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迷於電視的狀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日】以前,我從來不看電視,而且我非常瞧不起看電視的同修,我曾經和一個有病剛剛出院的老同修說:「姐呀,你剛出院學學法多好啊!你看我們又學法又背法,總覺的時間不夠用。你有時間怎麼都用來看電視呢?」其實,我當時說這話是修了同修,沒有把同修當鏡子向內找修自己,錯失了自己修煉提高的機緣。

就在有一個同修問我,你看過某某電視劇嗎?我說沒看過。後來這個同修重複問我四次,我也不想看,我都說沒看過。但是同修的一句話動了我的心,她說:「我看過四遍了,真好、特別精彩。」當時主意識不清,忘了自己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來到世上是幹甚麼來的了。就覺的好奇:甚麼樣的電視竟讓她看過四遍?正好丈夫每天只要在家就都是在看電視,就這樣我晚上從學法小組回來,就看起來了。剛開始看不明白。是倒序形式的,一集接一集的看下去,也知道不對,不敢看錶。但是到半夜十二點發正念時,由於修煉人的一點底線,也知道已經到了極限了,不能再看了,所以發完正念之後就不看了。共74集,也不是都看全了。但是到最後一集大結局,發完半夜十二點正念,破例看到早上兩點。好在三點多煉功沒受影響。

但是,從那以後偶爾的、時常的、或者吃飯時對一些感興趣的情節,就想湊過去看一看。一看就是一、兩個小時,也不像平時那樣珍惜時間了,更可怕的是人離開了電視,心卻沒離開。腦海中還翻騰著電視中的人物、情節、結果如何等等,這個癮就上來了。就是經常管不住自己,陷入看電視的癮好中,事後又後悔、自責、下決心改正,可是時好時壞,時常的又陷入其中。不能自拔,造成學法不入心,發正念走神,甚至出去講真相的時間都往後推。

這時出去講真相偶爾會遇到要誣告的,有時摔跟頭了也不悟。反反復復六年,總是斷不了根,感到痛苦不堪,嚴重背離修煉人的標準。怎麼辦哪?師父啊!我怎麼就改不了哪?

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有弟子問:「修煉狀態時好時壞,有時執著喜好,看電腦、打遊戲機、玩手機,修煉被耽誤。如何能控制自己、保持精進?」[1]師父說:「人說中毒,我告訴大家甚麼叫中毒。人們在醫學上認為是癮好神經被刺激了、很發達就是中毒了,其實不是。是甚麼?在你身體裏,時間長了,積累了一個和你形像一模一樣的你,卻是那個東西構成的,控制了你。因為它是很強的執著構成的你的形像,所以它就有那麼強的能控制你的心,因為它是很強的心形成的。」[1]「連那個吸毒都是。那吸毒有人說沒事,我吸吸沒啥的。是,感覺還不錯,再來一次?沒事,再來一次?行了,控制不了了。為甚麼呢?那個物質吸進去之後就在你身體裏形成一個薄薄的、淡淡的你,一次就能,因為它毒性大;等到第二次再吸,這個薄薄的、很淡淡的你就變的濃了一些;再吸它就越濃,越吸越濃,它就越強壯。它連你的整個身體的結構都有、思維都有,完全是一個毒品構成的魔性的你。當然了它可能不幹別的,它就對毒一定要吸。沒有了、不吸不行。為甚麼呢?因為它已經活了。」[1]

對照師父講法使我認識到:由於自己的放任,對電視執著的、長時間的積累,在自己的身體裏已經形成了一個強大的生命─假我。它在我的身體和思維中,控制我,放大著我的執著。消磨著我的意志。最後可能在舒舒服服的享樂中毀掉我的千年等待,萬年期盼的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師父的這段法讓我看清了這個執著心構成的生命,它的危害和目地。想到師尊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正法時間,為我們弟子能夠儘快的修好自己、更多的救度眾生,成就著大法弟子的威德,而歷盡艱辛。而自己卻在享樂中虛度光陰,懈怠自己,真是愧對師尊、愧對大法。愧對翹首盼望、等待我們救度的眾生。

師父明示:「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2]

明白了今後自己修煉的方向,決心自己從現在開始,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珍惜這萬古的機緣,真正的承擔起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修去一切人心、執著心,讓主元神當家。

找回迷於電視之前的狀態,修煉如初,與假我決裂、與電視絕緣,在紛繁的亂世中,保持清醒的頭腦,精進實修,學好法、修好自己、多講真相、多救眾生,堅定不移的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願, 跟師父回到真正的家園。

以上是自己走的一段彎路,今天曝光出來,以示自己改正的決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