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苦海(4)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第四章

我離開了他們,很快穿過了一個池塘。
一塊大石似鼓面,我欣然的雙盤端坐上去。
身後的樹長滿酒紅的果子,不知那是甚麼。
萬籟俱寂,我想起了剛才碰到的那些人。
他們雖然是惡行果報所致,我不願還有更多的人來這裏。
人們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善惡有報的道理,
不相信大法徒講的真相,不相信大法就是等待已久的天梯。
因此有的人隨意的謗論大法,仇視譏笑傳布福音的法徒。
為了私利參與對法徒的迫害,寧願相信當權者否定良善的話語。
我的摯友為救度眾生而獻身,他們正當風華正茂。
出賣他們的是拒絕福音的人,這些人都不知道自己幹了一件多麼骯髒愚蠢的事。
眾多的法徒為傳真相身陷冤獄,世間公理在這片土地被橫眉冷對。
我無意再想這些,又打坐煉功了很久。
我有機會在這裏,就要多走走,
把警世的圖畫告知大眾,讓昏暗的天空露出曙光。
我穿過一片紅褐的密林,路過了高聳光禿的紅石山。
一股熱風捲來,卻毫無鳥叫蟲鳴。
在山坳中間,有一大片平地。
好似餅鍋的底,有幾個石像跪在那裏。
它們背縛著手,面部或猙獰或痛苦。
我好奇的走近,發現它們是活人。
有一個略瘦的身體穿著西服,表情只有憤怒。
他喊我,「你快給我鬆開!」
此人好不客氣,我已認出了他。
「你一向傲慢無禮,如今還毫無悔意。
你似在命令我,卻不知自己的處境嗎?」
「誰碰到我,不敬服我?
我此時落難,你不抓住機會嗎?」
「我只敬服真理與聖者,像你這樣仇視公理的人我只覺得你可悲。
你即使不縛在這裏身居高位,在我眼裏你也是個小丑。」
「你好大的口氣,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我早認出了你,你參與活摘使你永生難復。
你是未來所有人的警石,會讓人看到一個生命會墮落到多麼可怕的程度。
你自以為的堅強是可悲,因為你完全悖逆真理。」
「你不要用真理說話,這不過是勝王敗寇。
我不會就此了結,我還等待東山再起。
直到生命最後一息,我也不知道服輸。」
「你哪裏能理解勝王敗寇就是正義必為王,背棄善必為寇。
你的倔強是你徹底遠離了真理,已沒有回向的生機。
愚昧的人會看好你的氣魄,在我看你出賣了你自己。
人的本心都為善,你把本心丟掉了,
你找不回來了,因為你放棄了尋找。
你造下的罪業就是迷藥,把你自己已灌飽愚迷。
我不是希望看到你懺悔,我只是想讓眾生看到生命墮落的一個實例。」
「對你我只能用拳頭說話,有機會真理也會在我腳下。」
「狂妄與無知相伴,只可惜被你迷惑的人。」
「你一個煉功的人,談甚麼真理與你相伴!」
「既然你這樣說,我可以再講給你。
法輪大法是佛法,而佛法就是真理。
今天是道德已廢的末後,法輪佛法是來救度眾生的。
當然也包括你,可是你走了一條毀滅自我的路。
沒有誰能救你,你自己也救不了你自己。
因為失去了真理的相助,一個人就是最弱的。」
他鼓著氣扭過了頭,不再看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