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茂名市黃柱峰被劫持五月 律師受刁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廣東省茂名市法輪功學員黃柱峰,被綁架、非法關押構陷五個多月,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家屬聘請的第二位維權律師盧廷閣,到茂名市第一看守所會見黃柱峰,受到阻撓。同日下午三點,律師到茂南區法院遞交手續,受到茂南區法院法官柯學軍、周晉鋒的刁難。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上午九點,盧廷閣律師來到茂名市第一看守所會見黃柱峰。大門口門衛,除了要紙張的健康碼、行程卡,還要七天內核酸檢測報告,藉口是省公安廳的規定,是因為疫情。律師對此規定有看法,認為疫情成了萬能的「理由」,甚麼限制都可以打出疫情的招牌,從而將法律扔到一邊。盧律師向茂名市公安局、紀委、茂南駐所檢、政法委教育整頓指導組等反應投訴,對方不是不接電話,就是推諉,或者乾脆說,就是這樣執行,你願告告去!最後,盧律師還是無法會見黃柱峰。

下午,盧律師到茂南區法院遞交無罪辯護手續,主辦法官柯學軍、周晉鋒明顯刁難,要求書記員,不光要查辯護手續,還要查辯護手續的真假!還要家屬親自來法院核實,還要核實戶口本的真假!此舉已超出法院的權限。法院對辯護手續只進行形式的審查,不應做實質審查。辯護手續的真假由律師負責檢查。

同時,又以盧律師執業證年檢過期為由,要否定盧律師的律師證的效力,對這個互不相關的常識問題,他們可能不懂,或者是故意刁難。經盧律師的耐心解釋,法官仍然不情願收下手續。

為交涉以上兩件事,兩個書記員從八樓法官室到三樓審判庭,不知跑了多少趟?彙報、請示、研究對策,也真夠「辛苦「的了!

黃柱峰,電氣自動化專科畢業,畢業後受廠多次培訓,有五級電工證和助理工程師證,工作認真負責。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他是一個孝順兒子,是一個好父親,是一個好丈夫。黃柱峰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被綁架、非法勞教,在三水勞教所遭受種種殘忍酷刑,被迫害致殘。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四點左右,黃柱峰下班到租房樓下,被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站前路派出所等警察突然綁架。便衣、警察、居委、610人員江志雄等十幾個人,非法抄家綁架。同時,妻子謝月珍和15歲小孩也被綁架到站前路派出所非法審問。警察威脅、恐嚇黃柱峰的妻子謝月珍,要她簽「保證不煉法輪功」的所謂的「三書」。謝月珍拒絕。警察又去恐嚇她未成年的小孩,誘騙他簽公安所需要的東西、黃柱峰犯罪的指證材料。直到了第二天的中午,謝月珍母子倆才得以回家。

十二月十八日左右,黃柱峰的家屬準備請律師維權,電話被監聽到。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茂名610、派出所、居委等人員去黃柱峰的妻子謝月珍的單位,問她:你怎麼有錢請律師?錢從哪裏來的?你和誰聯繫了?威脅、恐嚇謝月珍,讓她不要給黃柱峰請律師,第二次逼迫她簽「三書」。

黃柱峰被非法關押在茂名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茂名市茂南區檢察院非法逮捕,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八日,被茂名市茂南區公安分局構陷到茂南區檢察院,二零二一年四月初,被茂名市茂南區檢察院高金聲起訴到茂南區法院,法官周晉鋒。

構陷黃柱峰的人,就是茂南區站前街道辦事處綜合治理辦負責人610頭目江志雄、茂南區站前街道辦人員陳華女,此二人多次找黃柱峰交談時,黃柱峰耐心地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被他們用來作為所謂的「犯罪證據」,荒唐地起訴到法院。

二零二一年四月六日,家屬聘請的維權律師王宇(女)多次到茂南區法院遞交黃柱峰家屬的委託書和手續,被法官周晉鋒拒絕。王宇律師多次要求面見周法官,周法官以開會忙推托。隨後,周法官主動約王律師在四月十六日下午兩點半到三點見面。王律師二點半準時到達法院,左等右等,等來了:周晉鋒法官忙,不見。王律師說,是周法官約我的,他還不見我,那我就見法院院長。隨即,來了六個特警圍住王律師,對王律師說:你有甚麼事見院長?王律師說:「我見院長需要告訴你嗎?請拿出你們的警察證,你們是哪裏的?」特警不敢拿。很快他們接到一個電話,六個特警才走開。

黃柱峰此前遭受的迫害,請見《曾被迫害致殘 廣東茂名法輪功學員黃柱峰再被綁架》《沉冤未雪 廣東茂名黃柱峰被構陷到法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