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鄭恕走出冤獄 丈夫李福斌仍陷囹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蘭州市法輪功學員鄭恕與丈夫李福斌於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被城關區國保警察綁架。二零一八年年初,李福斌被非法判刑六年,鄭恕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鄭恕結束冤獄,終於回到家中。鄭恕的丈夫李福斌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蘭州監獄受迫害。

一、夫妻相繼入道得法

鄭恕女士,一九五七年出生,蘭州市土地資源管理局退休職工。李福斌一九五一年出生,蘭州市東崗食品廠退休職工。他們的家住蘭州市城關區白銀路。

李福斌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修煉法輪大法後,曾患的多種疾病,如:胃潰瘍、頸椎炎、椎間盤突出、風濕性多處關節炎、結腸炎、頭痛病等都在短期內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中共迫害後,李福斌先後兩次上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多年來被迫害,一次被非法判刑八年,九死一生。

鄭恕因親眼看到丈夫由一個不能吃、不能喝的人,通過修煉竟然能吃能喝的健康人,一個真正的好人,她明白了法輪大法確實好、是正法,她也在前幾年開始修煉大法。

二、夫妻倆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中午十二點不到,法輪功學員方劍平從鄭恕家離開。下午兩點左右,有人使勁敲鄭恕的家門,後來用了甚麼東西砸門,敲門二十分鐘。李福斌開開門,當時有五、六個便衣闖進。其中一個便衣掏出槍,頂到鄭恕的額頭上。然後把鄭恕提到凳子上銬上,把李福斌也銬上了。

當時,在鄭恕家裏進進出出很多人,城關國保警察蘇俊東和趙斌都在其中。後來這些人將鄭恕夫婦綁架到城關區團結新村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一晚上。在鄭恕夫妻離開家前,警察沒有抄家,兩人被劫持離開後,這些人非法抄家,抄走了鄭恕家中很多的東西。

下午四點多,這些人把鄭恕帶到團結新村派出所,方劍平已經在那裏,被戴著手銬。鄭恕到派出所,就被銬進了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在派出所裏,趙斌進進出出,非法提審鄭恕的是一個小伙子,姓寇或豆,是城關區國保警察。他們讓鄭恕的兒子給她做工作。鄭恕在老虎凳裏坐了一晚上,李福斌被國保警察非法審訊了一晚上。省裏的一個男子問鄭恕:「你家門前附近報亭上的字誰寫的?」鄭恕說:如果是我寫,我就寫『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這個男的說:「那就不是你寫的(那字是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

第二天下午,鄭恕被帶到公安醫院檢查身體。晚上,鄭恕被劫送到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因鄭恕血壓高,看守所不收。蘇俊東、白銀路派出所的兩男一女(姓鄭的男片警也在其中)送鄭恕到看守所。

檢查身體的時候大夫就說鄭恕血壓高,送不進去。看守所說如果市二院能開證明,說這個人可以收,就收。到市二院檢查身體,檢查完,大夫說:「這個證明我不能開,出了事誰承擔責任?」

可是,他們將鄭恕送到了新橋監獄。鄭恕被扒光了衣服後拍照。第二天血壓還是一百八十。新橋監獄的病房,一個房間十幾個人(有看守所、戒毒所的在押人員),鄭恕在新橋監獄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

後來,於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李福斌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勒索罰金兩千。鄭恕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勒索罰金兩千。鄭恕等人依法上訴後,蘭州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原判。

三、鄭恕在蘭州第一看守所的遭遇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鄭恕被劫持到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女隊十四隊,隊長李鵬。在蘭州市第一看守所,鄭恕的血壓一直降不下來,在吃藥。看守所一個號室裏面二十幾個人。看守所讓在押人員吃的是水煮白菜,早上饅頭,中午饅頭,晚上麵條。人吃不飽,沒有開水。看守所讓在押人員幹的活是疊金元寶,一天給鄭恕的任務是疊五百個。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蘭州城關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李福斌、鄭恕、王繼霖、周巍、楊學貴、方劍平。庭審那天早上,鄭恕的血壓190。下午非法庭審的時候,因鄭恕血壓高,中途休庭幾分鐘。庭審中,鄭恕被戴著手銬,李福斌、方劍平手銬、腳鐐全戴著,在開庭的時候也沒有打開腳鐐、手銬,一直開到六點。鄭恕和方劍平的律師做的是有罪辯護。

酷刑示意圖:背銬、腳鐐
酷刑示意圖:背銬、腳鐐

非法庭審結束回到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十四隊的小警察,給鄭恕測血壓是190。

之後,鄭恕的左半邊身體一下子不能動了,這樣持續了四個月,送醫院,醫院不收。看守所也不管、不問。

四、在甘肅女子監獄的遭遇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下午兩點,被非法判刑後的鄭恕被送入甘肅女子監獄迫害。看守所是以病犯將鄭恕送到女監的,剛進監獄的時候,鄭恕血壓平穩了。鄭恕剛進甘肅女子監獄的前三天,先被要求脫衣服,換監獄的囚服。對鄭恕檢查完,犯人就把鄭恕帶到二樓。

鄭恕到女子監獄的時候,當時還有法輪功學員焦麗麗、塗玉春、王瑞林(被西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65歲)被非法關在那裏。主管隊長叫甘淑萍,獄警先是曹一微,後是甘淑萍。

在監獄,鄭恕一天被要求寫一篇思想彙報,寫好後讓主管隊長看,還讓鄭恕背監規。鄭恕因背不會,經常被包夾犯人辱罵,罵一頓,踢兩腳是家常便飯。朱紅把鄭恕叫到辦公室,鄭恕說:「我丈夫好多病,煉法輪功這些病都好了。當時啥都吃不成,煉了法輪功後,啥都能吃了。」

直到二零一九年二月,甘肅女監才讓鄭恕見她兒子。監獄規定鄭恕的兒子一個月只能給鄭恕打三百元錢。

有一天集體下樓活動,獄警魏瑩問鄭恕監規背會了沒?鄭恕說沒有。魏瑩讓鄭恕蹲下來背監規,背不會不讓起,蹲了兩小時後站起來檢查身體。鄭恕站起來不會走路,下樓腳不穩,從樓梯上滾了下來。曹一微說鄭恕裝。鄭恕腳脖子腫起來,一瘸一拐到衛生所量血壓180。

在甘肅女子監獄,鄭恕每次打飯的時候只給打一點點,吃不飽,純粹的吃不飽。吃飯的時候還輪流讓背監規,鄭恕背不出來,包夾就罵鄭恕。

二零一九年過年期間,過年的三天假沒給鄭恕放,讓鄭恕回答問題。鄭恕晚上抄思想彙報到十二點,連包夾都說鄭恕瘦的不成樣子,讓鄭恕回家檢查身體。

白銀路派出所的陳警察接鄭恕的時候說:「脫相了?怎麼脫成這個樣子?」社區馬姓工作人員,社區610人員,派出所三個人開的車到監獄去接鄭恕, 拉到白銀路社區(在武都路)。鄭恕兒子開的車早上八點多到監獄也沒讓接鄭恕。當天因社區沒電,跟鄭恕要照片,給鄭恕拍照。第二天又讓鄭恕去派出所找姓陳的警察,辦了手續(片警去了北京不在),登記了一下。

二零一九年九月之前,甘肅女子監獄還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他們是:馬福蘭、馬福梅、張建華、焦麗麗、塗玉春、王瑞林、劉婉秋、沈金玉、岳普玲、孔傑(北京,三年)、段曉豔、毛鳳英(新橋監獄)、王立歉、豆秋新、方劍平、李礦鳳等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