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修大法 全家都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一日】我在一九九九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年由於丈夫胃部有病,中醫專家、西醫專家都治療過,沒有好轉,無奈之際還曾求神幫助好病。一位修煉法輪大法的親屬聽說後就向丈夫洪法:學法輪大法,重德修心,病就能好。當時他要上班沒有時間學法。那時孩子小我沒有上班,抽空我就學了《轉法輪》,自己認定這是好功法。

二零二零年三月底,我們全家有事外出,在一國道線轉彎的時候,對面來了一個後八輪的大貨車,先生開車,正在低頭拿手紙,沒有看前面的大貨車,我們的車應該右轉彎,我在駕駛室右座幫他拿紙,沒有看到前面的貨車,小孩在後排,也沒有看到。就在這千鈞一髮、緊急關頭,先生突然向右邊打方向,避開了一場車禍,丈夫當時嚇得心有餘悸,把車開到道邊歇息了好一會兒才慢慢重新啟程,同時嘴裏說道:「往往出事就在一瞬間。」我們都知道,是大法師父保護了我們全家,謝謝師尊!

此前,師尊還救過我丈夫的生命。那次他們在野外救火的時候,三面有火牆,他們衝進去正在奮力救火的時候,突然第四面起來了幾丈高的火牆把他們圍在中間出不去,在情急之下,丈夫大喊:「師父救我!」馬上一面火牆迅速矮了下來,浮於地面,他們快速撤出,沒有造成任何損失。幾年了他見我修煉很堅定,因為他害怕邪黨,也沒敢跟我說過,直到三年前一次偶爾說出來了。

在我剛剛學法三個月的時候,邪黨流氓集團就鋪天蓋地的開始迫害法輪大法,誣陷大法師父,丈夫當時受了邪惡的謊言欺騙,不讓我修煉,也曾經為此打過我,罵過我。丈夫脾氣好,之前從來不打人,他被邪惡操控氣急敗壞最後說要殺我,我毫無懼色說:「人總是要死的(當時修煉境界只能說出此話),為真理而死,死得其所,我很高興……」我修煉的心堅如磐石。從此以後,丈夫也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了解了大法,知道大法好,幾次在大法中受益。

女兒在兩歲的時候我就得法了,那時候沒有集體學法的環境,就自己在家學法、煉功。直到後來全家來到一個鄉鎮,女兒上學了,自己有時間就學法、煉功,每每也有外地同修來切磋,後來當地也形成整體,就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女兒見我背法,她也要背法,我抄法,她也要抄法,她抄的《洪吟》我們至今保存著。後來她上小學,我們家也蓋了新房子,搬離了鄉鎮。在大的環境裏修煉,就有條件了,我到哪裏學法都帶她去,同修都鼓勵她讀法,她稚嫩的聲音,普通話讀的很標準,同修都誇她讀得好,大法已在她幼小的心靈紮下了根。

在女兒讀中學的時候,我在一次下鄉傳真相時被綁架,那時也沒有重視發正念,幾天後回家也沒有重視學法、實修,接著上班。消息傳到學校,同學都歧視她,另外空間邪惡也迫害她,當時學校住宿,女兒也沒有條件學法,學校女同學都長蝨子,女兒也被傳了,還皮膚過敏,用藥好了。可是遇著開花季節,就開始出紅疹,學校醫療條件差,打針今天好點,過兩天就又出紅疹了。一次我正在上班,女兒打來電話說:現在正在出好多紅疹了,眼睛周圍都在出紅疹。我在電話裏就說:知道了,我馬上來學校。女兒一見著我就說:媽媽,真靈啊,電話還沒有放下,馬上就不出紅疹了。我知道是師尊幫了女兒,我內心無比感謝師尊,女兒從此更加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有幸在大法中受益了,先後考上本地重點高中,後來順利考上了理想的大學。

二零一七年八月妯娌(弟媳)乳腺腫大在鄉鎮醫院治療沒有好轉,到市醫院做彩超初步診斷為惡性腫瘤,要求立即住院做手術。弟媳來醫院檢查就在我家吃飯,下午結果出來,她們就住院等待做手術,大姪子還拿了化驗結果找熟悉的醫生看,說是惡性腫瘤。因為她孩子在讀大學,她本人才四十多歲,在鄉下又沒有錢又擔心她的病,弟弟愁容滿面。幾年前就跟他們講過真相,他們家都認同大法,知道大法好,在做手術的前一天晚上我到醫院去看他們,就告訴他們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就虔誠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做手術,先做活檢,就告訴說是良性腫瘤,手術很成功,住了幾天醫院就回家了。至今他們都感念法輪大法的救命之恩。

我二零一七年就開始背法,因為在上班每天就是利用半個小時來背法,其它時間要參與集體學法、證實法,有時有事了那天就沒有背法,就這樣第一遍背了一年多。二零一九年年底前我就開始抄寫《轉法輪》,也是在聽明慧廣播還有看到明慧網上同修交流抄法體會後,萌生了自己想抄法的正念。購買來B5白紙後,自己手工打格,開始恭恭敬敬抄寫《轉法輪》,寫錯一個字,那頁就重新抄寫。後來找同修用打印機打印橫線,再抄寫就快很多,兩個多月的時間就抄寫了一遍。

抄法的體會多多,明顯感到修煉提高很快,因為在恭敬抄法的時候,把法刻在大腦中,心性也提高上來了。開始每天煉五套功法兩個半小時後,在保證證實法,學法、講真相一切正法三件事後,就另外再煉兩個小時第二套功法。剛剛煉完一次,我已經絕經大半年了,就又來例假了,身體向年輕方向轉。從此就更有信心,每天幾乎都要煉完加煉的兩小時抱輪再睡覺。師尊見我有精進心,就慈悲鼓勵,在一次敬香時,偶爾看到師尊法像一隻手在放大、放大,好像移到我面前,我馬上看到師尊打手印的蓮花指,馬上明白是慈悲的恩師在教我蓮花手印,因為一九九九年的時候沒有集體修煉的環境,後來由於迫害只有集體學法,還沒有集體煉功,自己第五套功法蓮花指不準確。

在證實法、講真相、送資料的過程中還出現過許多神跡,回憶當初、激勵現在,珍惜師尊延續來的寶貴時間,在修煉的最後最後,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兌現誓約,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