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17年半牢獄折磨 四川樂山市鐘俊芳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樂山市犍為縣68歲的鐘俊芳,在監獄裏受盡侮辱、受盡折磨、受盡酷刑,體重被折磨到62斤、白髮蒼蒼,二零二零年二月終於期滿出獄,被「610」警察從監獄直接劫持到離城十幾里路的廢棄多年的養老院非法軟禁。

家人去派出所接人,警察說:不知道。在家人接連二三的去要人後,警察才說關在那個偏僻的養老院。鐘俊芳被家人要回來,住在兄弟家。「610」威脅她兄弟把房子賣掉,迫使鐘俊芳在外面租房住。然而,「610」、國保隊長不允許她離開犍為縣,只能在犍為縣租房住。

中共人員仍然剝奪她的合法權利,本應該拿三千元左右的養老金仍然只給六百元,鐘俊芳到相關部門要求停止扣發養老金,被犍為縣國保隊長劉勇一次次用手銬銬回來,有時被銬四、五小時,七、八小時,最長連續銬到三十三小時。

「610」唐連傑、國安大隊長劉勇還多次帶領一群警察非法抄家。在這殘酷的繼續迫害下,鐘俊芳身心受到巨大的傷害,於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三日含冤離世。

鐘俊芳女士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在中共及其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二十二年中,多次遭當地「610」及警察等中共人員的綁架,被非法關押看守所、戒毒所、秘密關押在區鄉派出所等,她曾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三次被非法判刑,刑期總共長達十七年半,冤獄中,遭受慘無人道的各種各樣的折磨,迫害中昏迷十多次。

二零零零年,鐘俊芳被非法抓捕,遭勞教兩年。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遭獄警和犯人的體罰,被長期剝奪睡眠、罰站軍姿。獄警強制法輪功學員無論做甚麼都要打報告詞「犯人某某某,要求做甚麼」,如果不打就將受到懲罰。

二零零三年二月,鐘俊芳又被綁架,後遭法院誣判三年半,被劫持在成都女子監獄關押迫害。有一次,鐘俊芳要上廁所,就對警察說:「法輪功學員鐘俊芳想上廁所。」結果遭到拒絕。她就起身去廁所,獄警戴某某和蒙婭玲誣說她要逃跑,就把她拖到壩子上,逼著她跑步。鐘俊芳不跑,獄警就叫犯人逼著她跑,兩個人一輪,一個拽著一個推著跑,致使鐘俊芳小便失禁,尿到褲子裏了,地上也濕了。那些包夾看見她尿褲子,就嘲笑她,然後把她拖回監室關禁閉,不准出門、不准吃菜,只給一兩飯,這樣持續迫害了鐘俊芳十幾天。

二零零六年八月鐘俊芳回到家,三個月後,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再次被綁架,又被非法判三年半,隨後,她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女子監獄二監區,經常遭到惡人的謾罵和生活上的刁難。二零零九年底,鐘俊芳在床上打坐煉功,被值班警察在監控器裏看見,拉到了辦公室,雙手吊銬在窗子上凍了一夜,第二天,又把鐘俊芳吊銬在二樓的護欄邊上。

酷刑圖:吊銬
酷刑圖:吊銬

二零一零年六月,鐘俊芳女士冤刑期滿回家後,因養老金被扣,只好借錢做生意,維持生活,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才開始營業。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晚十時左右,一群警察包圍了鐘俊芳女士開的一家服裝店,「610」頭子羅尤剛、政法委書記周文華、國保大隊教導員王永富等人綁架了六名正在讀法輪功著作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鐘俊芳被非法判刑八年半,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監獄繼續關押迫害。因鐘俊芳拒絕「轉化」,監區指派兩個女犯專職監視,經常遭到打手閔含梅、陳蓉、祝倩、徐樺等犯人的毆打,有時被打得住院。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的一天,監獄主動打電話給鐘俊芳家人,讓家人去監獄探視她。以往,家裏親人去監獄看她,被監獄刁難。這次哥哥、弟弟急匆匆去龍泉監獄,只見鐘俊芳由兩人架著扶出來,以往體重一百二十多斤白白胖胖的鐘俊芳,被迫害的嚴重變形,骨瘦如柴,體重最多六十多斤。家人要求釋放回家就醫,監獄答覆:「人現在還有氣在,不能放人。」

二零二零年二月九日,鐘俊芳冤獄滿,可直到二月十四日,才有犍為縣「610」的人將她接回到犍為縣(中共邪惡規定必須當地司法人員接人才可出獄)。犍為縣「610」從監獄接回鐘俊芳時,當面承諾,回犍為後,要解決鐘俊芳工資、住房及待遇,可是,卻直接將鐘俊芳送到離城十幾里路的山上農村養老院,非法軟禁起來。而且,鐘俊芳本應該拿三千元左右的養老金,被中共掠奪,只給六百元。

鐘俊芳繼續遭犍為縣「610」、國保監視等迫害,家人也遭株連。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一群男女國安、非法闖入她的租房住宅,強行搶走了她的所有大法書籍和個人一些私人財物,還綁架囚禁鐘俊芳八、九個小時。同時綁架她的姪女黃方青,也非法囚禁了幾個小時。

關於鐘俊芳遭受的諸多迫害,請見明慧網文章《遭累計17年半冤獄 四川鐘俊芳仍被剝奪合法權利》《四川鐘俊芳三次被冤判共17年半》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