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學員汽車遊行慶祝法輪大法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二十九週年暨第二十二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在疫情的特殊情況下,五月八日,多倫多法輪功學員用汽車遊行的形式慶祝這個日子。120多輛車的車隊,在大多倫多地區和密西沙加市繞城行駛,車上飄著大法日的旗幟,沿途很多人按喇叭和豎大拇指表示讚賞。


加拿大全體大法弟子恭賀慈悲偉大的師父生日快樂!

'圖1:加拿大多倫多全體大法弟子恭祝師尊生日快樂!'
圖1:加拿大多倫多全體大法弟子恭祝師尊生日快樂!

'圖2~7:在疫情的特殊情況下,五月八日,多倫多法輪功學員用汽車遊行的形式慶祝法輪大法日。'
圖2~7:在疫情的特殊情況下,五月八日,多倫多法輪功學員用汽車遊行的形式慶祝法輪大法日。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將法輪大法弘傳於世,使億萬人道德回升,身心受益。每年的五月,是全世界法輪大法學員感恩的時節。

清華女才子從無神論到堅定修煉者

'圖8:法輪功學員趙丹(左一)和家人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圖8:法輪功學員趙丹(左一)和家人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趙丹從中國清華大學畢業後,在多倫多大學讀了計算機碩士。她說,她從小受到的教育都是無神論,認為「科學」才是真理。

但是,她內心一直有一些對人生的疑問,「人從哪裏來?到哪裏去?死了之後是甚麼樣的?」而無神論的解釋使趙丹覺得人生沒有甚麼意義。

趙丹當時的男朋友(現在的先生)正在多倫多大學讀計算機博士。2003年的4月,他給了趙丹一本《轉法輪》。趙丹說,她當時把這本書當成了神話故事來讀。「尤其是書中提到的『白日飛升』,我覺得用物理學解釋不了啊。這讓我很猶豫,但是我又覺得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是肯定沒有錯的。」

「就這樣,我自己變成了兩個人,一個是無神論的我,一個是想要修煉的我,自己和自己辯論。」她說,一次她病倒了,醫生檢查是心臟出了問題。「我住了幾天院,出院後還要一直打吊針和吃藥。因為身體虛弱,護士建議我做輕緩的運動,比如瑜珈。」

「我想我應該煉功了。」趙丹說,那時正好多倫多大學裏有法輪功學員的集體學法點,我看到一位80多歲的老阿姨學員健步如飛。我就告訴自己,要像那個阿姨一樣,於是我開始煉功學法。」

她說,修煉後她身體恢復的很快。「心臟病沒了。這樣,我真相信修煉了。」

電腦工程師:母校院長送《轉法輪》

'圖9:法輪功學員邁克和太太鄭立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圖9:法輪功學員邁克和太太鄭立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邁克崔(Michael Cui)是一位電腦工程師,他回憶了自己的得法過程:「98年5月,我以前在中國大學的一位院長來多倫多出差,回國前的一個週日晚上,我們幾家人在一個校友家聚餐。臨別前他送給我們每家一本《轉法輪》。」

「回家後已經很晚了,我就開始讀這本書。結果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那感覺就是冥冥中多年期盼的,一下子得到了。」他說。

因為第二天是週一,要去上班,邁克打算第二天接著讀。他說,他以前練氣功時養成了一個習慣,睡覺前打坐半小時,是單盤。那晚他想,自己學了這麼高的功法,不能做以前的動作了。「所以我就雙盤上腿,然後雙手結印在小腹前。當時我根本不知道法輪功還有5套功法,也不知道為甚麼要做這個新的動作。」

「我對自己說靜下來,然後我一下就入定了,那感覺超越人間的殊勝,就像《轉法輪》中講的那樣,胳膊、腿、身子都感覺不到了,就剩下自己的思維。而那思維是那麼的純淨,就是沒有任何的思想念頭,使盡全力也想不出任何雜念,但自己又知道自己在煉功。第一晚的經歷終生難忘。」他說。

第二天,邁克上網找到了學習法輪功的九天班。他說:「我對太太說,這個功太厲害了,咱們必須每天準時參加,結果9天班下來,我太太也得法了。」

得法後內心的喜悅難以言表,邁克說,他在煉功時,甚至睡覺中都經常出現意想不到的神奇經歷。「能修煉,同化大法是我最大的榮幸。從我接觸大法的第一晚起,師父就引導我,給予我一個生命能感受到的,能得到的最好的禮物。這是人世間所有的金錢,地位和能力都換不來的。」

「師父的恩德,我無法回報,只有精進實修,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他說。

銀行財經員:感謝師父救命之恩

邁克的太太鄭立在一家大銀行工作。她說:「從二十幾歲得法至今,二十多年來不時能感到師父的一路保護,生命中幾次遇到車禍危險,絲毫未損,已是神跡的體現。」

鄭立講述了一次車禍的經歷。2010年夏季的一天,在開車回家的路上,她被一輛53呎貨櫃車追尾。她說:「當時在401高速上開車,突然感到身體一震,車尾被撞,『嘭』的一聲,當時就知道出車禍了!馬上不停大喊:師父救我!法輪大法好!」

「我的車被後面的貨櫃車鏟出去幾十米,停在了路肩上。」她說,「後車窗的玻璃全部震碎,飛濺出的玻璃碴打在身上,但沒感到疼。車門撞變形打不開,後尾箱撞扁,車全部報廢。而我除了受了點驚嚇之外,毫髮未損。」

一張真相傳單讓我走回大法修煉

'圖10:法輪功學員許高峰和太太王迎莉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圖10:法輪功學員許高峰和太太王迎莉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2002年移民多倫多的法輪功學員許高峰1998年下半年在中國大陸開始修煉,並經歷了修煉後無病一身輕的美妙。他說,他當時只有20多歲,由於受到中共無神論灌輸的影響,不太相信神佛真實存在。「不久中共開始了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造謠污衊,電視報紙連篇累牘地對法輪功造謠批判,宛如文革再現,我這個年齡,哪見過這陣勢,一時蒙了。」

許高峰因此停止了修煉大法。由於家裏有人篤信佛教,他就跟著去了幾次寺廟,想從佛教裏找出路。

後來,許太太收到一封信,裏邊是一張關於天安門自焚真相的傳單。許高峰說:「我太太全家和我都看了,才知道原來『自焚』是中共自導自演的一場戲。」

知道中共在誣蔑法輪功後,許高峰遇到了奇事。他說,他的一個7歲外甥當時跟外婆信佛教,而且天目是開著的,還能發出一些能量球。「有一次他往我身體發時,卻被彈回。我很奇怪,就想:我身上還有能量,是不是大法師父還在管我?」

他就試著問外甥:「你看我有沒有師父,若有的話,師父是誰?」外甥用被子蒙上眼睛,然後說,他手上顯示一個「李」字。

「我心裏又驚又喜,心想師父還管我嗎?趕快又問,那我肚子裏還有法輪嗎?外甥看了一下說還有,但比較模糊。」許高峰又拿起大法書給外甥看,外甥說,他看到整本書裏都是卍字符。

從那以後,許高峰又走回大法修煉。他說:「直到現在,再也沒有離開大法,而是越來越堅定,當然這麼多年的修煉與實踐,大法法理的宏大,修煉的真實不虛,已不需要用甚麼天目所見來證實。」

他說:「值此法輪大法日之際,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同時也感謝同修的真相傳單使我明白真相,從回大法修煉。」

全家族十三人修煉

許高峰得法後,先介紹他太太王迎莉的哥哥走入修煉,然後,這位哥哥說服了妹妹也來修煉法輪功。

王迎莉說,他們一家2002年初移民到多倫多後,很快就加入了當地的集體學法和煉功,並抓緊時間和世人講真相。

2004年,王迎莉的媽媽(當時在佛教中)來多倫多幫照顧孫子,女兒和女婿勸她修煉法輪功,但她放不下佛教的東西。王迎莉在家經常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孩子聽。這位祖母聽著聽著也明白了,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2006年,王迎莉的婆婆來探親。 「婆婆有很多病,嚴重的胃病、心肌梗死、關節炎等,我們帶她煉功,講大法的神奇,她很快就開始了修煉,身體的病都好了,回去後還繼續煉功。」

2008年,婆婆和公公一起來到多倫多。公公在來之前還說,他不煉法輪功,別想勸他。公公是邪黨黨員,有糖尿病,來的時候帶了很多藥、試紙等。

王迎莉說,她公公看了《九評共產黨》後明白了很多,「沒多久就和我們一起煉功了。我的家人都陸續的走入了大法修煉,有13人。」

她說:「我們全家都很慶幸能走入大法修煉,其樂融融。每個人的身後都凝聚著師父的心血,根本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弟子的感恩之心,師父您辛苦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