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對正法結束時間的思考及預言》的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一日】我以為這個文章能夠寫出來以至於發表,是大法弟子整體的人心凸顯出來了,就是對修煉結束時間的執著。

至於文章提到的高智晟律師和其他修的好的同修會在師父身邊,且不論對不對,弟子沒有不想在師父身邊的,人心去想都是妄念,這不也是自己心的影射嗎?

我找自己的因素,一直我都覺的自己是個個別──以前大夥對常人某官執著的時候,我沒啥反應;對奧運執著的時候,我也沒有反應;後來副元神的文章引起同修強烈的波動,我也沒有反應,因為我覺的就是這個人身,舊勢力窮極一切就是在折騰這個人身而已。

我以前從未想過修煉甚麼時間結束,因為一個是知道自己修的不好,再一個關鍵點我知道那關係到眾生的命,那是師父的苦心安排,我去琢磨師父的安排、置眾生於不顧就是大逆不道,所以不想的背後有一種敬畏。

就在這幾天,因為疫情工作沒有了,在找工作和打印資料間徘徊不定,一方面覺的應該去找工作,一方面覺的找合適的工作實在不容易,因為打印需要大量的時間。特別是母親的態度,一副我是吃閒飯的嫌棄感,我心裏實在是受不了,覺的一向理解我的母親態度變的太快。

我心裏覺的很壓抑,壓抑得難受的時候就沒有正念了,想著修煉快點結束吧,不用這麼為難了,疫情的緣故大量的下崗失業的,工作不好找。

自己也覺得這個念頭太不善了,心裏焦灼得也壓不住它,學法後自己冷靜下來,找找自己,是從小養成的觀念想得到母親的認同。後來師父點化我有不好的東西干擾母親,我發正念清理掉它,母親的態度又好了。

就在看完文章的那一刻,心裏是有抵觸的,我看到自己表面不在乎結束的時間,其實心裏是不願意拖得那麼久的,因為知道還要面對種種的壓力,還是人的安逸心啊。我找到它,解體它。晚上煉功的時候反而覺的信心和力量滿滿──我們的路都是師父安排的,有師在有法在,我還怕甚麼呢?不管路走的時間多久,就去走好了,沒有甚麼比這更珍貴的了。

早上起來給師父上了香,我修的不好,從不敢和師父說自己一定怎樣怎樣,可是這一回我和師父說:不管多久我一定跟著師父走到底,想想放不下的不就是人心嗎?不就是吃苦嗎?豁出去了,多學法,學好法,相信自己一定能走好。

我想起來,前年,我坐在車上,看見前面的乘客手中的手機舉的老高,像是就要給我看的,手機正在播放一個畫面:一個女子坐在高山之巔,遠望前方的蒼穹,彷彿置身於宇宙之中,畫面中出現一句話,不想過去,不想未來,只做好當下,生命就獲得了永恆。我明顯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甚麼都不去想,那時候還沒有疫情,沒有大選,世界還沒有這麼熱鬧,現在我知道了,師父是在告訴我甚麼都不要去想,做好當下該做好的事情,圓滿的境界就在這裏。

人的理念去想,圓滿是在飛升的那一刻。修煉人的理解圓滿是心性層次的體現,在人間助師正法的萬古機緣中,我們走好自己的路,圓滿就在其中。去掉人心再去看時間,反而覺的太珍貴了,當倍加珍惜。

【編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對錯與否由作者個人負責,請讀者自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