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道法》 走出長期家庭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最近,我學師父的經文《道法》,師父把一層法理點給了我,讓我恍然大悟。原來長期陷於做好人境界中的我,該換標準了,換成神的標準了,我必須走出人了,否則,不管我做的多好,都會長期陷於魔難當中。這是邪惡在迫害我,也是給我製造家庭魔難的根本藉口。

我修煉了二十多年,因為悟性差,魔難去了一個,又來一個。不是修對丈夫的情,就是修對兒女的情,彷彿關關都在過家庭關,過的非常痛苦。常常是剛剛過去,稍微喘息一陣,就又開始了下一個魔難。我經常無奈的想:自己真的業力這麼大嗎?啥時候是個頭啊?甚至羨慕起過去在深山老林裏修道的人來。修的無奈又痛苦,可是始終看不到問題的根子出在哪裏。

丈夫的一場場婚外戀

這麼多年,我一直看到一個表面的現象:丈夫、兒女都彷彿是來討債的,一個個都對我「無情無義,恩將仇報」。他們不斷的折磨我,沒完沒了。而我,卻陷在幻象中難以自拔。

一開始,我悟到自己對丈夫的情太重了,所以他給我來了一場場婚外戀。在我懷第二個孩子的時候,他找了別的女人,還讓對方懷了孕。而且丈夫找的女人還不止一個,他還跟我鬧離婚。我不斷讓自己放下這個情,放下獨自帶孩子的太寂寞的心,一次次的原諒他。

但是,不管我如何對他以德報怨,關卻來來去去,好一陣又開始。甚至後來他無情到可以在我腿疼拄著拐杖,無法照顧任何人,以為他會良心發現,為年幼的孩子生出一絲憐憫,能留在我身邊照顧家裏時(丈夫的公司在中國,我與孩子生活在海外),他卻照樣把家當作來去自由的旅店,從不過問我無法走路、在海外舉目無親、該如何帶孩子的生活。

十幾年了,我終於痛徹心扉,徹底找自己,我覺察到自己的心底裏還有想要得到他對我的好。這份看似不大的最後一點期待,這點最後的對世間夫妻之情的幻想,有求之心,我終於在剜心透骨中痛下決心,割除了對他的情。以今生無怨無恨還債了緣的心態,盡最後的夫妻之義,善待他。這才終於出現了一段相對正常的夫妻關係,幾乎不太有矛盾了。我想,也許是前世的情債還的差不多了吧。我終於把家庭的情關走過去了。

女兒待我如仇人

正當我以為自己終於修明白了,放下了對丈夫的情,丈夫也的確變好了以後,我又開始了另一種魔難。

大女兒從中學二年級開始,跟我如同仇人一樣,甚麼青春反抗期、甚麼由此引發的青春期抑鬱症、甚麼攝食障礙症,全來了。女兒在家裏、學校不斷的鬧騰:離家出走、退學、住院等等,反反復復。我丈夫基本在中國,鬧騰時間長了,對女兒的要死要活,他也不管了。我心中那個埋怨啊,還有對孩子隨時可能出事的惶恐不安,女兒的事幾乎把我打垮。

那時,我一邊做救人的事,一邊照顧三個孩子,真是修的太苦太累。我始終不知道自己除了情太重,不斷的修對丈夫的情,對兒女的情,不斷的自嘆也許歷史欠債太多,造業太大,我還誤在哪裏?同修勸我放下兒女情,多發正念,找自己,多學法等等,我也都很聽話的去修去做,可我的關過的就是不明朗。

前一陣,女兒甚至宣布,以後要給她絕對的自由,不要我管她的任何事情。我心中淒涼又無奈,那可是我給予了盡心關懷與從小帶著學過法的孩子啊!心中的痛,可想而知。

回憶這些,並非要向同修倒苦水,而是想告訴跟我類似的同修,這一切雖然有歷史欠債的原因,有人中難捨的情,可終究是法理不清,沒找明白修煉的根本。我誤在一個做好人的層次、以人理看待和衡量修煉中的魔難的時間太長了,使得我長期陷於魔難之中,使得丈夫、孩子因為我的悟性不好,被長期利用來給我製造魔難。

讀《道法》長夢初醒

師父看我過關過的實在太苦,雖然不至於在難中生出不修的心,但太過無奈,太過糾纏不休,彷彿修的有點麻木了,於是通過同修點化我。一切都是有序的,師父都在管著。於是我突然想到要學師父的經文《道法》。

當我學《道法》的第一段時,一下子就受到了震撼,師父說:「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1]

這簡直就是在說我啊!跟丈夫過關,跟孩子過關,都是站在人的基點在過關,認為是丈夫無情,孩子胡鬧、不懂事、不知感恩,都是用人的理衡量對錯。錯的是他們,我是無辜受害,被折磨,還要原諒他們,忍耐他們,從不傷害他們,盡心照顧他們,以「還債」安慰自己。從來沒想到,邪惡正是利用我對他們的情和欠的債,打著每一個關都沒有把自己當神看待的藉口,而不斷的給我製造魔難。

也就是說,我雖然在放下情,但是放下情還不是邪惡給我製造魔難的根本目地和最後的藉口,而是我始終當自己是個人,以做好妻子、好母親、好兒媳等等好人的標準在要求自己。我守信、仁義、待人和善,這些都是只停留在人中的標準,沒有真正脫離人的思維和觀念。我心中始終有一套做人的標準,不自覺的就用它在衡量對和錯。

我把自己當成一個好人在修,可是好人再好,也是人的層次。因此修來修去,不管我對家人怎麼好,換來的還是所謂的我的仁至義盡、他們恩將仇報的無奈結局。因為在舊勢力看來,我始終在人中,沒有徹底改變人的思維方式,沒達到神的標準。換句話說,我修煉了二十多年,沒有真正把自己當神看待。這正是舊勢力不放過我,讓我長期處於家庭魔難的根本藉口。

師父說:「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實「自然」是常人解釋不了對宇宙、對生命、對物質的現象而不負責任的自圓其說,他們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甚麼。由於受這種意識的影響,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所以,你們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1]

學到這裏,我已經醒悟大半,但心中還是不知道具體該如何去做。當我帶著不太自信的心繼續學下一篇經文《放下常人心堅持實修》。我恍然大悟,師父在看著我呢,知道我正在疑惑,就直接用經文的標題教導我如何做了。

我明白了,下一步就是放下常人心,所有常人層次的思維觀念都要放下,進入更高標準的修煉。再接著學下一篇經文時,我又很震驚,標題是《取中》。沒等讀內容,我已經立刻明白了,師父是讓我的修煉徹底走向成熟。

我悟到,雖然我要徹底放下人的一切,但在人中還是要符合人的做法,不可給人神神叨叨的感覺。待人還要讓人感到你是一個好人,但其實內心的標準已經超出人了。在那一刻,師父用這三篇經文,將法理和更高的天機點給了我。我回顧自己的大小家庭情關,甚至是與同修的過關,都有一目了然,豁然開朗的感覺。當我悟到這層法理時,我知道自己昇華了。

接下來,常年講真相講不通的丈夫,變的願意聽我講真相了,不抵觸了。孩子也突然變了,就在除夕那天,大女兒笑著告訴我:「媽媽,也許我是討債來的。」已經長期拒絕吃我做的飯的她,居然對我包的餃子大呼:「太好吃了!」一連說了很長時間。可實際上,我自己沒覺的餃子跟平時做的有啥不同。

第二天,她又對我說:「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變壞的,不會做道德敗壞的事的。我雖然不煉功,但是我一直要求自己做好人。說不定,我也能成神呢!是不是古代就有這樣的人呢?」我都反應不過來了,難道她鬧騰這麼多年,把我恨的跟仇人一樣,對我大呼小叫,她全都不記得了嗎?我簡直不敢相信這話是出自她的口。

過後,我馬上明白了,這也許就是師父在借女兒的嘴點化我,師父管著孩子,管著我這個家。師父一直都知道我的苦惱,一直在保護著我們,告訴我不要消極無奈,不要抱怨,一切都是假相,都要當作好事,要不斷實修,不斷按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讓自己真正的神起來,做一個真正的神。

以上是我長期過家庭關的體悟,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