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向善的長春老人韓建平被判刑七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十九個月前在長春市綠園區春城大街附近,總能看到一位老人騎著三輪車,後座拉著孩子,送孩子上下學;或者是走路一顛一顛的,去市場買菜,因為他一條小腿以前被砸折過。他叫韓建平,今年60歲,個頭不高,老家是山東的,骨子裏有山東人的那股倔勁兒。

老人於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在家中被四平、梨樹公安綁架構陷,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被中共非法判刑七年。老人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四平市看守所。這個消息對他的家人、對熟悉他的身邊人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

韓建平是一位善良的老人,對身邊人充滿熱心,誰有事找他幫忙,他都盡力而為。對家庭、子女,也盡自己的所能去付出。正因為他修煉了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教導做人,才能做到這樣。而如今,他卻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七年。這不是善惡顛倒、好壞不分嗎?

一、小腿被砸折,修煉後痊癒,親身見證大法神奇

二零零七年,韓建平在工地做飯,閒暇時候在工地看到工人拆房子,有一面牆就是不倒,他想去幫幫忙,剛走上前去,沒想到牆意外的倒了過來,韓建平被砸在了牆下。

當時現場的人都嚇傻了,都覺得一定是必死無疑。這時候韓建平自己從牆下拱出來喊道:「快拉我出來!」現場的工人聽見韓建平的聲音,趕緊把韓建平拉了出來,發現韓建平的一條小腿折了。

大家很快把韓建平送到了長春的接骨醫院,但醫院見傷勢太重不收,無奈又轉院,這時,韓建平的妻子孫豔霞趕到醫院,告訴韓建平:「你誠心的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師父會幫你!」韓建平就只住了三天醫院,自己說:「不在醫院了,出院,回家!和你一起煉功去。」

結果韓建平的腿傷很快就好了。回到原來的醫院複查,醫院也非常驚訝:怎麼恢復的這麼快、這麼好?吃甚麼藥了、做甚麼治療?韓建平回答醫生:我一片藥沒吃,一針都沒打,我妻子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回家也一起學了,真的非常神奇,就這麼神奇的好了。

二、從一喝醉酒就和妻子打架到戒酒使家庭和睦

韓建平從前是一個視酒如命的人,一天三頓飯酒一頓都不能落,不吃飯可以,但不喝酒絕對不行,有時甚至半夜還得再喝一頓。韓建平經常和他的朋友一起喝酒,喝醉了,就和妻子打架,他妻子想了很多辦法讓韓建平戒酒,都不管用。自從韓建平開始學了法輪功後,一下子就把酒給戒了,至今從未再喝過!

韓建平的大女兒結婚比較早,也因為年齡比較小,裏裏外外經常一團糟。韓建平特別心疼孩子,經常到孩子家給他們做好吃的或做好了叫他們回家吃,後來,大女兒一家乾脆直接搬回韓建平家了。家裏親戚朋友都說:「這可不行啊,時間長了,哪有舌頭不碰牙的。」韓建平說:「沒事,我們倆口子是修煉真善忍的,家裏不會出現不好的事。」其實大女兒一直也是擔心,總覺得過一天算一天,到時候再說。至今,已經過去了整整十二年了,一家人之間並沒有出現一般人所擔心的矛盾和隔閡。

韓建平每天除了幫大女兒看兩個孩子,做飯之外,還上大女兒工廠幫孩子幹活。工廠活很累,韓建平的妻子對他說:「活兒你多幹點,你老胳膊老腿兒的,不怕的。女婿年輕,別給他累壞了,將來落下病……」韓建平自己在外面打工的工資卡也交給了女婿,替女婿分擔壓力。外人說韓建平:「你不能太實在了,自己得留點後路,得存點私房錢,不能現在就給他了,你得向他們要工資,又給他們看孩子,又給幹活的,得多少錢!」韓建平總是一笑了之。

韓建平是因為真真切切看到妻子的改變而開始煉法輪功的。妻子孫豔霞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家裏的親戚都一致認為孫豔霞脫胎換骨像換了一個人一樣,不僅身體的各種疾病都神奇的消失了,而且從以前的脾氣又大、又不講理,到修煉後的善良真誠、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這些韓建平都看在眼裏,所以自己小腿被砸折後,妻子勸他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才會那麼相信,並決定和妻子一同修煉大法。通過修煉,不僅腿傷痊癒效果令醫院都感到震驚,也把酒給戒了,不再和妻子打架了,也使家庭更和睦。

三、不法公安綁架合法公民 蓄意製造冤案

(一)合法公民被暴力綁架 人權遭侵害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清晨,韓建平、孫豔霞夫婦和女兒們一家三代像往常一樣開始了一天的生活,可是這一天,卻被梨樹縣公安局的一群警察打破了寧靜的秩序。全家老小,包括韓建平、孫豔霞夫婦,和他們的女兒韓雪,女婿江子、外甥女高紅玉、外甥女婿溫姓以及外孫女、外孫子均被梨樹縣公安局警察控制、恐嚇,甚至毆打。當天,韓建平、孫豔霞夫婦、韓雪、高紅玉被劫持到拘留所。

野蠻執法:韓建平的女婿和外甥女婿被非法關在車裏六個小時

八月十五日一早,韓建平外出買菜。約七點左右,韓建平的女婿江子和外甥女婿溫某出門去買早餐,剛一出單元門就被幾個身穿便裝自稱是梨樹縣公安局的人抓住,分別推進了沒有車牌子的小轎車裏,也不出示任何證件。

倆人被分別用手銬背銬著手,控制在車中,直到下午一點左右。期間,江子在車中被郭家店派出所所長侯乃靜打了好幾個重拳,原因是侯乃靜逼問江子的岳父岳母──韓建平、孫豔霞夫婦的住處,江子說就住在一起。侯便氣急敗壞地打他。下午,江子被放出車時,兩手腕已全腫、破皮。

梨樹縣公安局非法抄家 全家人被限制自由

早晨七點半左右,有人敲門,韓建平女兒韓雪開門後,一女子和幾個男子硬闖入家中,韓雪阻攔不住,一下闖進十多個人,全部身穿便衣,其中有兩個人帶著「警官證」,自稱是梨樹縣公安局的。給韓雪晃一下證件,便把證件藏進了衣服裏,不讓看了。

孫豔霞和女兒韓雪、外甥女高紅玉被控制在客廳,便衣警察看著他們不讓動,並將韓雪九歲的女兒和八歲的兒子分別控制在不同的屋子裏,其餘的警察便在韓雪家中開始抄家,把櫃子裏所有的衣物、被子都翻了出來,包括孩子的學習用品也被翻得亂七八糟、扔了一地。

在這期間,家裏不斷有陌生人進來,大約有二十五人左右,當中有四名女子,後來得知這其中有三名女子是他們帶來的當地醫生,還有一個女子叫娟子(外號「穆桂英」),是郭家店派出所的警察。

家中幾乎被警察翻了個遍,也沒有發現甚麼違法的物品。這時郭家店派出所主任柴有威拿了一張空白的搜查證讓韓雪看,韓雪看是空的,便提出質疑,柴有威便拿著搜查證出門了,不一會,又拿了一張上面手寫的搜查證給韓雪看。他們一些人繼續翻著東西,一些人問韓雪家裏人都叫甚麼,家裏住幾口人,怎麼住,他父親韓建平去哪了,高紅玉是來幹甚麼的等等,態度蠻橫。

大約八點多,韓雪的妹妹韓雙抱著兩歲大的兒子來到姐姐家,一群警察又把韓雙控制住,並與韓雪的兒子關在一處,不讓其離開。韓雙的手機也被他們劫走,並問其手機密碼,韓雙不配合,他們態度便變得非常兇悍強勢,孩子被嚇得大哭不止。

警察用韓雙的手機用了各種卑劣的手段意圖騙韓雙的丈夫過來,同時盤問韓雙各種事情。

孫豔霞身體不適 韓雪遭毆打 韓建平被背銬

大約早晨九點多,孫豔霞身體出現問題,女兒韓雪問母親怎麼了?女警娟子在一旁阻攔,不讓說話,不讓出聲。韓雪擔心母親身體,和她理論,這時,郭家店派出所侯姓所長在韓雪身後,對韓雪狠狠地打了一個耳光,並惡狠狠地說不許講話。

侯姓所長叫來一個他們帶來的醫生給孫豔霞簡單地看了一下,說沒事(意思是死不了)。但這時孫豔霞已經非常憔悴,應該是心臟和血壓都出了問題。

他們三番五次逼問韓建平、孫豔霞夫婦的住所,郭家店的侯姓所長、榆樹台派出所所長黃某二人又把韓雪叫到餐廳,並用了各種手段逼問韓雪母親的住址,其間侯姓所長又想打韓雪並叫囂:「打你怎麼的!」韓雪說:「你打人犯法!」最後沒有問出甚麼便讓韓雪回到客廳。

韓雙的兒子一直大哭不止,這些人一會有人出去,一會有人進來,家中物品已不知道被翻了多少遍。

大約中午十點多,韓建平買菜回來,剛進家門,便被好幾個人摁住,站在門口,有人打韓建平,並把他兜裏的錢、鑰匙等所有物品全部搜走,並用手銬背銬住。

未成年的兩位外孫(女)被警察騙、哄、嚇

警察急切想知道韓建平夫婦的住處,一直沒有得逞,便打起了兩個孩子的主意,用騙、哄、詐、嚇等卑劣的手段,在大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把韓雪的女兒偷著抱出去帶上車(這件事給小女孩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陰影)。

孩子被抱走時被韓雙看到,便大喊:「你們要把孩子帶到哪去?」韓雪知道自己孩子被劫走後非常激動,衝他們要孩子,這時有三、四個男人過來把韓雪按在牆上,在爭吵中,還有人說拿手銬來把韓雪銬住。爭吵一番後,黃某把韓雪帶進她女兒的房間,又開啟了他們一貫的作風,騙、嚇、哄,說是把孩子帶去「吃早餐」了。過了一個多小時,九歲的小女孩才被放回來。

綁架關押 家被洗劫

接著,他們又搶走家中所有的鑰匙,並把韓建平強行帶走,去了韓建平夫婦的家,把韓建平控制在沒有車牌的車上,一群人抄家。隨後把韓建平非法扣押在四平市公安局,到半夜十點多,後非法拘留在四平市拘留所。

大約下午一點左右,這些人又要強行帶走身體虛弱的孫豔霞,韓雪和高紅玉上前阻攔,便被三、四個人先強行帶到依舊是沒有車牌的小轎車裏,並給韓雪戴上手銬,接著孫豔霞也被拖出家中,推進車裏。就這樣孫豔霞母女和來串門的外甥女高紅玉相繼被劫持到四平市公安局地下室,分別關押在不同的審訊室中,銬在椅子上被非法審問。

警察讓孫豔霞按手印,孫豔霞沒有配合,便被他們連拖帶拽,甚至摔倒在地,鞋子也掉了,他們還不放手。後來孫豔霞掙扎站起來,娟子一下子架住孫豔霞的胳膊,用力摳孫豔霞的腋窩,致使淤青,接著三、四個人圍過來強制孫豔霞按黑手印、對其拍照,然後兩個男警把孫豔霞架回。期間,有人打了孫豔霞後背一拳。

孫豔霞被折磨得筋疲力盡。一個領導模樣的人說:對政治犯就得狠一點!

到了半夜十點多,孫豔霞、韓雪相繼被劫持到四平市拘留所,高紅玉被逼著寫了一個「不練的保證書」後放回了家。此間,孫豔霞在血壓高壓195、心臟也有問題的情況下,被強行關進了拘留所。

八月十八日早,韓雪突然覺得身體不適,沒多久娟子、劉本帥和一個大概25歲左右的男子,共三人帶韓雪外出看病。路上,娟子問韓雪知不知道為甚麼被拘,韓雪說不知,問為甚麼。娟子稱,因韓雪替修煉法輪功的父母打抱不平了,所以被(非法)拘留。據說是因為他們從明慧網上調出一篇韓雪自訴父母被綁架迫害的文章,以此為由,非法拘留了韓雪十五天。

韓建平之後被非法轉為刑事拘留,並被非法起訴。妻子孫豔霞生命出現危險,血小板30多,門洞脈高壓,高血壓,肝硬化等,於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下午被取保,釋放回家。

(二)程序嚴重違反

梨樹縣檢察院公訴科王哲等人的違法事實

在梨樹縣國保非法收集證據的情況下,梨樹檢察院違法立案,公訴科王哲公訴人又非法起訴到了法院,致使韓建平的案子錯上加錯,造成韓建平被非法關押一年多,並最終被錯誤判刑,造成冤案。

公訴人王哲在整個過程中濫用職權,執法犯法,有意包庇違法警察,同流合污。

梨樹縣法院法官李楠、崔仁等人的違法事實

1、崔仁公然剝奪韓建平的親友辯護人的辯護權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韓建平的親友辯護人將委託人及本人身份證明文件、當事人授權委託書等法律辯護手續,提交給梨樹縣法院刑庭主審法官崔仁,該法官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要求代理人去司法行政機關備案開具證明或徵得政法委的同意,然後聲稱馬上要開庭、有意見可以向領導反映。韓建平的親友辯護人又向梨樹法院信訪金法官反映此事,進行反覆溝通,要求其依法保障辯護權,金法官經與刑庭溝通後,要求親友辯護人到所屬基層組織開具親屬關係證明,親友辯護人表示與委託人是朋友關係,基層組織無權開具該證明,應當按照法律規定履行法定手續。

2、崔仁又一次剝奪韓建平的另一位辯護律師的辯護權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韓建平的另一位辯護律師接到法院崔仁來電到法院庭前閱卷,並給了辯護律師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開庭的法院開具的正規通知書,但崔仁在開庭當天又很早給其辯護律師打電話,口頭撤回通知,並說其辯護律師不符合本案開庭標準。

3、根據《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一百八十二條的規定,李楠應當開庭三日前將被告人的傳票送達,而梨樹縣法院的法官並沒有進行送達。

4、李楠違反公開開庭原則,拒絕家屬、親友旁聽案件庭審。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陳案開庭審理。開庭前崔仁法官逐一詢問參加旁聽人員是誰,說家屬行,要是和韓建平一個組織的,自己出去。民眾正當的旁聽權、知情權、監督權被法庭剝奪。

李楠法庭上出示的證據與起訴書指控的罪名沒有任何關聯性,在梨樹分局涉嫌非法收集證據、檢察院涉嫌違法立案的情形下,在控方沒有被告人社會危害性的相應證據、沒有破壞法律實施的相應證據,在構成犯罪的四要素不全、適用法律錯誤的情況下,在十四位當事人要求律師上庭的情況下,李楠駁回;要求法官迴避,李楠駁回;要求公訴人王哲等人迴避,李楠駁回;對起訴有異議李又阻擋不讓說;要求公訴人依照法律條款解釋證據所能證明的所謂犯罪結果與所謂涉嫌罪名的關係時,依舊被駁回。在正常辯論階段,所有辯論被截斷、阻止,不讓辯論。這個法庭在踐踏著一位合法公民的尊嚴、人權的基礎上繼續了下去!依據中國法官法,李楠為首等人涉嫌瀆職罪。而韓建平作為合法公民,被無端迫害,理應受到國家賠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