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善良女士楊靜遭綁架 八旬母親討公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法輪功學員楊靜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三日,在成都市武侯區紅牌樓的家中被警察綁架,四月十九日被非法逮捕。楊靜年已八旬的母親認為紅牌樓派出所及武侯區檢察院對楊靜的指控完全是子虛烏有,根本沒有法律依據,正在奔走呼籲,討回屬於自己女兒的公道和正義。

一、善良、正義、遵從傳統的一家人

現年46歲的楊靜女士出生於四川成都市一個知識分子家庭。楊父,一名高級教師,他的授課備受家長、學生的稱讚。楊老師的學生都非常拔尖,他們對楊老師更是尊崇有加,一再感歎,聽老老師課堂上的旁徵博引、娓娓道來實在是一種享受。楊靜不僅從小在濃厚國學氛圍的薰陶下,對傳統的文化和高尚的品質充滿嚮往,楊母的善良和正義感,從小要求楊靜不能說謊、為人正直等方面的教育,對楊靜更是影響深遠。

一九九六年,楊靜在目睹母親無法治癒、並幾次導致危險的心臟病,在煉法輪功之後不治而癒後,楊靜也開始了解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不經意的觸動了楊靜內心深處對永恆與美好的追尋。她似乎明白該怎麼更好的對待工作、對待一切。她耐心的給顧客講解相關的業務流程、聆聽客戶的需要並給他們最好的建議。當時銀行的培訓、專業學習,楊靜是最好的成績,也使得她能更好的給顧客介紹相關知識,並給予相關建議。她從不為自己的業績而強推產品。儘管每天事情很多,很忙很累,她始終充滿了耐心、熱情和真誠。以至於有客戶到建行辦理業務時,指名要到楊靜的窗口辦理。楊靜的業務能力得到領導的欣賞,她也被評為優秀員工。

在工作之外,生活的點點滴滴當中,楊靜也從不吝嗇她的善良與熱情。公交車上滿載之後,楊靜一定是那個站起來為老年人、孕婦讓座的人,即使已經工作一天、滿身疲憊,還帶著很多東西,她也不會有絲毫猶豫。當被讓座的人滿心感謝,並不忍坐下之時,她會真摯的說:我媽媽也是老年人,我也希望她坐公交沒有座位的時候,也能有人為她讓座。也許,這就是一種愛與善良的傳遞吧。

二、紅潮血雨中的堅守、人倫與鐵拳

令人羨慕的工作、出色的業務能力、青春的姣好、似錦的前程……本是一副很美好的畫卷,卻因為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的那場血雨腥風,被無情的撕破。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楊靜正在上班時,其戶口所在地、成都市金牛區西安路街辦610人員不顧建行領導的反對,讓人將楊靜騙出後將其綁架到新津洗腦班,非法拘禁並強迫(放棄其信仰的)洗腦一個多月。

在那完全與社會隔絕、所有人世間的道理、法律、道德、價值、倫常、正義都被踐踏在地;法律援助、甚至外界的知情權都完全無從談起的環境下(就像納粹集中營裏的猶太人任人擺布的絕望一樣),楊靜被下藥導致其嗜睡、頭暈,並被各種心理暗示及恐嚇,比如,被暗示如果她不放棄信仰,會被與麻瘋病人一起,扔到與世隔絕的「無人區」……

而楊靜的被非法拘禁,給其家人帶來的更是無盡的擔心,甚至還有來自西安路街辦的恐嚇威脅。其父在極度的焦慮中猝然而逝,只留下日記中的一句「靜仍未歸,甚憂」。就在楊家滿心悲痛辦理喪事之時,西安路街辦還派人對其一家跟蹤監視……

事後,其領導向楊靜表達了歉意,建行也被敲詐數萬元,說是楊靜被非法拘禁期間的所謂「學習費」、「生活費」。儘管如此,還不時有街辦人員到建行試圖找楊靜「談話」、施壓洗腦。巨大壓力與精神折磨下的楊靜,也不願建行再受影響,被迫辭職離開。

離開建行之後,楊靜打算重新找地方上班,好好工作,憑借自己優異的專業能力,給社會創造價值,並給母親及家人創造一個好的生活條件。她找了多份工作,並報考了多個相關專業,但風雨飄搖中,她卻難以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和學習的環境。尤其二零一五年依法訴江之後,一再被騷擾。就在她備考註冊會計師並馬上臨考之時,因為騷擾不得不外出漂泊。致使其學業夢斷。

三、再遭關押 家人呼籲法律正義與公道人心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二日,楊靜被國保非法抄家, 抄得一片狼藉, 走的時候,門都沒有鎖。據稱,楊靜三月三日在公交車上給一位女的送了一個U盤, 這個女的回家看後,惡意舉報了楊靜。國保調監控,查出了楊靜住在哪裏,他們還把房東也叫到了派出所。三月十三日,楊靜被成都紅牌樓派出所綁架到成都市看守所。
四月十九日,楊靜已經被非法逮捕。楊靜的家人見了檢察官雷雨和副檢察長叢林, 檢察官的助理陳丹說,不反黨反政府、反社會、反國家就沒有罪。楊靜的家人說,我們沒有反黨,只是指出黨不對的地方,希望它能夠改。我們想問一下,判斷一個人是否犯罪是依法律還是共產黨的喜好。與副檢察長叢林見面, 楊靜的家人讓他出示定法輪功為×教的文件(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叢林居然說這是機密。

楊靜家人焦慮不解,如此善良的親人,為何一再遭受磨難。楊母已八十高齡,擔憂之餘還要為楊靜奔走呼籲,討回屬於自己女兒的公道和正義。她表示,在仔細研究相關法律條文之後,她認為紅牌樓派出所及武侯區檢察院對楊靜的指控完全是子虛烏有,根本沒有法律依據。

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起訴、被庭審。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國務院、公安部等認定的邪教名單中,也根本沒有法輪功。

對楊靜的所謂指控(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中,沒有犯罪客體(公安及檢方都說不出哪部法律遭到楊靜破壞),也沒有犯罪的主管和客觀,犯罪四要素缺三要素,根本無法成立。就像以「故意殺人」的罪名指控一位在種花的人士,但卻無法說出這位人士殺了誰(沒有犯罪客體),豈不是荒唐?還要執意將其種花的正常合法行為,作為其「故意殺人」的事實,豈不是顛倒天下之黑白?楊靜的行為也沒有任何社會危害性。

楊靜母親及家人呼籲成都市武侯區檢察院基於最基本的事實和法律,撤銷對楊靜批准逮捕的決定,釋放楊靜回家,還楊靜以公道,也是還公道於這個世間,包括這個世間中的每一個你我他。


紅牌樓派出所電話:028-87028110 028-87035110
武侯公安分局電話:028-85072592
武侯公安分局法制科:028-86406641
紅牌樓辦案警察何亭軒:17708191510
紅牌樓辦案警察張傑:13980577339
檢察官雷雨電話:028-60202007 18980906083
武侯檢察院控申科:028-60202105 60202106
成都市看守所 86408942
看守所電話:028-86407824
看守所電話:028-86181661
看守所傳真:028-8695214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