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醫生染疫 誠念「法輪大法好」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日】我哥,一九九零年代北醫大博士畢業,之後移民美國,考取了美國醫生執照,現在紐約一家醫院做麻醉醫。

他心地很善良,為人誠懇,同情弱者。當年他經歷過「六四」,對中共有著清醒的認識,但對大法卻不能夠認識。也許是從小到大受無神論的教育,同時自己在某一領域取得了一定成績,造成了他知識單一、狹窄,是現代科學障礙了他。

幾年前他回國兩次,我都試圖給他講大法真相,但由於身在國外也同樣擔心和恐懼,他都擋過去、迴避,而且不耐煩的狠狠吵我:「咱家過去每次運動父母都遭受打擊,你還煉這個,你不怕被關押嗎!你們不就是一般氣功嗎,在美國你們能比得上甚麼所謂民運嗎?」等等,還說了一些不敬的話。我每次講真相他都壓住話頭,他內心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但他不知道大法的偉大和超常,所以他一直沒有給我講真相的機會,這也許是中國許多知識分子的心態吧。

二零二零年四月,中共病毒疫情在美國爆發,我哥所在醫院每天都不斷接收新冠病人,不到十幾天,ICU基本住滿了新冠病人。醫生不夠用,口罩和防護服嚴重急缺,他讓我從國內買口罩和防護服寄給他。他也被抽調到ICU治療新冠病人,每天給新冠病人插管,有時病人噴出的痰液能濺到醫生身上。

由於口罩和防護服急缺,從照片看,他身上套著大塑料薄膜,腰間束著繩子在給病人治療。隨著染疫的人越來越多,醫生都在加班連軸轉,與死神搶人,誰都不說休息,也體現了他們的職業道德。沒幾天,他說附近「好事多」超市的看門人染疫走了;他醫院的外科醫生染疫走了;過兩天又來電說,昨天和他一同乘電梯的醫生也染疫走了。

五月初,我哥累倒了,發燒,確診染疫!並很快住院,他把家裏的經濟和房產等後事一併交代給了嫂子,同時上著呼吸機。從電話聽他聲音微弱,喘著氣,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家裏的親人急得不行。此時,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管你電話監聽不監聽,拿起電話打給他:哥,對不起,過去我一直沒機會給你講,現在,我告訴你救命的方法,你拿起紙和筆記下。哥說:好。我一字一句的說:你寫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說寫下來了。我說你誠心敬念這幾個字,不停地念,心誠則靈,念不出聲來就默念,神界會產生振動,會有共鳴。他說:好,我念。我知道是求生的本能使然,要擱著平時他是不會聽我這麼說的。

兩天之後聯繫,他退燒了,呼吸平穩了,醫院準備讓出院。

身為紐約醫生,我哥是非常相信現代科學的,可是現代科學卻治不好他的新冠肺炎,可他誠心敬念九字真言,病情卻很快痊癒。我知道,是大法救了他,是大法師父救了他!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康復期間,我讓他在網上看完了《我們告訴未來》真相影片,再多的他就不想看了(還是不願面對),說是要修養放鬆,不想看嚴肅的題材,天天看某某做菜視頻。我說:都想歲月靜好,但一切都真實的發生著,是迴避不了的。對壞人壞事的麻木和無視,就等同默許,就像今天的疫情,誰能想到就這樣在全球爆發了?而且每個人都必須面對,誰能置身之外呢?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值得思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