餓加上非人的折磨,她瘦得皮包骨不像人樣,錢有雲的雙腿粗如水桶。當地「610」找糧食局要了三個婦女當所謂「陪教」(兩個年輕的、一個年長的),年長的負責餵飯,有一次,陪教善念出來,同情錢有雲,將一條秋褲墊在錢有雲的腳下,被「610」人員看見強行拿走,並訓斥她一頓。

這幫人又將錢有雲轉移到另一個邪惡洗腦班:武漢市江岸區諶加磯法制教育學校(洗腦班),在那裏也同樣遭受各種迫害。但是改變不了錢有雲對大法的堅信,他們只有無奈地放錢有雲回家。

六、二零一三年九月初參加旁聽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 遭綁架及暴打

二零一三年九月初,錢有雲和另一位學員去十堰參加旁聽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開庭時,遭十堰鄖縣警察綁架及暴打,錢有雲幾乎接不過氣來,她在昏迷中只聽有人說「完了、打碎了」。惡人打累過後,當時錢有雲的整個臉部、嘴腫得很大,他們又把錢有雲銬在地下室近九十個小時,警察開四個空調凍錢有雲,不一會錢有雲全身冰涼發抖,錢有雲求師父加持,和空調溝通,神奇般地就不冷了。天黑了,他們就把錢有雲及其他法輪功學員送去拘留十五天非法關押。

錢有雲被非法拘留期滿後,遭當地「610」與公安一夥警察劫持到湖北省(武漢市板橋)法制教育學校(洗腦班),第二天就開始強制性轉化洗腦,錢有雲不理、不妥協。鄧群、胡高偉、江黎麗等人就商議讓錢有雲罰站(這一站就是近兩個月)。剛開始好幾天他們不給錢有雲飯吃,他們看錢有雲餓得實在不行,才試著給錢有雲飯吃。

鄧群、胡高偉幾個男幹警把錢有雲關在一間房裏,拼命地打她耳光,打得錢有雲頭昏眼花,她的臉部被打麻木了。幹警拳腳交加打得錢有雲暈頭轉向。另有一位姓趙的年齡大的女幫教,用鞋底朝錢有雲臉上狠狠地打了近二十下,認為錢有雲糊塗,說是要把錢有雲打清醒。

那幫警察沒法向上級交代,就將他們自己寫好的決裂書要錢有雲簽字,錢有雲不簽,他們一大幫子人把錢有雲圍住,把錢有雲關在房間裏,強行將錢有雲的手狠狠捉住,往他們寫好的決裂書上簽字、按手印,這樣他們成功了才鬆了口氣,將錢有雲放回家。他們還放風說是看錢有雲很可憐,出於人道主義放錢有雲回家。

十多年來做好人無辜地被迫害,錢有雲沒有可申訴、說話的地方,她就利用紙幣救人,在背面寫很小的「法輪大法好」字樣。二零一四年八月份,錢有雲到當地郵局儲蓄所辦理退休手續,櫃員發現一百元反面寫有「法輪大法好」字樣,過後大堂經理陳克保就報了警。此後的麻煩不斷,警察緊追不捨,有時不斷找上門騷擾,錢有雲不在家沒碰上。

七、二零一五年被非法關押、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九月中旬,女片警許紅將一夥人得知錢有雲在家,堵在大門口她不走,叫錢有雲開門,錢有雲不想被她們帶走。錢有雲知道警察不會放過她,慌急之下,錢有雲找了一床半新半舊的床單做成繩準備滑下去,不料床單斷了,人從三樓掉下來,造成子宮破裂大出血,幸有熟人遇見把錢有雲帶到她家,錢有雲打坐了一天,血被止住了,也沒打針吃藥就止住了。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初的一天上午,武漢市江夏區「610」和公安警察去了估計有三十人,把整個樓房包圍,人家路過還要盤問,快到中午,他們要錢有雲丈夫單位領導逼她丈夫回家開門。就這樣一個身體虛弱,在子宮破裂大出血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的情況下,她被綁架走了。

後來,家人有私事要見錢有雲,家人們看到她有氣無力的樣子,都為她很難過、問她情況,她說,「你們知道我在看守所半年裏是怎樣度過的嗎?在那裏下身一直不乾淨,拖著沉重的身子靠給別人在冬天的冷水裏洗衣服,換點自己要用的生活日用品,由於常下冷水下身很脹痛流腥臭水。」家人說二零一五年新年前送了八百元錢,錢有雲說:「我沒用一分錢,那錢肯定是他們(看守所)扣了。」家人叫她身體不適向那裏領導反映,她說:「反映沒用,她們根本不管,她們想的只是錢。」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初,錢有雲被送往武漢市第一拘留所十五天非法關押,滿期後又轉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半年之久。半年過後,當地法院帶錢有雲到法院開庭,但開庭沒宣判,被告人也沒簽字。她本人不服,回看守所後寫起訴書上訴,還是徒勞。法院把一個手無寸鐵、瘦弱病危的女子判有期徒刑四年,家屬反映實際情況他們也置之不理,罔顧人權及人命。

這些所有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都明知錢有雲有重病在身,照樣執行錯誤法律程序,走完他們錯誤的路,他們不講法律,違背職業道德,違背人民的意願,是不配再當人民的警察了。


關於錢有雲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文章《累遭迫害、出獄不到半年 武漢錢有雲又被強制失蹤》
《武漢法輪功學員錢有雲、孫足英又被誣判兩年》《呼籲關注中共對錢有雲的長期迫害》
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