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0年河南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河南省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期間,至少11人被迫害致離世;至少102人被非法判刑;至少531人次被綁架;至少117人次被騷擾;至少19人被非法停扣養老金,1人被非法辭退;被勒索、搶劫至少205萬元。統計時間範圍為二零一九年一月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資料來源時間截至二零二一年四月一日。

圖1:2019年、2020年河南省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圖1:2019年、2020年河南省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表1:2019-2020河南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分布表
地區 總計人次 2020年離世 2019年離世 2020年判刑 2019年判刑 2020年綁架 2019年綁架 2020年騷擾 2019年騷擾
河南省總計 761 6 5 68 34 244 287 78 39
安陽 55 3 1 38 10 3 0
鶴壁 13 10 3
濟源 7 2 1 3 1
焦作 32 2 1 3 5 17 4
開封 20 1 9 8 1 1
洛陽 39 2 1 5 2 12 13 4 0
漯河 24 1 1 14 7 0 1
南陽 143 1 27 4 11 96 2 2
平頂山 42 1 3 12 19 2 5
濮陽 21 8 0 13 0
三門峽 8 2 3 2 0 1
商丘 14 2 4 7 0 1
新鄉 45 5 1 12 20 6 1
信陽 35 3 13 16 1 2
許昌 81 2 2 7 20 23 13 14
鄭州 87 1 1 4 4 35 28 11 3
周口 60 2 7 1 26 15 5 4
駐馬店 32 6 4 9 13
河南不明確地區 3 2 1

(註﹕本文的人數隻統計了可以確認姓名的學員。)

一、至少11人被迫害致離世

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輪功學員至少11人被迫害致離世。

表2:2019-2020河南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情況表
姓名 地區 說明
陳少民 洛陽 2019/5/14被迫害離世
陳孝民 洛陽 2020/3/10冤獄折磨離世
司馬淑芬 洛陽 2020/3/25離世
馮中現(馮中獻)(70歲) 南陽 2019/8/30左右被綁架,放回後離世
郝芝 平頂山 2020/5/3因被騷擾驚嚇出現病業離世
張榮煥(72歲) 許昌 2020/7/31被迫害離世
張志溫 許昌禹州市 2020/5/13被綁架,三天後迫害致死
郭書欣 鄭州 2020/2/3被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和鄭州監獄迫害致病危離世
白春花 鄭州鞏義市 2019/12/8被綁架,2019/12/14被迫害離世
李軍旗 周口 出獄不到四個月2019/2/12被迫害離世
鄭現金 周口淮陽市 2019/8/11被迫害離世

迫害實例:

(1)陳躍民、陳少民、陳孝民兄弟先後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法輪功學員陳少民、陳孝民兄弟,於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六月七日分別在工作的地方被當地派出所綁架,二零一七年被非法判刑,在河南新密監獄裏遭受了嚴酷迫害。陳少民於二零一八年辦理保外就醫回來後,昔日健康的他失去自理能力,於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含冤離世。陳孝民被鄭州市新密監獄、第三監所迫害致病危,骨瘦如柴,於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回家後不能吃東西,於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含冤離世。他們的大哥陳躍民也是法輪功學員,在鄭州新密監獄被打毒針迫害,於二零一一年四月被迫害離世。

(2)白春花被綁架不到六天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鞏義市六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白春花女士,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傍晚被警察入室綁架,不到六天,於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四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傍晚,鞏義市紫荊路派出所將白春花綁架。十二月九日下午,白春花的家人被告知白春花在鞏義市瑞康醫院急救室。據悉,當天下午急救人員到達派出所時,白春花已經沒有呼吸心跳、瞳孔放大,被拉到醫院搶救後,在藥物和醫療器械(呼吸機)的維持下,才有了微弱的呼吸和心跳。之後,白春花轉入重症監護室。醫院做CT檢查顯示,白春花左側第三、四、五根肋骨骨折,右側第二、五肋骨骨折。家人看到白春花嘴上有傷,身上腰圍多處有青紫印。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早上八點零四分,白春花經醫院救治無效,含冤離世。

在這次被綁架前,白春花女士堅持修煉法輪功,身體素質、精神狀況一直很好,雖然六十三歲,仍經常下地幹農活;被綁架後不到二十小時人就失去呼吸,心跳停止。白春花家人後到鞏義市檢察院報案,但院方以沒有證據為由不受理。鞏義市公安局一直推托,想把此事不了了之。

(3)張志溫被警察入室綁架三天致死

河南省禹州市法輪功學員張志溫女士,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在家中無辜被警察入室綁架抄家,被送到許昌市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僅三天後,張志溫於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張志溫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體非常糟糕,整天住院,打針吃藥都沒有效果,身體水腫,走不動路,基本就是在家等死了。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學煉了法輪功。學了一段時間,張志溫身體逐漸好起來,能正常幹活,料理家務,照顧老人,只是糖尿病症狀未完全控制,不過只要每天打胰島素就沒事了。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警察非法入室綁架張志溫,非法抄家,在沒找到任何他們要找的「證據」的情況下,對張志溫非法刑事拘留。

家屬了解到,從十三日上午一直到十四日晚被關入看守所(關進看守所時已過了開飯時間),張志溫一直被國保大隊的羅棟峻、王曉偉審訊,沒有吃飯,也沒注射胰島素。

五月十五日上午,張志溫丈夫專門帶著胰島素針劑乘車到許昌,告訴看守人員張志溫的身體情況,希望把藥品送進去,遭到看守人員的拒絕。

五月十六日晚上,張志溫的家屬被國保人員通知第二天去看守所接人。第二天上午,家屬才得知張志溫已經去世。據悉,張志溫在五月十六日晚上被送到醫院時已無生命跡象。

之後,家屬反覆找相關部門申訴,許昌檢察院表面應承,實際互相推諉,讓家屬來回奔波、投訴無門。禹州市公安局威脅家屬撤訴,竟然到張志溫女兒的單位施壓。張志溫的女兒非常震驚,不僅母親的冤屈未伸,自己的人身安全反而遭受威脅。

(4)郭書欣被監獄迫害致病危、離世

河南省鄭州市法輪功學員郭書欣,二零一六年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多,在鄭州監獄被迫害致病危,於二零二零年二月三日含冤離世。

二零一六年郭書欣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及大法真相資料。郭書欣被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勒索罰金12000元。妻子陳用珠也因此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勒索罰金10000元。

郭書欣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已經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和鄭州監獄不知用了甚麼不可告人的卑劣手段串通,將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送進了監獄。後來鄭州監獄在郭書欣病危的情況下,通知家人把郭書欣接回了家,在二零二零年二月三日含冤離世。

(5)鄭現金被迫害致氣管切開、無法進食、含冤離世

河南省淮陽市法輪功學員鄭現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被中共迫害含冤去世,年五十七歲。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逾二十年的迫害中,鄭現金生前曾多次遭綁架關押,曾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非法判刑。他去世時,同樣修煉法輪功的妻子仍被非法關押在獄中。

二零一六年七月,鄭現金和妻子王好梅第五次被綁架,雙雙再被誣判五年冤刑。分別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監獄、新鄉女子監獄迫害。

在河南新密監獄,鄭現金在被迫害得不能吃飯,被用胃管往胃裏送流食,氣管被切開後成為喉癌,最後保外就醫出獄。兒女送他去鄭州省醫學院一查,又轉到鄭大一附院,經過一個星期的觀察和各項檢查,花去孩子的三萬多元積蓄,醫生讓回來保守治療。保外回家之後,鄭現金生活非常困難,只能從胃管裏往胃裏注射流食。

此時鄭現金的妻子王好梅還被非法關押在新鄉女子監獄,女兒已結婚,孩子小,不能長期陪伴父親。鄭現金在家中無人照看。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鄭現金含冤離世,年五十七歲。

二、至少102人被非法判刑

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輪功學員至少102人被非法判刑。其中,刑期最長達十三年,五年以上刑期22人,在監獄被迫害致死1人(郭保軍)。

分地區名單如下:

安陽(4人):
靳白妞(一年)、李蘭秀(一年半)、魏月星(三年)、韓果霞(三年半)

濟源(3人):
武桂汝(五年)、任召軍(五年)、王慶英(兩年半)

焦作(3人):
周純線 (三年三個月)、王玉蘭(三年二個月)、王萬迎(不詳)

開封(1人):
王營(一年)

洛陽(6人):
李愛芳(一年半)、韓順興(二年)、劉應寬(三年或四年)、楊梅(76歲)(三年半)、劉愛芳(不詳)、焦韶鵬(焦韶朋)(六年或四年)、曲春霞(不詳)

漯河(2人):
馬月琴(一年半)、梁俊德(一年二個月)

南陽(31人):
馬飛(八年)、魏玉珍(三年)、張中雲(二年)、王保青(一年)、陳新年(七年)、趙培員(趙培元)(13年)、王偉(9年)、孫同仁(7年)、來桂敏(7年8個月)、楊豐東(判3緩5)、潘東興(8年)、王小碧(7年)、梁兆芳(4年6個月)、溫建華(聞健華)(4年)、譚波(4年)、李潔榮(3年)、李曉玲(2年)、王志清(判3緩4)、董聚安(2年)、王英林(1年10個月)、王勤(1年3個月)、王連鳳(王連風)(王蓮鳳)(1年3個月)、王靜瑞(1年3個月)、陳濤(3年)、葛鳳芝(判3緩4)、方寶軍(判3緩3)、劉元真(判2緩2)、秦志偉(判10個月緩1年)、宋恆林(判1緩1年6個月)、劉會霞(劉惠霞)(判7個月緩1年)、刁改春(判7個月緩1年)

平頂山(3人):
李國欣(72歲)(九年)、韓秀芝(韓秀枝)(69歲)(二年)、司太安(68歲)(四年)

三門峽(2人):
紀春梅(八年)、徐靜(四年)

商丘(2人):
馮顯玉(三年)、韓繼光(三年)

新鄉(6人):
高安忠(70多歲)(一年)、呼繼英(乎繼英)(70歲)(一年)、王建軍(64歲)(三年)、王素英(71歲)(一年半)、郎改琴(67歲)(七年)、葉會明(四年)

信陽(3人):
趙瑜海(趙渝海)(十年)、劉長榮(72歲)(八年)、朱軍(四年)

許昌(9人):
龐永剛(兩年半)、李淑華(三年)、李俊卿(三年半)、代言亮(代彥亮)(一年半)、王買仙(二年)、蔡駿平(蔡俊平)(三年)、侯英孌(侯英鸞)(侯英戀)(四年)、董天福(67歲)(判二年緩二年)、趙松(65歲)(判一年半緩二年)

鄭州(8人):
尚麗敏(三年)、史向紅(一年十個月)、郭保軍(二年)、王海萍(王海平)(七個月)、馬啟梅(三年或三年半)、陳付榮(一年)、趙玉珍(三年半)、喬向陽(八年)

周口(8人):
劉豔華(八年)、張秀萍(張秀平)(四年半或三年)、許鳳梅(五年)、夏中志(78歲)(三年半)、李傑(五年)、李慧平(三年或兩年)、谷玉榮(三年或兩年)、李豔華(三年或兩年)

駐馬店(10人):
靳雲峰(六年)、康富春(三年半)、呂桂清(三年半)、劉玉峰(三年半)、劉玉峰的父親(三年半)、閆衛賓(七年)、喬花(一年)、劉玉環(九個月)、馮巧真(九個月)、張腦(九個月)

除了上述已經確認在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被非法判刑的學員之外,還有一部份法輪功學員被構陷到檢察院、法院或被非法庭審,其中一部份學員由於資料缺乏尚不能確認後續狀況,另一部份學員在二零二一年被非法庭審或非法判刑。這些學員的名單如下:

2019~2020被構陷,已於2021年被非法庭審或非法判刑的:田梅、李松梅、王靜、吳美麗、孫向陽、童廣玲、荊建秋、周喜雲、范媛媛(范園園)、巴偉、奚冬松、潘玉環、楊新紅、陳俠、朱鳳蘭、鄭家金(80歲)、韓維芳(七旬)、王代清、韓蘭英、逵應祥(櫆應祥、奎應祥)(80多歲)、帖林峰、何喜梅、賈敬安、袁大玲(苑大玲)、魏傑、劉付榮(劉富榮)、曹愛蘭、袁喜風(袁喜鳳)、張玉蓮、栗美玉(粟美玉)、王鐵狀(王鐵壯)、張喜彬

2019~2020被構陷到檢察院、法院,暫無後續報導的:劉英、李九菊、華靜、李喜鳳、李鳳枝(李風枝)、楊潔玲、趙慶華(趙慶花)、韓青霞、秋新芳、王慧、趙海、杜克娟、胡秀娟、周紅雨、馬奇豔、許慧春、馬鳳彩

2019~2020被非法庭審,暫無後續報導的:周金芳、秦香花、姜永濤、倪金芝(倪金枝)、高國安(74歲)、杜愛香(72歲)、喬書紅(喬淑紅)、馬玉中、劉天玉

2019~2020被非法庭審,免予刑事處罰的:程素琴

迫害實例:

(1)南陽市綁架近百名法輪功學員 判刑四十餘人 一人被迫害離世

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前後,南陽市公安局對南陽市法輪功學員展開大面積綁架,據不完全統計,至少八十多名可確認姓名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據稱有一百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抄家。截至二零二一年六月,已有四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馮中現(馮中獻)因迫害含冤離世。

二零一九年四月初,南陽市公安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監聽、監控,七月開始對全市所有住戶、門店等進行所謂「入戶走訪」,到法輪功學員家中要戶口簿、身份證、填表登記、照相;八月二十九日下午四點鐘,召集所有參與這次綁架人員布置任務,此時起,所有參與這次行動人員不許與外界聯繫,市區和各縣列出了要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名單,事先就開出非法行政拘留證。當晚上十點鐘,到鄉鎮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抄家、綁架。八月三十日凌晨開始,在南陽市區以及各縣開始大面積非法抓捕。

在市區,有一位法輪功學員租住房鄰居(未修煉法輪功)早上三點多鐘上公廁,一開門,就被二、三十人圍上,不讓回屋,五點多鐘,讓鄰居敲開法輪功學員租住房的房門,闖進去,非法抄家、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有兩位法輪功學員早上五點多鐘倒垃圾開門時,被早已蹲守在門口的十多個不明人員闖入家中非法抄家、綁架。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南陽市宛城區法院對趙元培、王偉等27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開庭。之後,這些學員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達十三年。這27名學員被勒索財產總計49.9萬元。

二零二一年三月,何喜梅、曹愛蘭、王鐵壯等14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達九年。這14名學員被勒索財產總計19萬元。

這一批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有退休局長、小學老師、口腔科醫生、工程師等。

馮中現(馮中獻),男,因煉法輪功遭受迫害,在共產黨的監獄度過了十一年。在獄中,獄警毒打他,猛踢他的腰部,致使他尿血,腎被踢壞。出獄後,他在醫院透析治療。在此次的大面積綁架中,他被警察綁架,銬了一夜,後由於身體狀況差,被釋放回家。回家後,終因共產黨指使的警察反覆迫害、騷擾、折騰,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左右含冤離世。

趙培元,四十多歲,南陽市唐河縣張店鄉一小學教師,只因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被邪黨多次勞教、判刑、開除公職,為了生計在南陽市打工為生。此次被綁架後,趙培元被非法判十三年,勒索罰金五萬元。

法輪功學員王鐵壯,曾是南陽市工商局局長,他曾經因堅持信仰法輪功在位於河南許昌市的勞教所裏遭受過殘酷迫害。此次被綁架後,王鐵壯被非法判七年、勒索罰款兩萬元。

逵應祥老人被綁架後,身體出現狀況,被送往鐵路醫院搶救,在重症監護室十幾天。之後逵應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勒索罰款五千元。

王偉,男,五十多歲,南陽市第一人民醫院口腔科醫生、技術骨幹,在臨床工作中,一次,一位病人把應該交給醫院的一千多元錢,硬塞給王醫生後扭頭就走了,王醫生沒辦法,自己把這一千多元錢現金交到醫院收費處。王偉醫生卻由於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此次被綁架後,王偉被非法判刑九年,勒索罰金四萬元。

何喜梅,退休前曾在南陽市沼氣(現鄭燃南陽燃氣)公司任營業所長,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嚴格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身心受益,折磨她多年的頸椎病、胃病、低血壓等疾病不翼而飛,為單位和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在工作中,何喜梅兢兢業業幹好本職工作,多次被單位、建委、省建設廳評為:「先進科室」、「建委十佳職工」、「省建設廳職業道德先進個人」等榮譽。她丈夫帖林峰也修煉法輪大法。此次被綁架後,何喜梅被非法判刑九年,勒索罰金三萬元;帖林峰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罰金一萬元。

(2)河南鄭州郭保軍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

河南省鄭州市二七區法輪功學員郭保軍,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因發送真相資料被綁架構陷,被非法判刑兩年。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短信通知家人說,郭保軍已去世。看守所的人要求家屬寫「對於(郭保軍)正常死亡無異議」這句話,家屬拒絕,看守所不讓家屬見郭保軍的遺體。

郭保軍,一九五八年生,在鄭州市侯寨鄉衛生院工作。一九九五年開始學煉法輪功,為人處世時善良樸實,村裏、單位都稱讚他是好人。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晚,郭保軍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綁架,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於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被冤判兩年。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家屬在監管病房裏見到了郭保軍。當時郭保軍身體極度虛弱,生命危急。郭保軍被迫害的十分消瘦,脫了相,雙眼皮浮腫嚴重;鼻子上插了胃管;胳膊上插著留置針,打著葡萄糖點滴,胳膊一塊塊紫,帶有針孔;心口處貼有心電圖監護儀的接線。郭保軍的下身插著導尿管,腳上戴著食指粗的腳鐐;上半身平躺,下半身側躺,身上蓋著單薄的被子。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短信通知家人說,郭保軍已去世。郭保軍的姐姐得知消息後大哭,多次差點背過氣去。

看守所為徹底推脫責任,不讓家屬見遺體,打算解剖郭保軍遺體後,所謂查明死因後直接火化。家屬因不信任看守所指定的屍檢鑑定機構,拒絕在看守所提供的「解剖屍體通知書」上簽字。家屬希望把遺體帶回家,看守所說「不可能,就是部級領導也不行」。

因為公安機關人員犯罪的行為導致身體健康、精神狀態良好的法輪功學員突然離世,死因非常明瞭:就是公安機關辦案人、國保、看守所負責人及獄警違法犯罪行為導致無辜好人被非法關押後死亡。

(3)許昌善良婦女李淑華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二零年八月,河南省許昌市法輪功學員李淑華女士因講真相,再次被許昌魏都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劫入新鄉女子監獄。據悉在看守所和監獄裏,李淑華已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這是李淑華第三次遭中共惡黨法院枉法冤判。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下午,許昌市東城區公安分局多個警察闖入學院北路法輪功學員李淑華家中,將李淑華非法抓捕並關押到榆林鄉許昌市看守所。幾天後,李淑華被許昌魏都區檢察院非法批捕。

在許昌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李淑華身體出現半身不遂症狀。在看守所的幾個月裏,李淑華一直生活無法自理,艱難度日。二零二零年六月,魏都區法院非法開庭,李淑華被非法判刑三年。同年八月,被劫入新鄉監獄迫害。

李淑華女士,今年六十一歲,退休職工。修煉法輪功前,她患有神經官能症、美尼爾氏綜合症。一九九六年,李淑華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獲得了健康,家庭也變的溫馨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後,李淑華因堅持真、善、忍信仰,曾兩次被非法判刑,陷冤獄七年,在獄中遭多種迫害,身心受到巨大傷害。

(4)孝子魏月星被枉判三年關入監獄

河南安陽市法輪功學員魏月星,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向人講真相,被綁架、關押構陷,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在安陽市看守所被非法庭審,誣判三年,並勒索五千元罰金,十月中旬被關入河南省鄭州新密監獄。

魏月星,男,六十一歲,原安陽市第一製藥廠業務員。年紀輕輕患胃病久治不癒,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神奇康復,遵循真善忍道德標準,上孝雙親,下教子女,夫妻和睦,兄弟姊妹友善,鄰里相安。

對魏月星這樣的好人為何遭受迫害,親朋好友很是不解。魏月星是個大孝子,可謂現代社會的一個道德楷模,千年文明古都安陽的榮耀。魏月星的父親去世前,因患腦出血成植物人癱瘓在床,他每天定時為父親翻身、擦洗、吸痰、端屎倒尿,甚至用手幫父親摳出大便。四、五年如一日盡孝,直至老人安然離世,臨終時身上沒長一塊褥瘡。魏月星的母親,年近九旬,現因患直腸癌臥病在床,手術後不能行走,每天都是他抱來抱去,悉心照料。魏月星奉行「百善孝為先」傳統道德,贏得親友鄰舍廣泛讚譽。這樣的好人,卻因為向人講述法輪功真相而被枉判入獄。

三、至少531人次被綁架

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輪功學員至少531人次被綁架。其中二零一九年287人次,二零二零年244人次。

圖2:2019年、2020年河南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綁架人次統計
圖2:2019年、2020年河南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綁架人次統計

分地區名單如下:

(註﹕對於被綁架人數38+1,加號前面的38表示可以確認姓名的學員有38人,加號後面的1表示不能確定姓名的學員人數為1人,依此類推。總的統計人數隻計算可以確認姓名的學員。)

(1)安陽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38+1人次)
王來芹、牛懷林、劉鳳蘭(70多歲)、張海燕、張豔平、張建軍、翁秋香、女學員、劉秋香、申豔玲、宋秀玲、何玉平、程國強、何玲(音)、員競紅(員竟紅)、邢福英、常錄雲、林喜芳、李玉、郭現平、何賀玲、馮有福、李如金、巧英、張俊香、符臘花、江雲、青英、鎖雲、文生、豔平、伏梅、邢伏英(70多歲)、常錄雲(70多歲)、崔端的、吳保娥、路保蘭、銅冶鎮西爐村學員、趙伏雲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10+1人次)
靳白妞、李蘭秀、魏月星、劉鳳蘭、秦香花、李建榮、和蓮娣(和蓮弟)、70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李根堂、房彩雲、王法旺

(2)鶴壁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10+2人次)
謝巧雲、李鶴梅、許巧、張秋葉、李秀春、劉鳳娥、淇縣鐵西學員、淇縣小屯村學員、鳳琴、秦學榮、王寶花、楊奇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3人次)
龍改花、夏松花、袁梅榮

(3)濟源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3人次)
任召軍、王慶英、任宗祿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1人次)
武桂汝

(4)焦作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3+3人次)
閻愛英、孫富娥、王玉花、孫富娥的丈夫、孫富娥的孫子、孫富娥的孫女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5人次)
李雪梅(74歲)、劉錫秀(近八旬)、邊效娥、張玉琴、趙春娥

(5)開封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9+5人次)
姚姓女學員、信春婷(72歲)、王營、馮平(70多歲)、楊靜芳(70多歲)、郭姓學員、沈東芝、張清華、李巧玲、五名老年學員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8人次)
陳秀梅、劉紅、王德平、王慧琴、賈中民、張玉萍(張宣平)、劉志全、耿金梅

(6)洛陽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12人次)
常新欽、何文霞、孫萬帥、楊梅(76歲)、黃潤香(七旬)、申姓學員、韓青霞、劉愛芳、王文飛、付妮娟、李福春、吳佳健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13人次)
杜愛香(72歲)、王慧、楊梅(76歲)(2次)、司馬淑芬、宋愛珍、殷芝榮、老王、老杜、宋鳳枝(69歲)、趙志興(小名趙坷垃)、劉應寬、焦韶鵬(焦韶朋)

(7)漯河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14人次)
單春玲、郭山周、魯喜梅、羅風花、常蘭枝、張蘭枝、何卒平(78歲)、韓王花、郭景雲、雪玉粉、程鳳芹(琴)、閆雪麗(閆雪莉)、陳愛華、馬煥雲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7人次)
李鳳枝、梁俊德、張鳳英、韓淑平(韓瑞平)、王振花(王振華)、馬月琴、孫玉芝

(8)南陽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11人次)
倪春蘭(老倪)、周顯瑞、王平、郭照陽(郭照樣)、趙春生(87歲)、英華、秋新芳、余全珍、陶改雲、齊曉琴、張林格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96人次)
秋新芳、喬衛東(音)、平定瑞、劉萬華、魏玉珍、趙培元、王偉、劉天玉、孫同仁、來桂敏、楊豐東、潘東興、王小碧(王碧)、梁兆芳、溫建華(聞健華)、譚波、李潔榮、李曉玲(李小玲)、王志清、董聚安、王英林、王勤(王琴)、王連風(王蓮鳳)、王靜瑞、陳濤、葛鳳芝、方寶軍、劉元真、秦志偉(秦之偉)、宋恆林、劉會霞(劉惠霞)、刁改春、韓蘭英、孫海紅、黨長平、逵應祥(櫆應祥、奎應祥)(80多歲)、帖林峰、何喜梅、關明慧(關明會)(小雙)、賈敬安、蘇龍芝、袁大玲(苑大玲)、魏傑、劉付榮(劉富榮)、劉元真(劉元珍)、曹愛蘭、袁喜風(袁喜鳳)、張欽閣、張全書、張玉蓮、栗美玉(粟美玉)、龔星風、周雪妍、王鐵狀(王鐵壯)、張喜彬、高小梅(高曉梅)、陳長榮、胡國雲、隨新生、黨秀芝、宋宏勤、朱吉祥、胡長清、周紅雨、馬奇霞、小來、李文改、劉克良、陳文憲、老曲、巴新民、晉富蘭、李宛霞、趙書芳、姚富玉、姚富玉的妻子、姚富玉的女兒、小燕、馮中現(馮中獻)(70歲)、賀喜梅(72歲)、李英林、黨新偉、魏建華、張國斌、胡秀蓮、王保國、李天宇、王會霞、侯林風、王任清、王自周(王自州)(72歲)、黨長華、陳新年、彭套(彭濤)、劉穎生(劉營生)、姜永濤

(9)平頂山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12+25人次)
楊大群、王琪琰(80歲)、李國欣(72歲)、李慧琴、李俊麗、李金月、紅霞、衛東區上徐村學員、劉秋霞、李會芹、賈華根、辛文化、寶豐縣約24位學員、司太安(68歲)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19人次)
蘇國紅、王殿勛、馬曉輝(馬小輝)、劉寶紅、姚衛妮、李徐安、周申、陳鵬飛、楊賀梅、趙丹、肖世全、向彩平、甄姓學員、楊慧、楊慧的母親、邢榮、李姓學員、姜黑妮、韓秀芝(韓秀枝)(69歲)

(10)濮陽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8人次)
吳寶蘭、張曉君、陳良雨、陳良雨、周秀蘭、柏大珍、溫風清、李九菊

(11)三門峽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3人次)
曹煜(曹昱)、李佔軍、蔡予華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2人次)
秦法軍(秦發軍)、何啟輝

(12)商丘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4人次)
孫轉建(孫轉劍)、趙豔麗、李桂花、陳俠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7人次)
陳春燕、龐燕、樊喜紅、陳玉華、范媛媛(范園園)、巴偉、奚冬松

(13)新鄉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12人次)
李桂花、李瑞芳、鄭家金(80歲)、老楊(鐵路家屬院)、楊紅霞、王青梅、王素琴、朱鳳蘭、吳素梅、郭勝利、馮雲、李愛芳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20人次)
王素英(73歲)、呼繼英(乎繼英)(乎紀英)(70歲)、郎改琴(69歲)、王建軍(66歲)、夏水蓮(76)、蘇偉國(蘇衛國)、高姓男學員、高安忠(70多歲)、葉會明、郭勝利、程豔玲(程豔嶺)、朱鳳蘭、周麗娟、李瑞芳、袁培珍、申姓學員(80多歲)、趙素珍、劉鳳蓮、劉福瑞、鄧照智

(14)信陽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13人次)
黃曉波、陳燕、李本秀、張桂蘭、余素芳、劉桂源、王俊青、郭普琴、李殿秋、魏永兵、孫行霞的丈夫、孫行霞、樊寶英(樊保英)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16人次)
李炳、孫永芝、孫行露(2次)、任行路(任行露)、耿協明、王玉英、簡保海、王玉英、崔明英、何自清、任緒蘭、方金茹、嚴素琴、沈月紅、楊春秀

(15)許昌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20人次)
潘玉環、楊新紅、張新芳、婁亞紅、李淑華、陳志忠、劉軍、煥芝(音)、賈麗娜、范金枝(70多歲)、賈麗娜、范金枝(70多歲)、劉盈(音)、喬書紅(喬淑紅)(兩次)、張志溫、廖建軍、小姣、廖祥葉、巧雲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23人次)
龐永剛、李改英、劉軍(2次)、張花香、劉寶蘭、蔡潤東、喬書紅(喬淑紅)、張志溫、蔡駿平(蔡俊平)、廖建軍、周淑英(80歲)、老袁(89歲)、老蔡、沈智玲(音)、侯英孌(侯英鸞)(侯英戀)、連玉珍、劉小玲、王紅霞、范彩雲、蔣秀敏、劉河山、李彩芹

(16)鄭州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35+1人次)
董煥英、曲池、程素琴、李桂富(程素琴的丈夫)、荊秀琴(荊秀芩)、華靜、劉英、侯瑞蓮、魏桂榮、小香、田向紅(29歲)、荊建秋、周喜雲、陳會平(陳會萍)、牛青青、王玉琴(76歲)、高玉霞、景建秋、周喜雲、李喜鳳、劉軍英、王金風、張蓮香(71歲)、馬鳳彩、楊小偉、侯蓮、李桂香、王海萍(王海平)、李新輝、張典、李桃典、李珍、李久、娟、不知姓名的學員、張素平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28人次)
尚麗敏、史向紅、周桂珍、李樹娥、張愛仙、周保紅、周愛芳、郭保軍、程素琴、王海萍(王海平)、趙慶華(趙慶花)、郭靖、楊金鳳(70多歲)、閆潔、牛會青(牛慧青)、劉俊錄、王麗娜、陳克蓮、吳巧霞(吳曉霞)、龐愛平、王香典、白春花、張素平(2次)、楊金翰、喬向陽、張喜榮、張小榮

(17)周口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26+3人次)
任愛芹、東新區許灣鄉女學員、楊秀玲、李偉、許鳳梅、韓維芳(七旬)、王代清、余紅、袁容、王雲、田梅、李松梅、王靜、吳美麗、張麗華(張利華)、孫向陽、童廣玲、劉素英(劉樹英)、淮陽區兩名學員、王大鵬、王大鵬的岳母、馬偉、高紀榮、秦紅增、李傑、李慧平、谷玉榮、李豔華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15+20人次)
劉豔華、劉衝(劉豔華的丈夫)、杜志良(杜子良)、欒月美、何美英、張桂蘭、岳景祥、夏中志(78歲)、二十多名學員(太吳陵廣場)、馮海景、余秀容、鄧國行、程豔紅、韓玉麗、劉桂萍、邵春花

(18)駐馬店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9人次)
王英、閆衛賓、許慧春、劉栓(留栓)、楊潔玲、王悅、劉紅豔、侯傑、全喜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13人次)
呂桂清、劉玉峰、劉玉峰的父親、康富春、薛保平、張福元、李威、趙鳳英(79歲)、高志啟、閆衛賓、劉威、劉威的母親

(19)河南省不明確地區
二零二零年被綁架:(2人次)
傅曉莉、李姓學員(在天津被綁架)

二零一九年被綁架:(1人次)
馬援軍(在安徽被綁架)

除上述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外,明慧網還報導了4名河南法輪功學員失聯或失去音信的消息:芳玲玲(鄭州)、吳寶蘭(濮陽)、王洪霞(商丘)、王自周(王自州)(南陽)。

迫害實例:

(1)河南國保警察多次「跨省」綁架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導,河南省國保警察多次跨省綁架外省的法輪功學員。

(一)洛陽警察跨省綁架多位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牛青青、付妮娟、李福春、吳佳健,通過微信轉發真相視頻,於二零二零年十月底和十一月初,分別被河南省洛陽市警察從河南省鄭州市、湖北省枝江市、北京市通州區、山東省萊西市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洛陽市看守所,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被洛陽市澗西區檢察院檢察員武江洋構陷至洛陽市澗西區法院。

河北張家口市法輪功學員孫萬帥於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被河南洛陽警察跨省綁架。孫萬帥被綁架的原因可能是最近轉載了一些中共認為比較敏感的內容,發到了朋友圈。

(二)河南周口商水縣國保在重慶肆意行惡

河南商水縣公安局網警支隊警察張工勇、姚克等人,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到重慶,持一份空白搜查證,非法對法輪功學員余秀容抄家後,把余秀容綁架到河南省商水縣,據說是因為余秀容利用新浪微博講大法真相。隨後,又先後綁架了他們懷疑與此事有牽連的幾名重慶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被懷疑在明慧網曝光其惡行的學員。

重慶法輪功學員余秀容至二零二一年仍下落不明,可能已經被非法判刑,情況待查。

重慶法輪功學員韓維芳和王代清,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被河南周口市商水縣公安局網警跨省綁架、構陷,並於二零二一年被非法庭審。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四日,重慶市沙坪壩區法輪功學員袁容被河南商水縣國保警察夥同重慶沙坪壩區天星橋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河南周口市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重慶市南岸區法輪功學員余紅被河南商水縣國保警察夥同重慶南岸區彈子石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並綁架。邪黨人員在訊問余紅時,強調曝光影響了「商水縣形像」。

(2)河南周口八位法輪功學員讀書時被綁架 六人被非法判刑

河南省周口市項城市八名法輪功學員田梅、王靜、吳美麗、李松梅、孫向陽、童廣玲、劉樹英、張麗華,在劉樹英家中一起讀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輪功書籍時,被警察入室綁架、構陷。二零二一年獲悉其中六人被非法判刑:田梅七年;吳美麗、王靜各四年六個月;李松梅、孫向陽各三年六個月;童廣玲三年。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下午三點多,田梅、王靜等法輪功學員,在項城市金海明月小區劉樹英家一起讀法輪大法書籍時,被項城市國保大隊警察非法入室綁架。據悉,警察此前已在劉樹英家附近蹲坑一個多月了。

被綁架的八位法輪功學員都是女性,除李松梅(剛被非法抄家不久)外,其他人當天全被非法抄家搶劫。劉樹英因血壓高,被拉到醫院。其他七人當天被劫持在項城市公安局,第二天,又被劫持到了周口市看守所。後來,劉樹英回到家中,張麗華被釋放。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田梅、王靜等六位法輪功學員,在周口市川匯區法院被非法開庭。之後獲悉,六位法輪功學員均被非法枉判。

(3)河南新鄉九位法輪功學員同一天被綁架 三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河南新鄉市九名法輪功學員被新鄉公安局綁架,其中三人在之後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點左右,新鄉市法輪功學員蘇偉國、王素英、呼繼英、李瑞芳、朱鳳蘭、周麗娟、袁培珍、申姓學員在新鄉李村女子監獄(臭名昭著的五監獄)附近,突然衝過來了幾十個穿著便衣的男女警察,上去就把法輪功學員攔截在了一起。學員問:你們這是幹啥!他們就說:沒事,配合、配合。扭著法輪功學員的胳膊硬往汽車裏塞,當時年紀大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因不配合,遭到國保大隊隊長常廣傑毆打。

不法警察在當晚對每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搶劫了多部電腦等私人物品;並在非法抄蘇偉國家時,綁架了其妻子王建軍。之後,王素英(73歲)、呼繼英、王建軍三人被非法判刑。

(4)鄭州新鄭七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兩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鄭州新鄭市七名法輪功學員尚麗敏、史向紅、周桂珍、李樹娥、張愛仙、周保紅、周愛芳被綁架、關押。之後,尚麗敏、史向紅被非法判刑。

新鄭市梨河派出所所長陳景霞,副所長楊建偉等,派惡警於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早上八點,跟蹤法輪功學員尚麗敏到法輪功學員周桂珍家中,非法抄家,綁架了尚麗敏、周桂珍,並搜出尚麗敏背包裏的鑰匙搶走,到尚麗敏家中搶走私人物品電腦等。還把周桂珍家中電腦,兩部手機,銀行卡抄走。然後把周桂珍,尚麗敏綁架,非法關押在新鄭拘留所15天,後轉至鄭州第三看守所。

就在同一天,新鄭法輪功學員李樹娥、張愛仙、周保紅、周愛芳(保紅姐)、史向紅也被綁架、關押至新鄭拘留所。

(5)「七二零」前後河南各地綁架多位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資料統計,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日期)前後,河南省各地綁架了多位法輪功學員。

河南寶豐縣賈華根、辛文化等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被非法抓捕;河南鄭州劉軍英、王金風等七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被綁架;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區新店鎮郭山周、魯喜梅等九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被綁架;河南鶴壁淇縣張秋葉、李秀春等七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被綁架。

四、至少117人次被騷擾

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輪功學員至少117人次被綁架。其中二零一九年39人次,二零二零年78人次。

圖3:2019年、2020年河南省法輪功學員遭騷擾人次統計
圖3:2019年、2020年河南省法輪功學員遭騷擾人次統計

分地區名單如下:

(1)安陽
2020年被騷擾:(3+80人次)
王軍英、林州至少80位學員、李改雲、吳保娥

(2)焦作
2020年被騷擾:(17人次)
邊博、賀全新、丁某某(八十多歲)、丁桂元(84歲)、李桂榮、牛淑榮、程坤、高芳、黃淑敏、呂發武、孫興秀、武紹春、徐國軍、薛如君、杜發榮、和佔全、王俊英

2019年被騷擾:(4人次)
邢明貞、王桂琴、張玉娥、牛老太太

(3)開封
2020年被騷擾:(1人次)
路瑩

2019年被騷擾:(1人次)
劉青英

(4)洛陽
2020年被騷擾:(4人次)
韓青霞、宋歡歡、王文飛、司馬淑芬(81歲)

(5)漯河
2019年被騷擾:(1人次)
郭秀珍

(6)南陽
2020年被騷擾:(2人次)
趙玉平、李秋菊

2019年被騷擾:(2人次)
小蘇、趙春生(87歲)

(7)平頂山
2020年被騷擾:(2人次)
常欣欽、李秀枝

2019年被騷擾:(5人次)
司太安、王建偉、馬淑君、劉全忠、陳鵬飛

(8)濮陽
2020年被騷擾:(13人次)
吳寶蘭、楚美然、倪金芝(倪金枝)、周秀蘭、任姓學員、張桂珍、張桂珍、朱姓學員、丁繼愛、丁繼愛的兒子、王榮華、王榮華的兒子、張曉君

(9)三門峽
2019年被騷擾:(1人次)
徐老太太

(10)商丘
2019年被騷擾:(1人次)
李正超

(11)新鄉
2020年被騷擾:(6人次)
吳姓學員(80多歲)、張翠雲、張鳳山、朱清鳳、陳秀芳、老韓

2019年被騷擾:(1人次)
趙素珍

(12)信陽
2020年被騷擾:(1人次)
何平

2019年被騷擾:(2人次)
孫行芝、祝金芳

(13)許昌
2020年被騷擾:(13人次)
張書僥、魏淑豔、張素梅、王海松、煥芝、李秋菊、李改英、王新生、黃繼紅、高惠芍、曹鳳月、張榮煥、廖祥葉

2019年被騷擾:(14人次)
張翠蘭、王秀珍、張花香、徐淑敏、李瑞珍(85歲)、韓寶蓮、魏淑豔、曹鳳月、黃雙霞、李秋菊、王海松、明珍、范彩雲、李麥屯

(14)鄭州
2020年被騷擾:(11人次)
魏桂榮、郝春梅、荊秀琴(荊秀芩)、周風蓮、小香、汪桂珍、侯蓮、楊蘭菊、楊蘭芝、楊金翰、吳巧霞(吳曉霞)

2019年被騷擾:(3人次)
李德芳、須慧、牛羽格

(15)周口
2020年被騷擾:(5人次)
欒月美、張鑫軍、賈守印、劉清臣、高國安(74歲)

2019年被騷擾:(4人次)
曹風英、張冬冬、班青雲、周亞君

迫害實例:

(1)河南許昌市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騷擾抄家

從二零二零年五月至二零二零年七月,河南許昌市政法委、610統一部署,實施所謂「清零行動」,指揮各級公安、派出所及社區人員,以回訪、普查戶口等藉口,到法輪功學員家裏騷擾拍照、非法抄家。已知至少二十多名法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

五月十八日上午,許昌市東城區公安分局幾個警察,闖入家住東城區的法輪功學員小姣家中,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籍、筆記本電腦一台、手機等私人物品;警察又到家住東城區的小姣女兒的家中非法抄家,抄走女兒女婿家中的電腦。小姣和女兒都被非法拘留。

六月十一日左右的下午五點,西關派出所三名女警察到法輪功學員高惠芍家,敲門進屋後,用手機到處拍照,並說「俺來你也知道是因為啥」,還問「你還煉不煉了」等。

六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點,五一路派出所警察三人,到法輪功學員曹鳳月做生意的攤位上說是回訪,並把她帶回家中搜查。同時,他們還打電話把曹鳳月正在上班的女兒(未修煉法輪功)也叫回家中脅迫。

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北大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張榮煥家,進屋就用手機拍照,張榮煥制止他們。他們又給張榮煥正在上班的女兒(未修煉法輪功)打電話,把她女兒叫回家,對她女兒說:「叫你媽轉化吧。」她女兒說:「俺媽住了八年監獄,都沒有轉化,我可轉化不了她。」

七月九日左右,建安區蘇橋鎮派出所警察以普查戶口為名,到法輪功學員廖建軍家騷擾抄家,把他綁架到派出所,給他戴上手銬,並拉到許昌市中心醫院強行檢查身體。

七月十五日,西關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張書僥家,非法抄家;七月十五日,五一路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到法輪功學員魏淑豔家,非法抄家。

七月十六日,南關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多人,到法輪功學員張素梅家非法抄家,搶走師父法像等私人物品。

七月十七日,北大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多人,到法輪功學員王海松家,說是「回訪」,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等私人物品,並把王海松的妻子陳志忠綁架到古槐街的一個派出所詢問,當天下午已回家。警察還脅迫王海松的妻子,說要王海松去一趟。

有的派出所、社區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拍照,說:如果說不煉了,就簽個字兒,他們就把名字給抹掉,以後就不再管他了。企圖誘騙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有的是社區、村幹部等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用手機拍照。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這樣做對他們不好。有的社區人員說:這是上邊壓下來的「任務」,叫他們隔一段時間要過來看看。其實他們也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他們自己也不願意幹這樣的事兒。

(2)河南中原油田多位法輪功學員被抄家騷擾

二零二零年以來,河南省濮陽市中原油田610公安局多次抄家、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部份迫害實例如下: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河南省濮陽市中原油田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陳順江,惡警沙元魁,惡警桑虎和居委會共十幾人到法輪功學員張桂珍家抄家,誣告說有人舉報,抄走一些真相資料和大法書籍,沒帶人。隨即派兩人盯梢,一出門就問去哪裏。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上午九點左右,河南省濮陽市中原油田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陳順江,惡警沙元魁,惡警桑虎和居委會共十幾人到法輪功學員柏大珍家抄家,誣告說有人舉報出去發真相小冊子了等等。惡人抄走師父的法像、大法書十四本、真相幣兩千多元,還有錄音機、U盤等物品,並帶到派出所四個小時,在邪惡分子的恐嚇和逼迫下,在他們準備好的保證不出去發小冊子的單子上簽了字,才將其放回家。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號上午九點左右,河南省濮陽市中原油田公安局國保大隊分兩撥,對法輪功學員王榮華和其兒子(法輪功學員)兩家同時抄家。中原油田公安局國保大隊陳順江帶四人抄走王榮華家師父法像、真相幣、台曆和護身符等。中原油田公安局惡警沙元魁帶四人於九點到法輪功學員王榮華兒子家進行抄家,後來又把陳順江叫過來,總計十人,抄走王榮華兒子家兩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54本大法書,300多元真相幣,13本小冊子,十幾本週刊,一萬多元現金,mp3、電子書等等。由於王榮華兒子和媳婦不配合,不簽字,邪惡份子繼續騷擾

二零二零年四月八日下午,法輪功學員陳良雨家莫名其妙的被非法抄家,非法侵入住宅者是陳順江、桑虎、沙元魁、賈大軍,還有不知姓名的兩男三女,家人工作用的電腦和打印機及大法書一套、真相資料、真相幣一千元左右,被搶走,同修被帶到油田公安局非法問詢後,一個多小時後回家,威脅說沒有完,還要找她。

五、至少19人被非法停扣退休養老金、1人被非法辭退

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輪功學員至少19人被非法停扣退休養老金。另有1人因堅持信仰被非法辭退工作。

被非法停扣養老金的名單如下:

安陽(3人):陳雪生、石彥娥、張岱珂
焦作(6人):劉富珍、和佔全、呂發武、王玉花、黃淑敏、李桂榮
洛陽(1人):杜愛香
漯河(1人):馬月琴
三門峽(1人):蔡予華
新鄉(1人):鄭家金
許昌(6人):王秀珍、代言亮(代彥亮)、李俊卿、張榮煥、張國營、王雪娥
被非法辭退工作(1人):查卓琳(許昌市)

迫害實例:

(1)好警察查卓琳因堅持信仰被辭退

河南許昌禹州市公安局工業園區派出所民警查卓琳,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九日收到了禹州市公安局的一份《辭退公務員通知書》,原因是查卓琳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查卓琳當時已五十七週歲,再有兩年就到退休年齡了。此消息一經傳出,立即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很多人都在議論這件事,也有很多認識他的人為他不平。

查卓琳十九歲應徵入伍,曾在部隊服役十七年,多次立功。一九九九年查卓琳從部隊轉業到禹州市公安局刑警隊工作,曾擔任褚河鄉派出所副所長,偵破過多起惡性刑事案件。

由於長期超負荷的工作和不良的生活習慣,查卓琳的身體亮起了紅燈,他患上了多種疾病:高血壓、偏頭痛、鼻炎、痛風、肩周炎、前列腺炎、腰椎間盤突出,每天都需服藥。二零一三年查卓琳在萬般無奈中,聽說法輪功祛病有奇效,就抱著試試看的心理,開始修煉法輪功。沒想到修煉不久,折磨他多年的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全好了!從此,查卓琳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生活中事事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約束自己。

二零一五年,查卓琳抱著對政府的信任,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信件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犯下的罪行。二零一六年,禹州市公安局、政法委、610聯合騷擾、迫害訴江民眾,查卓琳受到行政處分,並被扣發每月的績效工資兩年。

二零二零年六月,查卓琳被通知到局紀委談話,被要求對法輪功表態。查卓琳說這是信仰問題,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憲法規定信仰自由。國保大隊的王曉偉說:「不談法律」。

二零二零年六月,查卓琳被停止執行職務兩個月。二零二零年八月,查卓琳收到《辭退通知書》,被公安局正式辭退。

(2)河南安陽八旬女工程師遭迫害 被扣發養老金

法輪功學員張岱珂,河南省安陽市水利局退休工程師,今年八十歲,一位溫文儒雅的知識女性。只因她堅守信仰,曾被中共多次迫害,被扣發退休養老金。

張岱珂原是水利局有名的「藥簍子」,身患心臟病、胃病、肺結核、腰肌勞損、多年低燒不退等多種疾病,吃不下飯,渾身沒力氣,病痛折磨的她生不如死。一九九七年已退休的她喜得法輪大法,煉功不久,身上的各種久治不癒的疾病不翼而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因小人妒嫉發動了一場慘絕人寰的對好人的迫害。二零零六年,張岱珂因修煉法輪功被六一零、殷都區公檢法合夥構陷,非法判刑四年,關入河南新鄉女子監獄遭摧殘,退休金被扣發。她從監獄釋放後,又被迫離開家鄉,常年流離在外。據明慧網報導,截至二零一九年,張岱珂仍被非法扣發退休養老金。

六、被勒索搶劫至少205萬元

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九年和二零二零年河南法輪功學員至少被勒索、罰款、搶劫共計205萬元。其中二零一九年被勒索搶劫130.6萬元,二零二零年被勒索搶劫74.4萬元。

迫害實例:

(1)河南杞縣老農夫婦血汗錢被搶劫一空 警察稱「這錢我得拿著」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上午十一點左右,河南省開封市杞縣沙沃鄉四郎廟村法輪功學員賈中民(六十一歲)、張玉萍(六十四歲,身份證名:張宣平)夫婦在家中被沙沃鄉派出所警察綁架。老人全家的血汗錢被警察搶劫一空,連賣玉米的錢都被搶走。

警察不給任何理由,上門就抓人,對老人推推搡搡逼上車。幾間屋子給翻得亂七八糟,沙發、立櫃都搬挪了地方,床上翻了一遍,家裏搶了個精光。

警察把看見的錢全部都劫走,老人不久前賣玉米、大蒜的錢、兒子給孫子準備的學費錢、大女兒常年在外打工回家帶的錢,全部都被搶,這些錢都是一家人的血汗錢。總共被搶走多少還無法得知,有數的錢就有四萬多元現金被警察搶走。

據在門口的鄰居說,一警察拿著個袋子,裏面裝的都是錢。張宣平管他要,該警察不給,還說:「這錢我得拿著。」鄰居們說:「他們(警察)在家裏銧銧噹噹(地抄家),聲音特別大,俺們在門口的都聽見看見了」「大白天入室搶劫,也只有共產黨才能幹的出來。」 鄰居說十二點多了,派出所的車停在門口還沒有走完。

(2)韓蘭英被搶走個人財產一百多萬

韓蘭英,南陽市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九年八月底被綁架,被從家中強制收走個人財產一百多萬,另外還有十多萬真相幣被搶走。之後韓蘭英被非法判刑四年,又被勒索五千元。

(3)沁陽市張玉琴被警察綁架勒索三萬元

沁陽市法輪功學員張玉琴於2019年12月26日被沁陽市公安國保大隊從家中綁架。警察逼迫她女兒拿出3萬元錢,2020年元月26日才將張玉琴放回家。

(4)淇縣610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數萬元才放人

2020年7月19日,河南省鶴壁市淇縣法輪功學員張秋葉、李秀春、劉鳳娥和淇縣鐵西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淇縣610、國保、派出所警察抄家和綁架。

二零二零年八月,淇縣610、國保勒索這幾個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四萬元、二萬元等,然後才放了這幾個法輪功學員回家。

(5)南陽27位法輪功學員被勒索罰金49萬元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南陽市宛城區法院對趙元培、王偉等27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開庭。之後,這些學員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達十三年。這27名學員被勒索罰金總計49.9萬元。

附錄
2019-2020河南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表

下載(83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