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法輪大法好 家人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得法的弟子。我把我修煉後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的神奇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先說說我姐夫的故事。

二零一八年五月份的一天,姐夫去自家菜園,不小心讓水管子絆倒了。摔的挺重,去醫院拍片子。醫生說坐骨骨折,需要住院治療,可是因為家庭條件差住不起醫院,就買了點藥回家了。在家躺了半個月更重了。

姐姐給我打電話敘說姐夫的病情,接完電話我的第一念就是:沒事,「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放下電話,我帶上師父的講法錄音帶、煉功帶和一些真相資料,坐公交車去了姐姐家。我一進屋姐夫就哭了,說:「完了,這輩子完了,不能動了,癱瘓了。」我說:「姐夫,你看我修煉大法快二十多年了,修煉前我的身體啥樣你知道,這些年來我一片藥也沒吃,無病一身輕。你信不信大法師父?信不信大法?」他說:「信就能好嗎?」我說:「大法師父慈悲,只要你誠心信,奇蹟就會出現。」

他瞅著我很認真的點點頭,我說那你現在能不能起來?他說:「能」,一翻身真就起來了!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2]。就在這時姐姐去拿小勺準備給姐夫餵飯,我說:「不用喂,讓他自己吃。」他真的就到桌子前坐下來自己吃飯了。他的家人非常驚訝,也非常高興,都說太神了!

吃完飯他自己居然走到外邊蹓躂去了。村裏人看他出來了,都問他是怎麼好的?他說:「我妹妹是煉法輪功的,是大法師父救了我,法輪大法太好了!太神奇了!」

再說我四哥。有一天四哥在往車上裝西瓜時,不小心從車上掉了下來,把腿摔壞了。自那走路就拄個大棒子,啥也不能幹了。去年我姪女的孩子考上了大學吃喜,我去了。到老家他們都說我年輕。我四哥拄個大棒子也湊過來說:「我妹妹是煉法輪功的,要不煉法輪功早就上精神病院了,是法輪大法救了她!法輪大法好啊!」

是的,村裏人都知道,我的大兒子二十五歲突然失蹤了,至今杳無音信。不學大法我是過不去這個大坎兒的,真可能就得精神病了!這個就不說了。回頭說我四哥吧!就是吃喜那天,四哥回到家腿就好了,大棒子也扔了,走路輕鬆,啥活都能幹。因為他相信法輪大法好,敢在眾人面前為大法說公道話,就得了福報。

我弟弟也在大法中受益了。在沒有任何人際關係的情況下被村民選為村長。他一直很支持我修煉,相信大法好,我每次回老家都要帶上一些救人的資料,如不粘膠、大冊子、護身符、大法真相掛件等,他都接受,護身符從不離身。二零二零年五月份弟弟去省城給村上買垃圾桶,他開的小車和大貨車相撞,小車鑽進貨車底下了,他心想這下完了,兩眼一閉,大腦一片空白……因為小車鑽到大車底下倖免一死的很少。等他睜開眼一看自己還好好的啥事沒有,這太神奇了!他的第一念就是:「是大法師父救了我!」並伸手去摸護身符,他心裏明白是法輪大法讓他躲過這一死劫!

我老伴去世早,我一直跟女兒生活在一起。開始因受邪黨謊言欺騙,姑爺不怎麼支持我修煉,我供師父法像他都害怕,給我製造很多提高心性的機會。女兒家是開食品店的,我在店裏幫著賣貨。有一次我在店裏,姑爺看看錢盒子,說:「今天咋才賣這點錢呢?」當時我心裏特別委屈,但一想我是修煉人,修煉沒有偶然的事。在這種環境中我的心性在法上提高了。我事事用大法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一個好人,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中去證實大法的美好。

慢慢的女婿的思想變了,不但支持我修大法,還給師父敬香。在武漢病毒造成的大瘟疫期間,他還騎自行車,給來回一百多里路的農村同修送《明慧週刊》、真相資料等。

以前女婿有哮喘病、麵粉過敏等病都好了。他支持大法得了福報。

我的女兒也非常支持我修煉,騎著摩托車幫我從資料點往家搬資料,在訴江時,她幫很多同修郵寄信件,讓快遞員來她家裏來取。同修到店裏來周轉資料她也支持,為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開綠燈。我為有這樣的女兒感到欣慰。

她也在大法中受益了,小店生意紅火。

我的家族有三十多人都相信法輪大法好,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相信大法好得福報,這個事實在我的家人身上得到了證實。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大法能使社會穩定,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有百利而無一害!請您也相信並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自己選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