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幾近破碎的婚姻走上坦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日】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 * *

我丈夫常常當著父母、親友、同事的面,讚揚我:「這些年,多虧了有她。」在親友的眼中,我倆是讓人羨慕的幸福夫妻,卻想不到,八年前,我丈夫可不是這樣說的,我的家庭曾幾近破碎。

身心俱疲、以淚洗面的婚姻

八年前,我婆婆因為被中共的謊言所欺騙,害怕我修煉法輪大法而連累了她兒子的前途,唆使我丈夫與我離婚。

因此,丈夫總是對我大喊大叫:「我早就跟你過夠了!我真後悔跟你結婚,你滾!」或者說:「離婚!協議書就在桌面上,快簽字。簽完,讓你家人把你接回去。」那時候的我,如果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真是一天都跟他過不下去了。

每天,丈夫先去單位報個到之後,就回來到附近的公園或街道上堵我,看我是不是抱著孩子在給人講法輪大法的真相了。如果發現了任何「蛛絲馬跡」,回家等著我的就是一場「大戰」,能從白天持續到後半夜。他摔椅子、摔手機、逼著我去法院、拿刀威脅我,軟硬招數都使遍了。我身心俱疲,經常是以淚洗面。

在我不斷的堅持下,丈夫終於同意我可以一週出門兩次,每次不能超過三個小時。這三個小時裏,由公公、婆婆來幫我看孩子。我跟同修大姐一起出去講真相,剛開始,我不會講,急得在大馬路上直哭。同修大姐一點點的教我,啟迪我。慢慢的,我講得順了。看到有人得到法輪大法的救度,我和大姐激動的為他們落淚,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可是,講完真相往家走,我的心又沉重起來。越往家走,心裏越壓抑。上樓的時候,我真象懷裏揣個兔子一樣,提心吊膽,害怕迎接自己的是又一場風雨。婆婆一邊威脅著我的娘家人,要到派出所「說說理」;一邊欺騙我說她頭痛,晚上沒法幫我帶孩子。其實,她是利用每天晚上的時間去打麻將。

我心裏有一萬個委屈:我放棄了大城市的生活,放棄了待遇較高的工作,跟著丈夫來到他的老家。沒房子,租住在一個出租屋內;沒工作,婆婆因此瞧不起我;沒錢,整日整夜的自己帶孩子,舉目無親。我只有丈夫這一個親人,他卻天天發脾氣,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看著襁褓中的孩子,我真是痛不欲生。我跟同修抱怨,我跟媽媽訴苦。我學法流淚,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流淚,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改變這樣的家庭環境。

丈夫說:「這個家始終是有希望的」

我通過大量的學法,與同修的交流,慢慢的,我學會修自己了。我記住了師父說的:「大法弟子作為一個修煉人,看問題和人應該是反過來的。」[1]「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1]

我的心態發生了非常大的轉變:由最初的不服氣、爭辯、反擊、諷刺,到能安靜的聽丈夫把話說完;再到看他暴跳如雷,我也能坦然不動,心裏冷靜的想:別動心,站在他的角度體諒他。

我勸他:「你別生氣了,我學大法也不是去做壞事,是在做好事。按照真、善、忍做人,多好啊!如果平時我哪裏做錯了,我可以改。但是,不讓我修煉不行。我都是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去學法、煉功,沒有影響任何人,也沒耽誤做家務、帶孩子,憑啥不行?《憲法》還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呢!信啥是我的自由,你不能干涉。」

丈夫聽了這些話,無數次的摔門而出。等他再回來的時候,我就笑呵呵的走過去,拉拉他的袖子:「我做好飯了,吃飯吧。」他一甩我的手,走了。我就再去拉:「不吃飯可不行,不能餓著呀!飯菜都給你盛好了。」把他硬拉到飯桌旁坐下,他一言不發的吃飯。孩子還小,不會說話,我們家安靜、沉悶的讓人窒息。

第二天,他繼續當我是空氣。我再去笑臉相迎,拉他來吃飯……這樣的「低壓」氣氛會持續多天。

有一次,我這樣天天喊丈夫來吃飯,喊了整整一個月,他都沒跟我說一句話。還有一次,整整三個月,丈夫也沒跟我說過一句話。但是,我照常給他做不同的飯菜。他挑食,為了適應他的口味,煎炒烹炸我都學會了。他食慾不振,沒有辣椒吃不下飯,我就照著視頻學會了做四川菜。每頓飯,都有兩種風味的菜:一種是專門給孩子的,一種是專門給丈夫的。

有一段時間,他上班很辛苦,晚飯我都炒四個菜。丈夫飯量小,我買了六寸的小方盤,每個菜就做一個盤底的量。這樣,就不用吃剩菜,第二天又做新的,不重樣。最後,丈夫笑了,說:「你天天弄的這麼豐盛,我以後吃別的飯菜就吃不慣了。」還說:「其實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沒有白做,都像種子一樣扎在了我的心裏。」

現在的他,一看我做飯就說:「不用麻煩,做啥都行。你做啥,我吃啥,有一口吃的就行。」丈夫不僅不再挑食,還不止一次的對我說:「你知道你最讓我感動的是甚麼嗎?就是你天天叫我吃飯。那意味著不管我們怎麼吵架,你總是有一個底線在,讓我看到這個家始終是有希望的。」

我知道,這是因為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不計較丈夫的過錯,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才保住了這個家。

放下怨恨心 不卑不亢勸善

丈夫愛喝酒,常常喝的酩酊大醉。有時倒在衛生間的地上,褲子都沒提上來,就睡著了;有時候喝的不省人事,半夜從床上掉下去都不知道,在地上一直睡到天亮;有時候喝醉了,就得意忘形,誰都敢罵。

前年過年,我父母和我弟弟來我家。大家聚在一起很熱鬧,丈夫就多喝了兩杯。席間,丈夫透露出我婆婆要換個房子,想管我家親戚借錢。我家人委婉的說:「畢竟是親戚的錢,不是我們說了算,不是那麼好開口的。」誰知丈夫竟趁著酒勁兒,罵我父母、弟弟,說:「都給我滾!」

這一次,我真的傷心了,眼淚止不住的流。他太不明事理了,我受夠了。這些年所有的委屈和心酸都湧了上來,一件一件的翻了出來:我們結婚的當天,他就跟我媽媽發火;我媽媽沒日沒夜的伺候我的月子,他一不高興就摔門而去;結婚時,他沒車,我爸媽給他買了汽車,結果他開車帶著我公公婆婆四處走,我父母一年來一次,每次都是我打出租車去接,他沒開車接過一次;我住在又潮、又濕、又髒的小旅館,在省城醫院伺候他父親一個月,他卻因為我父親說的幾句話,罵了我六個小時……

今天,這大過年的,他竟然變本加厲……我越想越委屈,越為自己不值得,也越為家人不平。如果不是父母在場,我真想大哭一場。弟弟氣的起身穿衣服就要走,我一邊拉著弟弟,一邊勸他。我對丈夫說:「你想想你這麼說對嗎?你應該這樣嗎?」

丈夫也意識到自己過份了,轉身給我父親跪了下來:「爸,我喝多了,我錯了。」但是,他為了挽回面子,話鋒一轉,居然轉到我修煉這件事上了,說我煉功他不同意。回房間後,他又罵了我半天,威脅我說等我父母走了,就得去離婚,必須離婚。我父母都是修煉人,都勸我:「他喝醉了,別怨他,向內找自己。」丈夫罵累了,倒頭呼呼大睡了起來。我既痛苦、又怨恨,夜深了也睡不著。

我開始回想: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還是我哪裏不對了。大法弟子和常人之間有矛盾,那就是大法弟子不對。可是,我錯在哪了呢?我為甚麼感到這麼痛苦呢?是甚麼東西使我割捨不下呢?──我知道了,是情,對家人的情。

我有一種觀念,認為家庭關係應該是得體的、和諧的、溫馨的、美好的,而且父母必須是應該受到尊敬的。我在生活中,從未頂撞過父母一句。凡是一切不夠孝順的行為,我都是深惡痛絕的。今天的這一切與我觀念不符的言行,都發生了。這強烈的衝擊著我的內心,我受不了了,憤憤不平,心生怨恨了。我想,這樣不行。修煉是修自己,不是修別人的。我不能怨丈夫,還得對他勸善。我娘家人走了以後,我開始給他寫信,寫了滿滿十四頁。

在信中,我把這些年來經歷的種種家庭魔難,平常夫妻難以忍受的關和難,一件一件的攤在了他面前。我把自己原本有體面的工作,是受人尊敬的中層幹部,但為了維持這個家,我幾乎放棄了一切的心路歷程和盤托出。我第一次向他坦言:在令人窒息一般的婚姻中,我多少次都覺得過不下去了,是對真善忍的這份信仰支撐著我,一再包容著婆婆和丈夫的種種責難……

我寫道:「以前,我一宿一宿的失眠;胃餓了一點,就疼的動不了。這不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嗎?我好了,卻逼我說不是煉功煉好的,逼我放棄修煉,這怎麼可能呢?法輪大法不僅福益於我,也福益於我們全家,這是個不可抹殺的事實。你在我的忍讓中受益,卻不肯給能讓我忍讓的法輪大法正名,這非君子所為。我怎麼能佩服你呢?」

「這些年的婚姻中,我告誡過自己很多話:要包容,與人為善,看別人的優點,儘量做好自己該做的,要捨得付出,不要怕吃虧。六年的實踐證明:我確實是這樣做的。所以這段婚姻對我來說,我無怨無悔。能捨的,我都捨了;能讓的,我都讓了。至於結果如何,我做過最壞的打算。我不想離婚,但我不怕離婚。更不是因為我修煉了,我就有了被人抓住的把柄,我才百般忍讓,千般寬容。我的善良與包容,不能成為任何人踐踏欺凌的理由。」

丈夫看過信的第一晚,還在罵我。第二天以後,他就越來越沉默,越來越冷靜了。後來他說:「我太震撼了!我一下子想通了,我沒做好。以後,我不能那麼做了。」

一天晚上,他喝了點酒,非要跟我表白。我幾次勸他睡覺,他就是不睡。他說:「謝謝你啊,媳婦,真心感謝你。我跟誰過,也不如跟你。我辛苦工作的最大動力,就是有個好兒子和一個好媳婦。你放心,我以後再也不會那麼對你,也不會那麼對我老丈人和丈母娘了,我也希望小舅子過的好。你丈夫不是沒良心的人,我以後一定對得起他們。」

柳暗花明

這些話丈夫跟我重複了一遍又一遍,我發自內心的感動了,他也真的說到做到了。

去年夏天,當我父母再次來我家時,丈夫特意空出時間,每天開車帶他們出去旅遊,把周邊的景點都轉遍了。他還一再的叮囑我:「他們好不容易來一回,想吃啥就買啥,別捨不得。也千萬別讓他們花錢。」

過年了,他主動打開視頻,給我父母拜年,還總打聽小舅子的消息:「有沒有女朋友呢?快點結婚吧,快點有個孩子,我老丈人、丈母娘就省心了。」大年初三,去我表姨家過年,他說:「去你娘家拜年,花多少錢,我都不心疼,得買點好的。」我們買了很多禮物。到了表姨家以後,丈夫一不小心喝多了,回來後悔的說:「我心裏難受了一天。我本來想好好表現,結果又給你丟人了。」我笑了:「不丟人,都是自家人,沒事。」他不再借酒裝瘋了,知道酒後節制了,也很少喝醉了。

丈夫雖然沒有修煉法輪大法,但也知道了向內找,也知道維護家庭了。他開始自覺的分擔一些家務,比如趁我洗碗的時候,他去疊被子;偶爾幫我擦地、洗碗;幫孩子複習功課;每天接送孩子;怕我幹活累,幫我買了掃地機器人,還勸孩子:「中午就在學校吃營養餐吧,別老麻煩媽媽給你帶飯了。」

他不再一味的要求我,而是審視自己的不足,並及時改正。不知不覺中,他跟過去已經完全不同了。他變的坦誠、善良、熱愛家庭,並願意為此而付出所有。也不再管我講真相的事。同修來了,他很自然的打招呼。我家裏裝上了打印法輪功真相資料的打印機。我的修煉環境越來越寬鬆,家庭氣氛也越來越和諧。

丈夫常常當著父母、親友、同事的面,讚揚我:「這些年,多虧了有她。」在丈夫親友的眼中,我倆是幸福和睦的夫妻,甚至是會處理婚姻危機的「高手」,是他們羨慕的對像。他的表哥還經常來討教:「你們是怎麼相處的?」丈夫就把我從大法修煉中得來的體會:「不改變對方,先改變自己」的相處之道,分享給親人和同事們。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勸他們體諒妻子,愛護家庭。大家都說:「很受啟發。」

去年,丈夫還主動幫我聯繫工作,很好的解決了我的工作問題。我們的收入提高了,生活更好了。家人都說:「這是修煉大法才有的福氣。」

回望過去,我感到我與丈夫的關係每兩年都有飛躍性的變化:從當初的水火不容到互相體諒。在我們這八年的婚姻中,真、善、忍盪滌著我們的家,我丈夫在法輪大法的慈悲之場中,潛移默化的、一點一滴的接受著法輪大法的洗禮,使得他願意跟我一樣,學會了找自己的不足,多看別人的優點,擁有了更寬闊的胸懷。

八年的親身經歷,使我深深的體會到:無論在多麼尖銳的矛盾中,無論在多麼絕望的時刻,只要堅信真、善、忍宇宙的真理,按照師父說的去做,真正的按照法輪大法歸正自己,總能做到「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