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控制疫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五日】入冬以來,全球八十多個國家爆發變種病毒大流行,而國內的疫情表現的似乎比較輕緩。據中共官方的假數據,至今確診人數僅一千多,死亡兩例,好像針對中共而來的中共病毒反而對中共特別友善。中共推行所謂「武漢經驗」,即封鎖隔離、全員檢測、疫苗防治三板斧措施,給不少民眾造成國內比國外安全的幻覺,相信中共疫情防控得好。

客觀上說,目前國內的疫情感覺上確實相對輕緩,但是,這是否就意味著中共「戰疫」成功了呢?是否意味著各國只有抄中共作業才能控制住疫情?是否意味著,國內就真的比國外安全了呢?

1、誰是「武漢經驗」背後的代價

近期,張文宏說國內的疫情防控好比「瓷器店裏抓老鼠」,話的意思是說防控病毒的代價不小。張文宏還在一段視頻中,暗批中共的防疫政策把老百姓搞得太緊張。「再不回歸正常,到最後將導致人的精神都要崩潰。」

沒有疫情地區的百姓,是體會不到疫情區百姓的痛苦的。北京大興區融匯社區成為高風險區後,周邊眾多社區也陪綁被封,市民在網上吶喊:「我們無緣無故封大半個月,沒完沒了了還?……您別把甚麼所謂的安全建立在幾萬人失去自由的基礎上。」2月8日,河北省邢台南宮市全域降為低風險地區,中共表示城裏小區要封到15日核酸(第11次)全陰後,才發通行證。市民陳先生說,1月3號隔離至今,家中垃圾成堆,跑出去給11天的新生兒買藥,卻被特警驅回家中。

各地因疫情被嚴控的民眾越來越焦慮,一些地方甚至出現自殺、被封小區居民殺死志願者等極端做法。疫情防控政治化的文革式治疫模式中,人人都是受害者。被隔離者和防控工作人員之間酷似階級敵人。一些民眾跟風,甚至覺得朝鮮發現染疫者就槍斃的抗疫模式也值得稱讚。這種你死我活的戰疫模式是優越性還是狼性?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誰能保證中共哪天不會把灰吹到你頭上呢?

2、封鎖隔離作用有限

政府的防控手段對於降低病毒傳播有效率是多少呢?鐘南山1月13日研判:「在政府強力干預下,從三級防控提升到二級防控,感染率可以降低20%-30%。」也就是說封鎖隔離等是有作用的,但作用有限。

人群中檢測出來的病毒不多,國內有11次核酸才檢測到病毒的,此次多點爆發確診的案例先前多是無症狀感染。這就出現一種可能,不是病毒沒有了,而可能是變種後的病毒無法被發現。自武漢大規模爆發病毒至今的一年中,病毒在境內就沒有消停過,無症狀感染的規模不可預測。如果病毒在某段時刻集中爆發,封鎖還能起作用嗎?那時就不是瓷器店裏抓老鼠,而是海潮般的老鼠衝進瓷器店,稀里嘩啦了。

中共每當國內出現疫情時,總要把疫情往入境人員或冷凍食品鏈上推。張文宏表示冷凍食品傳播病毒幾率比空難小,意思是微乎其微。另外,中共的食品衛生檢測與國外發達國家的食品衛生檢測比,哪個更能讓人放心?國人都心知肚明。如果說國內疫情都是源自國外,從人員交集密集度和頻次上來看,越是沿海港口城市、民航系統、外交系統、涉外教育等領域疫情越嚴重才能說的通,為甚麼偏偏是四川、河北、東北的農村或城鄉結合部疫情嚴重呢?

關於國內疫情零號病人的政治化解讀,騙住了不少百姓。其實,新冠病毒到底從哪來?其天然演化路徑、傳播途徑、突變規律和潛在風險到底有哪些?人類目前仍在探索中。

3、病毒與人,誰更聰明?

在中世紀黑死病中,當瘟疫襲擊巴黎時,城裏剩下的要麼是屍體,要麼就是絕望者。瘟疫進入農村農戶家中:「一個倒下了,接著又是另一個,然後是一批一批的倒下。」佛蘭德一位牧師寫道:「沒有任何已知的預防措施。」羅馬教廷的一位醫生寫道:「這種疾病是醫生的恥辱,他們只能袖手旁觀。」

1910年清末鼠疫,劍橋大學防疫學博士伍連徳首次將現代隔離制度,引入疫情中心哈爾濱傅家甸的疫情防治中,然後迅速推廣。1911年1月13日起,清廷在山海關設卡嚴防,軍隊駐紮,阻止入關客戶,有病人立刻截留。京津火車一律停運。奉天、長春、黑龍江全省建立了檢疫、隔離、門診住院、抬埋部、消毒所一系列嚴密防控手段。各防疫點見人就消毒,給百姓發放呼吸囊,同時開展滅鼠運動,奉天一地就滅了81000隻老鼠。奇怪的是,這一切都做了,但1月疫情一天比一天嚴重,傅家甸每天死亡40~60人,有一天183人疫死。整個瘟疫到三月底,突然結束,歷時半年,奪取了6萬人生命。

古往今來,瘟疫都是人類最為恐懼的天敵。現代科學也無法征服。

巴黎巴斯德大學前校長莫諾徳說過:「在幾毫升的水中可以產生幾十億個細菌,在那樣多的細菌中,每種可能會有十個、百個或千個細菌發生變異,那就會有十萬或百萬各種細菌發生變異。在如此巨大的群體中,變異不是例外,而是規律,在有些情況下,變異細菌會獲得抗性,抵抗任何扔向它們的抗生素,這是最簡單的第一代超級病毒。它們將和它們的祖先一樣快地繁殖。」

哥倫比亞大學哈羅德﹒諾伊教授曾經悲哀地說:「細菌比人要聰明。」

4、瘟疫之鞭出自於上帝之手

在西方基督文明和中國傳統文化中,瘟疫的到來意味著神靈或上天對人類道德下滑的警示或人類普遍暴行、墮落的報應與懲罰。251年,古羅馬迦太基主教描述剛剛掃蕩過城市的瘟疫:「這種必死性對猶太人、異教徒和基督的敵人是一種災難。」歷史學家普遍認為古羅馬瘟疫是因羅馬皇權迫害基督教而招致的。

被稱為是史詩級瘟疫的黑死病在爆發之前,歐洲出現過地震、洪水、大火、彗星和日食等異象。1345年3月24日,土木火星三星匯合,被當時的主流社會普遍認為是死亡的象徵和瘟疫的前兆。

2021年2月10日到2021年2月12日(除夕到大年初一)「日月水金木土」六星齊聚,形成「六星連珠」的「行星連珠」天象中的一種。這是否也是一種災難的前兆呢?六星連珠的情況在近4000年的歷史中只出現過七次,今年的六星連珠是第八次。國內有些人說,距離我們最近的一次六星連珠發生在2000年5月3日(觀察位置不同,發生時間有幾天偏差),六星齊聚金牛座,這一年之後的中國在「衣食住行、物質保障、基礎建設」等方面得到了快速的發展。的確得到了發展,但當時發生的真正的極端事件被中共用歌舞昇平掩蓋了,很多人至今還蒙在鼓裏,或者麻木的參與著對己對他的殘忍毀滅。

在傳統中國,無論是君王、臣子還是百姓,都認為瘟疫是來自神靈的降罪,漢恆帝被認為是史上最不稱職的皇帝之一,主政期間天災人禍多,但瘟疫來臨時,他多發布罪己詔,向上天悔過。宋代很多文獻中都記載著「病者禱神」,而中國傳統古籍中關於懺悔者躲過疫劫的故事比比皆是。

5、南轅北轍的抗疫神話假相

目前國內疫情輕緩,習慣了無神論的百姓,感覺是中共的措施很得當、效果很好。現代科學和中共極權的聯姻,很容易使人們忽視瘟疫產生背後的深層原因:由於人的道德淪喪和逆天暴行而招致天譴。缺乏道德和漠視良知下的避疫,或許只是短暫寧靜和自我麻痺,將會招致更大的災難。

打個比方,人類好比一個社區。生活在社區裏的家庭,家長們整日酗酒、賭博、吸毒,甚至同性戀、亂倫,不敬天地神明,一切向錢看,為富不仁、為官不正,那麼在這樣的社區環境和家庭中成長起來的孩子會是甚麼樣呢?一定是有樣學樣,壞的東西、惡的東西、負面的東西學得快。病毒就好比是在這樣的環境中產生的「壞孩子」。

終於有一天,「壞孩子」們在社區裏打架鬥毆動刀子,家長們發現後火冒三丈,拿著傢伙衝出去,將「壞孩子」們強行綁回家隔離,粗暴制服。社區表面上恢復平靜了。於是家長們又開始吃喝玩樂、坑矇拐騙,大家想一想,「壞孩子」們從此以後就會自動變好,不再打群架了尋釁滋事了?社區從此安寧了,不可能吧!

中共目前針對瘟疫採取的極端防控措施,就好比是無良家長對待「壞孩子」的粗暴做法,表面暫獲安穩,其實是醞釀著更大的風暴。

在西方,各國雖然不同程度封鎖,但不是極端的封門封戶,人們在依靠科學的同時,也在向神靈祈禱和懺悔,病毒這個「壞孩子」都浮在水面,疫情數字只多不少(醫院等機構把不是染疫造成的死亡也算成染疫死亡人數,以獲得政府補助),表面上看似嚴重,疫情轉好的速度較慢,但只要西方世界堅持不放棄道德回歸與祈禱神靈的這部份人能堅守信仰到底,最後的整體結果肯定會比中國好很多很多。

中共本身已是惡貫滿盈,其假惡鬥使8000萬中國民眾喪生,針對法輪功的打壓更是重蹈羅馬迫害基督徒招致大瘟疫之覆轍,無可赦免。人們只有遠離中共這個惡魔,認清它的邪惡本質,退出它的黨團隊一切組織,才能真正的走過劫難。

說白了,病毒產生的原因和疫情如何蔓延或不蔓延,都不是人所能控制的。人能控制的只是自己的道德和行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